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淡的作死吧 关注:3贴子:25
  • 12回复贴,共1
氺经验。。。。。。。。。
。。。。


回复
1楼2014-01-22 17: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3 00: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03 00: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3 00: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3 00: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14 01: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14 01: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16 13:31
                  <三>映

                  夜晚,易仔细想了一下,他坐在自己家里的木头桌前看着那张电影票,“周六明星胡蝶”。

                  他用沾着红钢笔水的指腹摩擦着纸面,答应得太草率了。

                  摇了摇头将电影票放在一侧,拾起钢笔继续批改起了作业。黄票子就安静地放在眼镜腿中间。

                  现在易的思绪乱了。



                  亚索没想到会这么顺利,让秘书搞到的东西这么快就到了手里。

                  他连午餐都食用得尽兴,不住地把票捏起来放在鼻尖处仔细嗅着上面的油墨味。

                  秘书看了亚索好久,终于忍不住地说了几句。

                  “boss,电话那儿..很生气。因为您没有去C城。”

                  “无所谓,那种地方。”

                  在这之后亚索都是一直边看着黄票,边把刀叉卷起的意面喂进嘴里,唇上还染着番茄。

                  “但是,您知道的,蒋Sir他..”

                  “谈崩了。”

                  “是。”

                  亚索轻哼一声。本来一直面子上尊敬实际还是不太欣赏他的为人处事。

                  “大战方告终结,内战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之功,收抗战之果,有赖于先生惠然一行,共定大计,则受益拜会,岂仅个人而已哉。”

                  这电报够亚索笑上十年,但是看这情况不知能混上十年这么长的时间没有。

                  他把叉子摆在只剩下一堆番茄酱的盘子上,用餐纸擦了擦嘴,随后站起了身。

                  活上活不上十年不清楚,总之这恋爱得谈上个七年八年的。

                  亚索将背带裤的肩带向上拉了一下,站在秘书前给他看。

                  “张。如何?”

                  “boss..虽然不知道您最近哪来的兴趣..但是感觉..平易近人了许多。”

                  嗯..平“易”近人,他喜欢这个词。

                  敲了敲皮鞋鞋跟,他将票子装进口袋里,接着烟盒也顺上走了。

                  街头的叫卖声让亚索有些在S城的分叉口处迷路。马车不停冲他打着号儿。

                  亚索有点怀念自己的洋车了。好歹也算是路上霸王一个。

                  影院门口拍着长队,亚索拿着玻璃瓶装的可乐,当酒似的嘬了一口,然后将红色瓶盖捏弯扔上扔下。脱了军服,他自由得像个孩子。

                  “亚索?”

                  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他呼吸变得不平稳,可乐瓶背在身后,一个转身,摆出灿烂的笑容。

                  “没有等很久!”

                  “我知道我来迟了,不常来这。”

                  易穿着中山装,肩上披着褐色的长围巾,他摘下帽子,放在胸口表示歉意。

                  “哪的事。不迟。”

                  亚索笑着准备搂过他的肩膀,易却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他捏起鼻梁上的眼镜架,然后凑近了影院门口的招牌。

                  “胡蝶,她比刊上的更漂亮。”

                  “——没你好看。”

                  “胡说,我是男士,怎的与天仙美人比较。”

                  亚索看着易严肃地皱了皱眉头,被他的动作逗得发笑,随后牵起他的左手,高举着黄票子,进了场。



                  里面比想象得黑,这可能是易第一次看电影,对黑暗的场景反应出了不适。

                  他有些坐立不安,右手抓着围巾不肯放,手心都溢出了汗水。

                  商人的生活还真是奢侈而奇怪,易心里抱怨了一句。

                  亚索本来目的也不是看电影,他的视线没有放过身边的人。

                  瞅见易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才发现他好像因为黑压压的气氛而感到紧张。

                  亚索目光继续转移到电影上,但却抓住了旁边人的手,还在颤抖的感觉很明显,于是他加了加力度。

                  易刚开始因为亚索的动作而突然面红耳赤,可是自己又不舍得抽出来,心理上的慰藉大过了脑袋里的伦理。许久憋出了一句话。

                  “疼。轻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17 12:42
                    好歹可以正常享受电影了,易的目光也被那个美丽的女性吸引了过去。

                    说她的名字的确很配,真的如同蝴蝶一般,雍容华贵不失优雅大方。这是国文教师唯一可以描述的句子。

                    但是一些亲吻的画面,还是别让自己的学生看见了。

                    当亚索正准备要问易等会需要去吃点什么的时候,电影忽然中断,引来了一片人的埋怨。

                    这回是真真正正地什么也看不见了。

                    管理人员在大喇叭上喊着,机械故障,正在调试,切勿急躁。

                    手心里传来的发抖让亚索明白易是越来越受不了。于是他偏过头。

                    “易。”

                    “怎么了。”

                    掩饰声线颤抖的话,这一点易做的不是很好。

                    “脸转过来。”

                    “啊?”

