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少年吧 关注:130,902贴子:1,934,472

【原创】08-17深渊之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回复
1楼2014-08-17 18:22
    1、 库洛斯·玛里安
    雪慢慢地下着,将世界装点成白色。此时己是深夜,大街上失去了白曰的热闹,显得无比安静。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他不继地奔跑着,眼中充满了惊讶与迷茫。正在他准备拐弯时,发现自己撞到了一堵“墙”,很自然,他摔倒了……
    “谁家小鬼!?大半夜不睡觉,在路上乱跑,都打捞我渴酒时间!”
    若渊抬起头,发现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有着一头酒红色头发的大叔正站在他面前。
    奇怪,为什么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呢?若渊低下头,在脑中搜寻着关于眼前的人的记忆。等等!他不是驱魔少年中的库洛斯吗?难道我重生在驱魔少年中?还没等他想完,库洛斯不耐烦地开口了。
    “小鬼,还不回家,要挡到我什么时候?”
    “我没有家。”
    “?”库洛斯有些惊讶地看着若渊。
    “你没有家?”
    “对啊,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是血的躺在雪地上,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的名子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前世记忆,若渊在心中默默补充。
    “不对啊,你身上不是一点伤都没有吗?”
    “哦,这个呀,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我身上突然出现一阵白光,伤口就消失了,连血都没有,不信你看。”
    若渊随便捡起脚边一块小石头,对着手指用力一划。手指被石子划破,血液从伤口溢出。但一道白光出现,伤口立刻恢原如初,好像刚刚的伤只是幻觉。
    库洛斯看完整个过程后,喃喃自语“这不是圣洁吗?没想到我随处‘走走’,就能发现一个适合者。”一会后,库洛斯对若渊说道。
    “小鬼,要不要我收你为徒?”
    意外的,若渊想都不想说:“不要。”开什么玩笑,当他徒弟,我看是当他还债的还差不多。亚连黑暗的还债生活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帮你还债,还不如我自己打工。我可是活过一世的人,还被你哄骗?
    唉?我听错了吗?我被一个几岁的小鬼一脸鄙视地拒绝!想我也是纵横百花丛的大情圣,还被一个小鬼鄙视!!!((⊙_⊙)?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总之这两人杠上了……


    回复
    3楼2014-08-17 18:23
      有cp吗,如果有是神亚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4-08-17 18:38
        4、黑色印记
        临走时,若渊突然转过身问道。
        “喂,你叫什么?”
        库洛斯一脸抽筋地说:“库洛斯·玛里安!”说完就消失了,开什么玩笑,再待下去他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用断罪者毙了他。
        跟着亚连来到一家小旅馆,亚连对若渊说道。
        “今天我们住这,明天还要帮库洛斯还债。唉,这日子什么时候到呀。”叹了口气,带着若渊进了旅馆,给他介绍。
        “我们在这打工,老板给我们提贡了住房。”
        房间很简单,却也很干净,累了一天的亚连一到房间,就立刻扑到床。若渊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浴室,看着镜中的自已,若渊一阵无语。
        白发如雪,精致的脸上一双金色的眸子,如水晶一般美丽、清澈,没有一丝杂质。如果说若渊最在意的,其实不是他的长相,而是他左臂上的印记。
        脱下衣服,如婴儿般白嫩的皮肤上,一个黑色的印记如黑水晶般镶在左臂上,复杂地交织成一个黑色的羽翼和图腾。轻轻地抚摸着印记,若渊想起了那个黑影的话。
        【当你面临死亡时,你身上的印记会帮你,好好使用它的力量。】
        这个印记到底有着什么秘密和力量呢?若渊陷入沉思,但一会后,他还是放弃了,反正以后有时间去思考。


        回复
        9楼2014-08-17 21:08
          楼楼是多久一更?


          回复
          10楼2014-08-18 00:04
            已收藏的说~


            回复
            11楼2014-08-18 00:05
              正当若渊准备放弃时,印记处突然传来一阵灼热感, 好像与什么产生了共鸣。
              走出浴室,发现本应在床上休息的亚连,不知何时己坐了起来。但与往常不同的是,他眼中充满了冷漠和迷茫,这不是亚连该有的情绪。
              “你是谁?”
              ‘亚连’抬起头,看向若渊,嘴边勾起一抹微笑。
              “你为什么这么问呢?我不是亚连,那还会是谁?”
              “涅亚,十四使徒。对吗?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提前觉醒?”
              涅亚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没错,我就是涅亚。但是关于我为什么提前觉醒,我也不清楚。不过,反正我意料之外的事有很多,也不差这一个。”
              “……”
              “不过……”
              “不过什么?”
              “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哦,我可以感到,这件事和你身上的某种力量有关。而且,你身上的谜可不比我少呀。”
              若渊还没从涅亚的话中回过神,亚连就恢复了。”
              “咦?我不是睡觉吗?对了,若渊你洗完了?”
              “啊?额……没错,我是来叫你洗的。”
              叹了口气,【看来,我的出现打破了原来的剧情,不过……这也很有趣,不是吗?】


