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吧 关注:1,485贴子:5,086

【搬文】 《穆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回复
来自抱抱配图1楼2014-11-29 23:43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回复
    来自抱抱配图5楼2014-11-30 13:44
      亲,搬文辛苦了~O(∩_∩)O    哑巴妈妈~这段每次看都好心酸哦QAQ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4-12-06 02:33
        7.
        最近这几天我妈吃饭总是没什么胃口,脸色也不太好,捂着肚子很难受的样子,李婶带她去附近诊所开了点胃药,还是没什么好转。我有些不放心,准备过几天轮休的时候抽个时间带她去医院检查检查。

        超市的工作虽然累但是交班时间早,正好市里新开的一家高级饭店需要些服务生,我抱着试试的态度问了问,结果刚好他们可以倒早晚两轮班,这个工作我也就接了下来。

        现在每天在超市下班,我回去急匆匆地吃几口饭,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往饭店赶。我妈并不懂我在外面做些什么,只是每次我回家她都会把当天卖废品的钱给我,看我收下就一脸高兴的样子。我会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把那些钱放到黄布包里,看着她被骗了还在一边傻乐,心里只有说不出的温暖。
        这天晚上上班的时候,店里好像来了什么很有来头的客人,领班急匆匆地调了我们组的几个人过去。那是这个饭店最贵的包厢。整个房间完全的中国风,最引人注目的是正中间天顶上悬挂着一个大型的灯笼灯罩,中间垂下来些水晶吊灯。我看得差点呆掉,被领班一把抓到房间门口,才回过神来。
        过了一会儿经理领着一群人走了过来,我只远远地看了一眼,就僵在原地。

        林涵,易天最好的兄弟之一,这个世界上最恨我的人。
        当年我拍照片威胁易天后找人把我打成重伤的就是林涵。其实那种刻骨的恨我能理解,毕竟是从小跟到大苦恋了20年的人,被别人用那种方式抢到手,大概换在我身上也会恨到发疯吧。

        一群人越走越近,我也不敢太明显地躲避,只是尽量装作平静地微低着头,心里祈祷他不要注意到我。一步,两步… 林涵走到我身边时我紧张得握紧了拳头,待人走过了才暗地里呼了口气。

        “等等。”林涵突然转过身走到我旁边,“你把头抬起来。”

        一群人全都停下脚步看着这边,我也没有办法再躲下去,只有尽量平静地抬起头直视他问:“这位先生需要什么帮忙吗?”

        林涵的瞳孔瞬间放大,愣了一秒后他突然不可抑制地笑起来。

        “林少爷,有什么问题吗?”经理急匆匆跑过来,脸上一片紧张惶恐。

        “没没…什么问题都没有。”林涵摆摆手,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看起来心情很好地走了进去。经理赶忙跟在后面,走之前皱眉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叹气,林涵的性格我清楚得很,既然我被他看到了,他就不可能那么轻松地放过我。其实我跟易天分开以后我一直担心自己会不会落到林涵手上,被他弄死扔在哪个地方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不知道是我运气好没被找到还是他根本就没找过我,我一直平安地活到了现在。

        果然在上菜的时候经理满脸不安地朝我走了过来,开口道:“林少爷指名要你进去。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认识?”

        我摇了摇头。经理叹口气:“你千万别给我出什么乱子啊,得罪了林家的少爷我怎么跟上面交代。”我心里苦笑了一下,看现在这样子乱子肯定是要出的了。至于怎么出,出得有多严重,全都不是取决于我。

        进去的时候两个同事正在上菜,林涵看着我笑了笑道:“来,麻烦你帮我倒杯茶。”

        我默默地走过去,从身旁正一脸无措地看着我的同事手里接过茶壶,低头在林涵面前的茶杯里斟上茶。其他人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都停下了谈笑声。

        倒满了茶,我把茶壶放下,正想退出去,小腿突然被重重踢了一下。因为没有防备,身体失衡倒在了地上。

        还来不及反应,一盘菜就全都落在我身上。幸好菜温不是太高,我并没有被烫伤,只是满身的油腻很是狼狈。

        林涵惊讶地“啊”了一声,随后满脸坦然地看着我道:“哎呀真不好意思,我手滑了。”四周安静得听不到一点声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12-19 14:47
          我挣扎着站起来,身上的菜油因着动作往下滴,我抹掉溅到脸上的油,一言不发地往外走。

          “站住。”身后传来林涵懒洋洋的声音,“我说过你可以走了吗?”

