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盟吧 关注:48贴子:3,369

【原创】好久都没来了,发文喽欢迎大家来捧个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看不透的,是这个轮回。”
“我本不想信这世上有什么轮回一说,直到我打开青铜剑匣的那一刻,我都不曾发觉我的命运,悄悄的被改变了。”


回复
1楼2014-12-21 18:08


    回复
    3楼2014-12-21 18:09
      她叫苏芯,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自己则寄宿在外公家里,虽然衣食无忧,不过就自幼遍缺少父母关爱的她来说,她承受了太多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成熟与坚强。


      回复
      4楼2014-12-21 18:10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跑路太监,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多多补充。


        回复
        5楼2014-12-21 18:11
          外公家住在郊区,每天早晚各有一趟公交可以乘,40分钟的路程,苏芯静静望着窗外变换万千的景色,目光温柔如水。“嗨,苏芯!”身旁坐上一个女孩儿,里里外外透着活泼气息,上了公交便一屁股坐在她身旁。“哟,怎么样?进展什么程度了?”
          “什,什么进展啊?”苏芯俏脸一红,转过头不去看她。
          “哎哟~大美人苏芯也脸红啦!”那女孩儿如同发现至宝一般揪住不放。“快,坦白从宽,抗拒本姑娘就从严啦!”说着,着女孩一把向苏芯腰间抓去,惹的苏芯连连讨饶:“好姐姐,你饶了我吧,我招了就是啦!”
          “嗯~”那女孩抱胸坐正,侧过脸看着苏芯说:“这还差不多,那你快说吧,你和文少爷发展成什么关系啦?”
          “没有啦,真的,我和,我和文景学长什么关系都没有啊”
          “胡说!”女孩斩钉截铁的说:“今天放学明明有看你跟在文少爷身边,俩人还有说有笑的。你给我解释解释,若不说明,小心本姑娘呵你痒再!”说完又摆起手势,瞄着苏芯腰间。吓得苏芯赶忙摆成防御姿势说:“小薇姐!你别闹啦,我,我怎么配得上文景学长?这样的话,你,你不要再说啦!”话是这么说不假,不过苏芯此刻的表情,却是十分朦胧。


          回复
          6楼2014-12-21 18:11
            小薇看着苏芯柔弱的身子,软软靠着车窗,心中轻轻叹了口气说:“你呀,这丫头!”苏芯笑了笑,摇摇头。小薇也同她一样,望着窗外,幽幽说着:“文少爷家大业大,长的也是一表人才,咱们学校的女生喜欢他的海了去了,有痴迷发疯的,跳楼要挟的也不是没有,你和他走的太近,不说你们会怎么发展,单是这全校女生,你觉得你能消停了么?再说眼见就分班了,做姐姐的真心不想你为了那么一个人苦了自己。”
            突然,苏芯猛然回头凝视着小薇,眼中神情异样:“我不苦的!“


            回复
            7楼2014-12-21 18:11
              夏末时分,天气短了许多不说,温度也降了下来,凉爽的晚风习习,告别了盛夏的炎热与烦躁,令人心旷神怡。
              难得的休假,苏芯复习完理科的习题之后,帮外公打扫一下仓库,顺带一提,苏芯的外公是个古玩家,有一个专门收集老古董的大房间,每天只要有时间,苏芯都会抽空帮着外公打扫一番,轻轻抚摸着这些古董,时间仿佛也停止了下来。
              由于女孩细心的照料,仓库里始终干干净净的,正要离开,突然听到房间深处一声闷响。苏芯心中一动,那个地方她不敢去,那里幽暗无光,像是无底深渊的地方,小时候听外婆讲,那里供奉着先辈留下来的宝贝——传世剑匣。其渊源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后代几经波折,落到祖先手里,被当做镇家宝贝,在这剑匣庇佑之下,家族虽历经波折但都化险为夷,所以被奉为圣物保管。


