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吧 关注:3,385,186贴子:31,545,526
  • 14回复贴,共1

【娱乐】我出生在川西的一个山村里,山里的娃名字朴实而直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出生在川西的一个山村里,山里的娃名字朴实而直白,二狗、傻蛋、俊妞诸如此类,不过我有一个和他们格格不入的名字,我叫秦雁回。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的名字取自于李清照《一剪梅》中的一句词。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给我取这个名字的人叫秦一手,他真的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据说是在清除封建迷信残余的时候被打断的,慢慢大家都习惯叫他秦一手,至于他真名叫什么,山里没有一个人知道。

  山里的土肥,开春把种子撒下去,来年只要天公作美定会有一个好收成,山里人说这叫天生天养,或许正因为如此,大饥荒的时候村里竟然没有饿死过一个人。

  在地里刨食那是体力活,秦一手是残废吃不了这碗饭,不过在这个崇尚劳力的山村里,秦一手的地位确比任何人都高。

  因为他是一个相师!

  山里人多憨厚本分,在几乎与世隔绝的大山里,信仰就变成了山里人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大到婚丧嫁娶,小到下种赶集,很多山里人不远十几里山路赶过来专门就是想从秦一手口里问出吉凶。

  打我记事起家里的院子里总是站满了人,似乎每一个走进房里的人都是忧心忡忡,而从里面出来的时候都变得意气风发,走到时候会留下带来的各种东西,鸡蛋、米、高粱酒甚至有时候还会有肉,山里的人对钱没有什么概念,在他们眼里这些东西远比钱金贵,当作是给秦一手的酬劳,而我,就是靠这些留下的东西养大的。

  秦一手是我父亲,但我从来没见他对我笑过,至于我母亲是谁,这个问题在我很小的时候问过他,换来的是一巴掌,我到现在都记得,那颗虫牙就是那一次被他打掉的,所以从此以后我再也没问过关于母亲的事。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秦一手不是我父亲,甚至连他身份我都不太确定,一个在袖口擦鼻涕,从来不洗脸漱口,终日酒不离口,几乎没看过他清醒的时候,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给我起了一个如此有意境的名字。

  秦一手给看看相算命几乎是有求必应,只要你手里拎着东西,他保准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唯独他从来没给我看过相,记得有一次我缠着他给我算算,换来的依旧是重重一巴掌。

  直到有一天晚上秦一手喝的鼎鼎大醉,指着在院子里逮蝈蝈的我迷迷糊糊的说。

  “给你看相,老子还没活腻,你小子的骨相,是难得一见的日月龙虎骨,你天庭左右,下以眉头上半指起,上至发际之百会动脉止,显然为两根玉柱,亦为日月角骨,此骨长大,则为创业之帝王格,你的命是天定,生在古时候你就是一代帝王。”

  秦一手说我的面相是帝王格,拥有帝王之命,当然,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他说的话。

  如果我真是帝王之命,相信没人敢伤我否则必遭天谴,可秦一手却砍掉了我半根手指头。

  后来想想,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许我这一生会和秦一手一样,就在这山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结婚生子下地刨食,最后终老在山里,这就是村里人所说的宿命,我也不例外。

  事情的起因要从我小时候一件事说起,秦一手是一个极其冷僻的人,话少的可怜,自从我记事开始,和他说过的话,都能数的出来,所以我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了秦一手不为人知的书库之中。

  那是秦一手在家中建造的密室,里面密密麻麻放着各式各样的古书,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包罗万象无一不有,我一直都很奇怪,像秦一手这样的糟老头,为什么会有满屋藏书,而且只要走进这个密室,秦一手就像换了一个人,温文儒雅高深莫测。

  与世隔绝的深山中,我就靠这些推挤如山的古书慢慢长大,日子过的贫瘠而充实,秦一手并不介意我看他的书,但前提是必须洗干净手,直到我无意中发现了他的另一个秘密,在密室的后面还隐藏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藏书房。

  里面的书籍是我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几乎包罗了道家五术的精要,奇怪的是,这些文字生僻精奥的书籍,我就像冥冥之中在哪儿看过,几乎能过目不忘。

  我似乎对于道法方面有某些过人的天赋,秦一手的这些似乎是刻意隐瞒起来的藏书,不知不觉中我就看完并融会贯通,在后来大部分时间里,秦一手给人看相算命的时候,我就坐着旁边的门槛上,开始我能和秦一手算的一模一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算出来的结果远比秦一手要多而且要准。

  但这一切秦一手并不知道,我以为我的努力和天赋会得到秦一手的褒奖,哪怕是对我一笑也好,可有一天秦一手临时有事突然回家,在藏书房里发现我翻阅这些书籍后性情大变。

  “这些书你都看过?”秦一手拎着我的衣领怒不可遏的问。

  我茫然的点着头,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暴怒。

  秦一手的目光我至今都还记得,充满了惶恐和慌乱,把我从屋里拖了出去,就在磨麦子的石碾上,抄起镰刀想都没想就切了下去。

  撕心裂肺的剧痛让我满地打滚,头上沁出的全是豆大的冷汗,等我抬头才看见,我无名指的半截指头留在了石碾上面,从断指上涌出的血浸红了我半边衣服。

  秦一手甚至都没看我一眼,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五元的纸币扔在我面前,只说了一个字。

  “滚!”

  我是怎么离开家,又是怎么走出大山的,这些现在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我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哭,就连地上五元钱也没有要,带着一种近乎于执拗的怨恨捂着断指向山外走。

  我坚信秦一手那一刀切断的不只是我的手指,还有我和他的父子之情。

  不过我似乎有些相信秦一手说的话,或许我真是帝王之命,血流如注的断指居然没有感染,我竟然活了下来。

  那一年,我二十一岁!