          我在心里微微叹气。

          若是换做几天前,我现在一定立刻回头同样端起一盘菜浇在他头上,之后最坏不过就是被打死而已,我并不在乎。但是现在我有家了,我那个又哑又傻的妈还在家里等着我。若是我死了她要怎么办,我不能让他第二次失去孩子。

          所以我只有停住脚步,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涵,等待着他下面的吩咐。
          林涵慢条斯理地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又立刻吐掉,皱着眉道:“什么鬼东西那么难喝。”随即抬起头看着我,正要说什么却突然顿住,睁大眼看着我后面。
          我察觉到什么,一转身,是易天。
          恍然间好像回到了5年前。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大学,每天晚上都会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打工挣学费。有天晚上遇到了些喝醉酒的混混故意找茬,在对方中的一人一脚踹倒我抬起桌上的菜想扔到我身上的时候却被人拉住。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一点。”易天握住那人的手腕,拿过那盘菜,表情淡淡地从对方头上倒了下去。

          然后是两帮人的混战。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和我一般大的男生,动作漂亮地躲开攻击,利落地出拳,将那些嘴巴里污言秽语的混混一个个打趴在地上。那样旺盛的生命力,冷漠又绝对自信的神态,和晦暗卑微的我不同,他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

          所以其实易天不能怪我这样纠缠他。若是一个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有一天看到了光芒,感受到了温度,他怎么会不想尽办法地要把那抹温暖的光亮永远留在身边呢?只是现在,我顶着满身的油渍狼狈不堪地站在易天面前,像是在为5年前的那场相遇画上一个可笑的句号。
          经理站在易天身后,看见我时眼珠都要瞪出来,他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怒斥道:“你怎么搞成这样!”我还来不及开口解释,后面就传来林涵的声音:“李经理,怎么你们这里的服务生连上个菜都不会。”经理的头几乎要低到地上去:“林少爷真不好意思,这个是刚来的,我马上换人进来!”
          “可是我今天还就想让他上菜了怎么办。”我转身,正对上林涵冷冰冰的视线。经理满头大汗不知道该怎么办,整个包厢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这个时候易天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到了林涵面前,拍了拍他的头,声音里带着些警告:“别闹。”
          林涵撇撇嘴,不高兴地道:“行了行了出去吧。”经理如临大赦,一边道着歉一边拉着我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时候我恍惚地想,大概不把我心底残留的最后那点温暖和美好毁掉。他们是不甘心的吧。



          ——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12-19 14:48
            今天先更那么多了O(∩_∩)O虽然没人看,但是对不起那么久才更了,很抱歉~~~



            ——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12-19 14:50
              你更到精彩的部位....却挺了,OH My 噶...


              收起回复
              16楼2014-12-22 10:57
                8.

                “你跟林家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出了包厢,经理就拉着我问。

                这种时候再说不认识也不可能了,我就半真半假地掩饰了过去,“我跟他是大学同学,当时关系不太好…”经理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随即皱着眉叹了口气:“穆然,不是我势利。我们饭店背后的投资人就是林家,既然林少爷对你有意见,我们也不能再用你了。”

                我看着经理为难又无奈的样子,只默默地点点头,心里并没有什么惊讶愤怒。从林涵发现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是不可能再呆下去了,不管这饭店是不是他家的,只要他想我走,我就只能乖乖地离开。这个社会是没有什么公平的,面对林涵那样的人,我没有反抗的余地。
                其实现在想想3年前的自己,真是觉得好气又好笑,那个时候是要有多么的无知无畏,我才敢做出那种事来。别说是易家林家,就是易天其他的那些朋友,要处理掉我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因着我手里拿着易天的照片,那么多有钱有势的少爷,就算气得恨不得对我挫骨扬灰,还是要咬牙看我缠在易天身边。

