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蚊子社吧 关注:24贴子:1,925
  • 6回复贴,共1

【文章】《墓碑泪》by离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篇西汉时期的文章,为此文虽然恶补了西汉时期的历史,但是,自我感觉还是一般般,还有一章到两章左右就完结了。
欢迎大家提意见哦,只有一个要求,含蓄点~


回复
1楼2014-02-11 16:36
    锲子
    “哇哇······”房内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吕魏一把推开产房大门:“生的什么?生的什么?”
    产婆面带笑意欠了欠身,回答道:“恭喜吕太尉喜得千金。”
    吕魏的笑容僵了僵,但又很快镇定下来,他一边接过女儿,一边了口气。可他怀中的女儿却一见她爹爹,本来还皱的像一朵菊花的却笑了起来。
    吕魏大吃一惊,随即又是爽朗的大笑。
    产婆见状赶忙走过来:“吕太尉,令千金很是喜欢太尉您呢。”
    “好,好,都有赏!”说着他便把女儿抱到了他的妻子身边。
    “祁茹,你看,这可是你给我生的好女儿呢,咱们来为她起个名字如何?”
    刚生了孩子的魏祁茹,十分虚弱的躺在床上,全身绵软无力,她微微一笑:“全凭相公做主。”
    “那我们就叫她惠平吧,聪慧伶俐,一生平平安安如何?
    “如此甚好。”




    窗外太阳沉沦,天渐渐变黑,月色正好,淡淡薄云轻轻笼罩,使其月光越发显得柔和。旁边缀满繁星,群星璀璨,显得夜空更加神秘莫测。
    雪花飘零,洒向大地,百花凋零,唯有那梅花一枝独秀,那一抹玫红藏匿在雪花中显得更加娇羞。
    一片片绿叶变成枯黄色,从树上飘落,却只有那松柏依旧翠绿,在白雪的衬托下显得分外清高。
    可是这一切虽美,但是却没有那生机勃勃的景象。
    花已憔悴,叶已成灰,水被静止,只有雪花独霸,虽还有残花几朵,枯叶几片,却不能与之抗衡。


    回复
    2楼2014-02-11 16:38
      第三章
      可,事,往往不随人愿。
      “爹花重金给你请来的老师你就这样给气走了!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爹多想让你成为一个大家闺秀,而不是让别人戳着咱们家族的脊梁骨,说,不愧是武将家的女子,一点女生该有的贤德淑良都没有,可是你做了些什么?尽给我们家族丢脸。”
      “女儿知错。”我跪在地上,胡乱认着错,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自己给家族丢了脸,毕竟我还才十二岁,不知道父亲官场上的种种。
      “今天罚她不许吃晚饭,并且关入柴房。”爹很是气愤。
      “女儿她还小,而且又是第一次,要不就算了吧。”我娘本还想劝阻,可是作为一个妇人,她的话完全没有任何权威。
      “真是妇人之仁,你这次宽恕了她,还有下次,怎么办?你告诉我啊!”
      “夫君教训的是。”我娘只得打住。
      见事已成定格,我也只好举手加额,鞠躬后,双手再次齐眉,算是行了礼:“唯。”




      现虽已是春季,但晚上却依旧寒冷,我娘虽然心疼我,但她毕竟是个妇人,没有任何发言权,除了在我入柴房前暗暗的为我加上一件披风,也就无能为力了。
      柴房十分破旧,我家虽然算是大户人家,但是却也没有那浪费在建造柴房上的闲钱。
      “唉~”我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靠着,解开我娘专门为我披上的披风,盖在身上,将身体蜷缩起来,使披风能将我包裹起来,也好为我抵挡着一晚的寒风。
      我半靠在柴堆边,屋顶上有个洞,可以望见窗外的夜空,天上并无繁星点点,唯有一轮明月独挂夜空。
      “也不知道那哪明月是否也与我一样孤独呢?”可是没人能回答我。我便一直念叨着,直至睡去。
      夜半好像下起了雨,淅淅沥沥,虽细如牛毛,但却使夜间气温骤降,我是第一次在这种环境下睡觉,如何能更好的御寒我不懂,也只能将身体缩的更小。
      朦胧中,我好像被一人拥入怀中,他身上有种淡淡的绿茶香,我很是喜欢。
      我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欣然睡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我身上,我伸了个懒腰,手却不由自主的伸向身边,可是却只触及到一丝冰冷。
      “是梦吗?”我自言自语。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老爷叫你去呢。”
      “我知道了。”我一边回答着,一边赶忙跟上前面的带路人。




      “女儿见过父亲大人。”
      “你可知错?”
      “女儿知错。”
      “嗯,很好,爹刚刚又给你请了个老师,你可要好好学习啊。”
      “女儿明白了。”
      出了大殿的第一件事情,我并不是直接去找老师,而是回了房间。
      一进门我就大声嚷嚷着:“清怜。”
      “小姐可要小点声为好,不然被老爷听了去,您又要睡柴房了。”清怜见我大声说话急忙劝阻。
      “喏。”我急忙减弱了声音,问:“昨日可有外人拜访?”
      “好像太守府的公子凌梓辰和他的父亲来过。”
      “你可知他们所为何事?”
      “这······小人就不知道了,不过小人知道,如果您现在再不去见您的新老师,等会老爷定会发怒的。”
      “说的也是。”我便急急忙忙来到了后院。在跑到后院之前我还在纠结那老师的长相,但是,在我看到他的长相后,我彻底疯狂了。


