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琉吧 关注:14,313贴子:320,931
  • 28回复贴,共1

____Steal 、heart°『官方』文赛金马投票活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4-03-09 16:43
    《踟蹰痴伫》

    【放肆】
    我记得,高考那天下了两天的大雨。
    于是又有好多好心的哥免费送迟到考生的感人新闻,又有好多因为暴雨迟到而误终身的考生。
    关于那场我奋斗十几年而得来的考试我记不清了。反正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和我一个考室,包括九月。
    我只记得一件事。
    考完最后一科,我拿着雨伞往外走。
    路过一个考室,一女孩拽住监考老师,苦苦哀求:“求你了,我就差半分钟就涂完答题卡了,我求你了,我的人生就在这半分钟啊……”哭得我的心一颤一颤的。那么清秀的女孩子,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哭得那么滑稽,眼睛红红的。
    我无力去看她,人群裹挟着我往外走。


    出了学校,我撑着伞走在大街上,听到好多议论的声音。我才发现,我的手心已有了汗,喉咙有些生硬的疼。
    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电话,是九月打给我的。
    九月打来电话我在背政治,我急忙接起电话。
    “喂?琉星吗?”
    “是……”我脑子里还是共产主义。
    “紧张吗?”
    我被问懵了,支支吾吾地说:“紧张啊……”
    电话那头的九月笑得像刚出土的鼹鼠,细细微微的笑声通过电流传达过来,我耳朵微微发烫。
    “咯,别紧张,不是有我呢嘛,要是紧张就掐我!”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就好像一脸正义赶来解救美人的英雄被美人救了一般。
    不过我始终记得,那语气里多了层平时不曾有的亲昵。
    “嗯我会努力的!”
    “好啊,不打扰了。”
    我挂了电话。回味着九月的话,希望是九月的亲昵放肆,而不是我的想象力放肆。
    【踟蹰】
    我还记得,考试结束后,我和九月一起去领答案。
    我一直告诉自己不用太紧张,反正自己就那样。
    九月倒是轻松,一脸的无所谓。
    我看看身边的她,竟贪恋起并肩坐在公交车上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底蔓延,可是我又舍不得,生怕小小的喜悦透支了。
    领了答案,我和她坐在椅子上慢慢对答案。我忐忑了半天,结果发现出奇地考得好。
    我慢慢去看身边的九月,她的表情没多少变化。我不敢去问情况,仿佛怕什么碎了,展露出不完整的边缘,我不愿意看见。
    “走吧。”九月起身,假装拍拍衣服。
    我站起来,却听到“送我回家吧”。我内心是如花坛里的花儿的,无比绚烂。
    我们一路沉默,到了九月家的楼下。
    我看着九月慢慢走上楼梯。
    “琉星!”九月突然转身大喊。
    我一直面对着她,没有转身,倒是被她一喊惊到了。
    “你知道的,我会随着我的步伐走,我会心无旁骛地登上我心中的巅峰,我不会屈服,”她低了头,眼中的光彩瞬间就成了阴影,“我……琉星……”
    她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声音断在夏日的蝉声里。
    “再见。”她蓦地转身。
    我愣在原地。看着她一步一步,带着决绝,爬上楼梯。
    你想说什么?我有预感,心中满是温柔。
    嗯,我会等。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会等你说出来。
    有些没说出口的话,我等你。
    谁知我一等就是两年。那是我和九月最后一次见面。
    如果当初我没有踟蹰,会不会是不一样的结局?
    我被时间抛弃了。
    【痴伫】
    我后来得知,九月考得不怎么好。起码达不到她的要求。
    她去复读了,从此杳无音讯。
    我去了北京,志愿我除了北京什么也没填,在这点我是自负的。在上学之余我还在一家杂志打工,给那些文章拍配图。有时我会想,是不是我自作多情呢?九月她根本没想说什么。
    今天接到的是一个作家亲自当模特。为她的专访。
    我看过那作家写的文,挺美。
    第一个景是取在教室,那作家毫不羞涩地穿上了校服,拿着笔,挺认真地在纸上写些什么。阳光刚好倾斜下来,细细碎碎,我瞬间想起了九月,想起了那个下午。九月她笑嘻嘻地在纸上写写画画。我还记得,她写的是“最美的时光”。我当时很诧异,怎么会是最美的时光呢?眼前一大堆卷子一点都不美。现在才知道,我遇见了你,就是最美的。
    我笑笑,从回忆里走出来。轻轻按下了快门。
    趁作家换衣服的空档,我出来拍点花花草草。
    一个穿长裙的女子入了我眼。我按下快门,低头欣赏自己的杰作,笑容瞬间凝固。
    不是说不耿耿于怀的么?那哭什么。
    我没有转身,也没有走进,我就这么站着,静静地看着她。
    就像小时候我站在台下看台上捧着奖杯笑得灿烂的九月。
    我站了很久,久得我都与大自然合为一体了。
    浑然不知九月已经靠近了我。
    她缓缓攀上我的脖子,悉悉索索的在我耳边笑:“傻子。”
    是啊我是傻子。我甘愿。
    我的痴伫换来了你。我慢慢抱紧九月。
    是我贪恋却踟蹰,可我仍痴伫。