回复
1楼2013-12-16 20:33
    男:有男友了吗?
    女:嗯。
    男:是 @yinmoa 吧?
    女:少来啦,哪有那么好的福气!想都不敢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3-12-16 20:36
      活着就要吃饭,可出来后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什么都不会,睡过桥墩捡过别人吃剩的干粮,喝过带着泥土星子的水,但总算熬了过来,等我到了渝州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

        渝州是山城,上上下下全是数不清的台阶,这里有一个职业叫棒棒,就是下劳力给人挑东西赚点钱,好在我除了会道术,剩下的就只有一身用不完的劲了。

        认识萧连山是在一辆开往渝州郊外的货车上,十几个棒棒挤在货箱里,相互都不认识,萧连山就坐在我旁边,年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但他脸上明显有着这个年纪少见的刚毅和沧桑。

        车停在郊外一处不知名的地方,远处的村子有零星的灯光,我们像羊群般被驱赶下车然后一字排开,挑选我们的人叫刘豪,手臂上有纹身,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不过出手挺大方,每个人给五十块钱,还管一顿饭。

        至于干啥刘豪一直没说,下了车每个人发了两个馍,让快点吃完好做事。

        “老板,让我们干啥呢?”有人好奇的问。

        “挖口井。”

        刘豪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刚说完就看见和他一起的人在点烟,冲过去二话没说劈头盖脸一阵骂。

        “你他妈的有没有脑子,这黑灯瞎火的,你在烟头几里地都能看清楚,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第一眼见到刘豪到现在,我都感觉这个人很焦虑和紧张,为什么刘豪对一支烟反应这么强烈,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

        刘豪在说谎,我们不是来挖井的。

        从下车我就本能的发觉这里的风水很奇特,找到一处较高的山丘爬上去,四周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手里的馍都掉在地上。

        萧连山话不多,一看就是埋头做事的人,吃完馍就拿起铲子去挖,第一铲子还没打下去,我就在山丘上大声喊,不能挖!

        所有人都诧异的盯着我,萧连山茫然看着我问,咋不能挖?

        “不是挖井,是挖墓!”

        我话一出口,就看见刘豪的眼角轻微的抽搐了一下,目光中有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慌乱。

        “你他娘的乱说啥呢?你哪只眼睛看见这里有墓了?一个棒棒,装什么大师,别说我不警告你,别再胡说八道,不然老子活埋了你。”

        下劳力的人一般都没啥文化,胆子就小,钱当然想赚,但是听到挖墓个个都面面相觑,这是有钱没命花的差事,抓到是要枪毙的,所以都盯着我不敢动。

        我一直以为在秦一手的地下书库里学来的东西半点用都没有,可想不到在这里竟然用上了,从我这个角度看下去,刘豪让我们挖的那块地周围都是田,连绵在一起几十亩,明堂开阔,左边土丘绿荫成林如白虎伏降,后面倚靠三座大山,大峰刚直,二峰华峻,右边的河围绕明堂而过,犹如青龙环抱,这样的风水绝佳乾坤拱照之地,埋在这儿的后人必定福音无穷。

        “这儿是青龙抱穴!是上好的风水之地,你让我们挖的地方正是宝穴的位置,下面一定有墓,而且埋在下面的人非富即贵。”我很有把握的说。

        刘豪怔了一下,直愣愣盯着我,目光中好像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一脸的凶像,其他的棒棒听我说的头头是道,都杵在原地不动,刘豪一挥手上来两个人围住我,手里还拿着绳子,我寻思多半我说对了,刘豪想封我的口,下意识把手里的竹棒握紧。

        萧连山忽然挡在我前面,一脸正气的说,有话好好说,别仗着人多就欺负人,如果真是挖墓,给再多钱我也不做。

        “哟,今儿还遇到路见不平打算拔刀相助的主了。”刘豪冷冷一笑,头点了点。“两个都给我绑了,扔到车上去,免得碍手碍脚。”

        刘豪后面的五六个人同时围上来,我站在萧连山身后忽然发现在他脸上竟然看不到一丝害怕的表情,对方刚一伸手就被萧连山抓住手臂,一拉一挡,最前面的人一个踉跄被甩出去好几米,倒在地上起不来,捂着胳臂撕心裂肺的喊叫,断了,我手断了!

        萧连山一出手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不害怕,看的出他练过,出手不但快,而且狠,招招都是攻其要害,动作不花哨但很实用,围上来的七八个人,加上之前断手的已经有三个躺在地上。

        “抄家伙!”刘豪看情形不对,在后面大声喊。

        明晃晃的刀在月光下特别晃眼,透着一股渗人的寒气,萧连山毫不畏惧的挺着胸,拳头握的更紧。

        我心里有一件事始终都想不明白,如果这里真是青龙抱穴,后人必定福泽绵长,方圆十里都会受到福荫庇佑,可这周围的村子一看就很贫瘠毫无富贵之气,想到这里我蹲在地上拾起一把土闻了闻,泥土里有漆树腐烂的味道,还混合着淡淡的香味,突然恍然大悟。

        “你脚下是一个西汉女人的墓,不过挖了也是白瞎,里面什么都不会有!”我胸有成竹的对刘豪说。

        “……。”刘豪愣了一下,手里的刀并没放下,冷冷的说。“你怎么知道下面一定是西汉墓而且还肯定是女人的,你又没透视眼,瞎扯淡的话我也会说。”

        “打个赌,如果是西汉女人墓里面什么都没有,你让我们走!”我狠自信的说。

        刘豪的脸上写慢了不服,收起刀二话没说掏出一叠钱,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刘豪把钱放在车头。

        “就在这儿给我挖,下面有没有东西是我的事,你们只管挖,这钱谁挖谁分!”

