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5贴子:642,705
  • 11回复贴,共1

「城南│大街」—香如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香如故,归叶墨勒宁惜所有。既有各种名贵熏香,亦可选择香料调制;还有手炉、香斗、香筒(即香笼)、卧炉、薰球(即香球)、香插、香盘、香盒、 香夹、香箸、香铲、香匙、香囊等造型丰富的香具,既是为了便于使用不同类型的香品,同时也是一些美观的饰物;种类繁多的西洋香水也是京城的独一份,二楼另设有雅间供客人焚香品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3-08-22 10:05


    ==========================【定安三年一月下旬开业大吉】==========================


    回复
    2楼2013-08-22 22:43
      [ 乞巧节时,我将赫府的大少爷误当成是狐鬼,狠狠一脚撩在他的小腿骨上,可把他疼的不轻。等后来想明白了,心里又羞又悔,只觉得真真儿见不得人了,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都不肯出门。多亏宋大姑姑有主意,她教我亲手做点儿谢礼送去,再说些软话儿赔罪,想必赫大少爷不会是小气计较的人。最终下定了决心,做个带香的荷包给他,只是府上的细料库里没有我要的香料,听说城南新开了一家香如故,特意来瞧一瞧。]

      “掌柜的,有什么驱祟避邪的香料,您拿点儿给我看看?”

      [ 进门儿就向柜台上去,和那戴着金丝眼镜的老掌柜攀谈起来。店里人并不多,除我之外,还有一个姑娘,正背身儿站着,查看架子上的檀香木雕。]


      回复
      4楼2013-08-29 19:29
        【香如故才开张没多少日子,自是要时时来照应着,这不才在后院帐房查过账目、看过库房,这些日子铺子生意实在不错,各府颇为给我叶家面子,已是又不少高门大户从这儿订香料了。香料这行当始终不太懂,若不是三叔的路子稳妥,我是断然不会开这铺子的,不过既是入了行,这做东家的不说多精也要懂行吧。正颇有耐性的看着博古架子上的一件造型奇特的檀香木雕,解释这木雕的手艺之精妙,柜面那儿传来一声儿清脆的问话】

        驱祟避邪的?姑娘不妨用些檀香凝神静气,铺子里的檀香都是在五台山供奉过的,沾染了菩萨的灵气儿,想来邪祟也是不敢靠近的

        【听到驱祟避邪几个字儿不禁一笑,忍不住插了嘴,这世间那儿来的那些邪祟呢,不过是人想出来的罢了,真真是有趣儿呢。】


        回复
        5楼2013-08-29 19:49
          [ 那个姑娘听我问老掌柜要香,便转过身来说话,听口气不像个搭闲茬的,倒像是这铺里的人。瞧瞧她的年岁,也对,应该是这老掌柜的闺女儿吧?檀香素有佛性,便是沾了菩萨的灵气儿,也是绵软温润的,虽能配的上赫大哥的人品,却并不符合自己的心意。却也感激她一番好意,客气地冲她笑了笑,又转身和老掌柜说话:]

          “我要镶在荷包里的,最好是婆罗门的紫藤香,香质清冽似酒,也合……”

          [ “也合送给爷们儿家”,这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又生生被自己咽了下去。青天白日的,对着个陌生的老掌柜,说自己要买香做荷包送男人,这话实在说不出口呀。颊上一热,又了低头,声细若蚊:]

          “也合我的心意。”


          回复
          6楼2013-08-29 20:03
            【虽她未曾选自己推荐的檀香,但到底也是做成了生意,自然也是高兴的紧。掌柜的应了声儿去取香料来,瞧着这姑娘甚是和气,今儿又是兴致颇好,便是走到近前与她说上几句话儿,也免得冷落了客人不是】

            这紫藤香香气悠长,镶在荷包里做香囊是极好的

            【瞧着这姑娘这幅姿态,也大体猜到这香囊应不是自己用的吧,满人家的女儿都有个送心上人荷包的习惯呢。觉着实在有趣儿,笑了一声儿又怕她尴尬。续而又是拿了一小瓶儿平日送给客人的西洋香水】

            咱们铺子的香水都是纯正的西洋货呢,倒是比平素用的香囊香气长久些,这小瓶送给姑娘回去试试


            回复
            7楼2013-08-29 20:19
              [ 因柜上不见别的伙计在,老掌柜便亲自去后头拿紫藤香了。他一走,那位热心的姑娘就拿了一只琉璃瓶子过来,不过一指长、两指宽的样子,上头浮雕了一些不常见的西洋花样,小巧玲珑的,一看就让人喜欢。]

              “咦?这么好~”

              [ 揭了盖子嗅一嗅,瓶中淡金色的液体有馥郁香气,倒比寻常用的香粉更好闻些。忽然想起什么来,忙将瓶子让回她手里,好意提醒道:]

              “你能做主么,凭白拿店里货物送人,若掌柜的怪罪起来可不好。”

              [ 朝老掌柜离开的方向努了努嘴儿,生怕她是个女儿家不懂生意,好心送我这一小瓶却亏了本,惹得她老子一番训斥,那该多可怜啊。]


