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卫吧 关注:67,297贴子:476,181

【tomoe】下雪の日子(恶罗王X巴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恶罗王(左)X巴卫(右)
有自创人物乱入
有动画打酱油的恶罗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4-08-17 22:15
    对不起吧主没看规下次会注意((跪(#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4-08-17 22:16
      「呐呐巴卫!!又下雪了耶!」恶罗王看著白茫茫的大地,对著身后缓缓走来的巴卫高兴的说道。

      「好好,又不是小鬼了别这麼兴奋好不好!」巴卫收拢双手,银白色的及腰长发随风飘逸,静静的跟在他的身旁。
      「呐兄弟,你不觉得白色是一种很棒的颜色吗?」恶罗王伸手接住了飘落的雪,背对著巴卫。虽然看不到表情,但隐隐约约看得到,那像孩童般纯真的,上扬的嘴角。

      巴卫仰头望著灰蒙的天空「谁知道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4-08-17 22:18
        「不许动!该死的妖怪!!」
        战神带著出云的将士们将恶罗王和巴卫团团包围,数把神剑指向两人。恶罗王无聊的瞥了一眼周围的士兵们,转过头对他们说「你们是太闲了吗?老是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烦不烦啊?!」

        「闭嘴!!我以战神之名发誓,绝不会再让你们这两个妖怪任意妄为了!!」战神愤怒的拔出腰上的佩剑,指著恶罗王。

        「啊啊~~~那是你们自己太弱了吧!堂堂神殿出云的神明,却比虫子还不堪一击,不过倒是让我打发了不少时间,这点还是要谢谢你们啦!!」恶罗王像个天真的孩子一般,悠哉的从地上随意的抓起一把雪,捏成一个雪球,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可恶的妖怪,去死吧!!」一声令下,箭矢如暴雨般朝两人袭来,巴卫立刻释放出狐火烧光了大多数的箭,但仍有不少射中了一旁的恶罗王。

        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不死之鬼而言,根本无关痛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4-08-17 22:20
          箭一个个落下,身体冒出白烟,不一会儿时间,除了身上的黑色大衣满是破洞外,恶罗王就像什麼都没发生过一样,毫发无伤。

          「本来以为还能找点乐子的,看样子连余兴都算不上啊…嘛!既然你们都大费周章的跑来了,那我就稍微陪你们玩玩好了!」
          一瞬间,其中一个士兵就被砍下首级,鲜血洒在雪白的大地上,像不合时节的血玫瑰。

          巴卫叹了一口气,又来了……

          虽然一开始被恶罗王给了个下马威,但是身为神殿—出云的士兵,是不会轻易放弃任务的,即使对手是差点毁灭东方的大妖怪。

          「哼!你以为我们会毫无胜算的就来送死吗?!」虽然战神在出云众神当中脑袋不算灵光,但「不打没有胜算的仗」这点常识他还是知道的。

          趁著恶罗王和巴卫忙於对付其他士兵之际,战神从胄甲下拿出了一卷古老的咒符,喃喃的不晓得念了什麼,喝叫一声,围在两人周围的士兵们立刻散开。战神将咒符高高抛起,一个手印,咒符便像有了生命般,朝恶罗王与巴卫袭来。

          恶罗王因为身体不死,所以感官并不那麼锐利,相较之下,巴卫就如同恶罗王的五感,替他察觉潜在危险的同时,也得担心这个笨蛋哪天不小心栽在谁的手里,还顺便拉一件他珍藏的和服陪葬。

          但纵使不死,也难以不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4-08-17 22:20
            巴卫动了动耳朵,转头一看,咒符如毒蔓般包围了自己与恶罗王。该死!!为什麼自己没有察觉到?!
            瞥见咒符上的异纹,巴卫突然脸色大变「…该不会?!」
            巴卫立刻将恶罗王推了出去,但是,自己却来不及逃离。咒符飞快的缠住巴卫的身体,咒文闪著银白色的光芒,全身的力气一点一点的消失,渐渐地,意识也跟著模糊了起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4-08-17 22:21
              「..卫…巴….卫……巴卫!!」睁开双眼,映在眼前的是一张焦急的脸。
              「…呜……」扶著仍略微晕眩的脑袋,巴卫坐了起来,张望一下四周,问道「……那群家伙呢?」
              恶罗王在巴卫身旁坐了下来,「小喽罗都被我解决了,可是那个用咒术得趁乱溜了,可恶!」居然敢对他的老婆下手,看我下次不把你撕成碎片!!

