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6贴子:642,700
  • 14回复贴,共1

「北城丨赫府│韶华」—二少爷嫡福晋/贤夫人(叶墨勒宁惜)居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叶墨勒宁惜,定安三年三月,聘于赫舍里府三子赫舍里明铖为嫡福晋。因其柔嘉居质,珩璜播美,上封四品贤夫人,居赫舍里府宁远居韶华。


回复
1楼2013-10-08 22:03
    =========================【似水流年·叶墨勒宁惜·小传】=========================

    正白旗叶墨勒氏七小姐,嫡福晋安佳氏所出,府内排行十四,人称七格格,自幼于盛京祖宅由祖父亲自教养。重金礼聘名师教导,琴棋书画、诗词歌舞、女红礼仪、弓马骑射均有涉猎;唯对经商之道痴迷,不过七岁上便打得一手算盘,自此更得玛法欢心虽为女子仍时常带在身边教导经商之道,景元年间玛法驾鹤西去自此结草为庐守孝三年

    景元六年初由启程回京,一月中旬至京城新宅,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1966821470

    景元六年十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七品襄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024814743

    景元六年十二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六品静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034793140

    景元七年八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五品贞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080328000

    景元八年十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四品安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120111856

    景元十年二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三品如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161021529

    景元十年七月,因忠孝令门,善庆奕世,幽闲专静,雅应柔则,晋“二品淑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192388512

    景元十一年五月,因忠孝令门,善庆奕世,幽闲专静,雅应柔则,晋“一品惠仪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244993379

    定安三年三月,聘于赫舍里府三子赫舍里明铖为嫡福晋。因其柔嘉居质,珩璜播美,上封四品贤夫人,居赫舍里府宁远居韶华。
    http://tieba.baidu.com/p/2639403770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2楼2013-10-08 22:06
      =========================【一念三千·叶墨勒宁惜·忠仆】=========================

      奶娘:姜嬷嬷、李嬷嬷
      管事嬷嬷:安嬷嬷、冯嬷嬷
      贴身丫头:紫烟、凌曼
      一等丫头:玉树、繁花
      二等丫头:迷儿、怜儿
      三等丫头:吉祥、如意
      粗使丫头:镜花、水月
      另有守门丫头、厨娘若干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4楼2013-10-08 22:10
        【嫁妆】










        回复
        7楼2013-10-08 22:20
          【十里红妆铺了北城漫天遍地的喜庆,赫家是倒内里不倒架子,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外人看来依旧是望族名门,这场滑稽戏成了半城人津津乐道的段子,足够他们叨咕十天半个月再随着两府的消停渐渐平息下来。后头八抬的轿子给足了轿子里的人十成十的体面。胯下的畜生从来没这么知情识趣过,所以再踱步在外人眼中也是赫舍里家的二少爷春风十里马蹄急,赶着拜了喜堂迎着玉雪佳人进门迫不及待。下了轿子,看着小小的一膝盖头高的小丫头拽了拽里头人的袖子,接过递来的箭镞,去了头儿笃笃三发,发发打在轿门上。里头的人应声出来牵了红绸依旧被木偶似的摆弄着拜了三拜,恍惚着起来脚下险些一个踉跄,被屋里观礼的人笑了个没够太太果然打发荷葆出来,见她手疾眼快的扶住我,嘴咧了咧】

          无碍。

          【对面一身苏缎樱桃红绣栀子花蝶的嫁衣,被人亦像木偶似的牵引着回了她的新房。被这念头激的一激灵,她的新房?没回过神就被拉进了酒席,十八年的花雕,二十年的杏花村。老爷子豁了出去,藏了多少年的酒都掏弄出来供着今天一朝海醉。瓷杯换了海碗,酒越喝越烈,从嗓子眼到脑仁腾的一股劲儿顺势而上,只觉着脸上热的像火烧了似的。梅葆吓了一跳,即刻拽着到偏阁里拧了冷水帕子擦洗了三遍。神色愣怔着看着阁子里挂着的一副对联。是老头子最喜欢的两句话,世事洞明,人情达练。趁着梅葆去倒茶,盯着那对联像是要看出个洞来。梅葆端茶进来自然而然的看着我对着一面墙傻笑,探手摸了摸额头】

          “您没烧啊,怎么瞧着你糊涂。”

          【伸手搪开她的手,抓了帕子胡乱在脸上又胡噜了一把。若是她还在,今儿她会怎么说?会躲了没的踪影也不让人瞧见她伤心,还是红着眼圈对着我道一声伤人肺腑的恭喜。下了狠劲的把手里的帕子摔在盆子里洒了一地的水,推门出去,迎面就送了一平碗的酒,看也不看喝了个毛干爪净.荷葆刚被太太放出来,暂也没那胆子违拗着太太的心思来。只一手抓了我的袖子】

