all鸣吧 关注:48,300贴子:585,896
  • 9回复贴,共1

【原创】惜年(主鼬鸣,副佐鸣)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放空……


回复
1楼2013-08-18 21:58
    这篇文的出现是因为我的凝聚快要完结了,于是不甘寂寞的我又开始……祸害了……

    嘛,我又不甘寂寞的来坑大家了~毕竟什么都么了是很寂寞【喂!!】的说【点手指】……

    综合以上……我在这里猥琐的~求跳坑

    另外……这篇文首发是鼬鸣吧


    收起回复
    2楼2013-08-18 22:04
      惜年【主鼬鸣,副佐鸣】

      第一章:接触

      鼬第一次真正接触鸣人的时候是三代火影命令正式下来的时候。

      那时他刚从火影学校毕业,那年他七岁,鸣人一岁半…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树影斑驳的映在他年少的脸上,他流着汗站在院子里听着父亲对他的命令,面上没有表情,也没有太大的情绪。

      ……

      七岁的你稚嫩的脸上挂着不似孩童的天真,那是在父亲和族人日益增加的期盼和命令下压迫而成的。过于聪明成熟的你早已没有孩童的天真和快乐,有的只是日渐增长的压力和无措。

      在听完父亲的要求后,黑色的眼里快速的划过一丝莫名的情绪。你伸手擦了擦汗,明明是酷暑你却莫名的有些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在与鸣人接触的那一天你接受到了两个命令,两人不同的人发出的几乎相同的命令。

      ------------------------------------------------------------------------------


      对于漩涡鸣人这个人你听说了不少,无论是可怜的英雄之子也好,还是令人厌恶的九尾也好,这一切都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从不刻意接近,也从未挂心,但是你从未想过好歹是四代之子的他竞受到如此的待遇…


      出于好奇,你在任务正式委派下来的前一天来到鸣人家里看看你接下来要陪伴的人,也是让父亲和三代都这么上心的人。


      狭小肮脏的房间门窗紧关着,拉开木门迎面扑来的热浪和异味让你不自觉地皱紧了眉,屋内热的跟蒸笼一样,虫鼠乱串。

      你皱着眉向屋内走去看见了小床上躺着的小孩,他与自己的弟弟差不多大,却受着与自己弟弟相反的待遇。

      他紧闭着眼睛躺在自己脏乱的小床上,围着一条早已不在白净的床单。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着一砣发着酸气的黄色黏稠物体,你猜那大概是他几天以前的食物吧。金色的头发有几缕黏在一起,看上去脏兮兮的。小小的手指甲留得很长,还有些脏,看来负责看守照顾他的人从来没有用心打理过他。

      瘦小的身体因为屋内的高温起了很多热疹,你想他一定觉得很痒才会那么用力的去抓,在自己小小的身躯上留下一条条的红痕,很多抓破的地方已经化脓红肿的不成样子。...然而最让人感到心酸的是那瘦小的脚指上有被老鼠咬过两口的痕迹,那泛着血的伤口刺痛了鼬的眼睛,心中有些道不出的酸意...

      他是那么幼小,没有思考的能力,也不能说出自己的感受。你甚至不知道像他这般大的孩子的世界是怎样的,也无法想象他在自己世界中所感受到的究竟是什么?你只能在脑海中幻想,他在被老鼠咬到的那一刻是多么的无助,没有反抗能力只能硬挺着感受这痛的他大概只能放声高哭吧。

      ...可是就是这样微弱的抗议,也还是没有人理会......

      收起思绪,他警告自己,这只是个任务。不要忘记父亲的嘱托和期盼。毕竟这个世上不公和可怜的人有很多,你不是慈善家,没有那个信心和闲情应对每一个可怜的人给予多余的关心,不要忘记你的使命!你在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

      这么想着,鼬没有在看鸣人一眼,他转身离去,等待着明天正式上任的来临。


      收起回复
      3楼2013-08-18 22:05
        今天就先发这些吧~下面
        @137211 @影紫挚爱 @紫莹雪狐 @XFZEM @dead_小琳子 @圆点茶杯 @嫣然半夏_ @开后宫吧鸣人@ruxing_611 @至爱692718 @杀犬ing@ILIKEDGRAYMAN@天使036 @basishighness @sweetstarfish @夙零冰 @water柔

        求支持~


        收起回复
        6楼2013-08-18 22:08
          有件事情先说一下哈……这里发的内容和鼬鸣吧里发的会不一样,那里是纯鼬鸣。

          而这里主的是鼬鸣,但结局不好说……


          收起回复
          13楼2013-08-19 17:39
            “鼬…怎么不进屋?阿嘞!你怀中的那是谁?”少女紫色的眼睛好奇得看向你怀中的孩子。

            “我弟弟。”抬起手中的孩子让少女瞧了个仔细。

            “啊啊!!好可爱!!快进屋让我抱抱!”