    回复
    2楼2014-03-09 16:44
      《劫》


      我还是一样…他…好像是消失了一样。
      …两年前…
      “小雪?”
      “嗯…那个…你可不可以到广场来一下,我…我忘记带钱了…没吃东西来着。”女孩紧握着手机,盼望男孩的到来。
      “你等等,我马上就到。”电话那边的男孩皱了皱眉头,担心着女孩。
      “嘶——嘭”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从男孩的声音变成了撞车的声音。
      “嘟————————”电话从女孩的手中滑落。
      下一刻,是女孩的狂奔与泪水的滑落。
      我无法忘却他,也无法忘却那一切,是因为我,琉星才会出车祸…
      …如今…
      女孩一如既往地过着日常,上班,吃饭,回家,睡觉…很平淡…很平淡。
      “滴…滴…”女孩放在包里的手机响起。
      “喂。”
      “九月,我是十月。九月,你看我都那么努力了你就接受我吧…你看,我们……”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是他…也不可能是他。
      “嘟————————”女孩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滴…滴…”安分了一分钟的电话再次响起。
      “喂。”
      “九月,你听我说……”
      “哦。对不起,我现在有事不想听你扯些有的没的。”女孩冷漠地再次挂断电话。
      吃完晚餐,女孩想去散散步。
      不知不觉中,女孩又来到了当初的广场…
      一如既往的灯火通明,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女孩踮起脚尖,看着灿烂的灯盏,看着各色的人群,看着逝去的时光,看着渐渐老去的白发…其实没有那么想念,心里还是堵堵的…堵,只是因为内疚。
      ……
      男孩遇见女孩是在一个阴雨天,他们是一所学院的两个不同的人。女孩总是向右走,男孩总是向左走,不同的两人,不同的方向。
      转眼就毕业了,那天晚上的派对,女孩兴奋地参加,男孩则是被好友拉去…女孩没有舞伴,男孩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其他人的狂欢。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叫兰雪,话说你没有舞伴吗?我也没有。”
      “琉星。”男孩很冷漠地说着。
      “那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女孩也是正闲的无聊,才选择和男孩在这里聊天。
      “哦。”
      时间逝去地很快,就到了那个晚上,女孩和朋友花完了身上所以的钱,在广场上慢慢转悠。
      “那打个电话给琉星好了。”女孩说罢便拿出了电话。
      ………
      这座城市并没有很大,充满了城市气息和汽车尾气,小小的城市被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充斥地显得有些挤。
      女孩回到家,来到窗边看着窗外一片银白的风景。树上还有几片泛黄的叶子。女孩曾和男孩一起看下雪的景,
      “冷吗?”男孩关切地问着女孩。
      “下雪时不冷呢,融雪时才冷呢。”女孩摇摇头。
      男孩用手拖着一片雪花,“这纯白的雪很美丽呢,很适合你呢,你看,如果你也穿上这样纯白的衣服,绝对惊艳啊。”
      那时,女孩并不知道这句话真正的意思,女孩对男孩傻乎乎地说“好啦,我们走吧。”男孩的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恩。走吧。”
      ……
      早知道那时的一句话有着深刻的意义,女孩也不会这么随便地答一句,怀揣着内疚和惭愧,女孩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两年,独自一人。
      来到房间里,打开电脑,女孩甚至不知要做些什么。
      “在吗?”qq一打开,便有一个头像闪啊闪,那是女孩前几天在网上结实的一个男孩,女孩只是把他当做好友罢了。
