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生广义吧 关注:24贴子:721
  • 25回复贴,共1

【情人节贺】Story in February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赠度娘
图片来自:cjnnsh的百度相册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1楼2014-02-14 20:37
    @希望彼方 @暖水精灵 @启沐流域 @ouziyy
    @仰望星空卍 @李Lancer @__午夜的绿茶 @gewei988


    回复
    2楼2014-02-14 20:39
      @ouziyy @仰望星空卍 @gewei988 @qys1993
      首先,祝大家元宵节&情人节快乐~
      另外,人物性格崩,文风崩,慎入~
      那么,我会尽快完结的


      回复
      3楼2014-02-14 20:42
        因为这是以《时间·齿轮》的背景写的,所以也可以说是它的后续&番外


        回复
        4楼2014-02-14 20:43

          Chapter2<?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浅鸢,我好想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可是,你怎么可以忘了我?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这么残忍,这么冷酷!”英姿飒爽的蓝发少女靠在椅背上,抹着眼角不存在的泪花看着对面的人。
          某位墨色长发少女捂住心口:“你怎么能这样质疑我对你的爱呢,美琴!我是如此爱你,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呢?我哪里无情,哪里残忍,哪里冷酷?!”
          “你竟然说我无理取闹!你怎么不无情,不残忍,不冷酷!你看看你,她说你们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都没有和你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和她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答应你今后只和你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
          “你知道我爱你爱得好痛苦吗?”
          “我当然知道你爱我爱得很痛苦,可是你知道我爱你爱得很痛苦吗?”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于是,学生会一片死气沉沉。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北风呼呼吹,雪花飒飒飘
          仓之山真一携一众文学社社员背过脸去,默默无辜望天。
          美琴经过几年在学生会的摸爬滚打,再加上浅鸢的耳濡目染,仅凭一人就可以玩遍早稻田,更别说再加上浅鸢了。
          事实证明,1+1=2的命题是错误的错误的啊!
          除去那位和小学妹双宿双飞不知去向的会长,学生会已经没几人活着了。


          回复
          7楼2014-02-14 20:56
            lz双节快乐o>_<o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4-02-14 21:31
              LZ节日快乐!


              回复
              9楼2014-02-14 21:57
                元宵节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2-15 06:22

                  副会长早川辰脸上温文尔雅的微笑也无力阻挡那在额头上肆虐的黑线。<?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温和有礼的秘书长额角眼角嘴角诡异地同时抽搐。手中握着的水性笔在季度报告上狠狠地死戳。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体育部部长东乡雅一果断扭头“周防最近又怎么被仓之山桑刺激了?”
                  纪检部部长高井晶仍淡定无比:“来自台湾琼瑶奶奶的大作——《情深深雨蒙蒙》《还珠格格》……
                  学术部部长一脸悲催:“我妈最近在家天天看,杀伤力太大了……”此人默默决定一定要在和谐美好的早稻田校园内杜绝此类恐怖武器出现。
                  文艺部部长早在她们开口的一瞬间就在抽搐,此刻正瘫倒在桌上——抽不动了!
                  “啊,美琴,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浅鸢将琼瑶奶奶笔下的经典台词抛之脑后,将扯到十万八千里的话题拉回正轨。
                  “说吧,又有什么事?”话说自从那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会长大人离开后,办事真是越来越便捷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啦,不过是找你开开后门……
                  最后,可怜的炮灰音乐社就被“贱卖”给了文学社,并签订了“平等条约”:
                  你玩你的人,我看我的戏。——平等互利,合作愉快!


                  回复
                  11楼2014-02-17 15:50

                    “喏,你的,我可没忘。”<?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说了这不是重点!
                    “哦,大家都有啊。”美琴继续从包里拿出巧克力,难得淑女地cos送礼小天使,一一分发给学生会的众人,笑靥如花,
                    “那么,今后还要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今后你不指教我们就不错了,副会长!
                    早川辰苦笑着望着跟周围人如出一辙的巧克力,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将它塞进口袋。
                    是该放下了,放下那段从未属于他的过去。
                    例行公事后,仓之山真一手上转着先前从桌上随手捞起的钢笔,一脸“漫不经心”:“美琴,你猜我得了多少块巧克力?”
                    “谁管你。”美琴完全没有抬头的意思,继续看着手上的文件,“话说你这样翘掉部活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对于一直担心老哥嫁不出去的仓之山浅鸢同学对于此等事情可是举双手双脚支持。
                    仓之山真一莫名有种挫败感,我好歹也是新一代好少年啊,居然这么被忽视干净了TAT
                    在心中默默抹了把辛酸泪后,他继续不怕死地喋喋不休。
                    “哦,我有63块。啊,麻生在东大的人气怎么样?”仓之山真一满意地看到美琴翻文件的动作一僵。
                    “应该也是不错的吧?那会收到多少巧克力呢?当然,大概他早就被很多学姐学妹倾心倾情了吧?”
                    然后,他更满意地看见她抬起头来直视他,双眼微眯,黑曜石般的眼眸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很好!美琴终于把注意力从卷宗中转移到了“正事”上,仓之山真一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美琴,自从你们交往以来,实际上相处时间并不长吧?”
                    的确,虽然在同一座城市,但毕竟是两所学校,再加上平时课业紧,事务多,平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周末和节假日也不能总是腻在一起。
                    ——腻在一起?算了吧,这不是我们的菜。
                    “听说东大的美女也不少。”
                    美琴一怔。
                    T.B.C