            你带着一丝笑意随着激动的少女走进屋内。


            ————————————————————————————————————————

            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叫泞华依奈,今年十三岁是个医疗忍者。她是在他接下照顾鸣人时认识的,少女是三代派来的医疗忍者,专门负责鸣人的医疗天才。


            --------------------------------------------------------------------------------

            床上金色的团子看了看身边黑色的团子似乎很是好奇,蓝色的大眼咕噜咕噜转了几圈,看了看你又看了看身边出现的第一个玩伴。

            相比好奇的鸣人佐助的反应腼腆很多。他祛生生的看着尤对于面前的鸣人不太敢接近也不太敢看两个小家伙僵持了一会,鸣人有了动作。他快速的响佐助爬去,将脸凑到佐助面前,粉着脸庞双眼发亮的笑了。

            眼前鸣人的笑容吸引了佐助,他有些腼腆的笑了。

            “哦啦!鼬看来鸣人很喜欢你弟弟哦~”依奈捧着脸庞一脸幸福的说“:两个都好可爱~好萌哦!”

            看着表情可爱的女孩你白皙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面前两个小孩在干什么你完全没去在意,眼中装的满满都是这个少女。

            不可否认,对这个大你三岁的女孩你是很有好感的。

            过于专注的视线强烈到让伊奈无法忽视,察觉到你的视线,她转过头看向你,慢慢的对视中她也红起了脸。

            羞涩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空气中视乎出现了粉色的光,开始暧昧起来... 谁都没有移开眼。

            就在气氛持续升温间,突然的,震耳的哭声打断了你们交汇的视线,让那一室的暧昧散个彻底。

            被声音惊倒,你们匆匆的回过头发现两个小孩正在嚎啕大哭,佐助捂着脸拽着鸣人的头发,鸣人用手拍打着佐助,一边哭一边互揍。

            看着转过头的你们鸣人瘪起了嘴,一双大眼含着泪珠的看着你们。似乎在强忍着哭意,小家伙很有趣,朝着佐助的脸,每当佐助拽一下他的头发,他就抽一下转头看着鼬满眼泪光,如此重复着。

            眼前的这个场景让鼬抚了抚额,看见自己弟弟脸上的牙印一猜所有事情就明白了。

            鸣人有个坏习惯,喜欢的东西就会放在嘴里,大概是喜欢佐助咬了佐助,而后打起来了吧...你在心里这样猜想着。

            然而,事情就如同鼬所想的一般。笑得很甜的鸣人忽然朝佐助的脸用力的咬了一口。

            佐助显然没想到上一秒还对他笑得很开心的对方会咬他,楞了一下后开始嚎啕大哭,然后反击的打着鸣人。

            被打了的鸣人有些委屈,他只是喜欢对方而已,他为什么要打他?

            于是不开心的鸣人开始了反击,两个孩子就这样打了起来。

            打成一团的孩子边打边哭,让屋里乱成一团。

            见状鼬和伊奈无力的上前分开了他们,然后开始每天的哄孩子功课。

            ……

            晚饭过后,伊奈带着两个不消停的小孩,鼬在厨房洗碗。

            唉!看来今天是没办法教鸣人了...听着屋内咋咋呼呼的两个小孩传来的噪音在厨房洗着碗鼬,拉下了肩膀。昨晚白学了,完全没时间教他了...

            你有些失落的看着水中自己的手慢慢的擦弄着碗筷,耸下了肩。

            “鼬~!快来看啊!!”

            突然地,伊奈在客厅里咋咋呼呼的大叫道。

            “怎么了?”擦了擦手,你走出厨房看见的是颤颤悠悠的站立的鸣人。

            你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鼓着脸的鸣人瞪着蓝色的眼睛看着眼前站着前面的佐助,不服气的站了起来,但第一次站起来的他看起来是十分吃力双腿打颤,脸都红了。

            佐助看着眼前吃力的鸣人有些骄傲的抬起了黑色的头颅,向鸣人踏近两步。结果,没想到的情况发生了。站不稳的鸣人向前倒去跌倒在佐助的身上,将佐助压在身下,两人齐齐倒地,发出一声闷响。

            啊!佐助!