              回复
              8楼2014-12-21 19:26
                那个时候,苏芯每次靠近这里时都会感觉胸口滞闷,像是自己犯了天底下最大的错事一样,冷汗不禁流。所以一直不敢到里面去。而现在长大了,这感觉竟然越发强烈,虽然想极力安慰自己: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神,只不过是空气潮湿有点不适应而已。
                “管你是什么鬼,我相信科学!”苏芯低声说着,她的神情透着坚定,她的胸口微微起伏,一步步,缓缓地,走进那个漆黑的房间深处。
                “嘶!”的一声脆响,闪烁的火光划破黑暗,这最后幽深的房间亮了起来。
                苏芯回首望去,不禁俏脸一白,毫无血色。只见除了自己掌中烛火在微微颤动外,四周竟是一片漆黑,一步步走进来的痕迹消失的全然无踪。她下意识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穿越。
                “这是什么个剧本?”苏芯心里悄悄问了一句。又跟着走进了几步,借着烛火,发现到了房间尽头。


                回复
                9楼2014-12-21 19:27
                  “什么嘛,吓人虎道的”苏芯长吁一口气,正要往回走,突然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苏芯一惊,低头看下去,一个长约160公分,宽约50公分的红木盒子,先前那股压抑的气势大概就是从这个木盒子里发出来。
                  尽管心中一千个一万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个盒子千万不能碰,但是——女孩儿还是缓缓俯下身,像是发现了宝藏的孩子一般,缓缓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封在上面的一条黄符。
                  女孩的心脏被紧紧的揪着,似乎这时候有什么巨大声响,就会吓得她心脏停止一般。
                  “吱呀——”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木盒,接着微弱火光,苏芯见得清楚,木盒子中,安安静静躺着一个青铜剑匣,这剑匣造型古朴但不失美观,浑身上下被粗如手腕的锁链紧紧捆住,锁链上,封着一个金符,上面写着什么,苏芯根本就看不懂,不过想想就是什么这个魔啊那个鬼的被这个仙啊那个佛的降住困在里面,后人不可解封之类的话,苏芯心中才不理会,而且这里面的东西,似乎有着什么力量深深吸引着她。
                  “嘶!”苏芯毫不犹豫地揭下了金符!


                  回复
                  10楼2014-12-21 19:28
                    突然,一股清凉的微风迎面吹来,吹散了屋子里潮湿的空气,柔和的光华从这剑匣中流落出来,包围着苏芯,一时间竟令她流连忘返。这光华突然奔涌而出,在女孩身后汇聚,瞬间映亮了整间屋子,苏芯豁然开朗,仓库中的一切完好如初,只是屋子外已经是入夜了。
                    正当她悬在嗓子眼的心就要放下时,突然瞳孔大张,神情错愕的,望着门边:一身洁白肌肤,温润如玉;长发如墨,散在腰间;他的身材,结实而优美,他的面孔,美丽到令人心中一痛。他的声音,竟也是这般平静:
                    “温暖的风啊,吹在我面上感觉这么熟悉,但是,我确实是在北疆雪原就死掉了啊...”


                    回复
                    11楼2014-12-21 19:29
                      看着那个人赤身裸体在门边孤芳自赏,苏芯红着脸,低声喝道:“你这家伙到底要光着屁股到几时?”男子这才从回忆中醒来,回首见这个身高不及自己胸口的女孩,眼神温和纯净,微微笑着说:“请问,小姑娘,是你将我救出来的么?”也许是忘了自己现在打扮,竟是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像女孩走来,苏芯自小到大哪受过这般惊吓,双眼直勾勾盯着男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混乱的呼吸——“哇!流氓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宁静,“怎么啦,小芯!”片刻,外公一步步的走进来,看见苏芯花容失色的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苏芯一见外公进来“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啪嗒啪嗒掉在地上:“外公,我做错事啦!有坏人!”外公听她胡话连篇,心想她大概是夜晚怕黑,便说:“哎呀,大晚上你还收拾个什么呀,吓着了吧,都是外公不好,以后再也不用你收拾了,哦不哭不哭,外公不好。。。”老爷子哄着苏芯,扶着她柔弱的身体进来住宿的房间。
                      苏芯临走前,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背后,令人惊奇的是,那青铜剑匣,连带这木盒子,都消失不见了,就像一开始就没有一样。