                我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我还能活到现在,也不知是老天的眷顾还是惩罚。

                跟经理道了别,又去服务生的换衣间洗了澡换了衣服。看着那件做工精良但是满是油渍的工作装,我苦笑了下,这下好了,非但领不到工资,还要去找领班赔衣服的钱。如果说这油是林家少爷泼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给我打点折,我自娱自乐地想。刚把衣服装好,背后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上班,怎么会有人来?我好奇地扭头,看清楚来人后,却僵在了那里。
                易天抱着手,倚在门边,表情淡淡地看着我。
                我呆呆地看着他,他怎么会来找我?难道是为了刚才林涵的事?总不至于是来道歉的吧… 我在心底苦笑。
                易天见我不说话,挑眉看着我,似笑非笑地问:“然后呢?”
                我被他这句摸不着头脑的话弄得满头雾水,皱眉看向他:“什么?”
                易天的表情突然就冷了下来,看着我的黑色眼眸里满是厌恶鄙夷,“知道这里是林家的饭店,故意来应聘服务生再找机会遇上我们。当着众人被林涵侮辱,然后呢?你的后续计划是什么?”
                我睁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易天,好像在听什么天方夜谭。原来刚刚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我算计好的,都是我的计划。我突然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
                易天皱眉看着笑得几近失控的我,突然大步走了过来,猛地捏起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或者你又在哪个角落安排了人拍下了什么照片?嗯?”
                我好笑地看着他,干脆遂了他的意,“‘林家少爷仗势欺人,当众羞辱孤儿服务生’你觉得这个题目怎么样?”
                嘴巴忽然被堵住。
                易天俯下脸力道凶狠地吻着我。双唇被咬得发痛,我双手用力想推开他,察觉到他的舌想伸到嘴里,我死死咬住牙关,怎样都不让他进来。半晌他稍稍抬起头,贴着我的唇语带讥笑地道:“你要的不就是这个?”
                我喘着气平复着呼吸,心底奇怪明明两个人靠得这么近,怎么心里还是那么冷呢。努力抑制住身体的颤抖,我用力拉下他捏在我下巴上的手,凑到他耳边带着笑意说:“既然你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怎么还是送上门来了?”
                我从来舍不得对他说一句重话。
                在一起的三年,就算他嘴里说出再难听的话,就算他当着我的面跟人上床,就算心里在滴血,我也从来没有回击过。我知道自己有错,我并不是他真正的恋人,我不过是一个用尽手段缠着他的卑鄙小人。因为一开始就把自己摆到了最卑微的位置,所以他对我再不好,我也没有资格抱怨没有资格要求公平。
                只是我没想到我在易天眼里已经龌蹉至此,不管我做什么,他都认为我是在别有用心地接近他算计他。我曾经以为我错的不过是开头,可是原来三年间我的竭尽所能在他心里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易天猛地推开我,看着我的冷冽目光中几乎透着恨意。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不愿再跟他纠缠下去。转身提起一边的衣服,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叹着气道:“这次的碰面真的是个意外。没有照片也不是什么计划。我跟你保证,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我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易天会不会相信我,或者他以为这又是我的另一个计划?不过不管他是怎么想的,这大概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吧。心底有些遗憾,不管是那次仓促的分手还是这次难堪的碰面,最后我都忘记给他一个道歉。从三年前就欠到现在的,关于用照片威胁他的事,欠他一个正式的道歉。不过想来,易天大概是不会稀罕的吧。
                去找了领班交了衣服,还没说明情况她就告诉我经理已经交待过我不用赔偿,还补了我半个月的工资。我心里感激,拜托领班替我转达谢意后就离开了饭店。
                回家的路上在一家小店买了些绿豆糕,我妈喜欢吃这些甜甜的小点心。果然到了家她看到后高兴得不得了,只是吃了一块后她就没有再吃下去,李婶也过来告诉我她晚饭什么都没吃。我有些担心,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想着明天干脆跟超市请假带她去医院好好检查。
                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模模糊糊间好像听到隔壁有些什么声音,起初我还不在意,正要再次睡过去间突然听到“咚”一声,什么重物倒地的声音。我一下被惊醒,赶紧翻起身跑到隔壁。
                一打开门我惊在原地,我妈正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椅子倒在一边。我赶紧跑过去把她扶起来,着急地问:“妈你怎么了?你哪里难受?”
                她满头是汗,双手死死压着肚子,我这才反应过来她是胃痛。我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抖着手去抽屉里找药。找出药后又急匆匆地倒了水,才到床前,忽然见我妈一弯腰吐出一口血来。
                我呆在原地,手中的杯子“嘭”一声落在地上。

