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云吧 关注:34,279贴子:630,275

【ミ迪云ン★原创】 冰点 (短完结/初加云/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迪云初加云 镇楼图是。。文中的小镇=w=又是好久不见啦




回复
1楼2014-07-31 22:40
    这就是那个2楼非要啰嗦一下的楼主!【闭嘴 大家请勿插楼=v=~


    关于文章,略虐【笨桥说被我气哭在厕所】,请考据党一定不要喷我也请喜欢阴谋论的家伙们不要打我。。。


    *原作背景
    *关于马爷的名字,如果大家有看不习惯的,非常抱歉www
    *配合BGM食用将更加美味哦23333


    回复
    2楼2014-07-31 22:46


      冰点

      [About:阿莱西奥×阿诺德(Alessio×Alaudi)]
      [From:白二]
      [阿莱西奥(Alessio):初代加百罗涅家族首领]



      ***


      后来他没有离开,有了很多猫。


      ***


      回复
      3楼2014-07-31 22:47
        月光 - 鬼束千寻










        ***


        入秋的巴勒莫近来一直阴雨蒙蒙。


        街上的人都在谈论最近发生的“大事件”。卖报纸的孩子挎着破破烂烂的背包,扬着手里的一份报纸在最繁华的街段跑来跑去地叫卖,几分钟就卖完了包里剩下的所有报纸。最近他的生意好,也是多亏了这“大事件”。孩子开心地数着手里的硬币,朝着街边的小巷子蹦跳着去往回家的方向。

        临海的小镇相比而言,更是人心惶惶。那件事发生以后,街上逛来逛去的黑衣人多不见了踪影,肮脏角落里的小偷因此猖狂了不少,卖商品和食物的小贩变得比之前少了许多,镇民们进进出出的脚步也都显得比之前谨慎了,每天聚在街角的妇女和老人们满脸的仇怨,言语里夹杂着些许的咒骂,多在谈论着那件事。

        这是一个之前一直处于加百罗涅家族保护之下的小镇。加百罗涅家族,是近十年间崛起的黑手党家族,和大名鼎鼎的彭格列家族齐头并进,是意大利黑手党的两大巨头之一。但说是黑手党,却净干些保护村民,保护小镇的事情,从不在镇子里火拼,也没伤害过村民们的利益,所以很讨镇民们的喜欢。

        ——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之后。


        加百罗涅家族的第一代首领阿莱西奥.加百罗涅,因同黑暗的邪恶教会勾结,贪污受贿,暗中夺取村民们的财产,被倒戈的教会所揭露而入狱。


        ***


        回复
        4楼2014-07-31 22:48


          ***


          阿诺德在门口等了许久,才听见挺响的动静。监狱的铁门是不近人情的黑色,大门很高,铁锈从底部一直延伸到顶部,被近来一直不停的雨水冲洗过之后散发出一种刺鼻的味道来。大门从里面被嘎啦嘎啦地拉开来,水滴顺着门框急不可耐地灌下去,铁锈的味道因此变得更重了些。阿诺德没撑伞,雨水顺着刘海的发梢滴在鼻梁上,他双手插着兜,小风把湿了的风衣撩动了一个角,铁锈的味道让他在蒙蒙细雨中变得清醒。他稍稍抬了抬眼睛,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来给他开门的喋喋不休的狱警,默然地走进了门里。


          这是他在阿莱西奥入狱两个月后第一次来看望他,在他想明白了很多事以后。


          因为阿诺德特殊的身份,监狱给阿诺德的探监准备了最大的接见室。阿诺德走进去的时候,坐在椅子里的阿莱西奥手中正捧着一本书,烫金的边页,不厚的样子,大概是阿莱西奥在监狱的时间里向狱警要求来解解闷的书籍。阿莱西奥黑色的头发两个月来长长了不少,略显凌乱地铺在肩膀上,肉眼可见的胡渣零散地散在下巴上,松松垮垮套在身上的白衬衣,整体看上去,作为一个囚犯来讲,还算是整洁。