        其他棒棒看见这么多钱,眼睛都绿了,除了我和萧连山外,都蜂拥而上在刘豪指定的地方卖力的挖,刘豪派人专门盯着我和萧连山,如果真像我说的那样,他放我和萧连山走,如果不是,他要我当着所有人抽自己嘴巴子。

        不到两小时,盗洞挖通直接通向主墓室,看的出刘豪也是行家,想必这个地方早就来过很多次,墓的位置都是勘探好的。

        派下去的人不一会就爬了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看着刘豪不敢说话。

        “你他娘的倒是说啊,下面是什么?”刘豪急切的问。

        “有!有墓。”

        刘豪听到有墓眼睛都在放光,正得意的盯着我,下去打探的人又补了一句。

        “不过全毁了,三米高的墓室全是水,里面东西都泡烂了。”

        我看见刘豪像一个泄气的皮球重重坐在地上,默不作声的呆滞半天后,摸出一支眼点上,深吸一口很不情愿的对我说。

        “你……你咋猜到的?”

        我不是猜到的,青龙抱穴是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如果有人葬在里面,方圆十里都会福荫庇佑,可这里到处都很贫瘠,那只有一个可能,墓穴风水已破,青龙抱穴忌水,风水上讲藏风聚气,一旦遇水入穴必定气散风遁,祸及十里。

        虽然大概我知道墓里进水,但还是不敢确定,我又闻了墓上面的土,有漆树腐烂的味道,还混合着淡淡的香味,漆树是用来做漆器的重要成分,而漆器陪葬起源于西汉,当时漆器及其贵重,一般人无法接触到,更不用说用来陪葬,可漆器不容易保存,如果墓穴封闭不好,很容易腐烂,至于土里的香味,那是胭脂遇水后混合在一起,被蒸发后溶入地面土中,有这些不难看出是西汉的女人墓。

        刘豪听我说完这些,目瞪口呆如果不是烟烧到指头还没反应过来,丢掉烟就从地上窜起来,我第一个反应是他气急败坏想动手,萧连山一把将我拖到身后,拳头又握了起来。

        谁知道刘豪变脸就跟翻书似的,一脸灿烂的笑容,从车头把那叠钱塞到我手里。

        “误会,误会,呵呵,没看出来还是高手,兄弟今儿有眼无珠,冒犯的地方千万多担待,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

        我第一次感觉到钱原来是有重量的,手里那叠钱沉甸甸的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不过我很清楚拿人手短,何况这钱多半都不干净,刘豪在想什么我心里清楚,他无非是想让我帮他找更多的墓。

        我把钱推还到刘豪手里,他多少都有些让他吃惊。

        “打的赌还算数不?”

        刘豪深吸一口气,样子有些失望,无奈的挥挥手,他的手下让出一条路,我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忽然想起我被秦一手切断手指那天,我也是这样离开的,很久以后我很后悔没要他给我的五元钱。

        很多年后我回想往事,忽然才意识到,刘豪给我的那叠钱,我拿不拿结果都一样,我的命运从我见到他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事实上我第一个要感谢的人应该是刘豪才对,如果没有认识他,或许我到现在也只是一个棒棒!


      回复
      3楼2013-12-16 20:42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4楼2013-12-16 20:42
          ~问各位大神一个问题:6/2(1+2)=?其中/是除号。答案是6还是9?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3-12-16 20:42
            我以为或许永远都不会再见到刘豪,事实上第三天我睁开眼的时候,刘豪就坐在我床边,手里依旧拿着刀,只不过是在削苹果,我很难去想象一个习惯拿刀砍人的手,会把苹果皮削的这样薄。

              我不能动,因为身下的伤口麻药刚刚过去,钻心刺骨的痛楚让我意识都有些模糊,所以我很难去想明白刘豪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在医院刚做的手术,急性阑尾炎,是萧连山把我背到医院的,那天和我一起离开的还有他,回去的路上他话依旧不多,我问他为什么不要钱就走,他说钱不干净用着也不踏实,或许是年纪相仿的原因,我总感觉和萧连山很亲切。

              到最后我们一路上什么都聊,但是对于相互的过往都只字未提,看的出他和我一样都是有故事的人,而且还是不愿提起的故事,再到后来我发现自己对萧连山的定位是错的,他简直就是一个话匣子,只不过性格太内向,一旦熟悉了话就没停过。

              去的时候我们是坐刘豪的车,我和萧连山选择了骄傲的离开,我甚至可以想象的到身后目视我们离开的刘豪,脸上不服但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可这种骄傲并没有持续多久,等步行十几里路后,我开始有点想念刘豪,确切的说是刘豪的货车。

              好几天我的右下腹就隐隐作痛,山里娃身子没那么金贵,只要能忍住的都不会放在心上,可这种疼痛一直在加剧,我虽然和萧连山聊着天,但头上全是豆大的冷汗,我用力捂着腹部坚持着往前走,最终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萧连山背着我到的医院,经过简单的诊断我被确诊为急性阑尾炎,一张白色的交费单把我挡在了手术室的外面,手术费要两百多,萧连山搜干净身上所有的钱也不过十七块。

              我躺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疼的死去活来,萧连山像疯子一样,抓住每一个路过的医生,乞求先救治我的病,但换来的只有比他们穿的白大褂还要苍白冰凉的三个字。

              “先交费!”

              萧连山看我疼的实在不行了,脱掉衣服卷成一团垫在我头下。

              “你坚持一会,我去想办法。”

              我在迷糊中目视着萧连山的背影慢慢消失,两百多的手术费对于干一天吃一天的棒棒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我不知道萧连山口中的办法是什么,我甚至想过他不会再回来。

              疼痛让我最终在长椅上虚脱的昏迷,等我再次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居然是削苹果的刘豪,等到萧连山端着温水瓶进来,我忽然明白了他口中的办法是什么。

              在萧连山认识的人里面,能在最短时间里拿出两百块的,他只能想到刘豪,我虽然认识萧连山时间不长,但我很清楚以他的性格很难开口求人,我不知道萧连山用的什么办法让刘豪帮我。

              抬头的时候我看见萧连山的额头包扎着纱布,隐约有血迹浸出来,我想问,但最终没问出口,除非萧连山想告诉我的事,否则我相信撬开他的嘴比要他命还难。

              刘豪已经把削好的苹果递到我面前,我不知道刘豪出于什么心态救我,但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躺的地方不应该是病床,而是太平间,所以我用尽全力才挤出一丝笑容。

