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8贴子:45,001
  • 13回复贴,共1

【从明天起做一个勤快的马甲】【文】《过客》亚易/短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也许你曾遇见过一个人,他让你经历了爱恨,尝过了悲欢,让你变得更加柔软或坚强,让你看见了这个世界的一些温暖与丑恶,不过你已经忘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11-28 00:19
    【系统提示】
    玩家『易大师』,使用『嘴炮』技能。失去『节操』10点。
    攻略对象『亚索』,攻略进度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2-20 00:42
      ——“疾风剑豪,你的剑并不是为了复仇而拔的,它还可以做更加有意义的事。”
      『“当心!”亚索一剑挥出,眼前的士兵应声倒在地下,前方的竹子也随之而断。』
      『年迈的大长老擦擦额头的汗,长长的胡子随着说话一抖一抖的:“老夫、老夫没有害怕啊,就是人老了…我早就知道亚瑟你会来的,早就知道了。”』
      『亚索恶狠狠收了剑,一把拽住大长老的袖子大踏步往前走:“是是是你不害怕。…等等亚瑟是谁啊,是真的不知道我名字还是故意气我你这个糟老头子…”』
      『“居然叫我糟老头子你这个死小鬼你以为我听不见你私下里一直这么叫我吗!别忘了是谁最开始收留你的尊老爱幼的呢!”大长老跟着亚索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嚷,两人的脚踩着地上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
      『“你这么说来倒是没有一点给我喂了那么多厨房的失败品的愧疚感吗糟老头子!”』
      『“你又叫了一遍糟老头子啊死小鬼!还有你不是来保护我的吗这么吵你就不怕被人听见吗!”』
      『“糟老头子谁他妈想保护你啊真想直接把你扔在这自生自灭算了!”亚索说着放开大长老的袖子,上前两步踏弯了竹子腾空而起,蓝色的衣摆在空中划过一道柔和的弧度。紧接着破空的一声,月夜中只见得寒光一闪,刚才闪过寒光周围的风汇集在一处呼啸着席卷向前方正举着刀剑冲来的一队士兵,亚索在空中空翻一圈稳稳落地,脚尖一点,化为一道蓝影刺进敌方的队伍里。只听刀锋碰撞声,血液破开声,烈风呼啸声。前前后后几个呼吸的瞬间,等风停息下来的时候,竹林也瞬间归于沉静,只有叶子在空中慢慢飘落。亚索站定收剑,几步跑回默默围观的大长老身边,黑着脸抓起他的袖子继续往前走,“但看在糟老头子你是艾欧尼亚长老的份上我不能照自己想的那么做啊,放着你不管的话会被麻烦的人说教的。”』
      『大长老脚步尽量跟着亚索的速度,有点气喘吁吁的:“死小鬼你以为这个长老我想当?但我能想不当就不当吗!”』
      『“好啦糟老头子责任很重要这种说教的话你跟学生们讲去我是练剑的乡下剑客所以听不懂。”』
      『“说什么听不懂你明明就不想听!”』
      『两人一路吵着往前走,收拾了路上遇到的敌人,终于平安回到村子的时候,月亮已经高高挂在天上,亮得不真实。』
      『“好了,到了。”亚索拉开自家的门,发出小声的“吱呀”声,屋里的光线比外面暗很多,但他当然不能开灯,“就先在这躲一会儿吧,抱歉啊我呆不惯你那,还是这里让我安心一点。”』
      『“麻烦你一路如果还挑剔地方我担心你揪我胡子。”大长老没什么异议地就地坐下,突然皱起眉来,“亚瑟你说‘呆’是指…”』
      『亚索紧紧锁上门,光线被关在门外面,他背靠着门席地坐下:“啊,我说过如果放着你不管会被麻烦的人说教吧,我啊…最讨厌听人说教了。”』