          听见阿诺德进门的声音,阿莱西奥抬起头来,漆黑的眼睛像是很深的湖,大概也倒映了满是繁星的夜。

          “呀,阿诺德。好久不见。”看到他来,阿莱西奥似乎心情很好。


          没由来地,阿诺德被这个再正常不过的,充满了温柔笑意的问候搞得有点生气。


          “不问怎么是我?”阿诺德没有脱下被淋湿的外套,扬手打发了站在一边的狱警,一边摘掉湿哒哒的白手套搭在一旁,一边漫不经心地坐下来。

          阿莱西奥合上书本,一只手托着腮,随即望向小小的窗户外面:“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


          捣毁教会,是阿诺德动的手,同时也是彭格列首领Giotto的意思。阿诺德被阿莱西奥挑的起了火,语气变得严肃:“我们从教会阁楼救出了一个孩子。”他盯着阿莱西奥。“你知道这个孩子吗。”

          阿莱西奥不置一词,挑了挑眉。

          阿诺德张了张口,到嘴边的话却又咽下去了。沉默了许久,才又张口对他说:“孩子并没有受伤。”

          闻言阿莱西奥笑了,像是松了口气。他的微笑像是丢进了湖里的石块,荡起了揉着灯光的斑驳。阿诺德几乎听得见水花溅起来。

          “我以为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

          “我没有那么蠢。”阿诺德垂下眼睛淡淡地说。

          “我的阿诺德,果然了不起。”阿莱西奥眯起眼睛,看起来非常愉快。


          事实上对于阿诺德来说,确实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镇子上的邪恶教会在被捣毁之前,被镇民们称作是“正义的教会”、“幸福的教会”,是类似于镇民信仰一般的存在,而作为保护伞的加百罗涅家族却一直和教会合不来。作为首领的阿莱西奥自己已经多次有想要捣毁教会的迹象,又为什么会暗中和教会勾结。

          那个时候声声要摧毁教会的加百罗涅还在发展的时期,彭格列家族的态度,是友好的。阿诺德作为Giotto派去和加百罗涅结盟的守护者,和加百罗涅的首领阿莱西奥成为了合作者,再然后,成为了他的情人。

          甚至发展成了不是一句话能够带过的情感,两人却从未给过彼此什么承诺,甚至连“爱”字都很少提及。却在数年的岁月间形成了说不清的默契,阿莱西奥知道阿诺德想要问什么,而阿诺德亦知道阿莱西奥会给予怎样的回答,因此,很多话不必讲,对方自然也就懂了。如同一盏不温不烫的茶水,没多么重要,但每天捧在手里,也就成了习惯。



          回复
          5楼2014-07-31 22:49


            淅淅沥沥的雨声透过接见室狭小的窗子涌了进来,风扫进来点细雨,一层层地落在厚重的铁窗棱上。


            “要不要过来?”阿莱西奥把书轻轻搁在一边,朝阿诺德伸出了手。“其实我想你了,亲爱的阿诺德。”

            阿诺德没回答他,而是拍拍风衣站起来,步履缓慢地朝阿莱西奥走过去,小皮鞋敲在地面上的声音像是走在时钟上有节奏的秒针。就在阿莱西奥要触摸到他的一刻,阿诺德反手把阿莱西奥的手一扳,不理会对方吃痛的嗷呜一声,面冲着阿莱西奥坐到了他的双腿上,仰起头望着他,闲下的另一只手缓缓抚上他的脸。

            “我想我恨你,加百罗涅先生。”


            ——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为什么要独自承受一切?