              “谢谢。”

              “谢我干什么。”刘豪满脸的痞笑,站起身拍着萧连山意味深长的说。“你这条命是他救的,要谢你就歇歇你这位兄弟吧,够仗义,我刘豪服了。”

              我想坐起来,被萧连山按在病床上。

              “伤口还没愈合,你山下折腾伤口裂开你还要遭罪,医生说了躺七天就没事了,拆了线就能出院。”

              床头放着罐头和奶粉还有一些从来没见过的营养品,看样子很金贵,这些东西我和萧连山是买不起的。

              “刘豪给买的,还留了一千元钱,说不够就开口。”萧连山看出我目光里的疑惑。

              我在病床上躺了七天,吃喝拉撒睡萧连山就跑上跑下照顾了我七天,我从来没说过一句感谢的话,因为书上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萧连山救的是我一条命,这份情谊几个字几句话代替不了。

              刘豪每天都回来,时间长了发现这个人也没自己想的那么坏,似乎不太善于表达自己,每次来总是削好一个苹果,我醒着就递到我手里,我睡着的时候就放在床头,然后一句话不说就走。

              我拆线那天刘豪来的特别早,一进门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刘豪今天面色很差,看他面相眉卓如刀、阵亡财盗,这是有血光之灾的征兆,要舍财护命,否则他乡埋尸。

              “刘哥,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刘豪一愣不明白为什么我突然问这个。“五四年的,怎么了?”

              刚好萧连山办完出院手续,收拾好东西我们三人往外走,下楼的时候我左手快速掐算,五四年是甲午年,刘豪属马,今天刚好是七号,子至午七数,甲逢庚为煞,刘豪是子午相冲,寿短,背约失信,事多阻逆。

              算到这里刚好走到医院的大门,我一把拉住刘豪。

              “今天你走不了正门,想活命走偏门!”

              “为什么?”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给刘豪解释,拉着他一边走一边说。

              “今天你子午相冲,岁在甲子,午在赢门,医院大门朝西,甲逢庚为煞,庚在八卦里刚好对应西方,你今天走正门有必定命赴黄泉。”

              很明显刘豪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不过或许是那天我算对了墓里有水的事,刘豪半信半疑的跟着我从后门离开医院,刚出去没走几步突然就被很多人围上来。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几把砍刀已经架在脖子上,被推上一辆面包车。

              车上的人刘豪认识,一上去就大声喊。

              “罗胖子,一码归一码,这事和他们两个没关系,要杀要剐你随便招呼,先放了他们。”

              我想过很多可能,唯独没想过刘豪能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只要刘豪听我的不走西方的正门,他今天顶多也是有惊无险,破财消灾了事,但刘豪并不知道这些,生死关头往往能把一个人看的更清楚。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你还惦记别人,呵呵,都说你刘豪讲义气,看来所言非虚啊。”罗胖子漫不经心的笑着,一脸肥肉上下起伏,如果他手里不拿刀,挺像弥勒佛。

              “想咋样一句话,痛快点,别像娘们似的磨叽。”刘豪昂着头说。

              “这儿是渝州,不是你们地界,你们踩过界捞财就是先坏了规矩,我现在就是立马做里你,你老大也不能说啥。”罗胖子摸着刀刃笑了笑说。“不过今儿你命大,我们老大说了,你要是从正门出去二话不说砍了你,你要是走后门出来,就留你一条命,算给你老大面子。”

              刘豪一听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我估计他现在一定很想问我,是怎么提前就能猜到结果的,这是我离开秦一手后第一次给人看相,虽然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但玄学之术博大精深,正是因为可以帮人趋吉避凶所以几千年来另多少人趋之若鹜,我来渝州后曾想以前偷偷学的道术一点用都没有,没想到今天牛刀小试居然救了一条人命。

              “人可以走了,不过货要留下。”

              我看见罗胖子从刘豪身上拿下一包东西,刘豪脸上即便有万般不情愿,但也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下车刚想走,又被罗胖子叫住。

              “等会,你老大马上过五十大寿,你们坏了规矩,可我们不会忘了礼数,这几件货里你随便拿一件,当时给你老大的寿礼了。”

              我看见罗胖子打开刚才那包东西,里面就几个小件的古董,一看就知道是刘豪从那个进水的西汉墓里挖出来的物件。

              我一直注视着刘豪的目光,他盯着的是一个跪膝掌灯金俑,虽然不大不过做工精细一看就是珍品,看见刘豪已经伸出手,我多少有些失望,我原以为能找到西汉古墓的人多少也算有眼里的行家,但看刘豪挑选的物件才明白我实在高估了他。

              我忽然抢在刘豪之前,拿起一个巴掌大的青铜兽,罗胖子看我没选跪膝掌灯金俑也长松了一口气,好像生怕刘豪会反悔,连忙把包收起来,刘豪的手还停在半空中,等到罗胖子带人离开好久才反应过来,瞪着我就嚷嚷。

              “你不懂瞎拿啥玩意,这破东西我拿回去咋给老大交代啊?”

              我不知道怎么给刘豪解释,看他表情完全不懂这青铜兽的价值,塞到他手里说。

              “这东西价值连城,远比那个跪膝掌灯金俑贵重百倍。”

              “就这破铜烂铁还价值连城?”刘豪刀架在脖子上都没皱过眉,这会却像个赌气的孩子蹲在地上不知所措。“我这回去咋交代啊?”

