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蚊子社吧 关注:24贴子:1,925
  • 2回复贴,共1

【文字】现实游戏 By龙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鉴于大家都打不开我的文,我就发在贴吧上。


回复
1楼2014-02-10 12:45
    现实游戏
    By龙竹 编辑:小诺
    这是一场大战。
    令人发指。
    战场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我的同伴——墨尔,在3秒钟之前还是活着的,但现在已经死去。
    我再次思索着,这样的战斗,又有什么意思呢?结果依然是两败俱伤,不可避免的两败俱伤,我甚至想,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停止战斗。
    但是离我只有3米远的男人,显然不这么想,他那血液之红的瞳孔里,折射出的只有无穷无尽的贪婪和战欲,是的,战斗令他兴奋,他要征服世界!
    我望向天空,北方的乌云袭来,天空渐渐下起了小雨,雨点打在他的伤口上,血液流到了我的脚边。尽管是这样,但他的面部依然那么和谐,就像平时一样,没有一点痛苦或者抽搐。
    真不理解这个人是怎么想的。
    “既然这样……”我不禁说,“那就来吧。”
    “阿修罗,你觉得我和你是敌人么?”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没想过。虽然我们互相站在敌人的角度去打量对方,但是,不可思议的是,他确实是跟我有血缘关系的,尽管犹如大海里的一滴水。但不可否认,我们的祖先确实是一个人。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光去看自己人呢?
    实在不可理解。
    “或许是吧……”
    “你到现在还没有知道你的血统么?”他紧接着我的话说。
    我冷笑一声,道:“血统这种东西……没有用。事实上我们是敌人吧?血统没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和你站在这里,就是命运么?”
    “我们能成为朋友?”
    “等下一辈子吧。”他把眼睛闭上。
    其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坏呐。在他的眼里,原本失去的东西,丢失的东西,重新出现在了他那充满野心的血色瞳孔里。风吹过他的脸庞,吹过蓝发,吹过他的睫毛,吹过他的眼泪。失去的东西太多,剩下的也只有生命。在他的生命里,一无所有。
    “阿修罗,来吧。”
    我不忍心。
    我真的不忍心杀死这个人,他带给我太多的悲伤和绝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忍心……杀死他呢?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不杀死他呢?我不得不质问自己。
    但是没有办法了……我们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各自有各自的命运,同样也有各自需要维护,需要用命来守护的东西。只能成全一方。既然这样的话,我宁可让痛苦来的快一点。
    “阿修罗,你长大了……”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浸湿了衣襟。
    我冲过去了,用自己的极限速度。八刀流顺势爆发,像蜘蛛一般的手臂从背后伸出来,我的手臂变成了八只,并且握着八把刀!
    本以为那个男人会流露出惊讶的神情,但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脸上增加了微笑。我像疯子一样的冲过去,泪水狂流而下,留在了这片残土上。
    八刀流-樱花道-三百二十九道-神斩!发动!
    这个上古的技能沉睡了9万年,是它醒来的时候了。三百二十九连击,整整的三百二十九连击,足以将敌人撕成碎片!
    水平斩-四方斩-斜下斩-光标-菱悦斩-天慧斩-三彗星加持-六芒星斩-左前刺击-八连斩-六连斩-烈火斩-斜下方左舷斩-全光斩……各色各样的剑技在我手中的八支剑中绽放,眼前这个男人终于显得有点手足无措了。他正在使用各种各样的防御姿势来化解我的攻击,可是每次防御,他都会发现我又在另一个方位了。但是八刀流的威力还远远不止这些。
    我的攻击进入到另一个阶段了,第一百九十一斩之后,我就会用另一个攻击方法攻击这个男人——强行攻击。我将从一个方位强行冲击!
    闪回,我出现在了他的正前方。双臂的疼痛使我不得不咬紧牙关,但是战斗仍然在继续。我不能停下来,也无法停下来。我的八只胳膊轮流突击,巨大的战刀在我的手中斩下,每一次突刺都是毫无规律的,让人防不胜防。我发现他渐渐有负担了,他的盾早已被我斩开,他拿出战刀和我对抗了。