              回复
              8楼2013-08-29 20:47
                【如今叶家在京城的西洋货可算是独一份了,阿鸾那儿的珍玩,我这儿的香水。只是这香水虽说宫里早有供奉,可放在民间又实在是个稀罕物还,价儿比平素用的香粉香薰高出不少,除了几家贝子王府的福晋们要了几瓶,平素买的竟不是很好。我便出了这个注意,特质许多这样可爱小巧的玻璃瓶儿,若有来买货的就送上拿回去把玩,如此一来这西洋香水倒是多了不少人光临呢】

                【今儿与这姑娘投缘,便是未等结账便先送了她赏玩。瞧她极为欢喜的模样,却有退了回来,又煞有介事的朝掌柜的那头努努嘴。不由得轻笑出声儿,想来这姑娘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呢。真真是个有趣儿的人儿】

                自家铺子到还能做的了主,姑娘喜欢只管拿回去玩儿就是了



                回复
                9楼2013-08-29 21:03
                  [ 那老掌柜拿了紫藤香出来,见这姑娘正与我说话,却向她作了个揖,便提着算盘到柜台后头盘帐去了。这可吓了我一跳,看看那老掌柜,又看看这姑娘,好半天才算明白过来——敢情这大姑娘不是掌柜的闺女,而是这店里东家呀!怨不得丰克里总笑话我眼神儿不好,看什么都不准,前些日子把赫大哥看成了狐狸妖,今天又把大东家当成了小闺女,一时羞愧难当,真想就此甩手去了,把自个儿锁在闺房里,一辈子都不见人。]

                  “我……你……嗳,您别笑我,方才瞧着您年轻,以为掌柜的是您阿玛呢。”

                  [ 扭捏着,也不知该和她说些什么好,到是她像是并不介意这些,又把小瓶儿搁回我手里来。有心想要正经正经买她一大瓶香水,可摸了摸荷包里的银子,仿佛只够买那些紫藤香的,这份豪气与歉疚,只好下一回再还她了。]

                  “那我就先用着,下回再……这回先汇了紫藤香的帐吧。”



                  回复
                  10楼2013-08-29 21:41
                    【还没等我说清楚自己个的身份呢,李叔已是取了她要的香料回来,瞧见我们俩这儿正说的热闹,也不多打扰,只行了礼便去拨弄那算盘珠子了,说起来这一礼到是省了我不少口舌了。瞧着这姑娘面露尴尬之色,想来是因为先前认错人而羞愧。浅浅一笑示意自己并不在意这些事儿,自己今儿这身儿也是实在过于素净了些,也不怪人家认错】

                    姑娘不必在意,这“您”字儿可当不起,我唤作叶墨勒宁惜,姑娘叫我宁惜吧

                    【依旧将那小瓶儿送到她手里,听说她要会账,转头吩咐了李叔只收八成便是了。又对她笑语嫣然道】

                    铺子才开,若有不到之处还请姑娘见谅,若用的好了再来


                    回复
                    11楼2013-08-29 21:55
                      [ 我虽整日呆在闺中,却不是个摸不清行市的,之前出门时特意问了管仓库的老管家,他报给我的紫藤香价钱,足足比今日店里算的要高两成。知道是她卖了我个面子,给了我两成优惠,心中更是有愧,在柜台上的小篮里随手挑了个“五十文一个”的小香囊,又给了掌柜五十个铜板。]

                      “宁惜……啊,你是熙和茶庄的女东家,我家是西直门内董鄂府,一向是用你家的茶的。”

                      [ 听她报上名讳,只觉得耳熟,直到拿着香囊看到上头绣着个“叶”字,方才想起曾经在自己家里的茶叶包上看到过这个字。若是没猜错的话,这一位就是叶墨勒家有名的七姑奶奶,是女人中做生意一顶一的好手。朝廷封了她一品小姐,如今她也是拿着公饷的大人,又怎么当不得一声尊称呢?虽然是唤了她的闺名,却仍尊尊敬敬的,是打心里敬佩她的:]

                      “没想到您又开了这样一桩买卖,真是位奇女子呀。”


                      回复
                      12楼2013-08-29 22:13
                        【看她又随手拿了个小香囊,想来应该是知道我今儿是极给她面子了,要知道叶家商号丁是丁卯是卯,素来童叟无欺,可是也从来没有收八成这一说了。董鄂家的,虽未有交集但到底是听过的,此番也算是认识了不是。】

                        原来是董鄂姑娘,可是要多谢姑娘一直照顾我的生意了

                        【想不到我叶墨勒宁惜的名号如此响亮,随便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姑娘都知道。也是哪家有这么离经叛道的格格呢,长到如今的年岁不曾出嫁,整日的如同男子一样出门,行走商场。实在太不符合大家闺秀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能迈的规矩了不是,虽是御赐一品可京城不知有多少人不屑我这商户女得了如此殊荣呢,明里不说暗里又有多少闲话我那里会不知道。】

                        那里当得起奇女子这样的名号呢,姑娘若得空不妨常来坐坐,二楼雅间也是的茶亦都是熙和的

                        【眼前小姑娘这番赞扬倒不似作假,也愿意与她多说几句,常有的邀请也多了几分真心。莞尔轻笑,亲自将包好的香料递给她,瞧着她上了马车离开,与李叔说了几句也回府去了】


                        回复
                        13楼2013-08-29 2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