              刘豪怎么说都救过我的命,看见他现在焦头烂额的样子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想了想说。

              “要不……要不我帮你回去解释。”

              刘豪眼睛一亮,盯着我看了半天,忽然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成!我带你去见老大。


            回复
            6楼2013-12-16 20:49
              刚出来找工作的时候,不知道找啥工作,就看墙上贴的那些招聘广告,墙上贴的蛮多,看的人也很多。我看见前边墙角有个人在看,我也就过去看看,刚到那里啥还没看呢,那人就冲我嚷:看啥看,没见过小便呀。


              回复
              7楼2013-12-16 20:51
                刚出来找工作的时候,不知道找啥工作,就看墙上贴的那些招聘广告,墙上贴的蛮多,看的人也很多。我看见前边墙角有个人在看,我也就过去看看,刚到那里啥还没看呢,那人就冲我嚷:看啥看,没见过小便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12-16 21:06
                  我和萧连山被越雷霆的人带到房子里,我看见刘豪战战兢兢地站在越雷霆的面前,头埋的很低,以至于越雷霆坐在椅子上不用抬头也能看见他的脸,从我和萧连山被押进来开始,他就这样站着,越雷霆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时不时的往我们这边瞟几眼。

                    我知道越雷霆在等中午十二点的时间到,不管会不会有事,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果真有事,说明有人是吃了豹子胆要和他过不去,如果没事,高朋满座的大寿被我毁这这样,传出去我就不是只砸了他车这么简单,犹如我当众打了越雷霆几巴掌。

                    我看的出越雷霆有些心烦意乱,手指敲了敲桌子心烦意乱的问刘豪。

                    “你不是说给我带了礼物回来贺寿吗?“

                    越雷霆的手伸到刘豪面前,刘豪的身体抖的比刚才更厉害,豆大的汗珠瞬间从额头冒出来。

                    “你愣着干啥,礼物呢?今儿这么晦气,看看你小子送我的礼物能不能冲冲喜。”

                    刘豪还是不说话,不停的擦额头的汗水,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说话啊,礼物呢?”越雷霆本来气就不顺,问了半天刘豪不说话,一下又火了。

                    刘豪回过神,颤颤巍巍的指着我和萧连山,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刘豪这么害怕了,原来他把我和萧连山当礼物打算送给越雷霆,我有一种想笑的冲动,果然刘豪声音很小的告诉越雷霆

                    “他……他们两……他们两个就是……就是我送给大哥的礼……礼物。”

                    刘豪说的声音小,不过越雷霆还是听的清楚,抄起手边的斧头砍在桌子上,指着刘豪就骂。

                    “好你个白眼狼,现在承认了吧,老子过大寿,他娘的就送这两个祸害给我,砸我的车搅我的局,我就说这他们两个愣头青,后面没人指使敢跑到这儿来撒野,敢情是刘豪在后面撑着啊。”

                    “霆哥,火大伤身,有什么事好好说。”

                    话声是从门口传来,推门进来的人四十多岁,带着一副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很老城干练。

                    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和我相互对视,很有礼貌的点头冲我和萧连山笑了笑,我习惯性的去看他的面相,左手大拇指轻微而快速的掐动,最后停在无名指上,我心里暗暗吃惊。

                    这个人的面相难得一见,面目方正,部位端方,神气舒展而沉稳安详,眉角辅骨丰隆,插入天仓,主聪慧,使千军万马,万里之师,名扬疆场遍观天下,越雷霆身边有这样的高人辅佐,难怪他可以裂土为王、财进八方。

                    我看见他倒了杯茶送到越雷霆的面前,心平气和的说。

                    “霆哥,消消气别伤了身子,有什么事好好说。”

                    越雷霆喝了口茶,平静了许多,重新坐回去。

                    “霍谦,你怎么才来,瞧刘豪这小子干的好事,带了两个祸害回来存心想气死我,好,就听你小子怎么说。”

                    原来这个人叫霍谦,我从他坐的位置可以看出,霍谦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比刘豪要高,至少越雷霆没发话,他敢坐下,而刘豪却一直站着,从他的面相上看,我可以肯定霍谦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而且才富五车应该是给越雷霆出谋划策的人,从越雷霆对他的态度上看,这个人在越雷霆心目中举足轻重。

                    刘豪看见霍谦来了,好像也松了一口气,告诉越雷霆在渝州发生的事,从他们的谈好中我慢慢知道了整件事的始末。

                    大概在三个月前,越雷霆在渝州的线人得到消息,在后丰岩发现有堆头,堆头是黑话,指的是古墓的封土,越雷霆就拍刘豪带人去踩点,后丰岩不大,前前后后加起来就三四个村子,刘豪挨个走遍了,也没发现有古墓的迹象,直到最后一个村子,村里的老人听上辈人说出过大人物,但没人知道葬在什么地方。

                    刘豪找了大半月,还是没发现,快要走的时候,一个种田的老头非说他踩坏了庄稼,死活要他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就给了老头钱,无意中听老头说分到手的就三亩地,有大半亩从祖辈起就长不出东西,全在剩下的地里刨食养活一家人。

                    听到这儿我发现刘豪看似粗人一个,没想到心思还挺缜密,连雪落不积、地种不生的窍门也懂,我本是自言自语在说,还是被萧连山听见,问我什么叫雪落不积、地种不生。

                    我告诉他这是挖野墓的口诀,一些墓主不想别人知道埋在什么地方,往往墓上不封土,但由于土质和周围的土不一样,埋死人的土里面都会掺石灰防腐,所有雪落在这样的土上会融化,这样的土就更不能种庄稼了。

                    后面的事我和萧连山都经历过了,原来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叫后丰岩。

                    等到刘豪把事情的经过说完,我看见越雷霆和霍谦都用一种很震惊的眼光看着我,霍谦笑了笑告诉越雷霆,他在这行当里面摸爬滚打也几十年,挖坟掘墓的高手看过很多,可像我这样一眼能看出风水指出墓地,闻一下土知道墓年代的人,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越雷霆的表情始终都半信半疑,或许是我年纪的关系,很难让他相信刘豪所说的一切。

