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677,312贴子:26,472,357

【原创】静寂(瓶邪ONLY 中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祭十年天真无邪
2L食用说明
3L正文开更


新人拜吧 求勿C
以上


回复
1楼2014-07-19 10:29
    2L


    新人小透明 会尽量不OOC
    哥视角
    瓶邪对手戏无 有也是回忆性质= =
    藏海花、沙海背景


    因为是哥视角 所以大概心理描写较多


    以上 这里沧海


    收起回复
    2楼2014-07-19 10:31
      【楔子】


      我说过会用自己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所以,你什么也不用做,站在我身后就够了。


      所有你要面对的血与罪,我来替你背负。




      我想,我大概等不了你十年了... ...






      是谁焚藏香,一缕青烟袅袅,迷失了谁的远方;


      是谁转经轮,一句佛经呢喃,遗忘了谁的模样。




      【以上楔子,4L正文 不好意思OTZ】


      回复
      3楼2014-07-19 10:38
        【第一章】


        我站在“终极”之前。
        此时的体力已经明显不够支撑我了,我只记得自己在“终极”前的空地上坐下,就再无知觉。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自己睡在青铜门外。
        从温泉附近那处缝隙回到世界上时,我发现身上的伤痕尽数消失。
        是,“终极”就是张家长生的秘密,“终极”更新了我的躯体。
        我和部分张家人取得了联系,他们到长白山接走了我。
        一路辗转,我最终还是决定先到墨脱,那里有太多对我有用的信息。
        他们没有作过多的阻拦,只是很坦然的接受了我的这个决定。


        在墨脱,我没有再多做停留,凭借脑海中微浅的印象到了那处小喇嘛庙,告诉了那里的上师关于德仁喇嘛的一些事情。
        上师收留了我。
        从他口中,我得知现在是2009年。


        其实刚从青铜门里出来的时候,我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吴邪。
        但是我觉得,他被扯进这潭浑水已经够深了,我不想亏欠他更多。
        左思右想,我到山下的村子里给在巴乃的胖子打了电话,刚拨出去我又把话筒放下了。
        胖子会告诉吴邪。


        就这样,我在这个喇嘛庙里住了下来,每日跟着这里的僧侣念诵佛经,未尝不是件乐事,但总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似的,一日一日,闷得慌。


        就这样,慢慢地,在这小喇嘛庙里,又过了一年。


        2010年末,又发生了一件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
        多年以后再次回想起来,我只能不断地追问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及时拦住他。
        那之后,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
        发生了太多太多,令人追悔莫及的事情。


        是一个很普通的清晨,天气很好,阳光将外面厚实的雪地照的白得闪眼。
        远远地,有僧侣们吟诵佛经的声音。
        屋内的藏香焚地正暖,让人无论如何都不想睁眼的那种暖。
        偶尔风过,吹动窗前悬着的毛毡,和墙壁刮动发出“沙沙”的声响。


        “嘿,这儿的喇嘛庙修得不咋地,走进来一看倒还真不错嘿。”
        是胖子。
        他不是在巴乃吗。
        我闭着眼,打算这样不动声色地继续听下去。


        “胖子小点声,打扰了人家上师我就把你先丢出去。”
        我睁开眼皱了下眉头。
        那是吴邪的声音,我不会听错。
        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暂时就这么多啦,关于喇嘛庙的设定可能与原著有些不符,大家多包容下哈,不要打我我很乖的!】【顶锅盖跑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楼2014-07-19 11:16
          好吧没人咩
          圈基友QAQ @白衣倾尽尔天下


          收起回复
          5楼2014-07-19 11: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07-22 22:43
              围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7-23 18:38
                咦楼主写得很棒,加油。另外求勾搭!(´•ω•`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7-23 18:40


