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清子佩吧 关注:16贴子:350
  • 12回复贴,共1

【贺中秋迎国庆·温情戏】爱新觉罗君曜&叶墨勒宁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参与人物:
爱新觉罗君曜饰宣贝勒
叶墨勒宁惜饰钮祜禄氏
剧情简介:③主题三:宣贝勒隐瞒身份结识了钮祜禄氏,通过朝夕相处,两人暗生情愫,信心相许。但是皇后却为宣贝勒指了一门婚事,为皇后表兄之女,。宣贝勒虽然极其不情愿娶亲,但是又不能违背皇后的意思。新婚之夜,宣贝勒发现竟是自己中意的钮祜禄氏,喜出望外......[仅限一男一女参加]


回复
1楼2013-10-03 20:54
    一大早外面就已是锣鼓喧天,睁开眼府里也满目红色,一片喜气洋洋,明明是个喜庆的日子自己却不觉得开心,只为今儿的这一门亲事,明明还有那么多的选择,为什么偏偏是自己,真的好不甘心。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看着侍女们端来的大红喜服,竟觉得有些刺眼,抱着手臂,摆明了不想换衣服,冷着脸瞧着他们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觉得安心。

    不多时,戚城走了进来,只瞥了一眼便明白眼下的情形,他是知道自己心思的,瞧着他张口想说什么的样子,摆了摆手阻止他将要说出的话,自己也知道他想要说的是什么,他已经劝过自己好多次了,无奈的蹙紧了眉头

    :“将东西放下,你们先出去吧。”




    回复
    2楼2013-10-04 22:34
      【在满府格格大喜的贺喜声儿中,迎来了指婚宣贝勒为妻的圣旨,看着阿玛的欣慰,看着额娘张罗准备嫁妆忙个不停中不时流露出的喜气,听着奴才们不断的恭喜声儿。为什么我却高兴不起来呢,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钮钴禄家的荣耀,也是我的荣耀啊,可是为什么鼻子是这样酸呢,心口也是这样痛呢】

      【知女莫若母,这样的喜庆、这样的恩典下,我却是这样苦着脸,额娘早就看出我的不对,我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说了一句“钮钴禄家的格格,会好好的抬到贝勒府”。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让额娘安心、让家族放心,除此之外我别无他选】

      【我多想大胆的说出我心里有别人,我不要嫁给什么贝勒爷,可我知道我不能啊,圣旨不可违,我不能抗旨,我不能让家族为我所累。所以,别了我心底的爱人,我会一生一世把你放在我心底的,只盼来世能举案齐眉厮守终生】



      回复
      4楼2013-10-05 20:26
        【千般不愿万般不耐的,还是到了大婚这一日,一早起来便被丫头们唤了起来,香汤沐浴过后,重新换了旗装拜别阿玛额娘,我不想哭的,可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所有人只当我是舍不得家里,舍不得生活了十几年的钮钴禄府,只有我心里知道这泪我只为他流,我想就这样把一辈子的眼泪都为他流干了】

        【贝勒福晋大婚的礼服,自是有内务府早早送来,大红的朝服、朝珠,那样贵气、奢华,我的眼里却没有一丝做新娘子的喜庆。木然的任由嬷嬷们伺候着梳头换装,端坐在闺阁等着贝勒爷迎娶的轿子。没多一会,外头就放起了鞭炮,我知道是贝勒爷来了,坐在那宽大的轿子里,我只希望时间慢些,慢些再慢些,可是去贝勒府的路就那么远,何况就是再远的路也有走完的一日。跨火盆、拜天地、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完成了我人生最重要的仪式,此时已是端坐在喜房,等着那人来挑开盖头】


        回复
        5楼2013-10-05 20:26
          也许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悲哀吧,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只能按照别人定好的路线活下去,自己想去的人娶不到,不想要的却塞过来,这样的生活真是受够了,偏偏又反抗不得,真如戚城所说的世上不如意者十之八九。遇上她自己本以为找到了一生所爱,握住了幸福,却没想到皇额娘的一道旨意生生打破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日若是相遇,自己这身不由己的选择她是否会理解,是否会不怪自己呢。