      『“……”屋里沉默了一阵,大长老突然笑了笑,“没关系的,去吧。”』
      『亚索紧紧握住剑柄。』
      『“比起为了糟老头子浪费战斗力,消灭敌人对艾欧尼亚更重要吧。”大长老慢慢说,温温吞吞的,“而且易大师不是一个人守着整个西边的防线吗。”』
      『“是啊这个老爷子上了年纪老糊涂了一个人去打一个军队,诺克萨斯人那么找打,我也很想到前线去…”亚索沉声道,顿了一下,“但是,我现在的任务是保护你。”』
      『“…死小鬼,我告诉你,艾欧尼亚的剑客大师永远只有一个。”大长老正襟危坐地说,一字一字压得很重,“过去到现在,现在到将来,永远都只有一个。”停顿了一下,又说,“因为我也在意前线的战况,不想因为我这样的糟老头子浪费你这么好的战斗力,比起我身处安全的地方,假设最坏的结果真的发生了,岂不是什么意义也没有了吗?……我们都清楚,即使是无极剑圣,面对一个军队胜算也并不会高到哪里去。他也是血肉之躯啊。”』
      『“……你们这些一个个都自作主张的老头子……年纪一把了也不让人省心!”亚索“唰”地站起身,咬着牙恶狠狠说,“糟老头子我警告你,我马上就会回来,你不准乱跑,不准发出明显的声音被听到!”』
      『“我老了但是没有老糊涂啊。”大长老笑着,笑容慈祥而宽容,“亚瑟,我一直相信你会有大成就,比起浪费在我这,你的剑可以做更有意义的事,我会好好等着你的……去吧。”』
      『亚索关上门走出屋子,视察了一圈周围的情况,确认安全之后握紧了剑柄,开始往易大师所在的地方疾奔。』
      『“糟老头子…我不叫亚瑟,叫亚索啊。”』
      这本来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后巷。
      在它堆满尸体之前。
      易大师把剑上的鲜血擦了擦,收回腰间,对和他背靠背的亚索温和地笑笑:“看起来,我们配合得还不错。”
      “嗯。”亚索胡乱应了一声,他半蹲下身,一把拎起一个还活着的蒙面人的领子,眼神冷冽,“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杀死艾欧尼亚大长老的真凶是谁?”
      “哈?”蒙面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带着挑衅的语气,因为重伤有点吃力地道,“杀死艾欧尼亚大长老的人不就是你吗,这可是众所周知的事。”
      “想死吗。”亚索的声音凉下来,“不要让我再问第二遍。”
      “哈哈哈……可怜虫,世人都会认为大长老死于你手,而真相是什么,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了。啊抱歉,我忘记你马上就要死了!哈哈哈……”蒙面人放肆地大笑起来,安静的巷子中听上去分外刺耳,“你活不久的,不如我就告诉你真相……”
      蒙面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头垂了下去。
      亚索的手臂暴起青筋,易大师一把按住他,沉声道:“等一下,你看他。”
      亚索看向蒙面人,头垂了下来,脸上还保持着笑的表情,但细细看去,人竟已经死了。
      易大师绕到亚索面前,蹲下来从蒙面人脖颈处用剑挑出一根细细的银针:“刚才有人在暗处一直看着。”
      亚索放开手里的人,没说话。
      “…亚索,”易大师尽量把声音放平和,他慢慢道,“亚索,你冷静一点,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我们还可以找别的线索…你冷静一点。”
      易大师正说着,耳侧风起,亚索抽剑“当”一声敲掉了再一次向这边飞来的一根细针,声道之响,看得出力道之大。
      他从易大师身侧闪过,向适才银针来处飞奔而去:“哪个人他妈一直蹲在那偷偷摸摸的给我滚出来!!”