                    刘豪看越雷霆心情平复了一些,连忙问霍谦,他去渝州之前,毕竟是去别人的地盘抢食,请霍谦给他占了一卦问前程,问还记不记得当时卦文怎么写的。

                    霍谦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子牙厌星救武吉,卦文是不归一、劳心里、贵人旁、宜借力、龙虎现、万事吉,是说刘豪渝州之行,诸事杂乱劳心劳力也未必会一帆风顺,如果没有人从旁协助,恐怕要白费心力,只是最后一句霍谦到现在也没能领悟。

                    刘豪的面相我看过,当霍谦说出签文的时候,我在心里一算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和萧连山冥冥之中注定会见到刘豪,按照签文他会遇到两个贵人相助,遇事必定逢凶化吉,突然发现刘豪的心思远比我想的要细,他并不是带我和萧连山回来给越雷霆解释什么。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果然听见刘豪指着我和萧连山对越雷霆说。

                    “龙虎现、万事吉,大哥你看这两人,一文一武,青龙加白虎,我专门从渝州把他们带回来,这个礼物算不算惊喜!”

                    越雷霆愣在椅子上半天没说话,目光不时瞟着手表,我知道他还在等十二点的时间到,从外面进来的人慌慌张张,走到越雷霆身边说车到了酒店,开车的人刚下车就被门口的突然落下来的吊灯砸断了腿。

                    我看见越雷霆的嘴角抽动几下后慢慢合上,脸上的表情很阴沉,我砸他一辆车还可以用钱买回来,可有人想要他的命,竟然还是在他大寿当天,这要传出去我想越雷霆的脸面一定挂不住。

                    霍谦站起来毕恭毕敬的低着头说,日子是他挑选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责无旁贷,大有请罪的意思在里面,而且告诉越雷霆,他去砸车现场看过,的确有人动了手脚,花和绿叶都是被换过的,是专门冲着越雷霆设的风水局,我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越雷霆摇了摇手,我看他没有追究的意思,原因很简单,估计他根本没把自己真正的生辰八字告诉霍谦,而我却给他算了出来。

                    房间里很安静,我现在也不知道越雷霆在想什么,看见他深吸一口气后,让下面的人拿来一瓶酒


                  回复
                  10楼2013-12-16 21:09
                    前段时间我跟我弟吵了一架,并仗着优势打了他一顿。最近他天天看《名侦探柯南》,已经看到四百多集了,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想问一下,我现在向他道歉还来得及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3-12-16 21:15
                      亲手倒了两碗递到我和萧连山面前,我看他脸上有愧疚的表情,以越雷霆面相来说,此人虽然争强斗狠不过心无歹念,也算是性情中人。

                        “大恩不言谢,我越雷霆的命是你们两位救的,啥都不说了,这杯酒算是我赔罪,这份恩情今儿就记下了,什么时候要我还,两位一句话,我越雷霆万死不辞!”

                        越雷霆豪气干云举手投足颇有几分侠气,,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绝不拖泥带水,是我并不会喝酒,告诉他,让他别当回事,其他的我也不会,看相算命风水卜卦倒是略懂一二,本来就是帮人趋吉避凶的手艺,举手之劳的事,何况我是欠刘豪一份情,现在既然没什么事了,我和萧连山想走。

                        越雷霆这性子和萧连山倒是有几分相似,我旁边的萧连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擦着嘴角说:“看你这人还恩怨分明,送你一句话,你也是当大哥的,收人也收些像样的,一个个跟熊包似的,我今天要是有刀,全给你劈了。”

                        我和萧连山刚想走,就被霍谦挡在前面,萧连山是急性子,二话没说转过身随手拿起桌上的酒瓶砸破,以为霍谦还想找事,指着周围的人说。

                        “咋地?还想强行留人?刚才是没吃饭,手上没力,现在来试试。”

                        霍谦是斯文人,打打杀杀的事他不会干,我连忙把萧连山的手按下去,霍谦也没计较的意思。

                        “没事,没事,都是性情中人,两位既然对霆哥有救命之恩,那同样也是我们的恩人,只是……只是两位都不像是贪图之辈,我实在想不通,刘豪是用什么办法把你们带回来的?”

                        刘豪把我因为急性阑尾炎发作的事说出来,原来那天我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昏迷后,萧连山去找他借钱,当时刘豪心里憋了口气,看见萧连山去求他,故意难为萧连山,要萧连山给他磕头,一个头一毛钱,磕多少他就给多少。

                        刘豪说自己其实就是说着玩玩,谁知道这萧连山这愣小子二话不说,跪下就磕,死活拉不起来,磕在地上嘣嘣直响,他把萧连山拉起来的时候额头上全是血。”

                        我身体抖了一下,转头看着萧连山,想起那天在医院他的额头上包扎着纱布,原来竟然是为了求刘豪磕头磕的,萧连山的性子我了解,要他下跪比要他命还难,想到这里我心口一热,顿时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我咬了咬牙紧紧捏着萧连山的肩膀。

                        “打住,打住,大老爷们你来这套,怪寒碜的。”萧连山难为情的拍拍我后背。

                        “做得对,出来混讲的就是一个义字,小小年纪如此仗义,你们两兄弟我越雷霆服了。”

                        然后刘豪再把出院的事说出来,越雷霆听的火冒三丈,刘豪从包里拿出青铜兽交道越雷霆手里,青铜兽已经被清理干净,虎作伏卧状,嗔目、圆耳、短吻,鼻梁较宽,嘴微启,体粗壮肥硕,尾巴较短,呈半球形。

                        器身有铁锈红斑,体上有三处错银阳文篆书,分别为脊文和左右肋文。

                        刘豪告诉越雷霆,这青铜兽是我抢先选的,我在一边看见越雷霆从刘豪手中接过来看了半天,估计上面的字他没有一个认识,然后越雷霆长吸一口气,重重倒坐在椅子上,随手把青铜兽扔在地上,裂成两半。

                        我现在很想笑,看见越雷霆这表情和反应,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靠盗墓起家的,可见他对古玩的认识连入门都谈不上,我猜他一定在想,这不起眼的青铜兽根本没多大价值,看他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想如果不是今天救了他的命,他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好在这屋里还有一个识货的,我刚想给越雷霆解释,就看见霍谦的目光完全落在刚才被越雷霆扔在地上的青铜兽上,若有所思的捡起来,本来摔成两半的青铜兽在霍谦手里又合二为一,然后再次被霍谦掰开,看了很久眼睛慢慢瞪大。

                        看霍谦的反应就知道他是行家,事实上霍谦给人感觉是一个定沉稳的人,现在多少有点兴奋的忘乎所以,叫人把放大镜递给他,霍谦看了片刻,手都在轻微发抖,对着越雷霆就说了四个字,稀世珍宝!