                    他看不见亚索的样子,只能依稀辨认出轮廓。

                    易好像感觉到围巾被扯了过去当然更没想到的便是一个在唇口处留下的吻。

                    因为这样的动作易脸颊的温度急剧升高。

                    这是个绵长的吻,怀疑时间都停了下来。

                    有股番茄..或者还是可乐的味道。

                    最后以教书先生使劲扯住亚索的脸而告终。

                    “呲!!!”

                    亚索赶紧松了口,捂住有些肿了的左脸。

                    “下手轻点啊易。”

                    “你这个流氓。”

                    “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的话不紧张了吧。”

                    易听到这话直挺挺地站起身,加大了音量。

                    “我把你这个白——”

                    “痴”字还未脱口,电影开始继续放映,易看着周围人够着脖子看,只好又闷闷地坐下来。

                    亚索看他的脸和今天的意面酱一个色就拍着大腿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

                    “我今天的午餐也是这样。”

                    他指指自己的脸蛋给易看。

                    易生气地抿了抿唇,舌尖上都因为他而有了番茄的酸味。

                    虽说那么多的动作,手还是坦诚地没有抽出来就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17 12:43
                      <三>映

                      夜晚,易仔细想了一下,他坐在自己家里的木头桌前看着那张电影票,“周六明星胡蝶”。

                      他用沾着红钢笔水的指腹摩擦着纸面,答应得太草率了。

                      摇了摇头将电影票放在一侧,拾起钢笔继续批改起了作业。黄票子就安静地放在眼镜腿中间。

                      现在易的思绪乱了。



                      亚索没想到会这么顺利,让秘书搞到的东西这么快就到了手里。

                      他连午餐都食用得尽兴,不住地把票捏起来放在鼻尖处仔细嗅着上面的油墨味。

                      秘书看了亚索好久,终于忍不住地说了几句。

                      “boss,电话那儿..很生气。因为您没有去C城。”

                      “无所谓,那种地方。”

                      在这之后亚索都是一直边看着黄票,边把刀叉卷起的意面喂进嘴里,唇上还染着番茄。

                      “但是,您知道的,蒋Sir他..”

                      “谈崩了。”

                      “是。”

                      亚索轻哼一声。本来一直面子上尊敬实际还是不太欣赏他的为人处事。

                      “大战方告终结,内战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之功,收抗战之果,有赖于先生惠然一行,共定大计,则受益拜会,岂仅个人而已哉。”

                      这电报够亚索笑上十年,但是看这情况不知能混上十年这么长的时间没有。

                      他把叉子摆在只剩下一堆番茄酱的盘子上,用餐纸擦了擦嘴,随后站起了身。

                      活上活不上十年不清楚,总之这恋爱得谈上个七年八年的。

                      亚索将背带裤的肩带向上拉了一下,站在秘书前给他看。

                      “张。如何?”

                      “boss..虽然不知道您最近哪来的兴趣..但是感觉..平易近人了许多。”

                      嗯..平“易”近人,他喜欢这个词。

                      敲了敲皮鞋鞋跟,他将票子装进口袋里,接着烟盒也顺上走了。




                      街头的叫卖声让亚索有些在S城的分叉口处迷路。马车不停冲他打着号儿。

                      亚索有点怀念自己的洋车了。好歹也算是路上霸王一个。

                      影院门口拍着长队,亚索拿着玻璃瓶装的可乐,当酒似的嘬了一口,然后将红色瓶盖捏弯扔上扔下。脱了军服,他自由得像个孩子。

                      “亚索?”

                      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他呼吸变得不平稳,可乐瓶背在身后,一个转身,摆出灿烂的笑容。

                      “没有等很久!”

