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盟吧 关注:48贴子:3,369
  • 9回复贴,共1

【原创】我不当大师好多年(武侠|求指教)By:灵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求指教这是我发文的目的,所有的吐槽上来吧,我能接受。


回复
1楼2014-10-19 16:33
    对了此文略苏,略耽美向。


    回复
    2楼2014-10-19 16:34
      卷一:出名其实很简单

      第一章 楔子

      ——“小凌,你以后想干什么呢?”
      ——“当然是想成就一番事业。”
      ——“……这样啊……”
      ——“你呢?”
      ——“呵,和你一样。”
      ——“那我们会分道扬镳吧。”
      ——“唉,是啊。”
      ——“今天我们走不同的道路,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见。”
      ——“……这座桥,必定是离别之桥。”
      ——“唉……这样吧,我们约定,三年之后,我们再在这座桥上相聚。”
      ——“嗯,小凌不愧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
      ——“得了,别捧我了。”
      ——“那好,我们约定,三年之后,我们在这里会面。”
      ——“好!”

      我叹了口气,又陷入了回忆之中。那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鲁而亦。

      我们曾经约定,无论走多远,无论是生是死,都要来这座我们曾分离的桥上相聚,不知道他是否记得。他会怎么样呢?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的性格还是那样吗?他的武功有没有长进?……他会来吗?

      想着想着,我笑了。眼前又浮现了鲁而亦的样子。

      我轻轻的抿了一口酒,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我一般时候不太喝酒,我也不知道我的酒量有多少。

      三年之约,就在明天。

      我看了看天空,已经布满了霞光,原来早已近黄昏。我看向天边,还挂着一轮火红的太阳,天的一角早已被照的像燃烧似的。我轻轻的眯起眼睛,嘴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过了这个夜晚,就是明天了。明天,明天……想到这我也说不清我的心是什么样的,只涌上一股烦躁。我再次抿了一口酒,辛辣的感觉回荡在嘴边。

      我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机械的嚼着,脑中似乎布满了鲁而亦的身影。那时光,有欢乐,也有悲伤,有不舍,也有希冀。

      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叶鸥先生,他老人家过得还好吗?他老人家在哪里呢?他老人家还在逍遥吗?想着想着,我不禁舔了舔嘴唇,把酒全倒入的嘴中。

      结过账,信步小镇。

      酒气和微风在身边萦绕,只觉得百般舒适。发丝随着风儿摆动,好暖。快到秋天了呢。四季的轮回,恐怕只有时间能掌握了吧,转眼之间,已经度过了十九个春秋……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

      叹息间我走上了一座桥。

      这座桥,便是曾经我们分别的桥。

      我的手,在桥栏上抚过,我还记得儿时的那些岁月,都是在这桥上度过的。桥下有一条小河,日日夜夜的流淌着,这水,仿佛是流淌在心中的水。我看着天边,太阳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只留下天边的一抹余晖。这抹余晖,照得小河闪闪烁烁,仿佛是漫天的星辰,一闪一闪。

      耳畔仿佛又回响起鲁而亦的声音,我轻轻的闭上眼睛,微风徐徐吹过,像是在抚摸着我的脸,轻轻地,轻轻地。

      我的嘴边,又浮现了曾经的笑容……我轻轻的一翻身,便已站在了桥头的栏杆上,风似乎有些硬了,但我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不知不觉,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收起回复
      3楼2014-10-19 16:34
        第二章:好友鲁而亦

        我站在桥的栏杆上,双手抱着肩头。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摇摇欲坠的感觉,我的身子轻轻的左右晃动,微风轻轻的掀起鬓角的头发。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我静静的仰望天空,那是一个黑色的夜空,天上没有一颗星星,只有月亮发出微弱的光。我不喜欢这种夜晚,它带着一种孤独寂寞的感觉。

        我打算在这里等一晚上,因为我有预感,他很快就会来。

        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桥上只有风。

        夜风静静的吹着,似乎在与这黑色的夜为伴,正诉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语。

        “呼——呼——”一阵鸟飞行的声音传来,我抬头看着,一只矛隼飞来,稳稳的落在了我的肩上,我淡淡一笑,轻轻的叫着:“灵儿。”这只矛隼唤为灵儿,是我的朋友。

        我抬眼望着远方的天际,眯起了眼睛。

        突然,旁边的森林“沙沙”作响,我瞟了一眼,淡淡一笑,他来了。

        我的脚尖一点桥栏,身体便像一道流星似的划了过去。我轻轻的走进森林,翻身跳上了树,踏着叶子“飞”着。有人说我的轻功是一绝,这个我绝对否认,再快的轻功也没有那个人快,身轻如燕,像一片树叶,不用借任何物体可以持续在空中跃上一个时辰。轻功,踏着空气移动,才是登峰造极。