                “快送医院!!”门口响起李婶的呼声。



                   -- 总有一天,我也会等到这样一个人,救赎我无望而黑暗的人生,带给我光和希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12-22 12:51
                  9.

                  “胃癌中期。”做了电子胃镜手术后,医生确诊了病因。

                  我呆呆地看着医生,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问:“胃癌?…会不会是误诊?”话音刚落我才意识到,当着医生的面怀疑对方误诊是多不礼貌的行为。

                  幸好医生并没有生气,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进一步解释道:“病人出现了呕血现象,这是由于癌细胞扩散后肺细小血管破裂引起出血。这是胃癌中晚期最明显的症状之一”

                  我愣愣地听着,听到扩散两个字后赶忙问:“那么治疗…”

                  “初步诊断癌细胞扩散得不是很严重。建议手术。”

                  我心里松了口气,还能手术就是还有希望。咽了咽口水,我看着医生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手术费大概需要多少?”

                  医生正在写病历报告,头也不抬地答:“手术费加上放、化疗费用,根据你用药的不同,在医院期间大概5-10万。之后还需要根据病人手术后的情况看是否需要继续放、化疗,加上药钱的话…”讲到这里医生抬头,抱歉地看我一眼,“我就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数字了。”

                  我脑海中一片空白。
                  5-10万,还不算上后期的治疗费用。
                  而问题是,我现在的全部存款加起来,还不足4万,连最保守的费用我都付不上。

                  医生看我为难的样子,又皱起眉叮嘱道:“你们家属尽快做出决定,手术越早做对患者越好,不要拖时间。”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回到病房的时候,我妈已经打着点滴睡着了。李婶看我回来急忙迎了上来:“怎么样了?医生说是怎么回事?”

                  “胃癌。”我知道这事不能瞒着李婶,以后很多事还需要靠她帮忙。

                  “怎么会…”李婶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她们这个年纪的人,听到癌症这种病,大概都觉得没希望了。

                  “没事,医生说还可以手术,手术成功了就能好。”我勉强扯出一个笑,轻声安慰道。

                  “那得要很多钱吧… ”李婶转头忧心地问。

                  “我会想办法的。李婶你先回去休息吧。”折腾了一个晚上了,李婶年纪大,我有些不放心。

                  “好。我回去给阿秀收拾些衣服。这医院怕是要长时间住下去了。”李婶叹了口气,又叮嘱了我几句,这才出了病房。

                  我在床边慢慢坐了下来,望着我妈睡梦中的脸,看着她紧紧皱起的眉头,想到她捂住肚子缩在地上的画面,心蓦地痛了起来。伸出手理了理她落到脸颊的头发,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筹到手术费。

                  中午的时候,李婶带着衣服来了医院,还给我妈熬了些粥。恰巧这时我妈也醒了过来,她醒来见自己在医院,害怕得不得了,紧紧地抓着我,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我握着她的手耐心地给她解释她生病了需要在医院治疗,那样肚子才不会痛。李婶也趁着粥热赶忙倒了出来,想要喂她。我妈却皱着眉扭开了头。

                  我从李婶手中把碗端过来,拿起勺子舀了一点粥,吹了吹,喂了一些过去,轻声道:“妈,吃一点好不好?我们就吃一点啊…”

                  她犹豫着看着我,终于是张开嘴把粥吞了下去。

                  我看见她望着我眼里全然的信任和依赖,鼻子蓦地一酸,赶忙扭头掩饰性地咳了咳,把眼泪憋了回去。
                  拜托李婶帮忙照顾我妈后,下午我赶去超市找到了经理,说明了自己的情况,询问可不可以预支工资。经理摇着头拒绝了我,“小穆,我知道你不容易。但是我们超市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你想想,若是我答应了你,以后每个人都来找我预支工资,我怎么办?”
                  我心中失望,却也能理解经理的为难。
                  跟经理请了一天的假,我走出了超市。
                  到了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心里顿时茫然,接下来应该去哪里筹钱?



