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6贴子:642,699
  • 12回复贴,共1

「北城丨赫府│韶华」—二少爷嫡福晋/如夫人(叶墨勒宁惜)居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闻满洲正白旗叶墨勒氏嫡女宁惜,聘于赫舍里府三子赫舍里明铖为嫡福晋,德门高望,持躬淑慎,秉性安和,甚合上意,今册为三品如夫人,居赫舍里府宁远居韶华。

望其勿负皇恩,勿违圣意。 钦此!

【二楼晋升历程,三楼独白,四楼谢恩,未贴资料勿顶。】
【晋级后余2场,77贴】


回复
1楼2013-10-10 22:58
    =========================【似水流年·叶墨勒宁惜·小传】=========================

    正白旗叶墨勒氏七小姐,嫡福晋安佳氏所出,府内排行十四,人称七格格,自幼于盛京祖宅由祖父亲自教养。重金礼聘名师教导,琴棋书画、诗词歌舞、女红礼仪、弓马骑射均有涉猎;唯对经商之道痴迷,不过七岁上便打得一手算盘,自此更得玛法欢心虽为女子仍时常带在身边教导经商之道,景元年间玛法驾鹤西去自此结草为庐守孝三年

    景元六年初由启程回京,一月中旬至京城新宅,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1966821470

    景元六年十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七品襄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024814743

    景元六年十二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六品静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034793140

    景元七年八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五品贞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080328000

    景元八年十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四品安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120111856

    景元十年二月,因秉性柔嘉,蕙心纨质,晋“三品如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161021529

    景元十年七月,因忠孝令门,善庆奕世,幽闲专静,雅应柔则,晋“二品淑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192388512

    景元十一年五月,因忠孝令门,善庆奕世,幽闲专静,雅应柔则,晋“一品惠仪小姐”衔,仍居“一念三千”
    http://tieba.baidu.com/p/2244993379

    定安三年三月,聘于赫舍里府三子赫舍里明铖为嫡福晋。因其柔嘉居质,珩璜播美,上封四品贤夫人,居赫舍里府宁远居韶华。
    http://tieba.baidu.com/p/2639403770

    定安三年六月,因德门高望,持躬淑慎,秉性安和,甚合上意,今册为三品如夫人,居赫舍里府宁远居韶华。
    http://tieba.baidu.com/p/2643229752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2楼2013-10-10 23:05
      =========================【一念三千·叶墨勒宁惜·忠仆】=========================

      奶娘:姜嬷嬷、李嬷嬷
      管事嬷嬷:安嬷嬷、冯嬷嬷
      贴身丫头:紫烟、凌曼
      一等丫头:玉树、繁花
      二等丫头:迷儿、怜儿
      三等丫头:吉祥、如意
      粗使丫头:镜花、水月
      另有守门丫头、厨娘若干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4楼2013-10-10 23:07
        【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沈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回复
        6楼2013-10-10 23:43
          【有效外戏一场,15帖】


          回复
          7楼2013-10-21 00:03
            【嫁进赫府的日子没什么不习惯,但也说不上有多好罢了。太太倒也未曾为难过我这个“儿媳妇”,只终究是嫁作人妇了,再没了在家做闺阁小姐时候的自由了,虽说太太允了我可以如常去铺子照应,可也不能太过放肆了,只每隔三五日去两个铺子上转转罢了。余下的日子,只能守着这一方院落,去扮演那个端庄贤惠的二爷夫人,我都快忘了曾经盛京那样自由的日子,曾经叶府那欢快的时光】

            【二格格那准备去围场的里外忙碌,终于让我想起,我有多久未曾去过围场了,我有多久未曾骑过那匹唤作踏雪的良驹了,似乎是从那日未曾赴约开始吧,我不曾再披上那身火红的旗装纵马奔跑。他拿着帖子进来时,正埋头在一堆账本中,拨弄着那把大哥给我陪嫁的金算盘,好一会才抬起头】

            二爷要去吗?