            听见响声你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家弟弟。

            突然地攻势让佐助反映不能的倒在地上,有些发晕有些难受。

            跟佐助的感觉相反,躺在人肉垫子上的鸣人似乎很享受。

            上边的鸣人笑嘻嘻的往下压了压人肉垫子,底下的垫子不舒服的鼓起了脸。两个团子都粉着脸,上边的幸福的微着嘴眼睛眯起了一条线,下面的气呼呼的鼓起了脸。

            肉肉的两人看上去可爱极了,相叠的身影更是可爱至极。

            看着这样的场景伊奈捂着脸开始嚷嚷道好萌好萌。

            你看见这样的场景嘴角微微的勾起了向上的弧度……

            --------------------------------------------------------------------------------

            “猿飞,你到底在想什么?”春长老不满的看向审阅文件的三代火影。

            三代漫不经心的翻阅文件回应“什么?”

            琰长老猛地拍着办公桌“还装傻!你命令宇志波鼬照顾九尾人主力的事情没跟我们商量,对此你最好给我们一个解释!”

            “阿!是这件事呀!”三代拿过笔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春长老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猿飞,你是个理智聪明的人,所以我们一直不太插手你所做的决定!但这次是不是有点过了!宇志波一族早就不安分的事情你不是不清楚的,为何在这么紧张的时局还让专克尾兽的他们掌控九尾这么个不确定的因素!万一他们控制了九尾那那时候我们该如何应对!”

            “就是!你怎么可以瞒着我们派宇志波鼬去照顾他这么久!”

            “这件事呀!”三代放下文件“我自有我的打算。”

            “你的打算就是把九尾送到宇志波的手里!”春长老愤怒的说道。

            “小春,你觉得,现在我们和宇志波斗起来谁会胜?”

            春长老一怔“……”

            “所以就是因为知道他们的强大才会对你将九尾放在他们身边感到不理解。”琰长老渐渐冷静下来。

            “那么你们觉得你们都明白的事我会不明白吗?”三代目光犀利的看向两人。

            “这...”春长老急急地说:“三代,所以我们才来问你你在打算什么?”

            “我在打算一个最不伤害木叶的注意...”三代垂下眼“我在赌!正面的对决对于我们十分不利,所以,我下了一个赌局,开局着是我,进局着是宇智波鼬。”

            ---------------------------------------------------------------------------------

            夜。阴暗的天空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鼬低着头静坐在一旁,看着身边甜甜熟睡的弟弟,听着楼下父母的争吵你痛苦的捂住了脸。

            燥热的季节进入了尾声,泛着凉意的季节开始登场了。

            夏至尾声,秋之将近。

            (第二章完)


            收起回复
            20楼2013-08-19 21:49
              第三章:选择

              时间…过了有多久?

              鼬戴着暗部的面具静坐在树下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看着耀眼的阳光。

              那样温暖…却是遥不可及的光芒…

              “鼬!”远处,女友挥着手向你跑来。

              面具下冷漠的眼睛看见接近的女友时泛冷的面庞稍微柔和下来。

              快速奔跑过来的少女气喘吁吁道“等很久了吗?”那张漂亮的脸上因为过度的运动浮现出粉色的光晕。

              轻轻的摇了摇头,你从草地上站了起来“没有,我才来。”从来都怕少女等你的你总是在约会时提前过来,享受着等待少女来临时安静时光。

              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伊奈抱住你的手臂“你猜我这次测试成绩是多少?”

              “…满分?”

              “铛铛铛~”少女叉腰神气的反驳“错了!是三十九分!”

              你有些哭笑不得的戳了戳少女的额头“考试不及格还这么骄傲!”

              委屈的揉了揉并不疼痛的额头“可是上次测试才得了二十四分唉~这次已经有进步了~”

              “是是是!你进步好大呀大小姐!”

              “切!你那是什么口气!”少女挥舞着拳头鼓着脸庞,带着软绵绵的撒娇口吻。

              轻笑间,你和少女玩闹在一起,打闹愉快的交流着。

              “打他!打他!”稚嫩微弱的声响在远处传进你们的耳朵里。

              疑惑的停下了打闹的亲密动作,你和少女静下来细细地听着那微弱的声音。

              “打他!快打死他!”