      回复
      5楼2014-02-11 16:40
        第四章
        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披在身后,白皙的瓜子脸上缀着一双妖媚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下,一抹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见我走进,他微微颔首,算是行了礼。
        我张了张嘴,吐出一句:“真是唇如海棠肤如玉啊。”
        “小姐第一次上课就调戏为师,为师可是很恼怒呢,不知道您的父亲会如何呢?”这个眼前只比我大几岁的老师明明说着责怪的话,可是脸上却依旧笑意未减。
        “额······”我在心里盘算着,到底该如何呢?如果让我爹知道了,我就死定了,那这个老师的弱点是什么呢?是什么?是什么啊!
        正当我想的脑袋都大了的时候,他又加了一句。“要不您乖乖听话,不赶我走,让我有个可以混饭吃的饭碗,然后我就不告诉你父亲,如何?”
        “这······”不会有诈吧。我想了想,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拒绝:“不了,老师与我年级相差甚小,想必学识也······”一般般啊,爹肯定没有见到这所谓的师傅啊,所以才答应的,如果你想去告状,我就一定会想办法先告诉我爹,让你卷铺盖滚人!!!
        “学识么?”他弯下腰,凑近我的脸:“这个小姐就不用担心了,因为我可是您的父亲专门请我来的,可小姐却质疑我的学识,难不成您是不相信您父亲的眼光?”
        “额······怎么会,我是想说想必你的学识也更胜于我,还有刚刚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居然说不赢他!!!有没有搞错,我从小就被夸伶牙俐齿的啊。
        “可是我现在后悔了怎么办呢?”
        “那······那你要怎样。”我咬牙切齿的对他说。
        “以后对我说话要客客气气的,否则您就要给我一件首饰,还有我刚才说的条件。”
        “你·······”我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晕过去。诶,等下,我完全可以先答应啊,反正只是随口一说,时间一长不就忘记了么?
        “小姐觉得如何?”
        “我答应。”
        “口说无凭,字据为证。”
        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他唤来下人,要来宣纸和毛笔还有砚台。然后将宣纸平铺在桌上,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握住毛笔,蘸了些墨,落在宣纸上,笔锋圆滑而不失锋利。
        字一气呵成,看的我都呆了,原来我一直讨厌的练字能把字写的这么好看啊!
        “小姐,该按手印了哦。”
        我就像是个被控制的傀儡,毫不犹豫的按了上去,等回过神,“一式两份”,已经全部完成了。= =
        现在我可以后悔么。
        “小姐可不可以后悔哦,因为违约的话,您可就要把您的所有东西都给我了哦。”
        = = “这·······”刚才我都没有注意内容啊!
        “小姐因为我实在是太缺钱了,没办法哦。”
        居······居然还装可爱·······我有些无语的望了望他身上的锦衣玉袍。
        见我一直望着他的衣服,他也顺着我的眼神看去,脸突然变的有些红,干笑了几声后,说:“这是借的。”
        我微微扶额,苍天啊,我爹到底给我找了个什么极品老师啊!


        回复
        6楼2014-02-11 16:41
          第五章
          “小······小姐。”清怜有些恐惧的望着我,手中的帕子因为惧怕而绞在了一起。
          “干什么!”我显得十分不耐烦。
          “您,您最爱的茶花快要被您蹂躏致死了。”
          听到此话,我连忙低下头,只见一支原本坐立在花盆中的粉嫩茶花,现已低垂着头,花瓣也所剩无几。
          我有些尴尬,但是我依然强作镇定:“我这是爱抚,你不懂别瞎说。”
          “唯。”见我这样说,清怜也只好附和。
          万般无趣的推开茶花,又想起在后院的事情,顿时恼羞成怒。现在我貌似已经看到了我最喜欢的步摇,发簪,耳环······都离我远去了。
          “哦,不!!!”
          正当我沉浸在即将失去首饰的悲痛中,清怜突然唤我:“小姐,小人刚刚想起,夫人好像叫你去正厅呢。”
          “正厅?去正厅干嘛?”我十分奇怪,那可是爹只有接待贵宾才会的进去的地方呢。
          “小人不知。”