          门外传来了戚城的催促的声音,吉时?冷哼了一声,不过是借势联姻罢了,心不甘情不愿的还要什么吉时。瞥了眼前的喜服,也曾想过她披着嫁衣嫁给自己的情形,只是自从应了皇额娘的意思,自己便知道失去了拥有她的资格,原来承诺在皇家面前也不过是如此的苍白无力,不敢去想以后她会如何质问自己,只知道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了。

          出了房门,戚城了然的目光投了过来,敛了心思,挂着虚假的笑容,带着队伍前去迎亲,这是自己的选择,再怎么不愿也不能失了皇家体面。在一片恭喜声中,机械的点头回着他们的话,那种感觉像是自己在看着另一个自己似的,有些不真实。

          花轿沿着城绕了一圈,最终停在自个的贝勒府前,而后被七手八脚的指挥者踢轿门、拜天地等一系列繁复的仪式,之后被一众兄弟拉去喝酒,吵吵嚷嚷的说什么要闹洞房的,要见嫂子弟妹的,一脸不耐的对着他们挥手,略带醉意的回了房,将一片狼藉隔在屋外,剩下的自有戚城去安排。


          回复
          6楼2013-10-05 22:15
            【谁人不说钮钴禄家格格好命,皇后娘娘亲自指婚的恩典;太后老佛爷亲自添妆的荣耀;从钮钴禄府那一百零八抬的嫁妆便是嫁公主也尽够了。或许没有他,此时我也是那娇羞的新嫁娘吧,可那一切都是那样清晰呀,我怎么能忘记,我又如何能若无其事的做那娇羞美艳的新嫁娘呢,我做不到,做不得啊】

            【前头小厮来禀了一声儿贝勒爷在前头宴客就出去了,喜房里只剩下自己,和陪嫁的丫头婆子守着,就那样端端的坐在那儿,仿佛老僧入定般,动也不曾动过,丫头嬷嬷自是不敢多言的,此时而整个喜房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下都能听见。】

            【这样的寂静让人觉着寂寞,更让人觉着害怕。没有新嫁娘的娇羞,没有对夫君的憧憬,没有对未来日子的想象。只是觉着心口处的伤越发的痛,奇怪的是,痛到了极致,慢慢的竟感觉不出痛楚了。】

            【终于一阵慌乱的脚步打破了这份宁静,随着此起彼伏的“贝勒爷大喜”声儿中,我知道是他来了,是我未来的夫君来了。想努力挤出一个笑脸,却怎么也做不到,只是死死的攥着帕子,等着他来挑开盖头】


            回复
            7楼2013-10-05 22:34
              没有了屋外的吵吵嚷嚷,这一方天地显得特别安静,似乎彼此的呼吸心跳也能听得一清二楚,看了眼端坐在床边的新娘子,扬起一抹嘲笑,坏心的想着,如果我不去挑开她的盖头,是不是她就会这样坐上一晚,是不是自己跟她就不算成亲呢?这么想着随即摇了摇头,自己真是傻了,那么多人看着花轿进了府,怎么会不算呢。

              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看来今晚还是被他们灌多了酒,方才还觉得没事,这会到开始疼了,嗓子也干得冒火,瞥了桌子上精致的吃食,径自走了过去,端起茶壶倒了杯水,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钮祜禄氏?这素未谋面的谁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隔着帕子也看不清楚,只瞧着她端正的坐着,也不嫌累。

              一旁的喜娘倒是一脸着急的瞧过来瞧过去的,罢了,终究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也不差这一步了。慢斯条理的走到她的眼前,瞥见她紧紧的攥着帕子,无声的笑了,原来她也是紧张的,自个还当她早就准备好了呢。从喜娘手里接着喜称,不耐烦的听着她在一旁说着那些吉利话,轻轻一挑,顿时熟悉的眉眼出现在自己眼前,当下便怔住了。

              自个还当是喝多酒眼睛花了,竟把这钮祜禄氏看成了她,怔怔的瞧了她许久,才发现原来真的是她,心莫名的跳的快了起来,说出的话也不受控制

              :“怎么是你?”