              远出传来孩子们起哄的叫喊着。声音虽小,但对于你们这样的忍者而言却显得那么清晰。

              你和少女对视了一眼,走向声音的来源。

              起伏的脚步,带着一丝不稳得意味……

              不知为何,慢慢靠近那里的你渐渐感到了心悸,心跳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

              然后在这份焦躁不安的带动下,你靠近了那里……

              看见了那里……

              那是一群孩子在围打一个孩子的画面。

              接近那里的你透过泛黄的树叶看见了森林另一侧的他,……在被除去监护人一职后的第三年,第一次靠近了他,第一次看见了那个曾经你宠爱的孩子……

              你看见他的时候他抱着头倒在地上身边的孩子围成一圈,用力的提着他打着他。

              鲜血从他的额头流了出来,他浑身脏乱不堪看起来十分狼狈。

              “打他!妈妈说他是怪物,我们来打倒他。”其中一个孩子兴奋的叫道。

              听见他的话语同行的孩子愣了一下,随即他们开始兴奋起来。显得很是激动,孩子们心中渐渐出现一种膨胀感,仿佛现在他们就是打到怪兽的英雄。他们握紧了拳头应了一声后开始了更加努力的打斗。

              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感让鸣人皱紧了眉,他的唇抿的很紧倔强的不肯发出一声痛呼。

              一双蓝色的眼睛泛着不忿的光亮,处于下风的他不服气的还在反抗,不停的踢动着无力的腿踹着那群孩子。

              你看着眼前的情境静静的站在那里。

              再见他时你心里没有幻想中的那样激动也没有惆怅,似乎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没什么起伏的情绪……
              就这样平静的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孩子狼狈可怜的模样,自己都觉得心境不可思议的平静,你没想到自己的反应会如此冷淡,从前宠爱的孩子现在宛如路人。看着倒在地上鸣人你似乎觉得你对他的感觉不过尔尔……

              杀气!?

              你一愣,虽然没什么面部表情,但在心里显得有些惊讶。

              左手慢慢的收紧感让你感觉到有些疼痛,你低着头看着牵着你手的伊奈,似乎在想着什么。

              伊奈低着头将脸藏在阴暗处,泛白的唇迹抿成一条沉重的线,呼吸有些不稳。

              “伊奈……你……”

              “嘛!鼬今天的约会就算了吧!我先回去了。”伊奈打断了你的话,压着嗓子声音很轻,语气很缓慢的说道。

              说话时她一直低着头没有抬头也没有等你的回答,只是径直的说完之后就松开你的手快速离开了。

              目送伊奈离去的身影,你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又放松下来,然后叹了口气。

              伊奈走了,你似乎也失去了再在这里呆下去的理由。抬起脚,你没有多管闲事。无视于身后挨打的孩子 你踏着悠闲的步伐离开了那里。

              第一步,他只是个结束了的任务,没什么可在意的了。

              第二步,当初的宠爱已经完全不见了,所以的眷恋都被时间冲淡了吧!

              第三步,当初细心地照顾只不过是因为三代的命令罢了。

              第四步,没有必要阻止那群孩子,现在的他对你而言什么都不是!没有那个多管闲事的必要。

              第五步,现在宇志波家的立场不许自己在靠近他了。

              第六步,没有必要为了他让宇志波和木叶的气氛更加紧张。

              第七步,前进的步伐缓慢下来……

              第八步,前进的步伐已近完全停了下来……

              你歪着头看着眼前落下的秋叶……




              回复
              21楼2013-08-19 22:19
                明明很清楚… 三代在打算什么,又是为了什么将自己撤离他的身边。

                明明已经决定不在靠近了!

                明明决定要放弃你了!

                明明决定为了家人无视他的存在了!明明告诉自己他不是自己的谁,没有必要为了他让自己为难,明明决定让时间冲淡这个孩子在自己心中的位子。明明在离开的他的这三年从来没想过他……

                明明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在意他……

                ……可是。

                ……可是……

                到头来…… 却还是……

                “可恶!”声音包含怒意的低吼着。薄薄的唇拉出阴冷的弧度,像似认命又像是不甘心的语气。

                明明知道的,明明说服自己不去管他的理由有这么多,可是都掩盖不了自己……还在关心他的事实。

                黑色的眼睛闪烁着摄人的光亮,你侧过身看向身后的那群孩子……

                “喂!给我停手。”

