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哀吧 关注:6,395贴子:108,937

【原创】唯爱慎谋(新红快哀,微灵异,各种崩,恶趣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言:
1. 无兰无青子无白马探无组织,偏灵异微魔幻
2. 主线是快哀,有新红,中短篇幅,其余浮云
3. 无存稿,写到哪算哪,崩到谁算谁【实话告诉你,快斗会有点崩= =】
4. 略微更换文风,纯粹恶趣味






最后送上酱油诗一首:




新红快哀多美妙,官配无爱俗到爆。
侦探少年加怪盗,帅气阳光好相貌。
魔女魅惑引尖叫,冰冷恶魔胜花娇。
名柯魔快一线绕,情来缘去谁知道
——————————————————BY.夏薇


回复
1楼2013-12-23 11:24
    嗷嗷,我来插楼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13-12-23 11:33
      什么时候更文,无比期待啊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13-12-23 11:37
        【一】
        深沉的夜幕恍若暗黑的沼泽,吞噬了凡尘独有的喧嚣。成片的霓虹闪烁着璀璨的华光,似是无声哼唱着一曲动人的交响。



        光影交错的暗中飞速地闪过一道亮色白影,障碍随手一抛,身后紧跟的人群在措手不及的雾霾中又是跌倒一大片,十丈处隐约还能传来细碎的呻吟和低声的咒骂,然后声息渐弱,堆积的暗影已陷入死尸般的昏睡。



        作为始作俑者的他心情甚好,一个敏捷的闪身,便窜至高楼的天台口,还不忘随手将生锈的铁门扣上厚重的暗锁。嚣张而炫目的笑容挂在嘴角,正有加大的趋势。正在暗叹日本警察愈加废柴之际,蓦地眼前一黑,似是有什么腾空落下,他反射性地抬手去挡。



        天网已落,他伸出的手亦是措不及防地被扣上冰冷的镣铐。一切在弹指间发生得悄无声息,他错愕地抬眼,之前以为无人的身旁已赫然多了道俊逸的人影————工藤新一,那个被誉为是‘平成的福尔摩斯’的侦探少年。



        “恭候多时了,怪盗基德。”清逸温润的声音响起,带着前所未有的轻快。虚虚实实的一招,将‘请君入瓮’的计谋发挥的是异常完美。



        哎呀,真是大意了呢。原来一百个废物里面还是有个半废物存在的啊。嘴角的弧度不减,隐藏在白色礼帽下的双眸中多了几分嘲弄。



        为防止他逃脱,工藤将镣铐的另一端扣在了自己手上。月光下,被迫抬起的那只手十指纤细,柔弱无骨,好看得跟完美的艺术品一样。盯着对方帽檐下,小半截被如玉月光勾勒而出的姣好侧颜,暗眸微沉,他眼疾手快地掀开对方宽大的礼帽。



        瞬间,红色的长发瀑布般倾泻而下,似是一团跳跃的火焰于风中上演惑人的张扬。倾城的容颜失去了阻挡,琉璃般的双目散射着动人的流光。



        原来,‘他’,是她啊。



        怪不得自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换做是真正的怪盗,绝不可能一如她开始的平静与安分吧。



        不屑地嗤笑了声,小泉红子略带嘲讽地开口。“初次见面,侦探先生。”



        工藤沉默地皱眉,既带着对自己失手抓错人的惋惜,又带着对向来眼神犀利的自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对方是女生的懊恼。他听出了她话语中的不善,看到了蕴藏在她高傲眼神中的那抹戏笑。



        不理会他的沉默,她顾自说道,轻松的表情却是一派悠闲。“既然知道抓错人了,那还不赶快放了我?”难不成你想这么铐我一辈子?你乐意,姑娘我还不乐意呢。这是她未出口的潜台词,偏偏他能看得懂,气得他有点牙痒。



        “既然你跟他是一伙的,那我也不算抓错人了。”虽然抓的人不是想要的那个,不过还凑合吧。这亦是他的未说出口的台词,却偏偏也说得她能看懂。末了,他又低头可惜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你!”