                    回复
                    13楼2014-02-17 15:56
                      @启沐流域 @ouziyy @李Lancer @__午夜的绿茶
                      @仰望星空卍 @gewei988 @qys1993


                      回复
                      14楼2014-02-17 15:58
                        哈哈 挺浪漫的啊


                        回复
                        15楼2014-02-18 02:11

                          Chapter4<?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xml:namespace prefix="st1"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214,被粉红气息环绕的东京大学。</?xml:namespace>
                          一下课,藤原雅子就带着半假不假的淑女风范分发巧克力。
                          “雅子,雅子!”好友宫野昕夜蹭过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雅子你今年的本命巧克力准备给谁啊?”
                          ……
                          “可是那位对你情有独钟一心一意的仓之山学长?”
                          ……唔,我想我和他还没有熟到那个地步。”掩饰,继续掩饰!你当你脸上漂浮的红云是摆设吗!
                          “哈?”
                          “还是说昕夜你打算让我送他义理巧克力?”
                          ……”算了吧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藤原雅子垂下眼睑,手不自觉地伸进口袋,握紧了那块安然躺着的巧克力。
                          不知道,今年有没有机会送出去
                          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
                          佯装不在意地摆摆手,拿起桌上的最后一块巧克力,走向不远处的麻生广义。
                          “哟,广义,今年行情也挺不错的嘛。”的确不错,桌子上的巧克力山的海拔相当可观。
                          去年夏天,藤原雅子已经彻底对他死心了,现在论感情,再怎么说也只能被归类到“好友”一栏。
                          面对好友的调侃,麻生只是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从今早开始,巧克力就跟不要钱似的砸过来,虽然其中不乏向藤原雅子一样随手丢给他的,但更多的却是在他不再是放到他桌面上的,有的还没有名字-_-||
                          当然,其中更不乏一些女生红着脸,鼓起勇气抬头直视他,双手将巧克力奉上:“麻生君/麻生学长,我喜欢你!”
                          对于一众女同学/学妹的厚爱,麻生只能表示:“抱歉,**桑。”
                          对于此等情形,有以下两种情况:
                          “啊,我知道了,抱歉给你带来麻烦了。”黯然离去。
                          ——这属于不思进取型


                          回复
                          16楼2014-02-20 16:16

                            “为为什么?难道是我哪里不够好?我一定改!麻生君/学长请你一定要告诉我。”<?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这属于自信过头不依不饶型
                            对于后一种情况,他的回答是:“抱歉,我有女朋友了。”
                            随后就可以看到这位女同胞泪眼汪汪不可置信地离去的身影了。
                            麻生也只能默默叹息。
                            毕竟,他真正想要的巧克力,别说形了,连影都不见!
                            --------我是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去夫家的分界线---------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尽管心里万分纠结傲娇,美琴还是认命地和仓之山真一来到东大。
                            美琴仰望着眼前的安田讲堂,在心里默默和自家的大隈讲堂做对比。
                            好像也没太大差别,我该说天下讲堂是一家吗?
                            看见美琴又不知道神游到哪边天去的仓之山真一,毫不客气地敲头。
                            “走了走了!”
                            没走几步,迎面走来的便是藤原雅子和宫野昕夜。
                            “她来了。”美琴用手肘碰碰仓之山真一。
                            “那你……
                            “我自己去找呗。你还在这里废什么话!小心人家走了我可不管你。”说罢,一脚将他踹向藤原雅子,然后潇洒地扭头就走:“不要太感谢我哦~~
                            穿过教学楼,图书馆,礼堂,美琴以游览者的姿态观赏着东大的建筑。
                            还真挺不错的嘛,不过……没有早稻田好。
                            ——某副会长的护短情结爆发了
                            正当她发扬“早稻田是我家”的爱校精神时,她突然惊愕了。
                            映入眼帘的是假山池藻,亭台轩榭,还有被这些景物环绕的一男一女。
                            男生英俊潇洒,女生面容姣好。她双手捧着巧克力,正向他热切地说些什么。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眼前好一群和谐友爱的草泥马
                            尽管距离并不算近,但美琴依稀还能看到女生的脸颊微红。
                            好一番良辰美景。
                            不过,其中的男主角她认得,而且还挺熟
                            ——麻生广义。


                            回复
                            17楼2014-02-20 16:17
                              @启沐流域 @ouziyy @李Lancer @喜欢伱爱理
                              @__午夜的绿茶 @仰望星空卍 @qys1993


                              回复
                              18楼2014-02-20 16:19
                                @喜欢伱爱理 @__午夜的绿茶