                     -- 总有一天,我也会等到这样一个人,救赎我无望而黑暗的人生,带给我光和希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12-22 12:52
                    昏暗的小房间中央放了一张手术台,我躺在上面,两个戴着口罩的人手里拿着刀正一点点划开我的肚子。那感觉很清晰:手术刀贴着皮肤的冰冷质感,肉被割开时的钝痛感。我头上开始冒汗,因为疼痛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那两个人却丝毫没有注意我,只专注于手上的动作,冷冰冰的眼眸中不带一丝感情。最后其中一人伸出手,从我的肚子中掏出了鲜红的肾脏。


                    我猛地坐起身,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原来是梦。
                    伸手一抹才发现额头上全是汗,我努力平复着呼吸,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只是做梦。
                    病房里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扭头,我妈闭着眼沉沉地睡着。轻轻起身走到窗子边,已是深夜了,暗沉的天空中看不到一丝星光。梦里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闪现,我闭了闭眼,努力压下心底的恐惧。
                    原来我也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
                    第二天一早李婶就来了,这几天我去超市上班的时候都是李婶在帮忙照顾我妈。我已经想好了,卖肾的事情谈好以后我就把超市的工作辞了。说实话我并不是太清楚失去一个肾身体到底会受到多大的伤害,不过想来,做了手术后后,再去做超市里那种体力活,是不可能的吧。
                    跟李婶道了谢以后就急匆匆地往超市赶。上了公交车过了几站才发现手机忘在了病房。因为担心如果出了什么事李婶找不到我,我又赶忙下了车往医院跑。到了医院,刚刚推开病房门就发现李婶手里拿着我的手机,脸上的表情忐忑不安。

                    “李婶,怎么了?”我急忙看向我妈,她还在睡,周围也没有医生,不像是出事了。

                    “小穆,这是怎么回事啊?”李婶犹豫着把手机递给我,脸上的神情很是担忧。

                    我接过手机,一看却愣住,上面是一条刚收到的短信【请在明天之前把身体的检查报告发到这个邮箱xuyiien@xx.com 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会在下个星期安排手术。】

                    “刚刚你的电话响了。李婶不懂这个,又担心有人找你有事,拿起来想接通,按了几下,就出来这几个。”
                    李婶见我不说话,再次开口道。

                    “没事,可能是发错了,我都不认识这个号码。”我把手机放进口袋,故作轻松地道。

                    李婶一瞬间皱起眉,挡在我面前,“小穆,李婶虽然是个乡下女人没什么文化,但是你别把李婶当傻子。”

                    “李婶你别多想,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我上班该迟了,我先走了。”说着我慌里慌张地就想出病房。

                    李婶一把拉住我,声音也大了起来,“什么手术?为什么要你的检查报告?小穆你到底瞒着我们要做什么!”

                    我拼命掩饰着,甚至想扒下李婶的手往外跑。李婶死死地拉着我,怎样都不让步。眼见病房里的其他人开始注意这边,我没办法,才拉着李婶走到一边,跟她讲了卖肾的事。

                    “你…你这傻小子!你这是做的什么傻事!”李婶红着眼睛看着我,声音里都有些哽咽。

                    “没事的。我都问过了,人体内有两个肾少一个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我笑着安慰道。

                    李婶猛地站起身,着急地看着我:“怎么会没有影响?没有影响怎么还会有人出那么多的钱买肾呢!小穆你听李婶的,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千万别做傻事!”

                    我低着头不说话,半晌才艰难地开口:“手术费的钱不够,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我不能让我妈出事…”

                    李婶的眼泪哗一下流了出来,声音都有些抖:“如果阿秀不傻,如果她知道你要做什么,那她就是宁愿死也不会再治下去。李婶照顾她这么多年,知道她是真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这天底下有哪个做妈的愿意拿自己孩子的健康来换自己的命!”