      “熊孩子!!”易大师焦急道,亚索已经消失在巷子拐角,他忙按着剑打算跟上,脖颈突然一凉,不知从何而来的刀锋紧紧贴在上面。
      “不要动了。”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无极剑圣。”
      “该死的…”易大师苦笑一声,他看了一眼亚索消失的拐角,“真是兴师动众啊,居然为了我惊动你……刀锋之影。”
      “我来不是为了你。”泰隆说。
      “…你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很尴尬。”
      “本来我只是为了截杀疾风剑豪,至少接到的任务是这样描述的。”泰隆自顾自地说,声音没有起伏,“那是因为我们接到了疾风剑豪入城的消息。”
      “所以呢,你废话这些想让我夸诺克萨斯的城防很厉害吗?”易大师没转脖子,因为刀抵在上面,他用余光看了一下侧面,自己和身后泰隆的影子照在墙上。
      “但是我们没有接到你进城的消息,任何能进来这里的地方都没有。”泰隆像是朋友叙旧一样平静地说,让人不知道他是想玩猫和老鼠的游戏还是一根筋,“你身上的气息也很奇怪,你到底是从哪里来到这里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1-16 21:10
        【系统提示】
        玩家『易大师』使用『并肩作战』技能。失去『体力』10点。
        攻略对象『亚索』,攻略进度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1-16 21:12
          “但是我们没有接到你进城的消息,任何能进来这里的地方都没有。”泰隆像是朋友叙旧一样平静地说,让人不知道他是想玩猫和老鼠的游戏还是一根筋,“你身上的气息也很奇怪,你到底是从哪里来到这里的?”
          剑客闭了闭眼,脸上浮现不知是悲是喜的微笑:“…一个非常远没有回程的地方。”
          刺客也不知听懂了没有,只是干巴巴问了一句:“为了那个将死之人?”
          “是的。”
          “值得吗?”
          “值得。”
          泰隆没有温度地说:“那么,我想为之去死也不会遗憾。”
          “说的是啊。”易大师看向天空,空荡荡的,没有一片云,“不会有遗憾的。”
          刀起,血溅,一片刺眼的红色中只看得见刀锋银白的影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5-03-17 00:44
            『亚索瞪了一眼微笑的剑客,接着小心翼翼地让他坐在一片柔软的草堆上,看了看天穹之上宁静闪耀的群星,将萧放在嘴边。』
            『萧声悠悠长长在空气中绵延,绵延到星空之上,曲曲折折流水般泄下点点星光。月光星光和在一起,随着曲声流转在两人之间。』
            『易大师静静坐着,在萧声吹了一阵之后开口,按照拍子缓慢地念白:“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
            下边有海,远看像水池
            一点点跟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等到一曲终了,亚索放下萧,再次抬头看了看耀眼的星光:“你刚才念的…”』
            『“是以前听到过的一首歌,跟你这曲子的节奏很像。我不太会唱,就念出来了。”易大师笑笑,“也不知道是几百年前,还是几千年前。”顿了顿,他收敛了笑容,“我念‘人时已尽’这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音都抖了。”』
            『“…你念这句的时候,我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白天战场的样子。”亚索悠悠道,“我在想,幸好我们打赢了。”』
            『易大师沉默了半晌,不知是在考虑怎样回话还是让亚索一句话勾起了什么。』
            『“是啊。”易大师说,他的护目镜反射着璀璨的星光,“幸好,我们打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03-17 00:45
              【系统提示】
              玩家『易大师』生命值归零。
              玩家『易大师』以后只能出现在回忆杀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5-03-17 00:48
                总之我还活着,这其实是上次就该放的,又改了改。作为消失的补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5-03-29 20:42
                  『“是啊。”易大师说,他的护目镜反射着璀璨的星光,“幸好,我们打赢了。”』
                  『易大师沉默了一阵,这一阵他一直望着远方旷野上虚无的黑暗出神。直到亚索被冷风刺得一个激灵的时候,他终于像是回过神来,声音却像是丢了魂似的:“我见过很多人死去的样子…说来也奇怪,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所有我见过的人死去的样子我都记得,记得清清楚楚。”他把“清楚”重复了两遍。』
                  『亚索看着易大师,他感觉自己的伤口又是一阵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风。他想催易大师两句比如我们赶紧回去,或者嘲讽几句类似“人老了就爱怀旧”的话,但他听到剑圣丢了魂一样的声音,这些话通通被堵在胸口。亚索不喜欢在这样微妙的气氛听人说这种伤感的话,他会感觉一阵阵的烦躁。他试图盯着点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消去这点烦躁,很快他找到了——他的视线易大师腰间慢慢扩散的暗红吸引着下移,其实夜晚的光线还是很难看清东西,但他却能清晰地看清两人身上的血迹,这让他皱起了眉。』