        忽然,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眼中,那身形我再熟悉不过。我的嘴角微微勾起,稳稳的落在一枝上。“鲁而亦。”我大喊着,这声音已冲破夜的寂静。

        那人微微一惊,向四周张望着。我不禁一笑,他还是没变。“鲁而亦。”我又叫了一遍,“小凌?”那人仔细的分辨我声音的方向,往树上望去。“唉,眼神不济啊。”我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纵身跳到他的面前。“吱——吱——”我肩头上的矛隼高高的飞起,落在树上,似乎怕打扰我们的说话。

        那是一个二十五多一点的人,他长着俊俏的面容,像是用画笔勾勒出的笑眼,满是神韵。立起的眉毛,在末梢也藏不住他那深深的笑意,标准身材,穿着一身紧身衣服,衣带在夜风中静静的飞起,又落下。他的头发浓浓的,黑幽幽的,像极了这夜空。

        他,名为鲁而亦。

        “小亦。”我叫着他的名字,“你真的来了。”“当然。”鲁而亦双手背在背后,嘴角微微勾起。我低头打量他,不禁笑了。

        鲁而亦是我儿时的朋友,我想应该能算上朋友吧。他的武功的修为不低,只是还不如我。无论学什么,总是赶不上我。但他自己,绝对能独挡一面,在江湖中能杀出一席之地。

        “你变了没?”我问他。“你猜。”他笑起来和儿时一样,“那我猜不到。”我微微一笑,一晃身形,已经来到他的身后,“不过,可以试试。”我轻轻的在他的脖后说着,口中喷出的气打在他的脖上。“这种方式我不喜欢。”鲁而亦一侧身躲过我。

        “这由不得你。”



        回复
        4楼2014-10-19 16:34
          第三章: 武功考验

          我说罢身子已经飘了过去,“看来你还是一样的弱。”我再次抱肩来到了他的身后。“明明就是你变强了——”鲁而亦的声音变了变,双腿加力,窜上了树梢。“太慢,太慢。”我蜷上左腿,右腿一蹬地,便毫不费力的踩上了一枝。

          “好轻功!”鲁而亦不禁赞叹了一声,旋即一用力,飞上了另一枝头。我淡淡一笑,轻轻踏上一片叶子,便来到了他的身后。我轻轻的抬手拍了拍他的肩:“鲁而亦,你又慢了。”鲁而亦浑身一震,一踩枝叶,翻身落地。我挑了挑眉毛,“呦,一年没见,这么不堪一击啊。”

          伴着说话声,我稳稳地落到了他的身后。

          “见面就开打,还真是你的性格。”鲁而亦淡淡一笑。

          “怎样?看来是你慢了,唉,没有一点长进。”我转身望着天空,那是一个幽黑的天空。“其实是你长进了好多罢了。果然闯荡江湖才是修炼的正道。”“呵。这几年我并没有闯荡江湖呦。”我背对着他,看不清他的神态,不过我能断定他一定在笑。

          夜,真的很黑,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不过我们这些习武之人一般都是听声辨位,不需要眼睛也可以进行战斗。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让它融入于这夜风之中。

          “呵。”他笑了笑,突然一阵风袭来,没错这就是鲁而亦的招式,我不禁一惊,但很快便摇了摇头。“你的招式很好,但对手是我。”我淡淡的说着,双腿一夹,接着气流,便弹了出去,躲过了他那如风的掌力。

          “别玩躲的。”他高高跳起,双腿向我踢来。我的嘴边浮起了一丝笑,瞬间移动到了他的身后,“不玩躲的,那,你玩得起吗?”我说完,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你觉得这是战场你这条胳膊还在吗?”我戏谑的说。

          鲁而亦倒吸了一口冷气,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我的嘴边那抹微笑仍未散去。

          一阵风吹过,几片树叶吹落,我伸出手,树叶轻轻的落在手心。我轻轻的合上手,攥成拳头,递到他面前,缓缓的张开手,树叶已经变成粉末,伴着夜风,飞往远方。

          “这三年,去了何处?”我问他。“四海为家。”他淡淡的答道,“去了江湖。”“江湖?可是功力丝毫没进长啊!”我半开玩笑的说,鲁而亦撇撇嘴,“你呢?”“四海为家。”我也淡淡的说,“去了十国。”

          “十国?”鲁而亦再次惊讶的看着我,我背过身去,“是,十国。”我重重的说。“……”他陷入了沉默……

          我听着风声,还有树叶的沙沙声。

          “那些地方很危险。”终于,他说出了一句话。“哦,我知道。”我笑笑,没在说什么。“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他淡淡的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淡淡的说。

          这三年,默契一直没变。

          “我在想一个人。”“我也在想一个人。”

          “万帝杰。”


          回复
          5楼2014-10-19 16:35
            第四章: 去太阳升起的地方

            我们相视一笑,皆不语。

            “接下来你想去哪?”鲁而亦抬头问我,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头便看见鲁而亦深邃的眼眸。“你呢?”我复问他。“随便。”他淡淡的答道,他还是一点也没变。“你总是这样…..”我也淡淡的应着。“你去哪我就去哪,怎样?”