                    我握紧拳头,眼前渐渐一片模糊。李婶说的每一个字都重重打在我心上,的确天底下没有哪个母亲会愿意这样做,可是天底下又有哪个孩子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我虽然才跟我妈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如果连她我都保护不好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活下去。



                    ——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12-22 12:55
                      易天还想说什么,正好这时医生来了要帮我做检查,他阴沉着脸退到了一边。

                      其实我爱的易天一直都是个很好的人,否则他也不会把我送来医院,不会帮我救我妈。这样想着心里也释然起来,不管他怎么误解我,以后我可以用行动向他证明,我不会再缠着他,也不会白要他的钱。 检查过后医生说肚子上的伤口已经没有问题,只要静养等刀口慢慢愈合就好。我问了医生才知道我已经昏了两天,加上被林涵绑走的那天,我已经三天没有跟李婶她们联系了。我有些着急,看向易天恳求道:“我知道已经不该再麻烦你,但是易天你能让李婶跟我见一面吗?我想问问我妈的情况。”易天拒绝了我,理由是李婶忙着照顾我妈,没有办法来见我。

                      我心里失望但是也没再说什么。也是,做了手术后我妈更需要人照顾了,李婶只有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而且我已经醒了,她得到消息一定会抽空过来看我的。

                      只是一直到我醒来的第四天,李婶还是没有出现。每次我问易天易天都说她没有时间过来,我越想越奇怪,虽然我跟我妈并不在一个医院,但是抽空过来一趟总是可以做到的。伤口已经渐渐开始愈合,只要不做些激烈的动作,我已经可以离开床慢走了。既然李婶无法过来那我过去好了,所以我跟易天提出要去看我妈,易天却还是冷着脸拒绝。

                      “伤口并不是太深,医生也说愈合得很好,我可以去。”我着急地反驳。

                      “不行,你不能去。”易天还是一口拒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给我。 我也气急起来,开口道:“易天,我真的很感谢你送我来医院谢谢你让我妈做了手术。之后的事就不用再麻烦你了,我会处理好的。另外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说完我就起身想走。

                      易天一把把我按了回去,脸色有些难看,半晌终于答应:“我让那个女人来看你。”

                      第二天中午吃了饭我就一直期盼地看着门口,也不知道李婶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不会担心,反正一顿责骂是少不了的了。 李婶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我有些惊讶,她看起来瘦了许多,脸色也不太好… 难道是照顾我妈太辛苦的关系?其实李婶也是心极善的人,否则她也不会一直关心照顾一个跟自己没有关系的哑巴女人,或许这么多年了在她的心里早就把我妈当成亲人了吧。从我妈生病以来她就一直很费心,以后一定要好好谢谢李婶。

                      李婶坐到我床边,仔细地看了我半晌,才红着眼睛问:“身上的伤都好了吗?”因着对方话里的关怀和担心我鼻头一酸,眼前就模糊起来。我吸吸鼻子笑着回答:“没事了,再过不久就可以出院了。”

                      李婶点点头,拿手抹着眼角的泪,哽咽着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一直在等着李婶说我妈,等了半晌李婶也没有开口,最后我终于是忍不住问道:“李婶我妈还好吧?手术也做了病就会好了吧,医生是怎么说的?”

                      李婶愣了下,低着头眼神有些游移不定,许久脸上扯出一个笑来,“阿秀很好,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这样啊… 她有没有问起我?好几天都不见我她一定很着急吧。”我妈总是很黏我的,更何况是在医院里,如果没有我陪着她她一定很害怕。

                      “我告诉她你工作去了…”李婶还是没有抬起头看我,声音也很低。

                      “李婶,这阵子真是辛苦您了。如果不是你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最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等我出院就…”

                      “小穆,今天就到这里吧。李婶下次再来看你,阿秀还等着我呢。你也注意身体,好好养伤。”李婶说着就慌慌张张站起身朝门外走。

                      我没有阻止她。

                      只是渐渐收起脸上的笑意,呆呆地看着李婶的背影。

                      “李婶,你告诉我吧,我妈怎么了。”李婶走到门边的时候,我听到自己的声音。



                      ——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4-12-23 18:56
                        李婶背对着我僵在原地,许久她的肩膀剧烈颤动起来,然后她转过身几步扑到我床前,摇着我的手哭着喊:“李婶说过让你不要做傻事不要做傻事!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不见了的第二天晚上阿秀偷偷跑出医院出了车祸…没抢救过来… 她就是出去找你的啊!她就是去找你的啊!”