    八把刀在我手中轮击,我感觉到了,我的战意越来越强大了。既然这样的话……
    十刀流,绽放!
    “什么……”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讶。
    “还……还没完呢!”
    十二刀流,绽放!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十二刀流!!!”
    “呵呵,你怕了么?”
    和他刚刚的表情大相径庭,他笑了。
    他伸出了他的另一只手。被人称为“废手”的手。
    究竟有什么呢?他也要……使出……大招么……
    “神指啊……这次靠你了!”
    神指!!那个被封印了100万年的技能!那个被所罗门王封印的技能。再……再现了!如果他所说的是真的话,我……真的会死!神指,这个技能……不可形容!这是一个神技。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威力,更是因为它的特殊。
    事实上,它是一个“鬼技能”。又被称作“赌博技能”、“生死技能”。使用者以自己的生死作为代价,以神指作为介体,拥有神的力量。若没有得到敌方的心脏作为滋养,将会立即死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好啊,赌一下吧。”
    “你后悔么?”
    “后悔什么?”
    “和我作为敌方啊。”他的表情妖娆,狰狞,如同一个嗜血的恶魔!
    “不、后、悔!”
    “答应我,若我死了,你便好好活着。”
    我沉默了一下。
    他,这个人,到底是一个恶魔,还是我的朋友呢?我到底该怎么说,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奇怪到在战斗时聊天,在聊天时战斗。
    “……好!”
    他来了。
    终于。
    神指发动,黄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他的手上,那正是神的力量。我作好战斗的姿势,只要他已进入我的范围,我就立刻发出我的“神斩”。与他做出最后一绝。
    神斩,发动!
    神指,发动!
    一场上古的对决开始了,我闭上了眼睛,挥动着手里的刀。声音撕裂着,留下了眼泪。
    直到现在,其实我还……不忍心杀他。毕竟……他是我的哥哥啊……
    “呜呜……”
    我抽泣着依旧不敢睁开眼睛——直到现在。我该怎么面对这一切?如果我杀了他,那么我该怎么办,如果没杀死,又该怎么办?这个男人太让我纠结了。我几乎持续了这种状态10分钟。直到我的眼泪,慢慢干涸,我才肯……鼓起勇气,慢慢,慢慢睁开眼睛。
    他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似乎没有用神指!他的手上并没有光,他并没有用“生死赌博”,只是……跑过来……让我……杀死。
    就是这样。
    不争的事实。
    我无法面对这一切!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样?我不理解他所做的一切。直到他死亡,他居然还是微笑着的!他为什么要为我……为我献出他唯一的东西——生命?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给我活着!
    我不想要胜利了,不想要十二刀流了,不想要你惊讶的表情了!只要——你活着!
    “给我活着!”我一边怒吼,一边给他做心脏复苏。虽然我知道这只是最后的抵抗了,但是……我不要他死!
    你难道为我献出的还不够么?你的力量,你的爱,现在为什么又要献出你的生命呢?对!我后悔了!我不要胜利,我不要这样的胜利,我只要你活着!
    “给我醒来!”我再次怒吼,不管自己手中的疼痛,用尽了力量按压着他的胸肌。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给我个回答啊!”
    “混蛋!给我醒来!”
    “给我醒来啊……”我抽泣着,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我绝望了,趴在他的身上。脑中满是他的身影,他的微笑,他那飘逸的蓝发……
    “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来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我无法面对这一切。永远也无法面对。我至亲的哥哥死了,况且是我自己杀死的!我究竟在做些什么?!我简直就是……简直就是……混蛋!
    “哥哥!我叫你哥哥了你听见了么?我要你活着啊!哥哥!”我的泪水依然不止。


    回复
    2楼2014-02-10 12:46
      已观


      回复
      3楼2014-02-10 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