                  『更烦躁了。』
                  『“真的是很多很多人啊,日子一年又一年过着,一回头就会突然发现身边的人一个一个不见了。”易大师自顾自地说着,他咳嗽了两声,咳嗽的声音像是连做出这种动作都需要歇斯底里一样,“孩子我告诉你,我发现——人死前的样子啊,真的是不该让别人看见的。”』
                  『亚索还是没有说话,天知道他该说什么。他只感觉烦躁像疯长的水草,从脚底开始把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得严严实实。此时亚索眼前的剑客尽管还笑着,尽管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吞,尽管星光在剑客脸上洒下柔和的轮廓,但亚索感觉得到,感觉得到易大师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深切而沉重的悲伤里。空气流转着,冷风吹着,亚索就是能感觉到那股悲伤在剑客身周环绕,挥之不去。他就是感觉得到。』
                  『“怀旧时间结束了。”亚索伸手把易大师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很清晰地听见一声从自己身上传来的血肉牵扯的声音,“回去吧,自己先活下来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因为人老了,所以眼睛容易进沙子。”』
                  『“是是。”』
                  『再没有人说话。』
                  『亚索拖着易大师的重伤的身子一步步走着,其实这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费劲,即使他自己也身负着伤。』
                  『亚索印象中的这个人一直很高很强大,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家伙竟然这么轻。大概真的是被冷风吹昏了头,亚索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他想起了剑客刚才丢了魂一样念叨的话,想到了剑客缓慢的混着些许鼻音的念白,接着又想到了白天的战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5-03-29 20:43
                    SHERlocked - David Arnold


                    【好久不见= =】
                    这次的更新配合BGM食用更佳~之前有一个更适合的BGM传不上来,可惜QVQ


                    收起回复
                    57楼2015-05-21 23:15
                      『亚索印象中的这个人一直很高很强大,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家伙竟然这么轻。大概真的是被冷风吹昏了头,亚索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他想起了剑客刚才丢了魂一样念叨的话,想到了剑客缓慢的混着些许鼻音的念白,接着又想到了白天的战场。』
                      『亚索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死人,他是道场的佼佼者,但他从没参加过战争。他还在血气方刚岁月的时候,经常幻想着在战场上杀人会有多么帅气潇洒——大概每个练剑的男孩都会这么觉得吧。然后有一天等他们真的面对攻击自己家园的侵略者们,真的将剑刺进活生生的身躯的时候,真的被滚烫的鲜血溅了一脸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一切是玩真的,自己真的夺取了鲜活生命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
                      『亚索感觉眼前一阵阵地闪过鲜血淋漓的狰狞脸庞,都是不认识的脸庞,这些脸下面还连着一具具肉色的躯体,被不知哪里伸出的握着兵器的手一下一下疯狂地刺着。鲜血在空中散开,铺天盖地,然后又聚拢,回到伤口中,再一次被刺开。画面一遍遍重放着,几乎将和视野中的景物融为一体。』
                      『“我没有做错。”亚索小声对自己说,他试着安抚胸口剧烈跳动的心脏,“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了你——还会杀了你在意的所有人,毁了这片宁静的土地。而这片土地,不也正是很多脆弱又坚强的人活着的依存吗?”』
                      『冷风一点点侵蚀着亚索的皮肤,亚索感觉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有点僵硬了,只能用意志驱使着撑起身上自己的重量和剑客的重量,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适才他和大师一起享受的片刻宁静似乎被风吹得不知所踪,就连刚才还无比耀眼的群星也都隐藏在了云层后面,夜晚开始变得黯淡无光。』
                      『亚索甚至感觉,就连回家的路都似乎变得长了起来,很快他为自己这个奇怪的念头皱了皱眉。』
