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夜吧 关注:3,050贴子:41,642

【原创搬文】暗(礼狗h)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来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4-08-26 02:22
    黑暗。


    什麼都感觉不到,单纯的黑暗。

    「喔呀,还有意识吗?」恶魔的声响在耳边回荡,让自己回想起到底发生了什麼事。
    他模糊的忆起,他在寻找著白银之光,却在源头遇到了青之王,宗像礼司。对方像是早已预料到自己会出现一般,游刃有余的将他压制在地—就像那个雨天一样。

    他只依稀的记得,那个男人在自己耳边说道,他需要自己,他需要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再次睁开双眼,只是模糊的看到一个黑暗的牢笼。宗像就站在旁边,像一只紧盯著猎物的狮子。想移动身体,手脚上的铁鍊却让他失去反抗的力量;想喊叫出声,烧灼般的喉咙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男人朝自己走了过来,他感到厌恶、憎恨,也感到绝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4-08-26 02:23
      宗像伸手抚过狗朗的脸庞,无可见的看到他轻颤一下。理了理少年早已散乱不堪的黑发,像是玩弄一个陶瓷娃娃般。接著,他看到面无表情的他流下了泪。

      他强制地伸手扳过少年的下巴,逼迫他将视线上移。少年虽仍面无表情,但左脸划下了一道透明的水痕,像是缺了一边翅膀的蓝色蝴蝶,残破而美丽。

      「身为狗,仍眷恋著抛弃自己的主人吗?」知道他对这件事会有反应,宗像一脸淡然的说出残酷的话语。狗朗愤怒的抬眼瞪视眼前的男人,湛蓝色的眼眸闪著诱人的光芒,如大海般清澈却也如夜空般冷冽。宗像笑了笑,拉过捆缚著狗朗双手的铁鍊,将他摔在床上。

      「..唔…咳……」突如其来的冲击让狗朗咳了一下,还没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就再次被压制住。

      宗像伸手抚拭著狗朗的左脸。此刻的温柔像是安慰,也像是讽刺。他想反抗,想逃离男人的控制,但是此刻,他只能任由这个男人摆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4-08-26 02:24
        宗像笑著,俯下身侵占了他的唇,他挑起了他的舌头,像一只黑色的毒蛇,强迫自己吸食著他的毒液。

        「呜…呃……」呼吸被掠夺,狗朗因这个强迫性的吻而感到恍惚,身体的力量彷佛被吸光般。他厌恶著,厌恶这一切,却无法逃离。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放开了他,唇与唇的分离牵出一条银丝,顺著他的嘴角缓缓地流了下来。男人恶趣味地欣赏著少年精致绯红的面颊。

        「你的力量,我确实收下了。」狗朗模模糊糊的听见宗像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他咬噬著狗朗的耳骨,挑起一缕乌黑柔顺的长发,淡淡的香味令宗像感到著迷。他在上面落下一吻,像是亲吻著残破古堡中生长的一朵黑玫瑰。

        但对狗朗而言,这个举动无非只是另一种折磨,是男人玩弄他的手段。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4-08-26 02:25
          「唔!啊…啊……」突如其来的疼痛令狗朗睁大双眼,长腿不安地扭动著。想要挣脱男人的掌控,却再次毫不费力地被按住。

          他紧咬下唇,拒绝发出任何取悦男人的声响。他还是不想输,即使自己被男人压在身下,即使他已毫无反抗的力量。

          「喔呀?」宗像停止了扩张,沾满淫液的手轻柔的抚弄著狗朗苍白的脸,见他下唇被咬到流血,便轻扳他的唇,将手指伸进去挑弄他的舌尖。

          狗朗的意识早已被折磨得模糊不清,身体只剩下疼痛刺激著他。男人将他的双腿架到肩上,什麼话也没有说,就这样贯穿了他。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4-08-26 02:26
            先看看会不会被吃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4-08-26 02:27
              送上室长小黑爱爱图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4-08-26 02:28


                回复
                9楼2014-08-27 12:42


                  回复
                  10楼2014-08-27 18:02
                    5楼被吞了QAQ看不到H不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08-28 21:46
                      「..啊啊!!...呜..啊….呜..咿…啊啊………」撕裂的巨大疼痛令狗朗猛地一颤,禁锢双手的铁鍊也不断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大雨时敲打屋面的急促。他拼命的挣扎,但对男人而言一切的反抗都只是增进情趣的恶趣味罢了。



                      回复
                      12楼2014-08-28 23:29
                        剧烈的疼痛最终还是令他失去了意识,宗像看著脸色苍白的狗朗,凌乱不堪的黑色长发缠在透著淡粉色的肩上,罪恶的红之花遍布於他的脖颈、胸膛、腹部,甚至是大腿内侧粉嫩的肌肤。身后缓缓流出了红与白交舞的河流,顺著床沿滴落在破碎的衬衣上。




                        男人只是看著,看著此时残破无力的少年。然后,他轻柔的触碰少年阖起的眼睑,并在他的额际献上一吻。








                        一个意义不明的吻。






                        回复
                        14楼2014-08-28 23:33
                          宗像脱下自己的外套,覆盖在一丝不挂的少年身上。稍微理了理狗朗的黑发,便转身离开这个关著他的黑暗牢笼。






                          他行走在漆黑的廊道上,回眼望了那个刚完事的牢笼,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他得到了,美丽的黑暗,令人深陷,沉迷其中的黑暗。






                          但,那也只是暗。



                          仅此而已。
                          《终わり》


                          回复
                          15楼2014-08-28 23:35
                            啊5楼……
                            接:
                            http://blog.yam.com/blackregular/article/71153034


                            回复
                            16楼2014-08-28 23:36
                              从P里找到许多爱爱图((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08-29 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