            回复
            10楼2013-11-10 21:02
              【帖子放在账册上,拨开她眼前的算盘,在她桌子上敲了敲。她素来是一手利索的小楷,算不上女儿家娟秀,可难得的是有风骨。她自然注意到了帖子,伸手拿过来,不认识似的又重新的看了一遍,才抬起头来。似乎那帖子上的字字句句并非与她有关,或者是要执意的再问一遍罢了】


              下次,落了别号的小印,看着跟风雅些。


              【见她粲然一笑,也不由得付之一笑。其实这些账册,老爷子和太太都说过,不大欢喜他拿到家里没日没夜的理。再自己送出去,仿佛失了一府福晋的体面。其实她出入听说颇为谨慎,等闲留不下话柄,不过是老爷子食古不化,给自己找不痛快给别人添堵罢了。负了手看着她】


              既然韶华主人相邀,又下了贴子如此隆而重之,岂有,辜负之理。


              回复
              12楼2013-11-10 21:22
                【小号?风雅?我又不是那纤纤的江南女子,哪里来的那般闲情逸致的风雅呢。我是叶家嫡出的格格,纵是请便了名师,学会了那些所谓的风雅。可我的骨子里仍旧留着叶墨勒氏族的血,叶家的血脉天生就是要侵染在这沉浮的商海中,叶家的人终生都撇不下,这些账册、这如意金算盘,放不下利益二字,这便是叶家罢了】

                二爷忘了,叶墨勒只有满身铜臭,哪里来的风雅呢?

                【随意的将那帖子仍在一边,自嘲的笑笑,伸手倒了一盏茶茶递给他。我知道这“皇亲贵戚”前朝贵族的大赫家,怎能瞧得上士农工商排在最末的商人呢,府里的议论声、太太隐晦的说辞,里外里不外乎是,我这样将账本带回府里看丢了赫家的脸罢了。可却仍旧我行我素置若罔闻,铺子、庄子中虽说有用惯账房先生,可若真一成婚撒手不管,早晚也要让人糊弄了,这也是玛法教我的,不亲力亲为也不能忘了查账】

                可要我准备些什么?二爷尝尝,这是今年最新的雨前龙井


                回复
                13楼2013-11-10 21:39
                  【她总是这样不依不饶的姿态,似乎嫁进来本就是违背她的心意,而我便是对她求之不得一般每每如此,便连一分想厚待于她的心,或者一点怜惜都望而却步。因她无子,太太已经几次三番的想要提及纳妾之事,若说是我不愿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她。也未曾么有半分想给眼前这个人留面子的心思。不过韶华勘负,当真是极为匹配她】


                  这是你自己的事,我自然不好置喙,胡言而已。


                  【没法子,赫家二爷脾气好,胸怀广着呢,能容下她这小心思。看着她倒了碧莹莹的茶汤,奉了过来,伸手接过又随手放在一侧,即便相像又如何,当真,究竟,到底不是一个人】


                  你若是想去我自然会有办法让你去玩一玩。没什么可准备的


                  回复
                  14楼2013-11-10 22:00
                    【似乎从嫁进赫家开始,我又恢复了那刚刚进京城的我。笑容背后,总是那样强势的咄咄逼人,那样披着一身厚重的盔甲来保护自己。其实没有人知道叶宁惜曾几何时也是那样乐观开朗的,叶七格格也再怎的强硬,也不过是不想再受伤罢了。我知道事情走到如今,我能愿的只有自己当初的不冷静,所以气势汹汹也罢,盛气凌人也好,这只是我的保护色而已。我不想、也不能够再把自己的软弱暴露给任何人看】

                    二爷惯会说笑的

                    【虽说同住一屋檐下,可与他的话竟比身边的丫头都少,也实在不想更是不知与他说些什么,其实想的更多的是,若是真真吵起来,连表面的和平都撕掉,只怕这赫府的日子更不好过。丝毫不在意他并未用那盏茶,只是捻了那碟子芙蓉糕去吃,笑容还是那样的温婉和煦,只是不曾深达眼底罢了】