        回复
        4楼2013-12-23 11:58
          插楼,开始快新的氛围好浓重啊,唉呀妈呀,太有趣了,我喜欢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5楼2013-12-23 12:01
            我会说快斗崩的好可爱吗,志保内心吐槽什么的太有意思了,喜欢喜欢,真的太有爱了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7楼2013-12-23 17:23
              哎呀哎呀,真的好可爱,志保被快斗坑一辈子什么的真的好有爱,不过两人之前在哪里见过,好期待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8楼2013-12-23 17:52
                卧槽,没人。。。。。。。。。姐都有点不想写了= =


                收起回复
                12楼2013-12-23 20:54
                  文写得很好,有幽默感,看着舒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3-12-23 23:10
                    很好啊,很喜欢的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3-12-24 00:25
                      楼楼更新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3-12-24 00:59
                        目测很好,先马克  
                          
                          
                        小鬼,如果你没瞎,就别用耳朵去了解我啊。
                          
                                     ——利威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3-12-24 07:13
                          哈哈,看到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定要写完哦,快斗太得我心了,看了好几遍发现这种有些些神经质的爱真是太得我心了,怎么办,怎么办,无法自拨了啊,[谁来把这疯子拖下去带走,我逃


                          收起回复
                          来自iPad17楼2013-12-24 07:46
                            不要怨我哟,不喜欢艾特不是我的错啊,艾特很麻烦的,有多么麻烦呢,我至少可以说出三点哟。
                            1.艾特的人一旦多了会有遗漏(或是忘记或是艾特不出来),被遗漏的那个会难受,不公平
                            2.艾特的名单一多首先自己就凌乱了,还要翻来覆去地查记录,太浪费时间了。身为一楼之主的职责嘛,我一直觉得只要能卖萌写文就够了
                            3.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要自己的帖子里艾特的比例大于回复。更何况,很多人被艾特了不一定来,来了也不过是一堆人机械般地说声‘到’,我要这么多‘到’干什么,凑回复水经验?我始终觉得,看不看文愿不愿收藏关注那是读者自己的事,得讲究一个缘分。


                            收起回复
                            18楼2013-12-24 12:24
                              次奥,好期待接下来哦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0楼2013-12-24 17:24
                                搞笑什么的,夏薇写文从来不搞笑的哟。这篇文到底重点不是搞笑= =别对搞笑期待太多了,怕你们会哭的
                                ===============================================
                                【五】
                                暖光像是调皮的精灵,在少女的长睫上踏着欢快的舞步。风中依稀传来不知名的花香,闻着很是舒心。可以想象,阳光普照下的窗外有多么美妙的景致,但醒来后的少女可是一点都没兴趣。



                                志保垂眸,看了手脚上那古怪的结半天,又是郁闷得要命。自她醒来后,便发现手脚受伤的地方已全部涂上清凉的药膏了,且手脚并没有麻木的不适感,说明在她睡着的时候是不受捆绑的,这个两个结应该是在她醒来前的十分钟被绑上的。而且,初绑上的结依旧是看似松垮,既不伤害皮肤又不影响血液循环,前提是只要不挣扎的话。



                                换个角度来说,少年也算是心细而温柔的人,对待人质也没有过于粗鲁,还很好心地考虑到了上药和血液循环的问题。但是,再怎么心细温柔,依然不能改变他神经有病的事实。她就不明白了,这么多警察不绑怎么就非绑上她了,还把她绑到这么个不知名的地方,到底是闹哪样啊。



                                怒火燃烧得越旺,她挣扎得更是激烈,没过多久丝线又再次紧绕肌肤,激起了更多的淤痕,上过药的几处甚至渗透出了血迹。



                                “真是只淘气的猫呢,自虐般的挣扎就这么有趣吗?”推门而入的快斗看到这一幕,真是惊得又好气又好笑。



                                少女撇过头,不愿多理睬,依旧是固执地不肯停下挣扎。



                                眼见着她越发不拿自己当回事,动作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快斗赶忙出手制止。“好啦好啦,算我怕了你啦,只要你答应我不乱跑,我就给你解开绳结,成吗?”



