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6贴子:642,694
  • 2回复贴,共1

「宝郦苑│偏阁」—宫女望舒(博尔济望舒)住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D/姓名:博尔济望舒
年龄:14
旗籍:正红旗
出身:世代包衣,靖德妃陪嫁
主子:舒穆禄妙仪
水墨丹青:


回复
1楼2013-10-08 22:05
    【紫禁悠悠·定安年间·宫女卷·博尔济氏望舒】


    - 宫女博尔济氏望舒,承乾宫主妃靖德妃陪嫁宫女,年十四,世代正黄旗包衣,小时父母双亡,被靖德妃接入舒穆禄府中,为其陪嫁侍女。


    -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有主子不敬,定不饶。


    回复
    2楼2013-10-22 21:44
      -

      多少底事匆匆去,悔不载扁舟?
      春日迟,卉木凄,仓庚偕,采苹祁。

      夜雪初霁,东风解冻,锦帘高挽满眼讨酒人家,入鼻馥郁催开了伽蓝寺后十里桃花,连绵烟霞伴着琴瑟钟鼓在画舫上萦纡成数蒿翠色,一如我豆蔻年华无意打翻妆奁,金银兰麝遍地狼藉是眼里氤氲的珠玉那般无暇。

      总坐着一个梦,白衫公子打着文竹为骨墨玉做坠的折扇,开帘过酒的眉目温软令十里桃花也失了三分颜色,淡青酒招下簇拥的浣纱女私语着他的风流,而我倚尽雕栏,梦遍罗衾,也寻不到去年亭台下持伞而来的梨花风骨,寻不到他。

      ‘ 青衫记得章台月,梦魂常绕梨花 ’
      ‘ 姑娘瘦吟窗底可是咏那霜节露根的好秉性? ’

      拨开林影,缓支幽径,有温然如言的翩翩公子举臂托花,直教我紧攥绡帕,蓄泪偷潸,那寸肠千结的三秋日月被那张容颜蚀刻得体无完肤,总算,天不负我。凝眸处公子打扇,湘竹龙骨后的梨花面!我确是惊了。哪顾泥泞污了裙裾,晨露湿了鞋袜,疾步快行,拥住他清秀身形,再不愿放手。


      ‘ 姑娘为何红妆洗泪,湿了桃花面 ’
      ‘ 你有一生的时间去猜,问我干甚? ’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青山不语绿水隐,长安一片捣衣秋。

      当年吴侬软语诸付与黄昏,门前梨花满地遒枝枯嵴,只恨天下无并刀,能剪心上愁痕,他是青城山下梨花仙,带着梨花的湿润活在梨花的季节,我想允他尾生之约,共结连理鸳鸯,可过了那个时节,金玉满堂破碎得只剩空话。
      雾失了楼台,月迷了津渡,视若琼瑰的感情在六道轮回中不识归路,而我的义无反顾只换来了永恒的万劫不复。桃花殇,梨花劫,明知三月桃花酒酿不出金樽梨花白,仍乐在其中,甘之如饴。

      怅明珠佩冷,紫玉烟沉,前度桃花,依然开满江浔。

      [君执赋渣笔公用]


      回复
      3楼2013-10-22 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