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视东哥吧 关注:349贴子:6,536
  • 10回复贴,共1
242:崛起
  在我宣布规矩的时候,底下的人都仔细的听着,他们很清楚我的性格,如果谁真的触犯了这个规矩,那肯定是不会容忍的。
  但其实,我立的这个规矩很宽松,除了每个人必须要负责的东西之外,几乎没有给他们安排什么额外的东西,我尽量的做到公平公正。我注意到很多人的神色开始放松,似乎觉得守规矩并不难,但我的脸色却是严肃起来,念出了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
  “十:凡是出卖组织,背叛兄弟的人,一律,处死!”
  没错,我没有说什么罚钱,踢出去的话,我用的是很直接,也是最残酷的两个字,处死!
  死,这个字对于他们来说很遥远,很多人面面相觑,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难道你还真敢杀人?他们疑惑的看向前方,却发现带着自己的大哥们,脸色都很严肃。杨雨泽,余仁杰他们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我这个人,经历过背叛,看到过背叛,深深的知道一旦内部出了问题,那就是最致命的道理!所以,我将这最后一条,放在重中之重。
  哪怕是你贪污了组织的钱,哪怕是个人私欲膨胀,我也许都会给你机会,但是出卖兄弟,我不会给任何人机会!
  很多人觉察到不对劲,似乎气氛真的紧张了起来,他们也变得有些紧张,我扫视着众人说道。
  “不要以为这是在开玩笑,前面的九条,也许还有商量的余地,但是这第十条,绝对没有。我在这里说明,哪怕是杨雨泽,余仁杰,韩朔这三个人触犯了第十条,我都会要他们的命!原因很简单,我们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实在是不容易,我希望我们一直走下去,如果有一天,连自己的兄弟都不能信任,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整个势力的分崩离析,也会在旦夕之间,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重视起来,记住,我没有开玩笑!”
  “记住了!”
  余仁杰满脸肃穆,作为跟我最亲密的人,他感动深受,知道我对这一条有多么看重,失败,其实不要紧,但是出卖,才是最大的问题。
  看看郗冀吧,就是因为内部出了问题,所以才死的那么凄惨,我绝对不要成为第二个他!
  “你们都记住了没有!”
  宋杨站了起来,他的脸色通红,因为他想到了当初张淮铭那一伙人的事情,所以他也深深认同我说的话,如果连自己的兄弟都不能相信了,那还能相信谁?
  “记住了!”
  当全场齐声喊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才相信他们是真的记住了,既然如此,那么就是重头戏了。
  “我宣布,狼组织今天正式成立,记住这个小礼堂吧,我相信,这会是你们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
  组织的成立,代表着我以前独行侠一样的生活结束,三所高校融为一体,互通有无,所有的负责人,都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我干了一件让所有人都眼红的事情。
  那就是分钱!
  是的,这个月的利润,我打算全部分出来,表彰那些忠心耿耿的人。
  名单我早已拿到手,我念着名字,一个个人依次上来,拿着信封下去,有人忍不住打开,红色的一厚沓钱让他们眼睛都花了,瞬间捂住。
  那些没有拿到钱的,呼吸都粗重起来,有人拼命吞咽着口水,说了那么多,讲了那么多,最后还是钱更动人心,不能说在场的人都是贪财之徒,只是人之本性,大家都是凡人,我可以理解。
  分钱,彻底调动了他们的热情,我相信至少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都会是充满动力的,而这一个月,对我是最关键的一个月,稳定人心是第一步,从第一高中派人过去铺开毒品渠道是第二步,第三步,则就是要开始运营了,三所学校,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郗冀当时赚的钱,恐怕在我这要翻个五倍左右!
  之后,我的核心七个人都走上了台,而我自己则是坐在下面,看着他们讲话。
  像是这样的正式场合,我们还是第一次搞,从散兵游勇变成了一个组织的伙伴,这种感觉的确是挺稀奇的。不过余仁杰他们倒也没什么紧张的,毕竟底下做的都是自己的下属,一个个绷着脸,显得很严肃。
  我在下面观察,杨雨泽属于那种一丝不苟的人,城北高中这边被他调教严于律己,一个个都很有规矩,而余仁杰呢,则有些不着调,很多人也比较冲动,但他团结人心很有一套,跟底下的人打成一片,大家都很爱戴他,至于韩朔,由于才刚刚统一职高,他个人的威风其实还没有建立起来,别人都是先看我,后看他。
  张淮铭,徐伯清等人则是各有各的特色,能力都不错,有着独当一面的潜力。而底下坐着的其他人,譬如廖非凡跟吴杰,前者加入不久,虽然我觉得他能力很强,但想要走进核心,还需要磨练,吴杰是跟随我的老兄弟了,这些年来一直勤勤恳恳,但是随着势力的膨胀,他能力不强的短板也体现了出来,他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头目,但想要发展成一个领导者,我觉得还差的很远。
  所以他们二人,排在这群核心人员之外,又在普通成员之上。
  等到所有人的讲话讲完之后,今天这个会议的目的就达到了,每个人都是带着满脸的热忱。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未来有的大家要忙的,我希望你们能够听从命令,把事情做好,我不会亏待你们的。现在没事的人可以先走了。”
  散会之后,众人带着兴奋之色离开礼堂,而杨雨泽他们则是围了过来,我跟他们说了点接下来的细节问题,主要是余仁杰这边,他要将第一高中的这一套,铺到城北高中和职高去,所以他属于是最重要的。但余仁杰并不觉得这困难,拍着胸脯向我立下保证书。
  因为组织成立的缘故,我估计三所学校运转起来,最多就三个月。
  离开城北高中,我上了车,难掩面上的兴奋之色,舒凝开车向前,然而就在拐角之处,却是传来砰的一声,我下意识的低下脑袋,子弹打破玻璃,射入汽车的坐垫深处。
  看着这一个透明窟窿,我的脸色难看起来。
   

--卧槽 怎么新版助手小尾巴总是不见(╯°Д°)╯(┴┴(╯°Д°)╯(┴┴(╯°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9-01 20:27
    妈蛋 学校礼堂这么明目张胆

    --楼主不用谢,楼下都是我叫来顶帖的╮(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9-01 20:28
      做个纪念 恭喜我成为新水逼


      --噗哈哈 楼下队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9-01 20:32
        话说高中校园能让这么外校的进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09-01 21:36
          毒品生意难道不怕泄漏吗,那么多人,而且请问用什么方法保证一百多人忠心耿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09-01 22: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9-01 22:57
              还有2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9-01 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