              回复
              12楼2014-08-18 09:03
                沙发∑(っ °Д °;)っ


                回复
                14楼2014-08-18 14:59
                  板凳~


                  回复
                  15楼2014-08-19 14:21
                    5、恶魔
                    夜幕降临,火车缓缓停靠在路边,人们有序地下车。而最后下车的,是两个白发少年,还有一个长着翅膀的金色小球在他们身边飞来飞去。
                    “库洛斯你这个混蛋!竟敢在我睡觉时,给我玩失踪!”
                    “若渊,你别太生气。”
                    “哼!我不管,反正他死定了!”
                    如果你以为若渊生气的原因是因为库洛斯失踪,那恭喜你……答错了!
                    真相其实是那货吃了若渊的限量版白玫瑰小蛋糕,若渊怒呀,要知道那可是他叫人凌晨2点排队,等了半天才买到的啊!(∑( ° △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正在这时,一只白色的猫突然扑向小金球蒂姆甘贝。还没等两人回过神来,那只猫就将蒂姆甘贝吞了,并快速溜掉了。
                    两人对望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可是进入黑色教会的证明,必须追啊。
                    ―――――――――――――――――――――――――――――――――――――――
                    教堂
                    两个警察悄悄地走在大厅中,为首的是一名褐发女子,而另一名男子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担忧和害怕。
                    “摩亚,我们真到要进去吗?你又不是没听那传闻呀。”
                    “哼,什么诅咒,我看只不过是个恶作剧。”
                    突然,一群蝙蝠飞过,两人一惊,立刻躲到一个小间房中。房间昏暗无比,似乎隐藏着什么未知的危险……
                    看到蝙蝠被挡在门外,两人同时松一口气,可就在这时,危机出现了,
                    男子感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发现一只巨型的‘怪物’在他们背后。
                    “啊!!!”
                    摩亚闻身看同事,发现他突然倒地,脸上出现一个黑色倒五芒星,然后越来越多。正当她不不知所措时,一道声音响起。
                    “净化!”
                    一阵白光出现在男子身上,随后,他身上的倒五芒星一瞬间就消失了。
                    摩亚发现,房间中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两位少年。其中一个有着不同于人类的左手,而那只手己掐入那只‘怪物’体中,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那只‘怪物’便消失了。
                    一阵困意袭来,她便昏了过去。


                    回复
                    16楼2014-08-22 10:08
                      更改剧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08-22 21:02
                        板凳~


                        回复
                        18楼2014-08-23 00:28
                          板凳~


                          收起回复
                          21楼2014-08-24 01:31
                            楼主更新艾特我≥∇≤
                            【 岁月常相似,花开依旧人不复,流年尽相摧。 秋冬应不同,雁去仍然雪满楼,韶华皆是梦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4-08-24 13:21
                              不是要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4-08-24 20:47
                                赞~\(≥▽≤)/~!
                                另附:催文!!!!!


                                收起回复
                                24楼2014-09-06 19:30
                                  7、风应
                                  画面定格在这一刻:一个青发少年很绅士地抱着一个白发金眸的少年,脚踏微风,怀抱美人(等等!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好不潇洒。但提前是忽视被抱住的少年的一幅愣住的表情和他们身下另一个少年,但那恨不得剥了青发少年的眼神。
                                  到底是什么能让我们的亚连小朋友气成那样呢?真相就是这样滴……
                                  半小时前
                                  亚连灭完恶魔,就去找若渊。但突然异变发生,天空中卷起了无数狂风,一个青发少年静静地悬浮在风中。精致的面容上带着张狂与不羁,美丽的藏青色眸中,却不带一丝感情,仿佛是风,又无情地让人难以捉摸。
                                  冷漠,这是亚连对他的第一印,但事实告诉我们,那种东西是不靠谱的。
                                  少年淡淡撇了一眼亚连,向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但扫了一圈,好像没有。正当少年准备离开时,一道声音使他的身体明显顿了顿。
                                  “亚连!”
                                  一个白发金眸的少年向亚连跑来,正是若渊。少年不带一丝感情的眸中,突然出现了一抹惊喜和激动。就像找到自己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神秘莫测,身影一动,整个人己经扑向了若渊。
                                  “渊渊!”
                                  若渊看了看向自己扑来的少年,不知为什么,好像在哪看见时他,但一时也想不起来。不过也是,他们算上这一次也只不过才短短的三面。
                                  “你是谁?”
                                  听到这句话,少年眼中划过一次失望和悲伤,但很又恢复了。
                                  “风应。”
                                  还没等两人说什么,风应拉着若渊熟门熟路的说。
                                  “走~我们去那啥半吊子教会~”
                                  只留下完全不知道这什么发展的亚连,风中凌乱的一句。
                                  “是黑色教会……”
                                  这只能说亚连你的心脏承受能力还不好,等你知道若渊的另一个身份和末来一的批非正常人,你会怎么还不好说~(我才没有承认我在幸灾乐祸。)