                        “这……就这破烂玩意也是宝?”越雷霆皱着眉头吃惊的问。

                        霍谦没有回答越雷霆的话,满脸钦佩的走到我面前问。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什么,所以你才抢先选了这个。”

                        我当然知道这青铜兽是什么,个说起来玄乎,有一些关于古玩鉴赏的知识我好像天生就会,比如看一件古董,我脑子里就会自然而然浮现出相关的历史和资料,甚至是这件古董的出处,当然还有秦一手那满屋包罗万象的藏书,比如蕴集实录、拓玉全本以及平谷十册,这些书里都是关于历朝历代珍贵文物的记载。

                        在山里的时候,秦一手很少和我说话,我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他的书库里,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除了看书我还能干什么,秦一手提醒过我,那些古书深奥难懂让我别看,可我感觉看这些书挺容易的,而且我能过目不忘,看一遍后,书里的内容就记载心里,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感觉书里的内容浮现在梦里,就好像书里记载的那些古玩就在自己眼前,甚至触手可及,等到醒来,就什么都懂了”

                        霍谦手里的青铜兽,那天罗胖子一打开包我就认出来,这是西汉兵符。

                        这青铜兽可以一分为二,每边有四个字,左右合在一起上面的字就是,与巴郡太守为虎符。”

                        越雷霆还是无法理解这个不起眼的青铜兽的价值,有些失望的说。

                        “这破烂玩意有啥稀罕的,撑死也就一个刻字的青铜老虎。”

                        我告诉越雷霆,巴郡太守为虎符,这是西汉时统治巴郡,就是现在的渝州最高行政官员调动兵马的东西,兵符一般劈为两半,分为左右两个半,以右为尊,左半交给将帅,右半由皇帝保存,并且专符专用,一地一符,绝不可能用一个兵符同时调动两个地方的军队,使用时需要两半勘合验真,方可调兵遣将,能得到其中一半已是造化,像这样左右完整的兵符实属罕见,堪称稀世珍宝一点都不为过。

                        越雷霆惊讶的从我手里接过青铜兽目瞪口呆的看了半天,回头看看霍谦,得到的是很肯定的点头。

                        “这……这玩意卖了值多少钱?”

                        “无价之宝!”霍谦笑着回答。

                        听我说的头头是道,连鉴定行家霍谦都这么肯定,越雷霆捧着青铜兽,嘴笑的都合不拢,指着我和萧连山。

                        “青龙加白虎,哈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好,又救我的命,又给我选了稀世珍宝,你们两个别走了,留下来跟我。”

                        “我们只答应和刘豪回来见你,既然没我们的事,我们先走。”我笑了笑说。

                        “要什么随便开口,只要我越雷霆有的,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越雷霆收起笑容信誓旦旦的说。

                        “我们想赚得起钱,吃的饱饭。”我很认真的回答。

                        “哈哈哈,钱!想赚钱……哈哈哈,我越雷霆什么都不多,唯独钱最多。”越雷霆想都没想就把青铜兵符送到我手里。“这个无价之宝现在是你们的了。”

                        我不是不想要,这西汉兵符换回来的钱,我和萧连山恐怕几辈子都未必能挣到,当棒棒虽然辛苦只能混个肚饱,但下劳力赚的钱用起来心里踏实,可能是在山里长大的原因,我没什么远大的抱负,至于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压根都没想过,只记得秦一手从小就反复给我说,平淡是福这四个字


                      回复
                      14楼2013-12-16 21:16
                        当我把西汉兵符推还到越雷霆面前时,我看见他脸沉了下去,刘豪看气氛不对连忙过来打圆场。

                          “大哥,这事强求不来的,他们既然吃不了我们这碗饭,我看还是算了,让他们走吧。”

                          临走的时候我看越雷霆也是性情中人,恩怨分明,本质尚算纯良,就多嘴再一句,我告诉他,他是鹰盘蛇的命,有六十年好命,观他气色,他是不怒自争,怒是正气,争是戾气,他一生都在与人争强斗狠,面相虽好,可眉大如刀主凶暴,典刑不免丧其身,说他日后会有牢狱之灾,还会祸害性命。

                          我本是好心提醒,话说完就打算走,谁知道霍谦却说,越雷霆眉相的确不好,可却生得盛囊鼻,主富贵,所谓始末资财妄大盛,功名必定挂紫衣,说越雷霆一生富贵。

                          我一愣没想到霍谦竟然对命理术数也有些研究,而且说的字字珠玑,绝非泛泛之辈,我点头也认同他刚才说的,鼻主财,如果是正财,那定当昌隆无碍,可越雷霆进的是偏财,他鼻准如钩财上寿,本应该福寿双全,但相由心生,因为生性暴戾多起杀心,所以他鼻上多有横纹,注定灾劫相随。

                          等我说完,霍谦很谦逊的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越雷霆的灾劫。

                          我虽然在道法上天赋过人,但从未和同道中人有过交流和探讨,今天难得遇到霍谦这样的高手,一时兴起居然都忘了要走的事,直言不讳的告诉他,面由天定、相由心生,祸福全在个人一念之间,修身养性行善积德是必须的,当然,还必须有精通命理相术之人从旁推演提点,才能逢凶化吉。