                  收起回复
                  9楼2014-07-23 18:54
                    好吧肥来了 其实这就是个很无聊的小短篇啊 老妖——梵唱衍生
                    天天单曲循环地莫名其妙就文艺(?)了一把
                    其实现在在想要怎么写下去 嗯 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回复
                    10楼2014-07-24 11:40
                      好的逗比的卤煮我回来了= =
                      hhhhhhhhhhh尼玛终于橙名了!
                      话说刚刚的经验居然是和腐战得票一样的1314 美cry嘤嘤嘤嘤




                      【二】




                      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先避开他们,原来的那个天井还在,我亲手雕下的那座石雕还坐在那里无声地哭。
                      墨脱的天空很干净,是近乎透明的蓝,几抹烟云,半米阳光。


                      吴邪他们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被风扯散,零零落落的在空气里弥漫开。
                      我听到他们在问上师“认不认识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小哥”。
                      我扯正袍服上的毛穗子,隐在屋檐下看自己的石雕肆无忌惮地拥抱着阳光,心头莫名涌上一股说不出的焦躁。


                      有脚步声走近过来,是吴邪。
                      我侧着身在屋檐的阴影里站定,这样他应该看不到我。
                      为什么躲开他们?
                      我自己也不知道。


                      吴邪在离我所站的位子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看到他站在雕像的正前方。
                      他伸手拍去雕像肩上的雪,我发现他的手里拿着一件藏蓝的冲锋衣。
                      他把冲锋衣搭在雕像身上,走远些又看看效果,他走回雕像面前正了正有些歪掉的冲锋衣。
                      从他的侧脸看,他现在应该是很认真地在做这件事。
                      他又仔细端详了一下,似乎是很满意自己的成果。
                      我看到他很轻松地笑了笑,往前两步揽住了雕像垂着的脑袋。
                      我听到他很轻但很坚定的声音:
                      “小哥,我们现在,要去找你了。你忘记的东西,,现在有我们帮着你一起找。”


                      我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这样的吴邪,不像是从前那个易于掌控的吴邪。
                      我该做些什么,我还不知道。
                      我联络了另一支张家人,让他们安排我先离开这个地方。
                      对于这样的吴邪,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那时我还不知道我做了一个致命的决定,以至于这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一切,我甚至根本来不及控制住。
                      我控制不住事态的发展。


                      当时我只是想暂时避开吴邪他们,却没成想这不过是一切深恶痛绝的开始。
                      我痛恨当时那个懦弱的自己。
                      后来的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我能从那个屋檐下走出来,走到吴邪面前,或许一切都会以它们一开始相安无事的样子一直发展下去。


                      只是后来无论我做什么都来不及了,太晚了。




                      现在想想,或许是我当时错误地过早离开吴邪才导致了日后发生的一切。

                      从头到尾都不过都是我一个人自作自受罢了。






                      匆匆离开喇嘛庙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自己和吴邪的关系。
                      如果是胖子我会毫不犹豫地下“过命之交”这样的定论,但是吴邪呢?
                      我不知道,我只能告诉自己,我真的不知道。


                      吴邪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不只是胖子那么简单,但我说不清楚。
                      像是一种很痛苦的感觉,但又好像不是。
                      直到很久之后的某个凌晨,我突然明白过来,那是一种痛苦的甜蜜。


                      一直是我在画地自囚。


                      一切醒悟总是来得太迟,我也不例外












                      【【【有话要说】】】


                      这章可能看着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啊,但是相信我,我会把一切解释清楚的。
                      这章来看,要说感情成分的话,我觉得嫂对哥的已经很明显了吧;哥对嫂大概还是一种纠结的成分居多。
                      总而言之这就是个疯狂的脑补衍生的小短篇,就酱【顶锅盖遁


                      以上


                      2014.07.26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1楼2014-07-26 20:37
                        @花满楼时起灵归 @不羁之空 @夏沫儿s浩 成为窝的艾特小分队吧亲们 够了你个没节操的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4-07-27 10:25
                          @无羁之空 sorry 打错了=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4-07-27 10:28
                            @白衣倾尽尔天下 无节操艾特基友暖贴www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4-07-27 10:30
                              LL加油写得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4-07-30 2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