              显然不想管旁边的同僚脑袋都装些什麼,巴卫自顾自的看著身上的咒符。就刚才感觉到的气息,那些士兵是来自出云没错,但是,那个叫战神的气却很混浊,而且以这个咒符的咒力而言,应该不是他那种程度的家伙操纵得了的咒术…这麼一想的话……
              「…单纯被操纵了…吗……」


              「嗯?你说了什麼啊?」恶罗王看著一个人发著呆不晓得在想什麼的巴卫问道,然后视线便不自觉地往下……

              「..干...干嘛?」感觉到旁边传来了紧迫盯人的气压,巴卫回瞪著那只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鬼。


              「…呐」良久之后,恶罗王才开口说道「你那是要诱惑我到什麼时候啊?」他盯著半卧在地的小狐狸,一表正经的说。


              然后巴卫才注意到现在的自己有多麼狼狈。

              身体因为咒术的关系而使不上力,只能勉强用手撑著。身上的和服凌乱不堪,胸口大敞,黑色的咒符缠住了脖颈、手脚和纤细的腰身,银白色的长发衬著略显苍白仍无比精致的脸,就像是一个漂亮的人偶般。


              而这个漂亮的人偶傻愣了几秒,就伸手想放火烧了眼前一直视jin他的浑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4-08-17 22:24
                不过他很快的就发现自己因为咒符的关系而没办法顺利的凝聚妖力,连维持妖力的流动都用尽全力了。


                「怎麼了?」看出了巴卫的不自然,恶罗王皱著眉头问道。

                「没事。」巴卫看了眼缠在手上的咒符,然后眨了眨眼,转身就要离开。

                没想到恶罗王却抓住了他的手,一脸烦躁的大吼著「你少骗人了!!是这个东西的关系吗?!那不过就是几张纸而已,看我撕了它……」话还没说完就动手要扯巴卫身上的咒符。

                「喂!!等…」根本来不及叫他,恶罗王就已经被施加在咒符上的咒力电晕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4-08-17 22:25
                  刚醒来就看到巴卫用一副『你这个白痴』的睥睨眼神看著自己。


                  「唔恶…这哪啊兄弟……」恶罗王还没从适才的袭击(闹剧?)恢复,转头望了望周围,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刚被卡车撞过(虽然马上就能再生了)。
                  「附近的空屋,因为外面很冷。」简洁有力的回答,巴卫转过头看著尚未熄灭的炉火,细小的火星像是渴求著他人为自己增添一些足以延续的柴火般,在空中飞舞著。
                  「喏,把你身上那件破烂的大衣换了。」巴卫把自己的外挂丢给恶罗王,恶罗王接过外挂,愣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换上了。
                  「不过那到底是怎麼回是啊?!」恶罗王完全没有『这东西有危险性刚刚还把自己电晕』的自觉,伸手就要去扯巴卫身上的咒符。

                  「你是蠢蛋吗?!」巴卫抓住恶罗王的手对著他就是一拳揍下去,有的时候..不…是大多数的时候,他真心的认为这个鬼并没有所谓的脑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4-08-17 22:50
                    镇楼图是自己画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0楼2014-08-18 10:45
                      好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08-18 11:22
                        在恶罗王还抱著脑袋哀哀叫的时候,巴卫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这个符咒上的确有著不属於一般小神的纯净之力,但是,为什麼却隐隐约约的混有一丝诡异的力量,而不晓得为什麼,他总觉得这个力量并不陌生?
                        原本以为如果只是破魂阵法之纇的话,比起这个笨蛋,自己还可以想办法解决,但是很快就出了问题。在恶罗王昏过去的时候,他尝试过靠自己的力量来破坏咒术的组成,无奈这个咒术的力量过於强大,消耗掉他不少的妖力,现在的他别说使用妖术了,再这样被这个咒术摆布的话………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4-08-18 13:02
                          「喂兄弟,为什麼你的妖气流动会怪怪的?」从刚刚开始,恶罗王其实就已经注意到巴卫四周的妖气似乎开始变得不平稳,甚至变得比以前还稀薄。虽然以前也有过他因为不爽自己又偷拿他的外挂,暴怒之下用狐火把自己烧了结果因为妖力使用过度把自己的妖气都打乱的情况,但是平常巴卫都会把自己的状况调理得很好才对,可以把他的妖气打乱到这种程度的人,绝对不是什麼泛泛之辈。

                          突然被恶罗王这样一问,巴卫多少有一点吃惊,原以为自己已经掩饰得很好了,没想到扰乱的程度居然到了连恶罗王都可以轻易看出来的地步。但是,他不想让他知道,知道自己……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4-08-18 13:04
                            「没什麼,只是稍微有点累而已,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他背对著他,告诉了他虚伪的事实「暂时不会怎麼样,你先回去吧!我想在这再待一会儿。」


                            他听见了脚步声,他却不如他所预期的离开,反而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把抓过他的手,把他横抱起来。
                            「等..你干什麼啊?!!」一脚踹开了门,恶罗王就这样用传说中的公主抱抱著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巴卫走进白茫茫的雪地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4-08-18 13:19
                              假使一下,今天你看到了一个面露凶光的鬼走在路上,并且用公主抱抱著一个看似银色长发的绝世美女(?),只是她有著动物般的耳朵雨蓬松的后尾,全身缠著黑色的布条,而且似乎还红著脸……

                              这就是眼科界医生今天接到最诡异的一件病例,老先生声称自己去查看农田情况时看到了恶名昭彰的鬼抱著一个十分诡异的美女。然后他跑去跟他家人形容那个画面,他就被送来这里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4-08-18 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