                      『似乎有哪里奇怪,似乎也没有哪里奇怪。亚索记得,从前线往住所走,需要经过一片荒野一片树林还有一条长长的大道,很远——但是没这么远。』
                      『易大师不知何时已经沉沉睡去,亚索意识到他不再迈步之后换了个姿势把他整个人都背到了自己背上——亚索并没有奇怪这个夜晚为何从不知何时开始变得有点寂静得诡异,没有虫鸣,有冷风但是听不到风声…亚索也没有奇怪为何剑客这时睡着了——是的,剑客已经花费太多精力了。所以这很正常,这没什么奇怪。亚索那时几乎是刻意忽视着这诡异的气氛,他仍然看见一具具白色的红色的身躯在自己眼前若隐若现,他只希望赶紧远离这个地方,什么都不管,回到家中好好地睡一觉。』
                      『说真的,他脑袋里什么都不想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5-05-21 23:17
                        『亚索在又走了很远很远之后,脚已经开始麻木地向前挪动的时候,听见静谧而黑暗的夜里一声不寻常的声音——那是人的脚步声,从本该是家的方向现在却只能看见茫茫黑暗的前方传来。那脚步声有些急促,还有些凌乱。』
                        『这个时候适时地有一阵冷风吹来,划在亚索的脸上传来一阵生疼。亚索突然想起小时候某个仲夏夜,背上的剑客给自己讲鬼故事,自己还笑得直打跌。他向来是不信这些的,但今晚是怎么了?头被风吹得发昏了吗?』
                        『亚索想咽一口唾沫,却发现喉咙干得异常。』
                        『他眼前那些人脸和人的躯体突然间无比清晰,闪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和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像是慢慢逼近的恶魔。亚索开始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和肩上剑客均匀的喘息,同时他身上的伤口也开始刺疼,不同于普通的伤痛,那些伤口几乎是隔着血肉伸出手在撕扯着亚索的心脏。』
                        『风停息下来,疼痛还在继续,眼前的战场也还在继续折磨他,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亚索的手按上了剑柄。』
                        『黑暗中敌人来到了他的面前,那个瞬间一种无法想象疼痛在他脑中炸裂,眼前浮现的人脸一个个争先恐后与来人的脸重合到一起。亚索感觉刚才还静谧的夜一瞬间回到了白天的战场,喊杀声、哭泣声、兵刃相接声统统混在了一起,那些嘈杂的声音逐渐放大、放大,逐渐变成巨大的轰响,轰响包围了他整个人。亚索的剑在几秒前出鞘,背上的易大师因为他这个大幅度动作而滚落在地上——亚索没有意识到,他的脑中是剧痛,他的耳边是嘈杂,他眼前是白天那些鬼魂…他是进入地狱了吗?』
                        『亚索提着剑,对着眼前那些重合在一起的、白天早已死去的敌人的脸狠狠刺了过去。』
                        『喷薄的鲜血几乎蒙住了他所有视野。』
                        『“亚……”有一个声音传来,在一片血红的地狱中呼唤着什么。』
                        『“……亚瑟!”』
                        『“?!”那气若游丝的声音竟使亚索猛然惊醒,就像是被一股明亮的圣光从地底的地狱拉回了人间,重见光明。而当他努力适应着眼前的光明,阴冷瞬间笼罩了他,眼前看到的一切重新让他几乎坠入无底深渊。』
                        『亚索此时不在没有尽头的大道上,而是站在他从小长大的村庄村口,村里微弱的光也几乎让他睁不开眼,他周围围着一张张从小看到大的惊呆的面孔,从他背上滚落的易大师躺在地上不知死活。而他手里握着剑,剑的另一端深深地刺进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艾欧尼亚大长老的心口——看着自己长大成人总是絮絮叨叨的老爷子的心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5-05-21 23:17
                          『亚索大脑一片空白,他无法接受眼前这场景带来的冲击,然而大长老胸前的猩红又刺痛着他的双眼,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定格了一样,惊呆的村民,握着剑呆立的亚索。定格一直持续到大长老的手颤颤巍巍地抬起来,那只苍老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大长老抬起手抚摸上亚索的脸颊——如同多年来他对亚索的每一次爱抚。』
                          『“你…要坚强。”老人的声音无力却慈祥,他用最后的力气念出这句话,这句话穿过空气传到亚索耳边的时候就像是过了好几个世纪。』
                          『艾欧尼亚的大长老倒在地上,血液就像是慢镜头一般从空中慢慢落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5-05-21 23:18
                            ……卧槽啥时候精的?这这这还能不能愉快地年更了压力好大_(:3」∠)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5-05-21 23:2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