                                哼。听到此话的少女,冰雪般的脸上气色终于有些缓和,连带的挣扎的动作都放慢了许多。迟疑了下,她缓缓点头。



                                志保原本不想理他,可是转念一想,光靠自己一个人根本弄不开这个古怪的结,如今根本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只有先解开了束缚才能找机会落跑啊。承诺什么的,对于一个小偷,也不需要多认真,还是用来喂狗刚刚好。



                                手脚终于被如愿松开,少女暗自松了口气,却不敢泄露出过多情绪。



                                快斗到没有注意这些,只是将解开的领带扔在一边,关切的目光在她白皙中的一片狼藉上游走,只能再度苦笑着感慨:“才刚上过药呢,这么快就又弄伤了,真是的……”



                                克制住,一定要克制住哟,不能表露出兴奋呢,志保会吓坏的哟。虽然志保惊慌害怕的表情也很可爱,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呢,不是时候哟。



                                哎呀,不行啊,越来越激动了,激动得血液都在沸腾了呢,激动得连苦笑都快维持不住了呢,嗜血的快意正逐步冲破每个细胞,妄图不受控制地爬上唇角。



                                真是只淘气到极点的猫呢,这么高傲冷漠得不愿安分下来吗?看来要驯服这只猫,会很有难度呢。哎呀,怎么办呢,越来越期待了哟,越是有难度的东西快斗越是想要尝试哟。



                                因为啊,对于想要逃跑的猫,驯服的最快方法就是,剪断它的全部爪子哟。只要剪断了全部的爪子,它就跑不动了,跑不动了哟。



                                她安静地放任他忙活着为自己上药,思绪酝酿的对策在脑中快速地转了几个弯。



                                首先,得知道他的名字。虽然听那个红发少女叫他‘快斗’,当时听到的时候还觉得有些耳熟,但还是不知道他姓什么呢。一直以来警方想要逮捕的神秘怪盗,此刻就在她的眼前,连名字都不知道不是太吃亏了么。对于他的线索,知道越多,为日后将他逮捕归案就越有利啊。前提是,这次她能逃脱成功的话。



                                “那个,初次见面,我是宫野志保。”这招叫‘以退为进’,虽然这份自我介绍在两人的相处中来得有些姗姗来迟。



                                志保开始关心我的名字了啊?呵呵,好开心啊。



                                “我知道你哟,志保。”呵呵,一直都知道哟。



                                缠上最后一层纱布,打上漂亮的蝴蝶结,包扎便已完毕。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笑着回答道。“我叫黑羽快斗,你可以叫我快斗哟。”



                                少女被他自来熟的亲昵称呼惹得不自觉皱了下眉,他们还没有熟到可以互称名字的地步吧。“黑羽君。”



                                黑羽快斗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到过或是看到过,仍是觉得似曾相识呢。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哦哦,真是难听的疏远啊,听了让人很是不爽呢。志保你不乖哟,不是说了让你叫我快斗的吗?怎么能随意更改称呼去拉远彼此的距离呢,这样可不行哟,快斗不同意哟。



                                “志保,我不是说了嘛,你可以叫我快斗哟。”他唇角带笑,轻柔地抚过她受伤的半截皓腕,眼神带着莫名的深刻专注,仿佛在触摸着上等的珍藏品。



                                只是说到‘快斗’的时候,不自觉加重了力道,引得少女瑟缩了下,那抹如沐春风的笑此刻再看去仿佛也沾染了寒冬般的冷,丝丝的凉气如同藤蔓慢慢地覆盖上她整个心房,在刹那间冷得透彻心脾。然而只是一瞬,他又放开了她的手,笑得仍是一如既往的温暖,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如置幻觉般的,温柔。



                                必须要这样叫哟,必须要叫我快斗哟。这是他传递给她的信息,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她能感受的到。



                                “快……快斗……”她下意识地叫出了口,却无法理解,那一瞬突如其来的到底是怎样巨大的恐慌,才会逼得自己在不受控制间轻易妥协。而这种压迫性的恐惧,为何会觉得有些陌生的熟悉?