                    如此竟是又要辛苦二爷为我着想了。前几日太太说那事儿,二爷心里可有人选的,若不然我让她们从外面选几个进来也是使得的。

                    【嫁进来这些日子未曾有孕,太太那自是急了,早就在我面前提了几次纳妾的事儿,我不相信没和他说,瞧我这福晋多么大度,府里的人不够选,就从外面选好了,只要身家清白的,他纳多少我就给他准备多少】


                    回复
                    15楼2013-11-10 22:22
                      【纳妾?她这样的上心,倒不由得让人作想,她是为了从此后两不相扰做了长足的打算。不是没听说她的陪嫁丫鬟里是有几个特意买来的蓄妓的叶府的瘦马在京城也算是一绝了。王府侯门,但凡是叶家手伸得到、需要伸到的地方,这样的女子比比皆是。他们是一枚枚的棋子,安插在需要她们的棋局里,半分自己也做不了主,可叹她还是个女子,将这样的事说的这样轻易】


                      你打算的很是周全


                      【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终于一笑。太太要的,整个赫府要的,不是几个女子,生下几个一文不名的庶子,赫府的福晋太太要的是自己的嫡孙,她能准备多少?】


                      这是我的事,全凭我来做主,你放心,我不会因为太太或者子嗣的缘故强迫违拗你。


                      回复
                      16楼2013-11-10 22:46
                        【家里往各府送人的事儿,早早就知道,从我回京接手熙和茶庄开始,阿玛也好、大哥也罢,从未将我当做早晚要嫁出去的女子,不许插手家族的事情,那些女子也替父兄见过不少,这样的事儿在我、在叶家看来再正常不过了。就连此次出嫁,身边跟着的除了用惯了的丫头,还有就是如凌曼一样训练数年的扬州瘦马,大哥在府里还给我留了好几个人选,都是给眼前这人准备纳妾用的,我也从未觉着有什么不妥。不说我与他如今不相往来的状态,就是真是对恩爱夫妻,日后我真是有孕,也少不了要给他添人伺候,与其让太太送人来,还不如用自己人,身契都是在自己手里收着,日后拿捏起来也方便些。】

                        给丈夫纳妾,本就是做妻子应尽的义务,当不起二爷“周全”的夸奖

                        【只当作未曾看到他意味深长的眼光,嫡子嫡孙自问我是给不了赫家,给不了赫二爷了,总是我对不起他,只能让他多纳妾,求个子嗣昌盛吧,日后选个资质好的去母留子放在身边教养也就是了。不过人家既是不愿,我到省事儿了呢,叶家养出来人总是要派上更大的用场才好,若是都送进这儿来,到对不起那些银子了】

                        既是如此,此事全屏二爷做主就是,只是太太那儿。。。?


                        回复
                        17楼2013-11-10 22:59
                          【这算不算得上七出之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她的扬州瘦马不仅可以保全她的清白,又能够维持他在赫家的地位。她的话里无非是顾及太太对子嗣的追问不休,想必两个女子虽然是婆媳之间,可谓了这样的事被明敲暗打的一定是烦不胜烦了】


                          太太那儿我自然会有个交代说法,你不用愁。你养的那些人,若是得用就放在跟前,若是觉得屈了材料,大可以送回去,你父兄自然会给他们个好安排去处。


                          【言尽于此,似乎再无别话了。至于她能想到的,我自然也都能想到。什么杀母留子,什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商人重利,这样的事,只要合乎她的利益,她做起来从来都是不会手软的略皱了皱眉,极快的舒展开来】


                          下月十六日大抵就会开了围猎了,你若是乐意,自可与人相邀前往。你安心理账即可


                          【推了门出去,正碰见荷葆立在门口,战战兢兢的神色。里头的人从来便是这样的桀骜不驯的神态,不过告知她大可安心前往马场而已。带了荷葆回去】


                          回复
                          18楼2013-11-10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