                ……

                到头来却还是放不下呀……

                就算是自己的精神欺骗着自己对他没有感觉……没有情谊……

                但是啊……

                自己的身体,却在那一瞬间背叛了自己……

                不该停下的脚步,再次停顿了……


                ……

                秋季的午后泛着凉爽的寒意,泛黄的秋叶慢慢落在你和他的视野中,模样凄惨的的孩子瞪大了蓝色的眼睛怔怔地看着你。

                那个瞬间,那个孩子的眼中只有你那背着阳光的身影,……背着阳光那模糊又温暖的身影。

                单薄又是那么的可靠……

                温暖又显得孤独的身影……深深地映入了眼里……

                直到很多年后,鸣人的心中依旧还清楚的记得你在回头时的身影。

                那时单薄温暖的身影是刻画在心里挥之不去的眷恋,是在那以后都已泛黄的记忆中唯一的光点。


                收起回复
                22楼2013-08-19 22:19
                  “好疼,轻、轻点!”孩子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又强忍着不让它流下。

                  漫不经心的将药抹在他的手上,动作虽不上是温柔的你听见他的呼痛后故意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疼吗?”

                  语气中浓浓的嘲讽让他察觉到你是故意的,鸣人有些生气的倔强叫道“不疼!”

                  他瞪着蓝色的眼睛,任由你加重手上的力度不肯服软叫痛。

                  “是吗。”黑色的眼睛看了对方一眼“还以为疼呢。”继续加重手上的力道 。

                  “呀!”你忽然间加重的力度使他短暂的惊呼出声音,随即咬住了泛白的下唇,倔强的不再透露一丝痛呼。

                  “原来疼呀。”不带起伏的语气故作出惊讶的样子“既然知道疼以后就躲着人点免得挨打,在他们靠近你的时候跑掉,逃跑会吧?或是躲起来少出来!就算躲不开最不济也可以求饶吧,硬挺着显得自己很帅气吗。”

                  听到你的话他低下了头,安静下来,脸上的阴影让你猜不透他此时情绪。

                  不自觉的你放轻了手中的力度,一言不发的给他上药,安静的气氛在你们之间弥漫。

                  过了一会鸣人语气很轻的对你说:“我……做错了什么么?”

                  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你对孩子的话语充耳不闻。

                  猛地抽回了手,他的声音大了起来变得有些尖锐“我没有做错什么吧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讨厌我排斥我但我清楚我没做错过什么!从出生到现在我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他们的事,这点我记得很清楚!我既然没有做错,那么我为什么要躲着他们!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们面前!为什么要逃跑!我告诉你!我不会逃的!无论被打倒多少次我都会站起来的,我都会骄傲的站在他们面前的!因为!我又没有犯错,所以不需要去躲避!” 挥开你的手,他带着受伤的神情转身跑开。

                  那落寞的背影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兽,用嘶吼咆叫掩盖住他的痛……

                  这一刻……你清楚的感觉到……孩子因为你的话……或者说因为你的话语中夹带着的那对孩子的蔑视……让他感到受伤了……

                  看着被孩子挥开的手,你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的蹲在那里,没有给失望离去的孩子安慰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你只是呆立着……

                  过了很长的时间,你站了起来,将手放在兜里,看着孩子离去的那条路扯起了嘴角。

                  “是呀,你确实没做错,但是你的出生就是他们憎恨你的错…… ”

                  ------------------------------------------------------------

                  暗部之根

                  黑暗的石室内,红烛燃放着微弱的光芒,在藏在阴霾之下的地方燃亮着昏暗的光。

                  石室内两人相对而立着,黑色的身影被烛光拉的很长,看起来严谨又带着一丝诡异。

                  阴暗的光照在他们的身上,勉强能让人看清他们的脸。那在石室中的人分别是团藏和一个将脸垂得很低的少女。

                  团藏背对着身后那人语气严厉的问到:“这么说-——宇智波鼬接近九尾了。”

                  “是。”跪在团藏身后的少女应到。

                  “这样呀…”

                  团藏沉默了一会,闭上了眼睛,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拐杖。

                  半响之后,团藏张开了闪过冷光的眼睛转过身叫道“伊奈!”

                  听见团藏的叫唤跪在地上的人抬起了头,那时那一直藏在黑暗中的脸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与白天阳光温柔的脸孔相反的冷酷面容。

                  冰冷没有感情的眼神,苍白的面容,果断地杀伐之气……在她身上找不到跟在鼬身旁时的娇憨有的只是宛如修罗的气场!