            “不怎样,你还是一样的没志向。”我撇撇嘴,他轻轻的笑了:“那你想分开吗?”我也笑了,“那好,接下来,我们去哪?”我问他。“去哪啊……”他悠悠的说,“你还是老样子没主见。”我拍拍他的肩。

            “扑——扑——”矛隼的翅声拨开了浓浓的夜色,“灵儿。”我宠溺的叫着,伸出了胳膊,灵儿稳稳的落在的臂上。

            “哈哈,隼儿。来来来。”鲁而亦轻轻的冲灵儿勾了勾手,而灵儿那如珍珠般的眼睛不知望向何处。我的手轻轻抚上它雪白的羽毛,灵儿也似和我要好的蹭上我的手。鲁而亦看着我和它,不知为何眼中像是蒙上一层薄雾。

            “我们去太阳升起的地方吧。”我轻轻的说。“太阳升起的地方?东方?”“嗯。明天就出发,天,应该快亮了。”我望着天空,已经没有了深夜的漆黑,应该到了丑时。“好。”鲁而亦点了点头,头发高高扬起。

            “去喝一点吧。”鲁而亦指了指村庄,“好。”我点了点头,轻轻的放飞了灵儿,跟上了鲁而亦的脚步。

            “原来你还是嗜酒如命。”我眯起眼睛,看着他抿了一口又一口。“是啊,不过我倒是从来都没醉过。对了,你要不要喝点?”鲁而亦把酒壶往我这边推了推。“不了。”我看着茶杯中的白色蒸汽,摇了摇头。“你不也喜欢喝茶吗?”“茶可以解毒,酒可以增毒。”我看着茶中那一道道波纹,一饮而尽。“呵呵,”他轻轻的笑了,“但茶解不了心上的毒。”他轻轻的说,又似自言自语,但我还是听见了。

            “唉……”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很轻很轻。像极了天边的薄雾,轻轻的,轻轻的,寻不到一丝痕迹。

            我轻轻的拿起茶壶,看着茶水从壶嘴轻轻的注入茶杯,掀起层层的浪花,仿佛是在水里翻腾。我看着茶水起了涟漪,不禁晃了晃茶杯,似乎在把玩着什么好玩的东西。

            “天,亮了。”鲁而亦碰了碰我,说。“那我们启程。”我起身,向外走去。

            天边,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白色的痕迹,亮光透了出来,刺破了这黑色的夜。白光慢慢蔓延,已经染白的整个天空。太阳轻轻的露出了头,照的大地也亮了起来。

            我看了看身旁的人,他正视前方,脸上带着丝丝笑意。我不禁笑了,淡淡的摇了摇头,因为至少这时,我们是朋友。

            不知以后……或许以后……那有怎样,太阳总会升起来的。

            至少当你以后,还会想起来吧,想起来曾经。虽然那是曾经,但毕竟是最美好的时光啊,你舍得打破它吗?

            你说呢,鲁而亦?


            回复
            6楼2014-10-19 16:35
              第五章: 偶遇熟人

              风儿是那样的静,暖暖的吹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东方,对了,我们为什么要去东方?”鲁而亦问我。“这只是一种感觉。”我淡淡的笑道,“我一向相信我的感觉。”我胸有成竹的说。“和着咱们去东方完全是您的感觉!”鲁而亦几乎快跳起来了。“哦,一部分并不是。”我淡淡的答着。“算了算了,我信你一次。”鲁而亦颇为无奈的摆了摆手,“去那吃点东西吧。”鲁而亦指了指那间店铺,“你呀,就知道吃。”我莞尔一笑,向那里走去。

              对待鲁而亦,我从来都是这样。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态度。也许是宠溺吧,还有一些说不出的情感。

              “一壶酒,一盘小菜。”鲁而亦冲着店小二说,“你还是这些,一点也没变。”我笑说。鲁而亦走到哪都要一壶酒,用他的话说不喝酒就没力气走路。“一盘肉。”我道。“你不也到哪都点一盘肉吗?”鲁而亦也说。我撇了撇嘴,“就是这次怎么不要茶了呢?”鲁而亦扬了扬头。“切——”我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不一会儿,菜上来了。我轻轻拾起一块肉,走向店外。“灵儿。”我叫着,打了一个口哨,片刻,灵儿便飞了过来,在我头上盘旋。我把手中的肉一抛,“灵儿,开饭了。”灵儿稳稳的叼住肉,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我拍了拍手,回到了店内。这时,一个人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那个人坐在靠窗户位置,书生打扮,只留下一个背影,不知为何,那个人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穿着一身长衣,背影格外孤独,瘦削的肩膀,瘦弱的身子,头发高高的梳起……