                      “我知道我来迟了,不常来这。”

                      易穿着中山装,肩上披着褐色的长围巾,他摘下帽子,放在胸口表示歉意。

                      “哪的事。不迟。”

                      亚索笑着准备搂过他的肩膀,易却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他捏起鼻梁上的眼镜架,然后凑近了影院门口的招牌。

                      “胡蝶,她比刊上的更漂亮。”

                      “——没你好看。”

                      “胡说,我是男士,怎的与天仙美人比较。”

                      亚索看着易严肃地皱了皱眉头,被他的动作逗得发笑,随后牵起他的左手,高举着黄票子,进了场。



                      里面比想象得黑,这可能是易第一次看电影,对黑暗的场景反应出了不适。

                      他有些坐立不安,右手抓着围巾不肯放,手心都溢出了汗水。

                      商人的生活还真是奢侈而奇怪,易心里抱怨了一句。

                      亚索本来目的也不是看电影,他的视线没有放过身边的人。

                      瞅见易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才发现他好像因为黑压压的气氛而感到紧张。

                      亚索目光继续转移到电影上,但却抓住了旁边人的手,还在颤抖的感觉很明显,于是他加了加力度。

                      易刚开始因为亚索的动作而突然面红耳赤,可是自己又不舍得抽出来,心理上的慰藉大过了脑袋里的伦理。许久憋出了一句话。

                      “疼。轻点。”





                      好歹可以正常享受电影了,易的目光也被那个美丽的女性吸引了过去。

                      说她的名字的确很配,真的如同蝴蝶一般,雍容华贵不失优雅大方。这是国文教师唯一可以描述的句子。

                      但是一些亲吻的画面,还是别让自己的学生看见了。

                      当亚索正准备要问易等会需要去吃点什么的时候,电影忽然中断,引来了一片人的埋怨。

                      这回是真真正正地什么也看不见了。

                      管理人员在大喇叭上喊着,机械故障,正在调试,切勿急躁。

                      手心里传来的发抖让亚索明白易是越来越受不了。于是他偏过头。

                      “易。”

                      “怎么了。”

                      掩饰声线颤抖的话,这一点易做的不是很好。

                      “脸转过来。”

                      “啊?”

                      他看不见亚索的样子,只能依稀辨认出轮廓。

                      易好像感觉到围巾被扯了过去当然更没想到的便是一个在唇口处留下的吻。

                      因为这样的动作易脸颊的温度急剧升高。

                      这是个绵长的吻,怀疑时间都停了下来。

                      有股番茄..或者还是可乐的味道。

                      最后以教书先生使劲扯住亚索的脸而告终。

                      “呲!!!”

                      亚索赶紧松了口,捂住有些肿了的左脸。

                      “下手轻点啊易。”

                      “你这个流氓。”

                      “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的话不紧张了吧。”

                      易听到这话直挺挺地站起身,加大了音量。

                      “我把你这个白——”

                      “痴”字还未脱口,电影开始继续放映,易看着周围人够着脖子看,只好又闷闷地坐下来。

                      亚索看他的脸和今天的意面酱一个色就拍着大腿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

                      “我今天的午餐也是这样。”

                      他指指自己的脸蛋给易看。

                      易生气地抿了抿唇,舌尖上都因为他而有了番茄的酸味。

                      虽说那么多的动作,手还是坦诚地没有抽出来就是。


                      回复
                      13楼2017-08-17 12:45
                        <四>

                        张灵甫他拿着金章回来了。

                        亚索和他约好要是张灵甫这家伙能回来就请他喝酒。他是不负众望的。

                        “没想到你这小子有一套嘛。”

                        亚索带着白手套,端起酒杯微笑着向他示意。

                        张灵甫的笑容很灿烂,但是估计扯着脸上比较明显的伤疤应该会疼。

                        “74。他们是英雄之师。”

                        “带头的就是个英雄。”

                        亚索不会掩饰他对任何一个人的赞誉,张灵甫将军帽摘下放在了桌子一旁,静电把他的头发弄得很乱。

                        “这样的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太不可思议了。”

                        “噢?”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听说是JAP的人领养的,顿时没有好感。”

                        张灵甫将杯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

                        “但你又是那样的倔脾气。喜欢上什么东西,想得到什么东西,就好像要拼了老命。”

                        亚索无言,用筷子拨拉着盘子里的椒盐花生米。

                        “现在看起来依旧如此。不过比那时候沉稳了。”

                        “学到的东西多了。”

                        “是,我知道。百乐门去的次数也多了嘛。”

                        “哎,灵甫…!”

                        亚索咳嗽几声想让他停下别再讲下去。张灵甫笑得肩膀打颤。为了让这个脸色微红的大军官好受些,张灵甫只得克制了一下情绪。

                        “虽说这样,但你不也没有喜欢上个姑娘。”

                        亚索刚用筷子夹起来的花生米因为自己动作停下来而掉在地上。

                        “看看你这副傻样哈哈。”

                        “我不想辜负人家不好吗。万一哪次死在荒郊野岭上,鬼都不知道我在哪。”

                        亚索低头嚼着新夹来的花生米更是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气氛安静下来,亚索突然想起了那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抬起脑袋来看着他。

                        “啊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什么事亚索。”

                        张灵甫的情绪波动不是很大,他带着微笑,温柔似水地像是在回应自己最珍贵的人一样。

                        “遇到了喜欢的,对她要好。”

                        “向你保证,一定会的。”

                        亚索压低了嗓音说。张灵甫看了眼墙上欧式挂钟,随后站起身,拾起了桌上军帽。

                        “我要走了,时间不早了。”

                        “不再留一会吗?”