            阿莱西奥低头看着阿诺德,对方很专注地仇视着他,阿莱西奥总觉得这张苦大仇深的脸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他只好依旧微笑:“谢谢你,阿诺德。”


            阿莱西奥也多少搞不明白自己,然而他总是觉得,大概阿诺德是懂他的。不管他们彼此做了什么,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们都能互相明白。

            他相信阿诺德是明白他的。


            阿莱西奥微笑着,从阿诺德抓着他的手中轻轻挣脱出来,双手像是在掬一捧泉水一般紧紧地,却又轻柔地托住阿诺德的脸,眼睛里是满溢得快要装不下的温柔,似乎要把人吸进去的黑色,里面还是能看见星星。

            “结束以后,离开这里。”他说。“不要说再见,阿诺德。就当是你一直都停留在这一刻吧。”


            阿诺德愣了愣,没有接出话来,抬起眼睛就这么和阿莱西奥对望着。他的眼睛和阿莱西奥的不同,是种很淡漠的蓝色,以前阿莱西奥曾跟他说过,他能从这蓝色里能看到火焰。


            ***


            回复
            6楼2014-07-31 22:50


              ***


              阿莱西奥被当众行刑的那一天,是这几个月来难得的好天气,风和日丽,秋高气爽。

              他的行刑台被设置在镇子的边缘,临着大海,海浪阵阵,波浪打上来的薄薄的水雾随着风一阵又一阵地刮过行刑台,偶尔也会有一两只海鸥掠过。尽管地方偏僻,还是来了很多镇民来观看行刑,却是一反常态的安静。


              阿诺德很早就来了,站在最前排,还是一样的黑色风衣,双手淡漠地插在兜里,米色的头发被秋日的阳光照得透出了丝丝的金,淡然的蓝色眼眸,抬起来专注地望着行刑台上的人。

              阿莱西奥身上带着枷锁,站在行刑台上,带着微笑,背着阳光,如同神明一般。


              那时阿诺德在行刑开始前的一瞬间迟疑了。他突然很想冲着远方挥挥手,冲过去说一句等等。等他一下,别这样,你离得太远,在你消失之前,他追不上你。所以等等他,等他和你一起去那燃烧的地方,离开这里,而不是让他抱着背影,睁着眼却流不出泪,直到被清晨刺中,看着他不曾软弱就独自一人擅自地走上战场。

              时间像是停滞了很久,阿诺德再次看着阿莱西奥时,阿莱西奥动了动嘴唇说了什么,艳丽的血色就在阿诺德的眼前喷薄而出。

              而阿诺德淡然的蓝色眼眸,这一刻仿佛被这夕阳一般的颜色染上了火焰。




              “对不起。”阿莱西奥的声音冲进了他的耳朵。“我爱过这个世界。”

              海风中行刑台上的阿莱西奥,带着微笑,背着阳光,仿佛从火焰中走出来的小小的神明。


              “我爱你。我亲爱的阿诺德。”


              ***



              回复
              7楼2014-07-31 22:50


                ***


                结束后的某一天,Giotto来到阿诺德的住处,带来了部下的讯息。跟着一并前来的,还有加百罗涅家族的二代继承人罗德.加百罗涅。

                加百罗涅家族第一代首领阿莱西奥.加百罗涅,曾以勾结邪恶教会,贪污镇民财产入狱,处以死刑。而行刑后数日,彭格列家族找到了加百罗涅家族藏于地下的酒窖,所有称贪污得来的金币珠宝全部纹丝不动地堆在酒窖中,加百罗涅家族分文未取。

                罗德.加百罗涅眉眼之间跟阿莱西奥颇有几分相似,棕色的头发和祖母绿的眼睛,还是个没长开的少年。少年穿着正儿八经的黑色西装,有点紧张地阐述了不为人知的事情的始末。

                在教会巩固了自己地位的同时,加百罗涅家族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威胁。临海的镇子虽然不算太大,却也没有外界看起来那么单纯。镇民的其中一部分是被教会洗了脑的“洗脑派”,因此而仇视着保护着他们的加百罗涅家族,而剩下的部分,其中也有一些家族的眷属,对于教会的污染不为所动,剩下的则是因为了解阿莱西奥的为人,而相信着他。