      “恩。”
      “那个……你今天过得好吗?”
      “还可以。”
      “你还在想那个叫琉星的男孩吗?”
      “这不需你管。”
      “……那个……既然我们是一个城市的,那我们哪天一起去看个电影怎么样?”
      “哦。随便。”
      “那就这样定了,明天上午酒店,在公园门口见!”
      “哦。”
      女孩,还是没能去赴网友的约。
      “怎么还没到?”那位网友站在公园门口,却见女孩迟迟没有来,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女孩在家,用手枕着头,睡在桌前。木制的书桌上放着一盏台灯,一部笔记本电脑,还有,与男孩的合影。
      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女孩本想向那位网友道歉,打开QQ后,依旧有一个头像在闪烁着,打开窗口,却发现网友留下的一句话。
      “我知道为什么,没关系的。”
      女孩并没有非常伤心和内疚,而是关上电脑,继续睡觉。
      ……
      这个月女孩放假,偌大的房间里只剩女孩一人,女孩没有感到寂寞,而是感到了些许的无聊。无聊可不是寂寞,无聊是因为没事做,寂寞…是那种酸涩的感觉。
      女孩不禁嘲笑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要依赖他,结果,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啊啊啊啊!我那个时候是为什么啊!”女孩揉着头发,“啊对了,我不是还有个网友来着吗?”
      说罢,女孩便打开电脑,登上QQ,那个网友果然在线,女孩的心底划过一丝喜悦,有倾诉的对象啊,不错。
      “在吗?”
      “恩。”
      “关于上次的……那个……对不起。”
      “别说了,我不想听。说过了,没关系的,我知道为什么”
      "恩。”
      “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为了补偿你,这次,我邀请你好了。”
      “?”
      “就是,这个星期天,还是上次的地方,这次我邀请你,我不会不去的。”
      “恩。”
      “那……没什么事,就,拜拜。”
      “恩。”
      女孩关上电脑。又是下雪天,女孩围上围巾,准备去超市买些日常用品和零食。
      “啊,真巧啊,九月。”刚来到超市,女孩便听见了令她厌恶的声音。
      “好久不见啊,十月。”
      “你也来买东西吗,真巧,这位是莉莉丝,莉莉丝这位是九月。”
      女孩抬起头,看着十月搂着的一位女子,虽说那女子不是倾国倾城,却有着精致的面容,一头黑发如瀑布般刚好及腰,身着黑色连衣裙,虽说这连衣裙没什么花纹,又很保守,却丝毫不能掩饰她苗条的身材。
      真符合十月的口味。女孩在心中嘲笑着。
      “你好,我叫莉莉丝,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说罢,那位女子便伸出了手。
      “你好。”女孩不想再逗留,直接离开。
      “倒霉啊,本来想去超市玩玩的……这下又无聊了。”
      说罢,女孩来到了街心公园中,坐在长椅上,看着天空,看着,从来就没有改变过的天空。
      他的模样出现在了天空中,女孩伸出手,想去触摸到他,却不想,那只是幻觉。
      ……
      星期天,女孩这次很早就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却迟迟不见网友来。
      “算了,这也是情有可原。”
      转过身,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面容。
      “小雪。”那温柔的声音,女孩永远忘不了。
      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包含着女孩的思念,女孩的内疚。
      女孩冲上去抱住男孩,男孩轻轻地抚摸着女孩的背,女孩却止不住那些夺眶而出泪水。