                        亚索也跟着站了起来。

                        “不用了,我来这就是看看你怎么样了。果不其然,混得比想象中的好嘛。”

                        “灵甫。…”

                        “下次我再回来的时候,就别再给花生米了,我要吃桂花糕。”

                        张灵甫单手插着口袋,扶着门框向亚索吩咐着。

                        “吃,吃。甜死你个破玩意。”

                        屋内都是笑声。张灵甫将军帽重新戴在头上,转过身,向后面的人挥了挥手。

                        亚索抱臂目送他消失在门外的夜色中,军服的深绿与黑暗融为一体。

                        亚索很少有挚友,而且像他这样谈得来,脸长得好看的挚友更是少之又少。于是这份衷心祝愿他成功的心是真诚的。





                        ——————————————————————
                        今天的夜晚非常耐看。

                        在办公室刚送走问题学生的教书先生——易把眼镜摘下,揉了揉鼻梁。

                        他转头看了一眼,外头亮晃晃的,于是起身站在窗旁边。他拉开窗户,月亮的光芒晕染了墨色的天空,星辰发亮似与城里的霓虹争辉。

                        他想起一首歌来,S市,它的确是个不夜城。

                        易正准备关上时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在楼下喊他。

                        他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果然是亚索。

                        亚索提着一个袋子,高举双臂向他挥手。

                        “易,下来。”

                        易叹了口气,回应了他一声,将桌上的眼镜又拿起来重新戴上,边下楼时边整理着自己的长衫。

                        “怎么了亚索。”

                        “我睡不着来散步,看见楼上还亮着灯,就过来了。”

                        易仔细想想,是有两年没见。于是他招呼亚索过来,到学校后面的亭子里坐下。

                        亚索刚一到亭子那儿就开始拿腔拿调地说着。

                        “两年之久,如隔三秋。心系君身,甚是想念。”

                        易打住了他现场作诗,这一套对国文老师行不通。亚索嘿嘿地笑了一声,赶紧跑到易身边坐下。

                        “易,你知道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哦?给我的?”

                        “说对,其实也不算对。 ”

                        亚索解开袋子,里面散发出蜂蜜香甜的气味。铺开来上面静静躺着几串木签串好的桂花糕。

                        “嗯..我记得它。我在T市吃过。”

                        亚索拿起一串递给易,出于对甜食的喜爱,易也没有客气地接了过去。

                        “我记得你说过你是B城的。”

                        亚索嘴里还嚼着东西,含含糊糊地说道。

                        “是,B城离T城不远。后来JAP的原因,我才逃命逃到这了。”

                        易咬下一块,软糯的口感让他怀念起以前来,那个时候B城的糖葫芦他也是吃着长大的。

                        “T城啊我也很想去,听说那里有龙须酥。”

                        “对了,你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那句——说对,也不算对。”

                        亚索叼着签子抬头看着月亮。

                        “这个本来是答应给别人的,现在他吃不到了。”

                        言罢,易大概听懂了是什么意思于是没有说话,继续吃着桂花糕。

                        “易,你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18 12:30
                          吗。”

                          “嗯?”

                          “今晚的月色真美。”

                          “我知道啊。”

                          亚索侧过头来,看着他敷衍了事的样子,笑着补充。

                          “这句话在JAP那儿还有别的意思。”

                          “是嘛?”

                          “意思是,我爱你。”

                          易停下了动作。

                          亚索知道果然还是太突兀了,他最近的事情太多,是想让人能够让自己倾诉。现在说出这句话,他已经轻松一大半了。

                          他站起身,甩了甩手臂,活动着肩骨。

                          “哎呀,人生啊——就不能再缓一点嘛,真是太累人啦。”

                          “我也是。”

                          “..?”

                          易将剩下的一半放在袋子上,抬头看着面前一脸惊讶的亚索,同时向他的眼里透露着自己无限的深情。

                          “或者说是——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亚索大脑懵了一会,等反应过来时他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非常酸。

                          他踏上前去抱住易,易也没有推开,以同样的动作回应着。

                          那晚除了清风,明月,还有只剩下一串半的桂花糕安静地躺在那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18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