                          说到这里我又看了看霍谦的面相,眉角辅骨丰隆,插入天仓,主聪慧,使千军万马,万里之师,名扬疆场遍观天下,告诉他,以后一定要多劝诫越雷霆。

                          霍谦摇摇头很为难的说:“看相观命,点到即止,你也说面相是天定的,说的太多就是泄露天机,这个是会遭天谴报应,我又何必为了一个外人而损自己阴德。”

                          “话不能这样说,相术命理在乎一个善字,如不用来帮人救人,学又何用。”我立刻反驳。

                          “呵呵,这年头都是自扫门前雪,别人的事能少管就少管,何况还是要搭上自己福寿的事,反正我是做不到。”霍谦不温不火的笑了笑,喝口茶。“别说我自己,我想你也做不到。”

                          听霍谦这么一说,我心里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甚至还有些失望,秦一手虽然不喜欢我,但从小都教我心不正、剑则邪,枉霍谦还是研习命理天数之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见死不救还有何阴德可言。

                          想到这里我脑子一热,指着越雷霆大声说。

                          “我能做到,即便我泄露天机妄言祸福,我一定帮他避凶化险。”

                          “好!”越雷霆拍着掌意犹未尽的对霍谦笑着说。“你这张嘴今天算是见识了,都知道你能言善辩,没想到你还真有把死人说话的本事,哈哈哈。”

                          霍谦看着我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不是我能说,是这位小兄弟宅心仁厚,自愿留下来帮霆哥。”

                          我一拍脑门,差点没给自己一巴掌,本来我是好心是给越雷霆看相观命,谁知道被霍谦挖了一个坑,三言两语就让我跳了进去。

                          我呆立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说到命理天命霍谦逊一定比不过我,要比起人情世故,计策谋略和心计,我就差霍谦太多了,后来才知道,越雷霆能有今天,有一半的功劳应该算在霍谦头上,作为越雷霆的智囊军师,越雷霆所有的动作和行动基本都是霍谦策划和安排的。

                          我被霍谦这招釜底抽薪逼的哑口无言,正想无论如何都要说点什么,来挽回颓势,就看见霍谦问对刘豪,如果当时刘豪没垫付医药费会怎么样,刘豪回答,没钱不给做手术,等我赶去的时候,已经穿孔,再不手术有生命危险。

                          我有些无力的重重叹了口气,知道霍谦把这坑越挖越大,我已经爬不出来了,果然看见霍谦有些得意的浅笑,对我说。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话是你自己说的,既然刘豪救了你的命,那刘豪就是你恩人,恩人有求于你,你不该不答应吧。”

                          “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嘛,我哥好心救你,你看他没心眼,故意挖坑让他跳。”萧连山也听出霍谦话的意思“你们要这样说的话,我哥也救了他的命,他不是要还这份情嘛,现在就还,我们什么都不要,放我们走。”

                          我心里暗暗想笑,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霍谦从一开始就揣摩我心思,我能为刘豪不远千里来为他解释,霍谦就知道我是知恩图报的人,所以他这套对付我很管用,但是萧连山脑子里是一根筋,没什么花花肠子,所以萧连山这样一说,连霍谦都楞住了。

                          霍谦虽然用的办法路子不太正,但理却全在他那边,刘豪救过我的命,这份恩必须要还,二来是我自己说的要留下来帮越雷霆,虽不敢说一言九鼎,但不可失信于人的道理我懂,想到这来我很无奈的苦笑,重重叹口气,苦举起三根指头,对越雷霆说,三年,我留下来三年!

                          萧连山很不理解的看着我,我告诉他,刘豪对我有救命之恩,这点不假,我救越雷霆也没图回报,一码归一码,既然刘豪想我留下来,我救当还这份情。

                          “好!一言为定。”越雷霆拍着桌子站起来,开怀大笑。

                          霍谦端起面前的茶走到我和萧连山面前。

                          “两位兄……呵呵,都是自家兄弟,我也不见外了,雁回、连山你们两个都是仗义的人,霍谦今天胜之不武,知道你们义薄云天,确用下作的手段强留二位,只是想给霆哥留下两位人才,而且两位年纪轻轻一文一武又肝胆相照,霆哥是最重义气的人,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今天就以茶代酒在这里给两位赔罪。”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茶苦笑,霍谦说话就像他名字,总是给人一种谦逊的感觉,但这个人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低估他,他运筹帷幄步步为营,谋算人心字字珠玑,指不定哪天又要掉到他挖的坑里。

                          霍谦看我不说话,歉意的笑了笑,很认真的对我说。

                          “我就是靠耍嘴皮子混口饭吃,说到本事雁回你才是深藏不露,风水命理天数多少人趋之若鹜,能学到精通寥寥无几,但像你这样,小小年纪就能一语中的更是绝无仅有,如果你运用得当他日成就无可限量啊。”

                          “好了,好了,都不要肉麻了。”越雷霆从椅子上下来拍拍我和萧连山的肩膀。“我越雷霆一辈子恩怨分明,命是你们两人救的,从今以后,我的就是你们的,虚长你们几岁,以后就叫我霆哥,哈哈哈。”

                          “我有条件!”萧连山一本正经的说。

                          “说!随便说。”越雷霆拍着胸脯豪气干云的说。“我做不到就是地上爬的王八。”

                          萧连山看了看我,半天很严肃的说。

                          “管饭,要管够……还要……还要有肉,顿顿有肉。”

                          越雷霆和霍谦还有刘豪相互对视一眼,沉默了半天,三个人几乎同时笑出声来。

                          我也有些忍不住,拼命咬着牙,萧连山一脸无辜。

                          “咋地,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越雷霆好不容易才忍着不笑,对身边的人吩咐。

                          “等酒店那些混吃混喝的都走了,再给我开五十桌,我给两位兄弟接风。”


                        回复
                        15楼2013-12-16 21:28
                          还有吗,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12-22 23:51
                            不错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4-03-23 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