      一眼千年,我终将拥你入怀。


      ——————END——————


      回复
      8楼2014-03-09 17:05
        《天使》

        、序
        我叫九月,就读于A市的一所重点高中,因为成绩优异,被班里的同学敬称为“考神”。
        可是,除了学习成绩好之外,我好像没什么别的长处,成天戴着一副笨重的黑框眼镜,木木的茫然的样子,很容易给人以书呆子的错觉。
        如果褪去这一身“考神”的光环,我恐怕只能算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生吧。
        其实,同学们眼中的轻蔑和疏远,我都看得很清楚,他们真的有把我当朋友吗?答案当然是否定。我也不在意,依旧在他们假惺惺的赞美中挤出干巴巴的笑容,那样子一定很丑吧。我揉了揉脸上笑得有些僵硬的肌肉,不经意地瞄过镜子,蓝眸中的空洞吓了我一跳。
        这还是以前的那个九月吗?
        初中时期的我,虽然成绩不太突出,可是有一脸灿烂的笑容。
        尽管没有过青春的感伤,姐妹般的死党,有的,一段并不算成功的暗恋。
        初二的时候,我喜欢上了我的同桌,他是校草,媲美阳光的笑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个人一辈子都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当他带着一脸和煦的笑一步一步走向我的时候,我几乎幸福得无法呼吸,恍惚间,我把他想象成了骑着白马迎面走来的王子,很可笑吧?可是在那段岁月里,他就是我的王子——只可能出现在梦中的王子。
        那时我想着,只要能一直看着他就好了,他的低头浅笑、提笔凝神,亦或是银色发丝在阳光下的纤毫光影。
        这些细微的幸福感,足以撑起我的整个世界。
        他就是我第一个全心全意去喜欢的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十月。




        、壹
        “哼,死小子你给我等着!”有一日午睡结束,我听见同班六月的声音,虽然没有过多少交集,但目光还是下意识地落在了那边。
        蓝色,纯粹而深邃的蓝色,在第一时间夺去我的视线。
        他微笑着,套着宽松的白色T-shirt,双手插在裤袋里,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却湮灭不了那双琥珀色眼眸中透着的光芒。
        他就是这样淡淡地看着六月,没错,是淡淡地,我相信我的直觉。
        我默默地记下了这个人,没有过多的停留,转身继续走向教室。
        泛白的阳光斜斜地射进走廊,我的心情不知怎么的格外的好,嘴角也不自觉地漫开一丝笑意,低头看着有些破旧的球鞋准确地落在格子中央,竟突发奇想按照小时跳房子的步伐一鼓作气跳了过去,颇具成就感地回头,却见地上多了一个人的影子。
        是他。
        “可恶,笑什么笑,难看死了!”我有些窘迫地冲他喊道,脸如同烧起来一般烫,埋头躲进教室里,蹲在墙后,竭力让自己不再想起那张笑脸。
        “坏人。”我小声地骂着,却没有注意到这颗平静了许久的心因为那个人又开始剧烈跳动,就像,当初遇见十月一样。
        想到这里,我不禁愣了愣神,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涩。
        为什么……为什么又要让我想起他……
        这时,走廊上传来了一个清亮的男声:“啊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看到哦~”——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抬头,充溢着眼眶的泪已经没法收回,那种透明的液体终究是在对上他眸子的一霎那倾泻而下,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眼镜后的那双眼中流露出的诧异和惊慌失措——和我向十月告白后他的神情一模一样。
        眼泪更如决堤的洪水般来得猛烈。
        “对不起啊九月,我想……我们不适合。”他天赐的容颜,即使是如此牵强的表情,如此伤人的话语,也让我觉得他就是神,是不可背叛的信仰。
        在那一瞬间,我所有的期许,所有的心动,都如他背后似血的夕阳,被空洞的黑夜侵蚀、吞噬,化为乌有。
        也许从一开始我就错了,以为只要真心,他就会喜欢自己。现在才发现,那个为了加上十月好友绞尽脑汁想了一晚上怎样开口的九月,借本漫画也要找一个合理而自然的理由的九月,是傻得那么彻底。
        算了,只当是做了个梦吧,一个亢长而迷幻的梦,现在已经痛醒了。
        “喂,你没事吧。”我差点忘了眼前这个少年,红肿的眼望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知该怎么回答。
        “没事的话就先起来,不然别人以为我欺负你。”他看似很不情愿地伸来一只手,眼晴却偷偷瞄了我一眼,倔强而俊秀的侧脸在阳光下微微泛白,让人感觉像一只半透明的精灵。
        不,是天使吧。
        “谢谢。”我借着他的手站起来,掌心的温暖,竟让我有些舍不得放开。
        “我叫琉星。”
        “九月。”