              回复
              8楼2013-10-05 23:08
                【梅林初遇时似曾相识的感觉;鸿雁传书中字里行间的温馨;偶尔小聚时小心翼翼的甜蜜;芳心暗许时患得患失的苦恼;到后来的相知相许、私定终身的坚定不移。这一切的美好,那人英俊的面容,曾经的花前月下,都是如此清晰的存在,让我如何能忘记呢】

                【寂静中他那慌乱的脚步、下人们的问安声儿、喜娘的道喜声儿,格外清晰的传入耳中,我多么希望此时我聋了、瞎了、傻了,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不会想,是不是就不会痛,是不是就不用再强颜欢笑了,是不是就不用再做这个什么贝勒爷福晋了】

                【他的脚步声儿进了,随着喜娘的催促声儿,却迟迟未曾等来盖头被挑开的一刻。傻傻的想着,如果这盖头没有被他挑开,就这样在这坐一夜,是不是就不算礼成,是不是我还可以回到钮钴禄府,是不是还可以见到他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之际,呼的一声儿,头上的龙凤盖头终于还是被挑开了,只觉着眼前亮了不少,心却跟着黑暗下去了,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没有了吗。绝望中紧张的死死的攥着手中的帕子,不想抬头看他也不像说话,就那样垂着头坐在哪。只道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才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那想念了无数次的面容,不敢置信的颤抖着声音问道】

                艾公子?


                回复
                9楼2013-10-07 14:18
                  熟悉的容颜,略微颤抖却一如往常的动听的声音,无不预示着眼前的这个女子正是跟自己海誓山盟的她。时间仿若静止一般,自己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她看,好似回到了初遇时情景,不经意间的回眸一笑扯动了自己的心,而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从一笑相识到一瞬相知再到一生相许,这之中的柔情缱绻一幕幕的浮现在自己眼前,笑意情不自禁的挂在脸上。

                  屋子中紧张的氛围也随之消散,取而代之的一声惊讶满目惊喜。之前的万般不愿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心中无端的涌起了庆幸感,也许是命运也不忍将我们分离,所以用这般曲折的法子来考验我们,幸好自己没有拒婚,幸好那盖头下是她,幸好我们仍在一起。

                  犹记得圣旨刚下来时自己想像着她穿着大红嫁衣坐在自己眼前的景象,一度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如今竟是美梦成真了,连一旁喜娘的催促也不觉得烦了,笑吟吟的瞧着喜娘端过的合卺酒,喝了这杯酒,这夫妻的名分便是改不掉抹不去了。端过一杯递与仍在惊讶的她

                  :“是我,有什么话喝了这杯酒之后再问,嗯?”


                  回复
                  10楼2013-10-07 19:49
                    【曾经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海誓山盟,曾经生死与共莫失莫忘的承诺,指婚的圣旨下来之后,这些美好的曾经,都成了我内心不能触碰的伤痛。多少个午夜辗转反侧中却不敢睡去,既期盼梦中与你相见,又害怕梦中你的质问,就这样百般矛盾的撑着,一只撑到了大婚这一日,一只撑到了你挑开我的盖头】

                    【一抹白绫,一直匕首就此了结也不想背叛你,背叛我们的誓言,那样痴傻念头不是没有过,亦不是没有勇气了此残生,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若是我钮钴禄氏一人死不足惜,可这违抗圣旨的罪过,我不能让钮钴禄家来领,我不能给家族带来荣耀便是罢了,怎能让家族因我而获罪呢。有太多的话,到嘴边却只喃呢着说道】