                                  回复
                                  25楼2014-09-06 21:35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4-09-06 21:42
                                      55555~又素板凳的说~


                                      回复
                                      27楼2014-09-06 22:17
                                        我坐的是地板......话说有木有地下室?


                                        收起回复
                                        28楼2014-09-08 13:32
                                          8、这黑漆漆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若渊来到教会时很郁闷,看这眼前矗立的大山和一群黑乎乎的不明飞行失物,突然产生了一种疑惑,那些普通人是怎么上去的。
                                          相比若渊的郁闷,亚连却显得十分激动,而一旁的风应则是一幅鄙视和不屑的表情。
                                          【这么容易找到,,教会还真弱。】
                                          谁!?亚连看向四周,发现除了若渊和风应没有别人。难道是错觉?亚连转意想到,还没等他想完,就被接下来的事打断。
                                          “渊渊~我送你上去吧!”
                                          还没等若渊回答,漫天巨风吹起,整个人己经被风应抱起。
                                          咦?等等!!!!!!
                                          那是什么?公主抱啊混蛋!!!!我(若渊)又不是女的,甚于要你抱吗?抱就抱,还公主抱!别以为我不敢拿你怎样!!
                                          以上为若渊和亚连的心理活动。
                                          亚连很直接,向风应杀了上去。若渊更直接,踹了上去。风应很聪明,立刻躲了过去。
                                          一时鸡飞狗跳,场面好不混乱。


                                          回复
                                          29楼2014-09-14 15:19
                                            沙发~


                                            回复
                                            30楼2014-09-16 20:58
                                              ……


                                              收起回复
                                              31楼2014-09-21 13:41
                                                突然,一道剑气斩向若渊等人,停止了他们的打闹。
                                                一个身穿黑色制服,有着深蓝色长发的少年手持一把日式长剑,冷冷地看着他们。
                                                “你们是谁。”一个疑问句硬生生地被他说成陈述句。
                                                若渊看向上方,原来的黑色监视器因为风应的圣洁吹散了,怪不得那些驱魔师会来。感情他们把我们当成侵入者。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过……这样也不错嘛~
                                                亚连看着若渊那恶劣的微笑,叹了口气。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和师傅可清清楚楚的知道:若渊他任性不按常理出牌到了极致。只能陪他玩到高兴了。
                                                神田优一个闪身,已经来到亚连身边。亚连也发动圣洁,但是,一阵狂风将神田封住。
                                                “是谁准你随随便便打扰我的?”
                                                此时,风应的眼中没有了刚才的活泼,冰冷的碧眸没有丝毫感情,青发随风舞动,精致的容颜更衬得他如恶魔一般。
                                                “界虫一幻!”
                                                神田优发动圣洁,但还是没能挣脱缚束,反而被刮伤数道伤口。
                                                秒杀!亚连有些吃惊的看向风应,居然可以轻易秒杀驱魔师,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认识若渊?
                                                还没等他想完,一个少女便出现了。
                                                “等一下!我们不是敌人!”
                                                说着,便用她脚上的黑靴踢开了狂风,救下了神田。


                                                回复
                                                34楼2014-10-06 11:52


                                                  回复
                                                  36楼2014-10-06 17:20
                                                    没错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4-10-06 23:03
                                                      加油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4-10-06 23: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4-10-23 21:10
                                                          风应冷漠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女,感到心中的烦躁更深了,自己果然被影响了吗……
                                                          但是,那并不代表我会允许别人随意打扰我。微微抬起左手,风暴动了,带着一丝黑气,以更强的姿势向李娜丽和神田攻去。
                                                          【这样可不行纳,少年~别忘任务,千年公可会生气的。】
                                                          一道声音从风应的心中响起,以只有他们两人可听到的声音,阻止了他的攻击。
                                                          “哼,这次先放过你们。“为了他。
                                                          “你!”神田生气地看着风应刚要发作,就被李娜丽拦住了。
                                                          “你们好,我叫李娜丽,这位是神田君。很抱歉,因为哥哥的失误将你们当做敌。库诺斯元帅已交代过了,你们是驱魔师吧。“
                                                          “我代表教会欢迎你们。”


                                                          收起回复
                                                          42楼2014-10-24 21:44
                                                            顶~


                                                            回复
                                                            43楼2014-10-25 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