                                呵呵,真乖。



                                听到她如愿地叫出自己的名字,他很受用地微眯起双眼。看到放置在一旁的东西,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哎呀,看我耽搁了那么久,志保一定饿坏了吧。”



                                他把盘子端到她面前,俊眸中溢满了期待,笑得像个邀功讨赏的孩子。“呐,这是我特意为志保做的日式早餐啊,尝尝看吧。”



                                呐呐,尝尝看吧,这是快斗特意为你而做的早餐呢,世间只此一份哟。呵呵,怎么样,感动吧。那就赶快,夸奖我吧。



                                为了能做好早餐,快斗一共做了十份哟,余下的九份因为不合格而都被快斗毁掉了呢,没办法啊,谁让它们都是失败品呢,失败品注定要被丢弃的啊。因为献给志保的,必须要是,独一无二的成功作品呢。



                                呵呵,忘了说了,这份早餐,可是参融了快斗的血呢,有着快斗全部的心意哟。来吧来吧,快点开动吧,快斗等不及要看志保吃下去的样子了呢。呵呵,这么美好的爱心早餐,快斗会一直一直为志保准备下去的哟。志保一定会喜欢的吧?呐,一定会的吧?



                                面对着精致的早餐,志保却没有过多的食欲。可是她知道,少年这个样子,摆明了要她吃完,就像逼她改变称呼一样,容不得她推却。如今处于弱方的是自己,还是避开正面冲突为好。不想吃,找个借口能拖则拖吧。



                                提起筷子的手顿了顿,还是选择了放下,假装没有察觉到她放下筷子的那一瞬间,少年眉间流星般闪过的一道阴郁,她小心地询问:“那个……我能先去洗漱吗?”



                                “啊,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抱歉,忘了志保还没洗漱呢。”少年微抿的唇角再次绽开了弧度,他指了指房间的内侧。“卫生间在那里哟。”



                                原来是这样啊,志保只是不习惯洗漱前吃东西,而不是不喜欢他做的早餐呢,更不是想找出口逃跑呢。希望是这样呢,志保,我就勉强相信你一次哟。



                                “多谢。”少女道完谢便转身逃难式地跑进卫生间,却没有注意,身后的少年,眸中越来越重的兴奋正如喷泉般汩汩涌出。



                                哎呀,好开心啊,好开心好开心啊。


                                这个是志保呆过的房间哟,与快斗同一世界里的房间哟。


                                这里有志保呼吸过的空气哟,真想把它压缩着藏起来呢。


                                这里有绑过志保的领带哟,也有志保戴过的发带哟,之前随意扔一边只是为了转移志保的注意呢。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轻易扔掉呢,不行哟,要好好藏起来呢。


                                床上还有志保的余温哟,啊,好苦恼,是把床单藏起来好呢,还是把整张床搬掉呢。


                                马上还会有更多志保的东西哟,志保用过的杯子,志保用过的筷子……


                                呵呵,真是开心呢。



                                最开心的是,志保,你现在有没有想起什么呢?呵呵,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好期待啊,真的好期待啊。呵呵,不管你的反应是什么,你都是那么可爱呢。


                                收起回复
                                21楼2013-12-24 17:39
                                  肿么办,肿么办,这样的快斗真心没办法不喜欢唉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3楼2013-12-24 18:04
                                    催文来喽,



                                    ——“这样普通而平静的人生,你愿意加入嘛?”
                                    她含笑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既然你诚心邀请,我就好心参与吧!”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4楼2013-12-25 12:38
                                      ww那篇文文被吃掉了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3-12-25 13: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3-12-28 09:49
                                          大半夜的,胃痛得一比。。。。
                                          突然想写点什么了,致我最爱的哀:





                                          一生情缘一世醉
                                          定书箴语定言魅。
                                          要得真意愿急归,
                                          坚心并作三行泪。
                                          强愁难解上心眉,
                                          阿房旧梦浮华累。
                                          ————BY。夏薇。


                                          收起回复
                                          30楼2013-12-28 23:06
                                            【七】
                                            三个房间,三扇门,呈现一个‘凸’字形格局。加上身后过道上的一扇,严格来说应该成一个‘十’字。这就是志保通过阳台后,穿过另一个门看到的景象。



                                            四扇一模一样的门,不同的是,‘凸’字正中的一扇,也就是她最初醒来的那个房间,如同浸染在天堂般的明亮,连门上都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淡白色的金边,恍若一个盛大的发光体。相对比于这扇门,其余的三扇就像被隔绝在地狱般的幽暗,阴沉无光。光影的交接,鲜明得诡异而异常。