          “二爷,太太在您院子里侯着您说话呢。”

          【后头不绝于耳的劝酒声都被宁远居的一道门隔在了外头,荷葆今儿就这一句话没撒谎,推开扶着我的人,也推开了她的房门。进门险些摔个趔趄,猛的一激反而清醒过来。脑子里的酒意都落在眼里,满眼的红,被喜娘塞进手里的秤杆不偏不倚的挑了她精心绣制的红盖头,秤杆扔在一旁,如释重负的瘫坐在椅子上】

          你们都下去吧


          回复
          10楼2013-10-08 22:49
            【饶是我心里千般不愿、万般不想的,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日了,事情还是要走到这一步的,这是我亲自应下的婚事,两家缔结秦晋之好的喜事。我知道事到如此我再无反悔的余地了,我也不能反悔的,不说如何跟赫家交代,就是家里阿玛不会答应,额娘不会允许,叶墨勒家若是出了个临阵悔婚的格格,家里如何能丢得起这个人呢。】

            【上好的紫檀木家具;上等的珍玩古董;福金斋里老师傅制作独一无二的首饰;江南运来的布匹绸缎,平日里有钱也买不到的西洋玩意,全堂的嫁妆排成了六十四行,却不是平常人家的一行一台,而是一行两台,连同赫家送来的聘礼一同在婚礼的前一日抬到了赫舍里府。满人家是最看中姑娘的嫁妆的,如今谁人不说叶墨勒家嫁女好大的气派。】

            【良田千亩,十里红妆的陪嫁,我知道这是大哥精心准备的,大婚又迎来了前册封诰命的恩旨,四品贤夫人,好大的荣耀,好大的恩典啊。婚礼前一日大哥也私下同我说过,这样这四品夫人的诰命,又有叶家两朝望族撑腰,再有一副丰厚的嫁妆带过去,量赫府也不敢小瞧了我。我知道他盼着我这个嫡亲妹妹能嫁的顺心,我想告诉他我很开心,可为什么我就是笑不出来呢?】

            【清晨起来香汤沐浴拜别父母,换上大哥让人精心准备的嫁衣,如同木偶一样端坐镜前,任由嬷嬷们梳头上装,没有一丝新嫁娘的娇羞。没人知道我是经历了怎样的隐忍,才控制着不让眼泪留下了,伏在大哥背上上轿的那一刻我还是哭了,他只当我舍不得家里,安慰几句还是放下帘子,任由那轿子把我抬走了。起轿的那一刻,我多想说我后悔了,我多想逃离这样的喜庆,可我知道我不能啊,就如同当年我不能不计名分的跟了他一样,如今我也不能做出让家族蒙羞的事儿。】

            【既来之则安之吧,从今往后上孝敬姑婆,下和睦姑嫂,我会让所有人知道,叶家出来的闺女,是不怒不妒的贤惠媳妇,只是这不是叶家格格端庄贤淑,而是心死而已。随着鞭炮声儿响起,轿子稳稳的落下,任由喜娘扶着出来,木然的任由喜娘扶着,跨马鞍、拜天地,只道一声儿礼成过后,才被送回了洞房。如同牵线木偶一般,就那样静默的坐在床上。直到盖头被挑开的那一刻也不曾有过一丝动容,一声夫君怎么也叫不出口,我怎么也做不出那娇羞美艳的姿态。只看了一眼那瘫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沉声儿道】

            二爷醉了,我让人进来伺候二爷梳洗吧

            【看着下人们如鱼惯出的退出新房,一股惧意莫名而生,我不愿与他单独相处在这个房间。看似体贴的问了一句,却是不容拒绝的冲着屋外说道】

            没看二爷醉了,还不打水,伺候二爷梳洗,


            回复
            11楼2013-10-09 14:02
              【屋外的人识相的闪躲个干净,看着最后一个婆子回身掩门的工夫,旁边的人终于忍不住起身发号施令。心里沉甸甸的石头忽然折了个个儿,如释重负的挪到桌前径自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了,心神明朗了不少,看她怔怔的立在当地,既不靠前,也不敢即刻就开了门躲出去。这场啼笑因缘,我与她都是不情愿,这样最好,彼此不相负。不过是做个相守的样子给外人看罢了】

              不必,让她们去吧

              【那婆子略一愣怔就飞快的掩了门出去,什么合卺酒,什么撒帐都被关在了门外头,也不耐烦去管她在哪安坐休息,烛光里她一身大红的嫁衣衬得她容色出众,可也仅仅的眼里的出众】

