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mafu吧 关注:3,480贴子:7,945
  • 7回复贴,共1

【文】跨年贺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从床上昏睡起来已是傍晚,参加完大学同学聚会的そらる抬手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瞥了眼桌上的时钟,又看了看自己身旁,便叹口气下了床。
出去卧室そらる就看到自家恋人在厨房和客厅徘徊不断,即便自己走上前去负手倚靠在墙上视线随著他而变动,まふまふ也依然没有察觉。依旧自顾自干著自己的事情,脸上洋溢著兴奋的表情喃喃自语著“...商店前的新布丁真的是好好吃啊。下次再让天月桑帮忙带回来一些吧!唔,虽然说很不合适吧。但是——。呜哇啊,烧的开水、开水!”随后便跑回厨房。
「…这算啥啊?」そらる有点摸不清头脑,原来自己不及布丁的诱惑一分吗。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希望把这份想法丢出脑海,两手插入裤子口袋慢悠悠的走进厨房。
看著恋人手忙脚乱的在厨房中忙碌著,桌上各种调味料都摆了出来显得杂乱不堪虽然早就料到却还是被震撼到了。「一个人的自理能力原来可以…这麼差。嘛,这个他也早该适应了不是吗?」そらる苦笑了一下,「不过就是因为你在,这间屋子才充满了生气啊。」轻声走上前去,双手环住まふまふ的腰肢自己微弓起身将下颚抵在他的右肩上,带著一丝质问缓缓开口。
“请告诉我你在干什麼,まふ同学。”
自家恋人理所当然的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突然出现而导致身体僵硬,以及惊讶的大声乱叫。
“そらるさん已经起来了吗?呜哇、放开啦。这样的话我很难继续做下去的。”说著便停止手上的工作,将そらる的手拍了下去。
「…啊,有点无情。」被拍回去的そらる难得的不说什麼,只是灰溜溜的站在他的旁边盯著他想要知道他做什麼。
而被盯著的人,显然有些不适。
不过五分钟,就开始推そらる出去。
“そらるさん在这里的话太碍事了,去客厅等待著吧!”
将そらる推出厨房的人一手插腰一手拿著汤勺义正严辞的说著,语毕便转身走回厨房留下有些发愣的そらる。
「…这算啥啊?」今天的そらる,第二次这麼想到。抱著疑问无辜的走向了沙发,窝在上面看著电视播放的综艺节目。
-
时钟走向九点,电视播放的节目也一直随著时间的流逝而变化著。
そらる摸著发出无力叫声的肚子默默叹了口气。
「那家伙,还没出来啊…好饿。」
索性翻个身脸朝下对著沙发趴著,好缓解一些饿的感觉。
不久,因为饿所以格外灵敏的嗅觉,在空气中捕捉到味增汤的香气,虽然掺杂著…一些,说不出来的味道。
「…?」
有著疑惑的そらる还是不愿意翻过身,抱持著姿势乾脆任性一次赖在沙发一动不动地充当死尸。
隔著沙发的呼吸,啊…好闷啊。
睡意又席卷而来,抑制不住地眼皮轻阖,呼吸渐渐平稳,缓缓进入梦境。
…当然,这怎麼可能啊?这麼简单的就让他睡觉什麼的。
“そらるさん——!”
突然从厨房传来的超高分贝音量,被点名的人微微动了一下身子,从鼻腔牵引出一声嗯以此来回答对方。
脚步声越来越近,味增汤的香气也…越来越浓。
微微侧过头将脸部重新露了出来,双眼眯成一条缝打量著脸上挂著兴奋手上端著味增汤的恋人快速的小跑过来,倒是很有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そらるさん,那个啊,天月桑教…哇啊!”