          在正厅门口整理好仪容,推门而入。
          正厅里爹和凌太守相对而坐,娘站在我爹身后,凌太守身后也站着一少年,风度翩翩,英俊潇洒,谈吐不凡,应是凌太守之子——凌梓辰。
          “见过爹娘,太守以及公子。”我微微欠身,算是行过礼。
          爹见我进入,便向凌太守介绍:“这就是老夫之女,吕惠平。”
          “令千金真是貌若天仙。”
          “凌兄缪赞了。”
          “哪里哪里。”凌太守笑笑。
          “那这样吧,我们就开始今天的主题如何?令郎可愿娶老夫之女?”
          那少年听我爹一说,先是一愣,然后微微颔首:“婚姻大事向来是由父母做主,此等大事,恐怕还要问家父。”
          “额。”我爹微微有些尴尬,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凌太守见状,连忙开口:“我这个儿子啊,他是害羞了,见到令千金如此倾国倾城之貌,都不会说话了。还请吕弟见谅啊。”
          “无碍,无碍。”我爹见状,连连摆手:“要不就让他们两个年轻人去后院转转?也好让他们彼此了解了解,这婚姻之事还是交给我们吧。”
          “也好,也好。”
          见状,我也只好与他离去。
          出来大厅之门,那份压抑的感觉顿时就消失了,我想,作为一个主人,我也应该好好招待下客人,便开口:“公子要吃什么,要不我吩咐下人去做点??”
          “谢过小姐,不必。”
          “那公子想看书吗?”
          “谢过小姐,不必。”
          “那公子想喝我爹的女儿红吗?那可是好酒哦!”
          “谢过小姐,不必。”
          这人是除了说:谢过小姐,不必,就不会说别的话了吗?那我换句话呢?哈哈!
          “公子今年多大了啊?”
          “谢过小姐,不必。”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脸涨的通红,憋了半天,也只说出个我字。
          “公子想干什么啊?要我帮忙吗?”
          “我,我······”
          “哈哈······”笑过之后,我也不打算继续为难他:“我知道了,公子,你是想去花园转转是吗?”
          他想了想,闭上了嘴巴,点了点头。


          回复
          7楼2014-02-11 16:42
            第六章
            花园中,鲜花朵朵引人迷,草香阵阵使人醉。
            我抚上一朵牡丹,是傲然的大红色,娇嫩的花瓣上还有清晨未退去的露珠。
            用指甲划断它的根茎,摘下,插入发间。“漂亮吗?”我转过身,问他。
            “漂亮。”他随意应和着,可眼睛却始终注视着远方,看着那云。
            我也不恼,比较,他应该只是比较害羞吧,那晚应该就是他陪我度过的吧。
            “你知道吗,花只有呆在它该呆的地方才会美的长久,美的彻底。”
            “嗯?”
            “没什么,只是不忍心这花就这样死去。”
            “你不喜欢啊!早说啊。”我将发间的花取出,准备放回那树下。
            “不用了。”他淡淡开口,并又将花接过插入我的发间。“很漂亮。”他冲我微微一笑,又像是决定了什么。
            “谢谢。”
            “等你十五岁,嫁给我,可好?”他冲着我笑,满是溺爱。我微微有些害羞,低下头,也错过了他眼中的那丝悲凉。
            “好啊。”我也笑了,很开心,很开心······




            “林阡陌!”
            “你竟然直呼老师名讳!罚你一支步摇。”他开心的大笑着,伸出他那双白皙的手,从我头上拔下一支金镶玉蝶翅步摇。“这个契约才刚开始没多久,我就有收获了啊!哈哈。”
            “老师,您要不要那么爱财啊!”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这种取法不仅是可以帮忙改掉小姐你的坏习惯,而且还可以帮助老师这个穷人,多好啊,是吧。”
            “额。”我微微有些无语。“算了,不和你计较,反正我今天心情好!”
            “怎么了?”他一面小心翼翼的将金镶玉碟翅步摇用帕子包好,一面问道:“难道是老爷说小姐可以不用学礼仪了?”
            “那倒不是。”
            “那还有什么让小姐你这么开心啊?”
            “我要嫁人了。”
            “什······什么?”他好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那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你再说一遍?”林阡陌在那一瞬间都感觉自己要疯掉了,也忘记了身份的悬殊。
            “你是听不见我说话么?我说我马上要嫁人了。还有,老师应该叫我小姐才对哦。”
            “嫁给谁?"他明显的忽视了我那最后一句。
            不过我也懒的和他计较了,谁让我今天心情好呢:“凌梓辰。”
            “那,祝小姐你们幸福。”他突然就安静下来,变得平静。
            “谢啦,告诉你个小秘密,其实今天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哦。”
            “是吗。”他语气淡淡的,透露着失落。难道是因为我这个摇钱树还有三年就走了么?
            “第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是柴房哦。”
            “柴房!”他突然瞳孔放大,满是惊讶。
            我没有理他,继续下去:“那是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可是为我取暖了的哦。”
            “你确定你亲眼看到了是他吗?”
            “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那天只有他来过我家啊。”
            “不是。”将俯下身子,双手抓住我的肩,凝望着我的眼睛:“还有我。”
            “开什么玩笑。”我甩开他的手:“而且你也不可能这样。”
            “哈哈,你也知道啊。”林阡陌干笑着,笑的很勉强。
            放弃吗?或许只能这样了吧。顺应你的心,促成你的爱。林阡陌想。


            回复
            8楼2014-02-11 16:42
              ps:金镶玉碟翅步摇改为绿玛瑙古铜孔雀步摇


              回复
              12楼2014-02-12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