              你不用怕,我不会冒犯你。

              【她担心的大概就是这样,和她隔着两尺开外的距离,伸手接过她小心翼翼挪近脚步递上来的湿帕子顺势擦了把脸】

              多谢,她们不出去你一时半刻也不能安心,何苦。

              【擦了脸抬头看着她,这样的不情愿,此时什么龙凤呈祥、兰桂齐芳都不如离心而同居来得更应景。不过是眼下里两相的不情愿,所谓离心而同居倒不如离心而离居来得妥当。指了指旁边的厢房】

              这阁子大的很,安排的也齐整。你也知道悠悠之口难敌,从今儿起我就在厢房里睡,你自在正房里睡就是。


              回复
              12楼2013-10-09 21:30
                【他赶走了探头进来的婆子,一股紧张感由然而出,一直到从他嘴里说出“我不会冒犯你”几个字儿,才算安了心。手里的始终攥着的簪子也随着手上放松的动作掉了出来,若无其事的弯腰拾起搁在一边儿。看来他如此聪明,想来不用我多费口舌了。】

                【他也是不愿的吧,我是该说老天爷厚爱我呢,还是薄待了我感叹命运的不公呢,我的夫君如同我一样不情愿这门婚事。至少这对我来说终究也是件好事吧,如此就可以维持表面的平衡,而不用我再费尽心机的去想,怎样才能与他保持距离,而不伤了彼此的颜面了。后退两步那样静默的与他保持着疏远的距离,做了个福身礼,沉声儿道】

                如此,叶墨勒多谢二爷体谅了

                【这一礼深深的一福到底,倒是比先前那拜堂真心实意多了。看看这样多好,他是个聪明人,也够体贴,我素来就爱与这样的人打交道。打理好这一方院落、安排一切衣食住行、为他纳妾,我想我会是他的贤妻,只是不是爱人而已。就这样客客气气的,对彼此都好不是吗?】

                【此时才第一次抬头仔仔细细打量我的“夫君”,平心而论他实在是够的上英武不凡四个字了,只是再英武不凡也不及我心底的那人罢了。犹豫再三还是上前拧了湿帕子递给他,怎么说我们都是“夫妻”了不是吗】

                还是我住厢房吧,这是赫家的地方,二爷的院子,叶墨勒怎好鸠占鹊巢呢




                回复
                16楼2013-10-09 22:10
                  【我多怕那人忘了我,若是他知道我不在了,会不会稍稍的难过,是不是就会如同我永远把他放在心底一样,永远记得我呢,一定会的对不对。我想我一定是魔症了吧,这样疯狂的念头只道上了轿子的一刻都不曾放下。手里始终攥着那只簪子,你说这鲜红的嫁衣上凤眼中的红宝石,若是染了我的血是不是就更加颜丽了呢;如果我就此了结了,是不是就不会经受这样的煎熬了。】

                  二爷用惯了的人,叶墨勒怎么好使唤

                  【赫家来提亲阿玛本是不做考虑的,只后来额娘说我年纪大了,又是老太爷养大的,难免有些自己的想法,这件事才交给我做主。那时我只是可悲与那人无缘,也不像再纠缠下去了,竟是胡乱答应了,就这样定下了终身】

                  带过来的丫头尽够了,又都是用惯了的,只烦请二爷身边的两位姑娘教教她们赫府的规矩就是

                  【不过这样,与我与他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吧,既不是两相生厌闹得不得安宁,也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伤情。我本是对他生出的愧疚之心,此时也全然放下。郎无情妾无意,举案齐眉、夫唱妇随、心心相印,这样美好的词汇是永远不会出现在我和他之间的,那么就让我们相敬如宾吧】

                  二爷放心,都是叶墨勒府的家生子死契在我这儿,规矩的很

                  【可笑,红烛高照的大喜之日,这一对身披喜服的夫妻,却不是浓情蜜意的谈情说爱,而是如同做生意一般谈妥了条件;可叹,这样两个你不情我不愿的男女,却硬是被绑在了一起,不管如何不想,在外人面前还要做一对“恩爱”夫妻;可悲,我永远不能为那人披起这鲜红的嫁衣,而他不管如何娶到这样一个心有所属的福晋,日子总不会好过吧。可笑的两个人,因为这可叹的命运,却要在一起一辈子,还有比这还可悲的事儿吗。】