                                            少女转身,打开了过道中的第一扇门。入眼的又是一个倒状‘凸’字形,依旧是三个同样的房间,三扇同样花饰的门。长而窄的过道,因远离光线而显得更加暗沉,只有墙上的几点幽绿色的灯光勉强照亮了通道与门上的相同纹路。然后第二扇过道的门再次被推开,又是一个正状‘凸’字的格局。



                                            离开了最初醒来的明亮房间,她便感觉到有些微冷,特别是在埋入过道后,那种冷意来得更甚。与此伴随而来的,是身后被投掷的一种若有似无的视线,说不出道不明的存在,像是掺杂了点戏谑又像是掺杂了点疯狂,却本能地感觉到不舒服。她开始顺着通道不要命地跑起,试图远离少年的所在地,亦试图摆脱那种被盯梢的感觉。



                                            明明她都查探过,周围根本没有摄像头存在,连针孔摄像头都不可能有,那种莫名的感觉却挥之不去。特别是,在她停下来喘息的时候,这种感觉来得更是明显而强烈,所以她不敢回头,也不敢多停留。



                                            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门的一端永远是门,整个通道周围的门都是正反状‘凸’的无限循环。因为选择了这条路,所以无法回头。少女只能不停歇地跑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跑到最后一个过道,她迫不及待地推开门,看到的却又是一个熟悉的正‘凸’字形,最中间的一扇门泛着好看而微暖的灵光。她知道,她又回到了原地。



                                            门上独有的光,是少年特意为她刻下的记号,一室独有的明亮与温暖,是少年为她刻意准备的礼物。在整个建筑中,除了她最初所在的那个房间之外,所有其他的房间都是阴沉无光。不,应该说,只有她最初所在的那个地方是个真正的房间,其余的‘房间’都不过是门与门的堆积。就像一个大型木盒,被层层嵌套了无数的小型木盒,嵌套到最后已失去了木盒原本的空间,只看得见一道道小型木盒的栏边。



                                            她跑了三次,无论怎么无章法地乱跑,那个充满阳光的诡异房间都能像长脚了一样出现在她的视野。找不到出口,亦是找不到方向,唯一仅剩的不过是交错与身心的来回冲撞的,绝望。



                                            已是精疲力竭,已是不愿尝试,一夜过后的诡异已是无力深究。



                                            最后一次推开门,她的双腿因用力过度而瘫软在地,被咬得发白的樱唇中溢出的是沉重的喘息,紧握门柄的双手不止出去休克还是恐惧,竟在微微颤抖。她就那么愣愣地看着那扇明亮的门,像是看着什么怪物。



                                            ‘吱呀’一声,门轻轻开动。轻微的声响,在此刻的少女耳中却是来自地狱的哀鸣,夹杂着的,是比死还令人惊悚的绝望。



                                            门后的少年,面容精致,温润如玉,修长如竹,微扬的嘴角仿佛噙着温暖的阳光。



                                            就像是等待妻子归来的丈夫,好听的声音中带着期盼的欣喜。“呐,志保,你回来啦。”



                                            却又是,敲响出比死还痛苦的绝望颤音。惊悚的绝望。



                                            呐呐,志保,你不乖哟,不是说好了不许乱跑的嘛。真是只不听话的猫呀。



                                            绑住你,不是防止你逃跑,因为你本来就跑不掉逃不了,而是防止你乱跑呢。因为,怕太快吓到你啊,那样就不好玩了嘛。可是志保,你太不乖了哟,结果你还是偷偷地乱跑了,所以你还是被吓到了呢,那是属于志保的惩罚哟。



                                            呵呵,可是,这个惩罚太轻了呢,还不够,还不够哟……




                                            收起回复
                                            32楼2014-01-06 23:06
                                              楼主写的好多文文,我都看了,好多的坑,不过都好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ad33楼2014-01-07 03:40
                                                次奥,停的太不是时候呢,更严重的惩罚是什么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ad34楼2014-01-07 09:11
                                                  冒泡自顶,这是快开更的节奏。。。两三天后开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一个寒假能结束。更多更少或者不更,之前看我时间,之后看我心情。
                                                  我发现这样被刻意崩坏的快斗就小雪等几个人喜欢,那救赎写不写得再考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4-01-27 22:33
                                                    那个,脱文也要有个限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4-01-29 21:50
                                                      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4-01-30 16:32
                                                        老爱甜文了,继续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4-02-02 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