                        我茫然地看着在我面前哭得几乎要昏厥的李婶,脑子里一片空白。

                        出了车祸?

                        没抢救过来?

                        明明每一个字我都认识为什么它们组合在一起我却听不懂了呢?

                        “李婶你告诉她别找了,我只是受伤了,伤好了就会回去了。”我扶着有些失控的李婶,认真叮嘱道。

                        李婶还是哭着摇头。

                        看来不能再等下去,我妈一定着急得不行了。我推开李婶下了床,“我现在就去医院看她。真是拿她没办法啊她怎么总是让人这么不放心呢…”我念叨着往外走,李婶一把拉住我,我无奈地回头看她,“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李婶你放心吧我的伤没事的。”

                        李婶停下哭声瞪大眼看着我,半响抖着声音问:“小穆你怎么了…你别吓李婶…”

                        我叹口气,“李婶我们赶紧走吧,我妈要等急了。”

                        李婶一把抓住我的手,眼泪又是大颗大颗地落下来,“阿秀她死了啊…阿秀她死了!”

                        我实在是没有耐心再跟李婶耗下去,推开她的手继续朝门外走。我知道做手术很痛很难受,不过我妈看到我一定就能好起来了。

                        推开门的时候看到了易天,来不及跟他解释了,我绕过他往外走。没走几步就被拉住,易天怒道:“你怎么下床了?快回去!”

                        我使劲甩开易天的手,“没有时间了,我要去看我妈。”

                        易天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咬牙对着我吼:“你要去哪里看?那个哑巴女人已经死了!”

                        我狠狠给了他一拳。

                        这是我第一次对易天动手。 我只是搞不懂,为什么他们一个两个都要阻止我呢。我只是想去看我妈而已。

                        我转过身继续走,走了几步我开始跑起来。快点,快点,没有时间了。

                        后面也响起了脚步声,我有些慌张,跑动间也不知道是绊倒了什么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

                        我爬起来跌跌撞撞地继续往前跑,迎面却跑来了几个医生一把按住我。 我使劲挣扎着甚至拿脚去踢他们,这些人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怪了,为什么我做什么都会被阻碍呢? 追上来的李婶哭着叫了声我的名字,旁边的医生喊:“快把病人送回去!伤口裂开了必须马上进行缝合!”我低头一看,才发现病服前已经被血染红了,奇怪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痛。

                        我低头用力咬上按住我肩膀的手,那人惨叫一声收回了手,我扭身想挣脱另一边的医生,易天身后的几个人也跑上来按住了我。

                        “放开我…放开我…没有时间了…”我哭着恳求地看向易天,他总是会救我的。就像很多年前他在那些人手上救了我,就像前几天他从林涵手上救了我… 他总是会救我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后能求救的人。