                阿莱西奥反抗并集结人们捣毁教会的这段时间,出现了分歧的两派镇民之间缠身了不和,被洗脑的镇民们成为了教会的爪牙,称相信着阿莱西奥并想要为他申冤的人们为“罪人”,并对一些人进行了秘密的处刑,整个镇子一片颓靡。目睹了教会阴险的手段与亲人的死亡,善良的人们退却了。他们对于自己的事情闭口不提,也严禁孩子们替阿莱西奥说一句话。阿莱西奥听到了风声,明白了教会死不罢休的作风,终于下定决心,为了不让无意义的牺牲再次发生,决定自己承受所有的罪,用生命来做个了结。

                行刑之后,家族的冤屈被洗清,加百罗涅家族易主,二代目首领是初代首领早前就交代给部下的人选。阿莱西奥的死,免除了善良的镇民的罪名,因此镇民之间能够恢复和谐,而这个临海的小镇,依旧被二代的加百罗涅家族细心地保护着,和初代首领离世之前一模一样。


                “阿莱西奥叔叔说,即使是没有给予他理解的人们,只要是他保护着的人们,就是他加百罗涅家族的一份子,即使他们根本不知道。”罗德.加百罗涅目光冲着阿诺德瞟了过来,清澈的祖母绿,像是沉淀了多年的珠宝。“之所以什么都不说,是因为不想再牵扯到更多的人了,尤其是...尤其是阿诺德叔叔。”

                孩子的眼睛很亮。

                “叔叔说即使他不说,阿诺德叔叔也会懂的。因为阿诺德叔叔是爱着叔叔的——就像叔叔爱着您一样。”


                阿诺德逗弄着怀中的猫咪,似乎并不感兴趣。

                Giotto笑了笑,也伸手过来摸了摸猫咪,柔软的触感逗得他一个喷嚏。过了一会才接着说:“你早就知道了吧。”


                阿诺德依旧没有说话。


                窗外是深秋。


                ***


                他倒下去的一瞬间,像是烛火。


                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漫不经心地弥漫开时,秋日的阳光恍得刺眼。阿诺德眯了眯眼睛,抬手在脸颊上摸到了一把湿热,不知是阿莱西奥的血,还是自己的泪。




                FIN



                回复
                8楼2014-07-31 22:51

                  (图片出自希腊小城圣托里尼)


                  后记w:
                  首先感谢笨桥的帮助我才能完成到这个份上。。。没有你就没有现在安心吃冰棍儿的我QAQ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某一次我坐高铁的时候,听见旁边座位两个奶奶在聊的政治话题。。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这是第二次写初加云,初加云给我的感觉是比迪云还要淡的那种淡淡的感觉。马爷在我的心里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比迪诺还要成熟的角色,奶奶就更不用说啦w阿莱西奥这个名字来源于我的第一篇初加云《浪浪浪》,还是很喜欢就拿来用了,大家不习惯的话我恨抱歉哦orz
                  【不会写后记了啊啊啊】


                  好久没回来迪云的大家都还好吗=w=~


                  回复
                  9楼2014-07-31 22:59
                    等你打完后记的碎碎念等了好久啦= 3=
                    第一版真得很让人生气 快看我都流眼泪了
                    两人同时回吧真不是直得庆幸的事ww


                    「即使是没有给予他理解的人们,只要是他保护着的人们,就是他加百罗涅家族的一份子,即使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句话真是棒呆了哈哈哈哈哈
                    好想听爷爷的原话
                    於是我是沙发吗XDD


                    来自找了五分钟回复键的我


                    收起回复
                    10楼2014-07-31 23:12
                      白姐你真是后妈!!π_π
                      除了《远途的流星》外,白姐还写过那哪些完结的迪云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4-08-01 12:03
                        为什么初加云的结局总是悲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4-08-01 18:43
                          小白终于出来冒泡啦www


                          收起回复
                          13楼2014-08-01 21:10
                            又是一篇虐文。教会真是阴险,欺压百姓还试图给他们洗脑,陷害了加百罗涅家族并处死了无辜的首领。一昧宣传自己光明的教会比黑手党还要黑暗狡诈。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4-08-01 22:05
                              请问白儿你略虐的略字用得好在哪里!!我要和你绝交!!不过文风依旧是我特别喜欢的,这次有契诃夫的感觉( ̄▽ ̄)(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4-08-02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