                                回复
                                19楼2014-02-20 16:21


                                  收起回复
                                  20楼2014-02-20 23:18

                                    Chapter5<?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美琴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虽然她自认为她的神经已经足够坚强了,但她发现,她额头上那个俗称青筋的正在欢脱地跳伦巴。
                                    啊,你觉得她现在该怎么办?
                                    是该不顾一切冲上去嚷嚷:“麻生广义你个负心汉,你竟敢出轨!”然后哭得梨花带雨,再然后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美琴表示:不好意思我没那么单蠢,要去你去我不去。
                                    自从她一分钟前以比百米冲刺更快,比跳马更轻盈的速度窜到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灌木丛后。
                                    若此时用卷尺来丈量,那么我可以告诉你:<?xml:namespace prefix="st1"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5米。</?xml:namespace>
                                    ……你可以选择爱我或不爱我,我对你的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麻生君,我真的很喜欢你,请你给我一次机会!”
                                    美琴用手背抹了抹冷汗,莫名感到恶寒。
                                    很好很强大,周防副会长的背景从秋风萧瑟彻底变成月黑风高。
                                    ——倒是挺真心的,挺感人的,可是,我还是不爽。
                                    “抱歉,我有女朋友了。“面瘫依然面无表情。
                                    “可,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据我所知,你除了藤原桑之外就没有别的亲近的女性朋友!请你不要用这种借口拒绝我!”
                                    我什么时候变借口了?话说广义交女朋友还要带去给你见,你还真当你是他妈啊。
                                    ——美琴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文学社那帮人排的狗血剧,
                                    “可是,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你好像从来没有自我介绍过。”
                                    明箭可躲,暗箭难防。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不是快死了钱没花完,而是当你和你暗恋许久的人表白时,对方只是迷茫地问你:“你哪位?”
                                    这可就不是一般的悲惨了,简直可以参加一个剧组——《悲惨世界》。
                                    这暗箭就狠狠的贯穿了某很傻很天真的少女的玻璃心。
                                    而那位躲在灌木丛后大放冷气的少女背景立马春暖花开。
                                    某位心碎成渣渣的少女终于黯然退场。
                                    正当美琴考虑“这个剧情是否可以和仓之山浅鸢副社长好好探讨一下”这一深刻命题时,麻生广义突然扭头,向某灌木丛走去。


                                    回复
                                    21楼2014-02-23 19:57

                                      “美琴,你在做什么?”<?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美琴迅速仰头,45°望天:“仰望天空,东大的天空如此美好。”
                                      这玩意充其量也就是阴天,你哪里看出它美好了?
                                      简直像二十几年没拖的地板。
                                      ……
                                      “抱歉抱歉,广义我不该躲在灌木丛……哦不,我不该听你墙角的!”
                                      正当美琴发扬这我是好孩子我要积极认错的好习惯时,头颅上有一股力量袭来,完全猝不及防。
                                      物理老师曾教过:惯性,重心。
                                      她身子重心缺失,身体随着惯性向前倒去,鼻子撞上了什么硬东西,身子也被紧紧环住。
                                      一种温暖笼罩全身,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在鼻尖萦绕,耳边是他清晰的心跳。
                                      “你终于来了,美琴。“他的语气是遮掩不住的喜悦和兴奋。“……我,我很想你。”
                                      说完,不自然地撇过头去,轻咳两声。
                                      美琴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眼底,是若隐若现的绯红,还有说不出的窘迫。
                                      “切,你别自作多情,我只不过是来友好交流的,可不是专程来看你的。”
                                      美琴挣脱他的怀抱,右手伸进口袋,将一块巧克力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甩向麻生广义。
                                      别过头,傲娇小人又别扭了。
                                      “今天我多做了一块,本着我们早稻田勤俭节约的原则,我可不想违规。拿着啊,BAKA!”
                                      捂脸,啊啊啊我今天干了什么丢脸的事啊!!!上帝爷爷你不爱的你的子民了吗!?
                                      正当美琴脑子当机时刻,身体比大脑做出了更迅速的判断和行动——转身,撒腿就撤。
                                      麻生广义定定看着手中留有余温的巧克力,幽暗的眸子中一道亮光倏地闪过,随即,一簇火苗刷地点亮。
                                      此刻,一向不苟言笑的脸庞温柔宠溺的微笑溢于言表。
                                      美琴,这次,你逃不掉了。
                                      他的嘴角带着化不开的温柔,快步向她走去。
                                      早春的气息,在东京大学,渐渐蔓延开来……
                                      END


                                      回复
                                      22楼2014-02-23 19:58
                                        @启沐流域 @ouziyy @李Lancer @喜欢伱爱理
                                        @__午夜的绿茶 @仰望星空卍 @qys1993 @gewei988


                                        收起回复
                                        23楼2014-02-23 20:00
                                          还是在假期的最后一天写完了,不过,我真心觉着我最近受刺激了,写出来的东西都不大正常,请大家见谅啊见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4-02-23 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