                    是你,真的是你,真好,真好

                    【从未想过还能为你披上这鲜红的嫁衣,从未想过还能做你的新娘,从未想过还能与你牵手。这样的惊喜,怎能让我不激动呢。手心真实的触感,已相信这并不是梦境,可整个人仍是颤抖着,任由他牵着做到小桌边儿,此时尘埃落定到真是觉着饿了,再他的示意下先加了那精致的饺子,可只咬了一口就皱眉道】

                    生的


                    回复
                    13楼2013-10-07 21:32
                      一直以为她会怪罪自己,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个局面,如此甚好,此刻知晓了她心中的痛苦并不亚于自己,因此这个惊喜反而吓住了她,以往的聪明伶俐的她在此时竟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重复着那一句,是你真好,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如今一切皆成定局,从此以后漫漫人生,
                      有我为你遮风挡雨, 我情愿为你付出我的一生来换你幸福的笑颜。

                      知道她也许还会在意之前并未以真名相告,所以才造成今天的这个局面,那时自己也真是傻了,竟然就真相信了她姓牛,好笑的摇了摇头,如果早一步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也许这件事情会很简单,如今这样虽说担惊受怕了,却更体现了我们之间的不容易,更懂得了珍惜,这样看来似乎也不错。

                      :“别担心了,一切有我,以后不会让你这般担惊受怕了,相信我。”

                      酒意渐消越发觉得渴了,端起茶壶为自己倒了杯茶,这茶刚入口,便瞧见她皱了眉头,还以为她不爱吃,刚想扬声命人进来换一些热的,却没想到她说出的话愣是让自己呛着了。撇过头,笑了好一会才平复过来,带着笑意道

                      :“呐,是你说的生的,既如此不如我们多生几个,嗯?”


                      回复
                      14楼2013-10-07 22:05
                        【那样傻傻的不假思索的,一句“生的”脱口而出,才知道他让自己吃的,不就是额娘之前说的子孙饽饽吗。看着他笑的不能自已,不由的羞红了脸,抬起手轻轻锤了几下他结实的胸膛。 不依不饶的,故作娇嗔】

                        你这个大骗子,谁要给你生

                        【明明中自由注定,初遇时我们隐瞒彼此身份,才闹出这样一场风波。我想这是菩萨对我们的考验吗,也是菩萨对我们的眷顾吧。我从没有如此感谢上苍,让我与他相知相识,从今往后能相守一生。皇亲贵胄我知道他的身不由己,只是我愿意相信,经此一事过后,我们的心会更加坚定,我们的感情会更加甜蜜,再没什么能把我们分开了。】

                        【轻轻的依靠在他结实而温暖的怀抱中,聆听着他的心跳,感受他的呼吸,十指交握的甜蜜。这样失而复得感觉真好,我想会珍惜珍惜这上苍的恩赐。纤长的十指,轻轻的点着他的胸膛,喃喃细语道】

                        我是你的人了,怎么还能不相信你




                        回复
                        15楼2013-10-07 22:23
                          柔情软语,偶尔嘻嘻闹闹这不就是之前一直憧憬过的生活么,如此自己还有什么不满的呢。伸手捉住她柔软的小手,顺带将她圈入怀里,听着她俏皮而又娇嗔的话语,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哪里有你骗你了,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可不许反悔哟。”

                          这件事现在想想还觉得不可思议,总觉得皇额娘是知道了自己的事情,才故意瞒着不说捉弄自己,否则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情呢,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不是么,改日还要进去多谢皇额娘呢,若不然自己还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娶得美娇娘。

                          携手相对,无语凝眸,娇羞动人的模样煞是惹人怜爱。将其一把打横抱起将置于床榻之上,顺手将床帏放下,看着自己身下的已然红透的小人儿,低头吻上其娇艳的唇,辗转贪恋着她的味道,夜还漫长...调皮的微风透过窗子,掀开床幔的一角,锦被下两人睡得正熟。


                          回复
                          16楼2013-10-07 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