        、贰
        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认识了,也开始在各种场合留意这个名字。
        琉星。
        听说,他是隔壁班的数学课代表,可是科学烂到爆;听说,他很爱打闹,有一大帮兄弟基友……
        还有,听说他喜欢六月。
        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开学以来一直对八卦不感兴趣的我竟无比渴望知道这个消息的真假。
        这小子,该不会真的……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奇怪的念头,联想起午休时二者的“热烈互动”,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真是,想这个干嘛。
        我甩甩头,暂时把这个问题抛却脑后,攻克起眼前的数学题,心头却始终有一朵愁云消散不去。
        真麻烦,明明没有太多纠葛,为什么始终记挂着他啊!
        紧张的高一生活中第一个浑浑噩噩的一天。
        晚自修下课,虽然硬着头皮苦战了两节晚自习,可还是留了不少作业。我吃力地蹬着自行车,逆风扑向那个能给我温暖的家。
        无论什么时候,那个只有几十平米的房子就像海岸边的灯塔,指引着我这艘随时可能迷失方向的孤舟。
        玄月哥、沧月姐,还有小一月小二月,都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是孤身一人。
        我无法想象失去他们的样子,也不敢去想。
        前方,羸弱的绿光闪呀闪,终究跳转成了刺眼的红。我不得不停下来,单脚支地维持平衡。迎面吹来一阵秋风,我缩了缩脖子,在手心呵了口气。
        这鬼天气,明明前天还热得和夏天一样。
        十字路口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橘黄的灯光扯出他黑色的影子,在那深蓝的发间反射着淡淡的光泽,流转。
        鬼使神差地欲言又止。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路口,我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他是笑着还是面无表情。
        他给我的感觉就像伫立于遥远的彼岸,我们之间隔着一条宽广的奔腾着的河,视线中弥散着朦胧的水雾,给人以距离很近的错觉,伸出手去抓,却怎么也碰不到。他也不曾回头,自私地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我就这般呆呆地站着,不敢惊扰眼前的少年,心中却暗潮涌动。
        ——好想再听一次他的声音。
        绿灯亮了,他朝着反方向走去,光影错落间,我看见了他的侧脸,带着一种莫名的忧伤,轻皱的眉是那如画的俊颜中的瑕疵。
        突然觉得好心疼。
        这个天使般的少年,原来有一颗琉璃般易碎的心。


        回复
        9楼2014-03-09 17:07
          #请投票#


          回复
          11楼2014-03-09 17:14
            不爆ID我也猜出了其中一位作者QA


            收起回复
            12楼2014-03-09 17:33
              文好美QAQ


              回复
              13楼2014-03-10 13:17
                参赛的就只有这么几位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4-03-10 22:01
                  肿么发投票帖呢求教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4-03-13 14:12
                    @回忆已删除ˉ


                    收起回复
                    16楼2014-03-28 19:06
                      终于发现了这个贴【翻帖翻到手抽筋……
                      长枪点个赞√【喂喂好歹打个全名……


                      收起回复
                      17楼2014-04-05 12:18
                        请问真的有筛选过再发上来投票的吗…


                        收起回复
                        18楼2014-04-05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