                  还烦请二爷和太太说一声儿,陪嫁的两个铺子原就是我亲自打理,日后也少不了要出府去看看





                  回复
                  18楼2013-10-09 22:57
                    【被褥且扔在窗边的矮榻上,伸手拽了床铺上雪白的帕子过来,那是她的体面明日一早太太就会打发人过来,若是空空如也岂不是玷污了她闺阁的好名声,没得平白让人生疑。梅葆提醒过我,太太身边的都是经年的老嬷嬷,不是等闲人能糊弄过去的。瞧着她也看着帕子愣神,只是掖在袖子里。回头瞧了她走了两步猛的停在床前,适当的别开身子隔开一些距离】

                    我自有办法,你不用烦心。明儿天亮我会让人知会你,保准不让你丢脸就是

                    【过了这一出还有她回门那一日,伸手搬了被褥出去自行铺卷在外头的榻上。这原是给守夜的丫头留的,说是厢房,但更像是围房和屋里通着。隔着的也不过是一道帘子罢了。见门里的帘子动了动,一笑】

                    你明儿天亮前就得起来打点收拾,早些歇着吧。


                    回复
                    19楼2013-10-09 23:16
                      【打理铺子也有几年光景了,从来未曾有过一桩“生意”谈的如此艰难,让我如此费心劳神的。不过好在再怎的困难终于还是谈成了,谈成了这样关乎我一生的生意,我却不知此时我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只觉着压在胸口的石头落了地】

                      【漫天漫地的大红中,那一方雪白的帕子,在床榻上尤为显眼,我知道那是象征女子名节的元帕,若是明日再洁白如新的呈上去,我要如何交代,叶家要如何交代。正在踟躇要不要找奶娘进来问问之时,他收起了那帕子,既然有人愿意解决这麻烦,我又何乐而不为呢。正好看看眼前的人到底配不配和叶七格格做“生意伙伴”,哦,该是“夫妻才对吧”。轻轻笑了一声儿,才开口道】

                      想来我与二爷“夫妻一体”,这脸面本就是我和二爷的不是,二爷既是有办法那就就劳烦二爷了

                      【看着他去外头厢房铺床,并没有什么要帮忙的意思,叶七格格可从来不会伺候人呢,在外头我会坐好他的福晋,可若是只有二人之时,话到如此再也没什么可客气得了。自从定了日子一来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整日胡思乱想弄得心神俱疲,今日又是拜堂又是行礼折腾到现在早就累了,现下一切尘埃落定,也是觉着困了。这一身嫁衣一头珠宝实在累人,我又是被伺候惯了的,那里会自己动手,扬声唤了紫烟进来伺候梳头更衣。倒也没什么避讳得了,只是对他道】

                      二爷放心,紫烟从盛京就跟着我了,最可靠不过得了,再说贴身大丫头这事儿瞒着谁也瞒不过她不是



                      回复
                      22楼2013-10-09 23:36
                        【天亮,借着边厦的一缕光找见小得只有半臂长的窗子,略略推开夜风正好,正解了这一日的疲乏和无奈。她的话半数没入耳,随着风飘了出去,有什么打点的,除了梅葆荷葆之外再添两个一等丫头罢了。她是皇商家的女儿,这些琐碎她都打点不清楚,可真是枉得虚名了。揣度她说着什么,隔着帘子看不清彼此神色只说了一句】

                        极好

                        【抽出袖子里的帕子,顺手牵了桌子上刚燎过的簪子,略一用力,那帕子上血痕宛然,像两瓣开的极好却猝然凋谢的梅花一般。五指收紧帕子攒在手里,大概是料子地道揉搓了这么久也只是浅浅的几纹褶皱。】

                        【如释重负的躺倒在榻上,锦衾冰凉却反而安稳心神。手里自始自终的攥着那块帕子。那是一个姑娘所有的体面颜面所在,可谁曾想过,也是这么一块帕子,也是这样拙劣的把戏,两三瓣的鲜血淋漓,就生生的毁了一个姑娘的清白。又将另一个好端端的姑娘送进那永不见人的生天去。】

                        琳娘。

                        【远远的听了三更鼓起,再过不了三四个时辰天就亮了,只须三四个时辰,就又不得不为着一场荒谬滑稽的盛事强颜欢笑,故作矜欢。醒也无聊,醉也无聊】

                        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回复
                        23楼2013-10-10 19:17
                          【屋内有效戏一场,14】


                          回复
                          25楼2013-10-10 22:33
                            嫁人前原房:合计13场,313贴
                            【屋内有效戏一场,14】
                            总计:14场,327贴


                            回复
                            26楼2013-10-10 22:48
                              ---------------------晋级,封


                              回复
                              27楼2013-10-10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