                        “给他打镇定剂。”我听到易天冷冰冰的声音。

                        头越来越晕,身体开始发软,所有的声音都渐渐消失。

                        脑海中最后的画面。

                        是那个夜晚我妈擦掉我脸上的泪水时脸上温暖的笑容。



                        ——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12-23 18:57
                          14.
                          耳边一直有模模糊糊的声音,好吵…
                          我闭紧眼睛试图把自己重新推回深沉的睡意中,那声音一直坚持不懈地在耳边回响,我无奈,最终睁开眼,却愣住。
                          眼前的女人有一张很温婉的脸,此时她正看着我,嘴角带着柔和的笑意。见我醒来,女人无奈地叹气:“儿子你都多大了还赖床!快起床要迟到了。”说完她又朝门外喊了声:“老穆,把锅里的鸡蛋拿出来给你儿子装上。”外面立刻响起个浑厚的男音:“知道了!臭小子,快出来吃饭!”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半响抖着手拉住眼前的女人,张了几次嘴,最后哽咽着叫了一声:“妈?…”脑海中的记忆一片混乱,他们说她死了… 可是她现在就好好地站在我面前…
                          为什么她能说话了?为什么我不在医院?我想到什么猛地伸手拉开睡衣,腹部光滑平坦,别说刀口连个痕迹都没有。
                          “然然,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大概是我脸色太难看,我妈担忧地伸出手试了试我额头的温度。
                          我看着我妈温柔包容的眼神,慢慢冷静下来。脑海中混乱痛苦的记忆开始消散,所有的一切都渐渐清晰起来。
                          我根本不是什么孤儿。
                          我叫穆然,今年17岁,有个很幸福的家庭,老妈性子慢人很温柔,老爸是个大嗓门。还有个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好哥们,是易天。
                          所有的一切,什么下药什么拍照什么哑巴妈妈全部都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之前生活的记忆全部涌到脑海,我瞪大眼睛抬头看看住了17年的卧室,看着墙壁上最喜欢的球星海报,看着桌子上乱七八糟还没收好的书本笔记,甚至是垂在椅背上的那只臭袜子,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熟悉,我确定,这是我生活了17年的家,那个穆然,真的只是一个噩梦!瞬间我扁着嘴扑到我妈怀里嚎啕大哭。
                          “怎么了怎么了!”我爸手里握着两个水煮蛋冲了进来,一见我那哭的满脸鼻涕眼泪的样都懵了。
                          “然然你别吓妈啊出什么事了!”我妈把我从她怀里拉了出来,拿手擦着我的眼泪,满脸的着急。
                          我看着眼前被我吓得不轻的父母,他们的眼里都是浓浓的担心,所有的情绪都因为我的动作神情而被牵动,就像是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我更重要。我突然又回想起梦里作为孤儿孤立无依的自己,想到失去我妈时的感觉,心里一痛,眼泪又更加猛烈地涌出来。
                          幸好一切只是个梦,幸好我醒来了。
                          我狠狠地抹掉泪水,不好意思地吞了吞口水,小声解释一句:“我做噩梦了…”
                          屋子里安静了一秒,随后一个爆栗砸在我头上,耳边响起我爸的大嗓门:“混蛋小子你多大了!你以为你还在吃奶呢?!”我抱着头,其实也不觉得痛,主要是我爸那一嗓子吼得我有点晕。
                          “爸我说你能小声点吼吗?我都快被你吼成脑震荡了!”
                          “找打是吧!”我爸手里还握着俩鸡蛋,伸手想够我。
                          我四处乱蹿狼狈地躲着我爸,我妈哭笑不得地看着我们爷俩,“行了别闹了,上课该迟到了。然然快换了衣服出来吃饭。”边说着边把我爸拉了出去。
                          看着老爸老妈的背影,我在原地楞了一秒,然后猛地扑回床上欢快地打了滚。觉得自己太幼稚又赶忙坐了起来,几秒后又忍不住傻笑起来。
                          怎么会… 那么幸福…
                          整个人都像是被蒸成一个蓬松柔软的面包,到处都是温暖甜香的味道。
                          吃了早餐,在听到楼下易天叫我的声音后,我换了鞋拽过书包往门外跑。
                          “路上小心点!鸡蛋装书包里了中午记得吃!。”背后传来我妈的叮嘱,我应了声,把书包甩到肩上,急匆匆地下楼。
                          刚刚到楼下,就听到易天不耐的声音:“每天都要我等你!你起早点会死是不是!” 眼前的少年皱紧眉头,脸上的神情不耐烦躁,但是人却长得极英俊。对上他的视线,想到在梦里面那种求而不得的痛苦和绝望,一瞬间竟然觉得心悸。说来也奇怪…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我看着易天皱眉想了半天,确定自己对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后,大大地松了口气。



                             -- 总有一天,我也会等到这样一个人,救赎我无望而黑暗的人生,带给我光和希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12-23 18:58
                            你是隔天才更新的吗?还是......


                            回复
                            30楼2014-12-25 13:49
                              快进入易天忠犬,接下来抱着一大卷纸巾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4-12-27 00:4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