              “想不到你这矛隼还挺挑食的。”鲁而亦夹了一口菜,“你不也挺挑食的吗?”我满不上心的说,目光不停的打量那个人。“怎么了?”鲁而亦也顺着我的目光看去。“我感觉他像一个人。”我说着,起身走了过去。

              我轻轻的走到那人身后,拍了拍他的肩头:“你好,我……”话还没说完,那人转过头来,“你……令狐凌?”他打量着我。

              他二十岁左右,长得格外清秀,浅浅的眉毛分在眼睛上方,鼻子高高挺起,尖尖的下颏,长着一副狐狸似的面容,似乎每时每刻都在邪邪的笑着。他的眼睛像是刀一样的锋利,栗色的眸子,里面似乎没有一丝光色。

              “万帝杰!”我不禁笑了,脱口而出。“哎呀,好久不见呐。”他站起身来,用力拍我的肩膀。“你也是。”我轻轻的笑着。

              “小亦。”我冲鲁而亦一打招呼,示意他过来。“小杰!”鲁而亦叫着。

              “我们好有缘呐!对了,你们怎么在一起?”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不快,“对了,你们怎么来的?”

              我和鲁而亦对视一眼,不禁笑了。“我们坐下谈吧。”我说着,又向小二点了一壶碧螺春。


              回复
              7楼2014-10-19 16:36
                第六章: 指点江山(一)

                “看来你还是没改了这喝茶的习惯。”万帝杰说着,要了一个茶杯。“小亦也没忘了喝酒啊。”我也打趣的说,轻轻拿起茶壶,看着茶水注入万帝杰的杯中。“酒要少吃事要多知,小亦你是多大了都不懂这个道理呀。”万帝杰似乎很惋惜,轻轻抿了一口茶,鲁而亦撇了撇嘴,没继续接下去。

                我又点了几个小菜:“今天难得一见哈,多吃点,鲁而亦埋单。”“为什么我埋单?”鲁而亦瞪了我一眼,我努努嘴,“因为你有钱。”“有钱个头。”鲁而亦白了我一眼,闷头吃了起来。“小气,小气啊!”万帝杰点点着鲁而亦,撇了撇嘴。“我本来就很小气。”鲁而亦重重的说。

                “哎,咱们吃咱们的。”我举起了茶杯,“今天咱们一醉方休啊。”万帝杰也端起茶杯,全倒进嘴里。

                “茶,不是这么喝的。”我轻轻的放在鼻边,深吸了一口。“你他妈的这么喝得喝到天亮。”“哎哎,咱们都是文明人,文明人。”我轻轻抿了一口,万帝杰白了我一眼,在心底骂了一句。

                “你们要去哪啊?”万帝杰问我,我瞟了一眼在旁边闷头喝酒的鲁而亦。“哎,小亦,悠着点,醉了我可背不动你。”万帝杰不经意的咬了咬嘴唇,但这么细致的动作也被我察觉了。“小凌,你们要去哪?”“哪啊——”我悠悠的道,“东方。”

                “东方,你们又不是夸父。”万帝杰又喝了一口茶,撇了撇嘴。“我们不是夸父,但我们是精卫。”我再次悠悠的说。“精卫,就你们还是精卫?”万帝杰像是听了什么笑话,冷冷的笑着,“那你们去东方,我也跟你们去。”

                我微微一笑,扬了扬头,像个神仙似的:“不可,不可。”万帝杰挑了挑眉,下一秒拳头已经砸在了桌子上,“你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又酌了一口茶,淡淡的说。“别砸了,砸坏了还得赔。”一直没说话的鲁而亦慢慢的说。“赔,就得你赔。”万帝杰的拳头握得更紧了一些。

                我的笑意更深了一些,“你还有别的任务。”“别的任务?哎我什么时候用你小子分配任务了?”另一只拳头挥了起来,目标是我的脸。“别打脸呐,毁容了多不好。”我轻轻的伸出了手,接住了他的拳头。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看我脸上深深的笑意,“切,毁容对你来说就是美容。”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次交给你的任务,是,让你去当王。”“当王?当你的王啊?”他收回了拳头,坐了下来。“当我们的王。”我淡淡的说。

                “你说那当王就能当上啊!我他妈还想当玉皇大帝呢。”我皱了皱眉:“哎,文明人,文明人。”“文明他……”万帝杰刚想继续骂,我只是轻轻拿过茶杯,借力一抬,茶杯已经进他的嘴里。

                “你能当上的。只要你想当。”我悠悠的说,“你有当王的资质。”


                回复
                8楼2014-10-19 16:36
                  先占一个,加油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4-10-19 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