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之冠自冕为王吧 关注:3贴子:158
  • 6回复贴,共1

破阵乐 // 斩业杀伐何虚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子李应。


回复
1楼2014-08-09 20:44
    戏友徒弟


    回复
    2楼2015-01-01 14:29
      〔水殿〕
      府后偏僻园落。
      红脚鸽子拍拍翅膀,扑腾几声渐渐飞远 ,生活又平静如初,刚刚一切似乎不曾发生。
      一个身影穿过侧廊林荫重回前堂,天色渐晚暮色造弄出深浅不一的昏黄。近日府中没有可疑的事情,无事二字由信鸽传给主子,意为毋须担心。
      今逢个十五,月光应是一月中最明敞的日子,思及此处不免一阵感叹,心中情绪未上脸色。
      接过丫鬟手中的茶水盘子,轻轻遣她离去夸赞一二。
      茶水清香四散留下一袭芬芳,推门送去世子书房。书房里每每都有需要的信息,省去多余功夫。
      “世子,茶来了。”
      语气中谦卑没有逾越,侧身进门探看世子到底在否。


      回复
      3楼2015-01-01 14:29
        李应。

        石径云俱黑,小楼火烛明。李应着一袭玄黑宫袍,云袖微卷,身形挺拔,孤高如阳,端坐锦榻之上,眉目冷冽,恰似孤崖寒冰,冰冷剐骨,教人不敢直视。
        他手捻一子,迟迟不落,拈来翻去,极尽把玩之能事,身前案桌平铺大半棋子,黑白交错,隐有对峙厮杀之势。
        烛火微晃,一团熟悉气息侵扰室内,簌簌流转,随即淌过淡雅衣香。李应紧抿淡色双唇,目视室内黑暗之处,黝黑瞳孔映出一点灯火,幽深难辨,缓缓开口道。
        :“茶放下,你进来。”
        语毕,二指蓄力,敲下一枚棋子,牢牢嵌入案桌,满盘棋局,胜负已定。春寒透窗,惊蛰身骨,转首横颜,垂视来人面容,嘴角微微一动,冷漠道。
        :“水殿,你可知罪。“


        回复
        4楼2015-01-01 14:30
          [水殿]
          残日余晖越来越弱,直至漆黑。
          房里烛火幽幽而燃,在其周光滑桐木上淡射昏影。
          女子微微一愣,迟疑几分不由暗暗提防,定了定神,前身金莲稳步放下茶水,斜视一瞥那棋黑白胜负分明,柳眉一皱不留痕迹面若原色。
          整理蓝纹白袖双手作揖,言语间曲膝跪地,眉目低垂沉默片刻,方才启唇恭敬道:
          “恕奴婢愚钝,还请世子明示。”
          天气未寒,周身却感几分肃然的凉意。手心浸出细密冷汗,拇指之间抵在食指关节来回划动。不经意间微微攥紧手掌,抬眼看了看上位男子。


          回复
          5楼2015-01-01 14:31
            李应。
            一灯如豆,黑夜无光,永无止境,唯有女人尖锐言语,阴冷刮骨。李应伫立室内,冷冷睇视身前一手调\教女子,不置一词,目光如峰上白雪,孤傲冰冷,睥睨众生。
            养虎千日,终有一患,他双目一敛,眼底翻滚起森然阴霾,乖戾阴鸷,似要择人而噬。方圆天地气息萧肃凌厉,一时杀机立现。
            :“如此看来,不杀你倒是对不起自己。”
            语声方落,李应高挑身形倏然一动,周身真气蓄势一涨,袍袖无风鼓胀如帆,足下旋走,鬼魅般切身欺进,不待冰殿转醒,冷酷目光直视对方,冷森森一笑。
            瞬息之间,他身形急掠,两掌一分,十指骈齐,化掌为刃,掌风刚烈恰似灼阳,降魔罡气笼罩周遭,震得室内烛火乱窜,猛然切向对方胸前大穴。


            回复
            8楼2015-01-01 14:33
              李应。
              烛火明灭不定,满室昏然暮色,但见身影憧憧,袍袖纷飞。一掌切空,李应面色顿如霜折百草,冷酷嗜血,冰冷气息几不可闻,身形如暴雨掠起,挟着风云雷霆之势,迎上女子反力一击。掌风相对,不过短短一息,缠斗数招,即时探出对方功力,阴恻恻笑道。
              :“杂乱无章,不过雕虫小技尔。”
              脚下轻忽一滑,双掌蓦然撤回,却是虚晃一招,提气侧纵,不防光影绰绰,兜头一剑袭来,截断去路。李应眸色渐冷,身形岿然不动,不躲不避,姿态睥睨万千。降魔掌既出,断无回心转意道理。
              剑光离合间,他周身罡气丝毫未消,蓄势再涨。手腕一翻,左掌二指蓄力,弓指似钳,一伸一张,顺势抵住锋利剑身,右掌伸张如翼,斜切一道掌风,狠辣霸道,意在封喉锁骨。


              回复
              10楼2015-01-01 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