                  “你继续以恋人的身份接近宇智波鼬,然后……”

                  -------------------------------------------------------------
                  宇智波家

                  “鼬,接近了九尾?”岳富不确定的问着宇智波派去监视九尾的人。

                  “是。那个……岳富大人,鼬是接到了你的命令才去的吗?”来人有些不安的问到“之前并没有接到族里让鼬接近九尾的消息呀?”

                  沉疑了一会岳富冷静的说:“这件事……是我委派给鼬的,详细的事情组内开会的时候我会讲的,你先下去吧。”

                  “是!” 虽然有些疑虑,但是严谨的等级之分让他没有问下去的权利,前来报信的族人咽下心中的疑惑瞬身离去。

                  看到报信的族人的身影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时岳富露出了一丝焦虑,他焦躁的将手中的文书摔在地上。

                  鼬这孩子到底在干什么!

                  站在院内给花洒水的美琴面色安详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在院内欢快的玩耍着,仿佛没有听见身后那站在院内的两人的对话。

                  ------------------------------------------------------------

                  暗部的队员离去时的话语不停的回响在耳际。三代站在火影岩上看着底下的村庄,脸上带着挣扎一般的沉重表情。

                  “哎~!”

                  叹了口气,三代像是认命一般喃喃道:“木叶又要变天了……看来要提前预备上剧本了。那么……鼬这次你的选择,又会让你当上什么样的角色呐?你是一如三年前选择宇智波还是会有新的选择?”

                  伸了个懒腰,三代语气轻松的说道:“差不多要开始布局了……”

                  秋季的午后,命运的齿轮悄悄运转,靠在树上独自哭泣的金发孩子,走在树林中的黑发少年,阴暗石室内的美丽少女,坐在房间内看不清表情的美琴以及站在火影岩上的三代火影……错综复杂的命运线将他们交错在一起,凌乱纠缠无法理清!

                  ——————————————————————————————



                  收起回复
                  40楼2013-08-22 22:04
                    第四章:交付的任务

                    争吵……

                    咆哮……

                    不平稳的呼吸……

                    你静静坐在榻榻米上安静的接受来自父亲的指责没有开口,没有反驳。

                    “我跟你说话呢!你到有没有听进去!”岳富看着一脸漠然的你火气越发大了起来,他拿起身侧的茶杯向你扔了过去。

                    没有闪躲,你直挺挺的接受了那迎面而来的茶杯,随即头上一痛,粘稠的鲜血流了出来。

                    看着自己大儿子的模样岳富咬着牙道“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接触会给我们添多大的麻烦!

                    宇智波一族再次接近了九尾!

                    要干什么?!

                    我想现在木叶上层全部都会这么想!然后各种各样的猜疑又会安在我们的头上!!

                    你能不能给我省点心!别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再给我们一族添麻烦!”

                    黑色的眼睛微微的颤了一下,你低下了头,双手伏在地上。

                    “对不起……父亲……”

                    你的头贴在榻榻米上,头上的红色因为改变的动作流到了榻榻米上,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纵使生气,但看见自家孩子头上来自自己给予的伤害岳富还是心软的心疼了。

                    有些无力的耸下了肩膀,岳富看着自己狼狈的儿子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唉!你先下去包扎一下吧……”

                    点了点头,你起身捂住头上的伤口向外走去。

                    “鼬……”

                    在你手将门打开的时候岳富低沉的声音响起,他叫住了你。

                    “别在接近他了……为了我们的家,你不能在接近他了……”

                    黑色的身影没有回头,你背对着父亲声音模糊的恩了一声后带上了门离开了。

                    ……

                    你拿起镜子把头上的伤上上药膏,却不经意的看见镜子中突然出现的身影。

                    “有事吗?”你透过镜子看见站在门口止水。

                    背对着你止水静静的靠在门口似乎在沉思什么,过了半响才慢慢的开口“鼬……”

                    “恩?”

                    “你说……他们经常挂在口中的大义……是什么呢?”

                    “什么?”

                    你对对方突然间展开的话题感到疑惑。

                    微微转过脸看着你止水突然笑了“没什么就是自然自语。”

                    你皱起眉看着笑的一脸古怪的止水说:“你有什么事吗?”

                    “还能有什么事!还不就是那些破事。你爸前脚刚对你批斗教育,人家后脚就来人了。”

                    听见止水的话有些烦躁的放下了镜子“三代……还是长老会?”

                    直起靠在门上的身体,止水脸上的笑意淡了去“是三代,那——只老狐狸!”




                    收起回复
                    52楼2013-08-28 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