                      回复
                      13楼2014-12-21 22:43
                        “呼!也许是自己神经紧张了吧!”躺在床上的苏芯轻轻摸着自己的头,自言自语着。
                        “那个老人家,是姑娘的爷爷么?”空旷的屋子里,来了这么一声,原本躺在床上的苏芯一个机灵坐直身子警觉的问:“谁!?谁在说话?”
                        安静了半晌,苏芯只见身前有柔和的光华闪动,渐渐化成人形,居然是在收藏古董的屋子里见过的那个男子,苏芯顿时脸色发白,捂脸摆手说道:“你别过来!你不要过来!”
                        “哦?”那男子上下看了看自己,说:“在下吓到姑娘了?”
                        “你不要说话,你是鬼怪!”苏芯还是不敢看他。
                        “姑娘看清楚额,在下哪里是鬼怪了。”
                        苏芯听他说的自然,便小心翼翼放开手,看着那个人。男子嘴角微笑着,看着女孩说:“姑娘不必害怕,在下不是恶人。”
                        “那...你是谁啊?”苏芯心下或多或少还是以为着一切都是某人的恶作剧,便没好气的问。


                        回复
                        14楼2014-12-23 21:38
                          “在下是楚国庄王的侍卫,蒙让。见过姑娘。”男子自报家门,深深弯腰一鞠,想着苏芯行了一礼。
                          “少扯啦!”苏芯指着他说,“现在都2010年了,你用这法子骗人,小心饿死!”
                          “在下为何要骗姑娘?”男子微微错愕,惊讶地说。
                          “那你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嘛...”男子抬起右手,挠了挠头面露疑惑之色:“过去好久了,我也想不起来,不过,我确实是因为某件事被带到北疆雪原,然后在那里死掉了。”
                          “你继续编吧,你既然说你是侍卫,那你一定很厉害咯?”苏芯依旧不相信,“给我走一个招儿看看!”
                          蒙让一愣,不由泄了气,苏芯见他神情有异,心知他再也装不下去,便嘲讽说:“怎么样,不行了吧你?”
                          “唉...”蒙让摇了摇头,说:“在下只是奇怪,在下所见的女子里,还没一人有姑娘这分气质,不依不饶,也罢,在下就献丑一番。”说着,不慌不忙,苏芯见他右手握拳,掌心冲天,男子笑着,突然间,右手食指猛然弹出,看不出有什么奥妙,但苏芯只觉脖子边上一阵风轻呼而过,片刻,脖子有些痒,低头看去,自己鬓边的一缕秀发竟然被凭空削断!悠悠散落在自己白皙的肩上。“这下,姑娘信了吧?”蒙让放下右手,说着。
                          苏芯怔怔看着他,手里捧着几缕秀发,半晌才缓缓开口:
                          “真,真有...这种事么?”


                          回复
                          15楼2014-12-23 21:39
                            “你,”夜风习习,苏芯靠在窗边,问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蒙让想了一想说,“本来我只是被扣在“抚风剑”里的,本来以为永世不得翻身的,不过当姑娘碰到剑匣时,我的感应突然特别强烈,感觉不从中挣脱出来的话,在下就会再黑暗中无限懊悔。”
                            “抚风剑?”苏芯好奇心起,问道:“那是什么宝剑,能装下你?”
                            蒙让一听她这么说,心想她少女无知,不由笑出声来说:“那是当然,‘抚风剑’可是当年我的武器...到最后,也只有它陪在我的身边。”不知不觉间,他的语气,似乎多了一些伤感。
                            “它如果真那么厉害,为什么十大名剑的传说里没有它的名号?”苏芯还是追问下去。
                            蒙让右手凭空一招,苏芯便感觉这世间的光芒都汇聚在他的手中,慢慢化成一口古剑,不见造型如何俊俏,不见刃口如何锋利。却给人一种不敢怠慢的感觉,蒙让目光温柔的凝视着手中宝剑,开口说:“这抚风剑,自然是没法和你口中说的十大名剑比了。”
                            “哼,”苏芯冷哼一声,蒙让不以为意,仰首,望着天际星云,一股豪迈气息从这温润如玉的男子身上散发出来:“十大名剑虽然名震天下,终究也只是名剑而已,‘抚风’可是神剑啊!”


                            回复
                            16楼2014-12-23 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