一边小跑一边被自己凌乱的步伐绊到,まふまふ的身体重量向前倾,味增汤也快要溢出,觉得大事不妙的まふまふ乾脆抱著「死了」的觉悟闭上了眼睛任其发展。そらる立刻从沙发上起身三步两步到まふまふ身边弯下身子两腿站好一手搂住他的腰安稳住他的重量,另手巧妙的端住味增汤的碗,当然,滚热的液体还是不小心洒到了そらる的手上一些。
被救了的まふまふ愣了一会儿才明白了现在的状况,赶紧转过身看著僵持著动作的そらる,以及微微泛红的食指。
“诶…,很疼吧!?我、我去找OK绷!”紧张的不行的まふまふ跑去找医药箱,倒是当事人そらる完全不在意的转身去卫生间用冷水冲了冲,再回到沙发等待著まふまふ。
跑回来的まふまふ呼吸不稳,跪坐在地上将医药箱裏的东西拿了出来,给そらる进行了很全面的消毒,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裹上OK绷。
即使是这样,そらる也能感觉到まふまふ动作的微微颤抖。
「还是这样啊...跟个小孩子似的。」
そらる扬起一丝微笑,伸手缓缓插入对方柔顺的发丝,指尖轻触揉了揉他的头。低声开口“不要紧。”
“抱、抱歉,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低著头红著脸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そらる拼命忍住了笑意,清了清嗓子,受伤的食指指了指桌上的罪魁祸首——味增汤。缓缓开口。
“那麼,这个是?”
まふまふ瞟了一眼桌上自己的成功作品,便很快抛下刚才的事情,脸上的表情转为兴奋,对著そらる滔滔不绝。
“那个!那个是天月桑教给我的,毕竟要跨年了嘛,所以学习了,做了很多次终於成功了呢!啊啊,今天天月桑和歌词桑也会来哦!”
「什麼嘛,原来是这样。」
听了解释后的そらる内心打起了算盘,伸出一只手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笑容和平时一样温柔,却隐隐透露著一丝得意。
“那麼,まふまふ,喂我怎麼样?”
“诶?”
“本身就是要做给我吃的吧。而且,你看,手指已经动不了了哦。”
“什麼嘛…,そらるさん的手指明明没那麼严重的!狡猾。”
“既然如此,那你刚刚那麼紧张干什麼?”
そらる对著まふまふ眨了眨眼睛,低下上半身脸部向まふまふ凑近著。
まふまふ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拆穿还是因为这突然的举动而脸上泛起红晕,别过头去一只手推著そらる,一只手去拿桌上的味增汤。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嗯—。”
そらる理所当然的一只手抵在恋人的下巴,将他的头轻轻带动回来重新直视著自己。另一只手用著适中的力道箝制住对方的手腕。闭上眼轻轻张开了口。
“啊——。”
“呜哇そらるさん,太近了!!”
“会吗?我不这麼觉得呢。快点吧,まふ。”
语气裏透露的狡猾,そらるさん,喂!
正当まふまふ不情不愿的将勺子喂入そらる口中时,自家大门却被打开了。
“まふ!打扰了,我来啦。”
“打扰了,まふさん。”
天月和歌词太郎如约而至,因为门虚闭并没有实关上,所以两人敲了敲门就打开了。
完全,没有料到室内是这样的情况。
まふまふ、天月、伊东歌词太郎三人愣住了,反而罪魁祸首そらる还是一脸不在意继续著自己箝制对方的动作。
“歌词さん,咱们还是等一下再过来吧。”
“是呢,天月さん,走吧。”
两人关上门离开,抛下了内心想法不同的两人。
…等等,天月さん,歌词さん,救救我啊——!
干得不错呢,两位。
“まふまふ。”
“诶?”
“跨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多指教喔。”
“啊…”まふまふ放下了勺子,换上了正经的表情,微微欠下身“这边也是,そらるさ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4-12-31 20:35
    そらる:明明那种事情都做过了,现在还那么害羞啊。真是可爱。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4-12-31 20:36
      wwww很棒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1-01 07:16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1-04 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