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宫吧 关注:266贴子:727
  • 6回复贴,共1

【三宫.宫三】〔短文〕学长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欢迎来到三井受吧!另外,新年快乐~贴一篇挺久以前的文。因为结局总是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所以这文拖了很久(即使到现在我都还是没找到想要的感觉……),拙笔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希望(可能会出现吧的)看官们海涵和指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1-02 00:12
    ——————
    学长
    2014.09.12


    我再次见到了学长。他的发型还是我记忆中那个样子,过了三年,他似乎没什么改变。他站在出站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左手插在蓝色风衣的口袋里,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杯子,有几缕热气从杯口冒出来。
    我朝他走过去。走到可以看到他唇畔那一道伤痕的距离时,他把杯子递给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把右手也插进口袋里。牛奶的香味在鼻尖缭绕,杯身传来的温暖让冻得僵硬的手指也逐渐回温。此时此刻心情更加复杂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尽量不让自己哽咽地道谢。
    这种突如其来的想哭的感觉很是强烈。我无法阻止自己想起彩子,可是我又清清楚楚地知道我和她已经结束了,我已经是失恋人群中的一个了。
    我是独自坐上车的。本来我没有任何打算只是想随便走走,可是看到这个站牌名的一瞬间我想起了学长——他在这里读大学——,才决定在这里下车。
    我告诉他:“我失恋了。”他只是在电话里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问我什么时候到站。他没有顾我的劝阻还是来接了我,笑着说“没事的”,还说“你有长高嘛,真是好久不见了。”
    我想我的样子一定很消沉,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体贴地还想将围巾给我围上。尽量客气地拒绝掉,果不其然看到他显露出些许担忧的表情。
    “这样不行的。你穿得太少了。不要因为失恋了就这么消沉,虽然我知道你很……爱彩子,”他低声说着,停顿了一秒,继续道:“但是我不想看到你这么有气无力的。高中揍我的时候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你变成这样子了,宫城?”
    我无话可说, 接过了他的围巾,随着他穿越重重车潮。
    火锅店里有一股香辣的暖流,学长将肉片倒进锅里,而后一边搅动一边抬眼看着我。我努力地对他笑笑,他则是低了头说:“我没想到这个时间也有这么多人在吃东西呢。”
    “确实。”已经是夜11点,店里仍有不少人在吃东西,多是面对面坐着悄声细语的情侣。学长似乎也注意到了,夹起一片肉放进我的碗里,说:“不要再想着她了,今晚我陪你,把她忘掉吧。”
    我知道的。可是我仍然觉得这一切都如此之刺眼。透过火锅冒出的雾气我能看见学长停了筷子正在注视我,然而我却无法看清他的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1-02 00:13
      当我们翻过围墙之后,我看到的是在夜色里,仿佛睁着数只黑漆漆的玻璃眼睛的窗户里没透出一丝光亮的楼房们静谧无声地伫立着,显然空无一人。我们在黯淡的月光下穿过教学楼到它的另一端去,放得很轻的脚步声在这几近鸦雀无声的夜里也让人感觉有些明显了。我们的终点是篮球馆前,这并不很高的建筑也似睡着了一般静默无声。
      学长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借着月色摸索了一下找出最终将正确的钥匙找出来,大门应着钥匙扭动的声音而开。也许我是露出了少许疑惑的表情,他解释道:“我可是球队的队长呢。”
      我随着他走进一间有着橡胶臭味的器材室,他弯腰捡了一个篮球,故作潇洒地把它在指尖上旋转了几周后“啪”地一下将它拍到了地上,说:“我们来一对一。”
      我似乎从未在这样的环境里打过球——夜半三更,只开了几盏灯的篮球馆里,穿的是毛衣与牛仔裤,脚上蹬的还是帆布鞋。那篮球在我的手中运着,我熟悉这个节奏。几乎是同样装扮的学长在我对面,蹲得很矮,双手张开来,嘴角抿着。我的假动作被他识破,当我手中的球再次在地上运着的时候我终于感受到了一种威压,来自于他的紧密的几乎没有缝隙的、较前进步了很多的防守。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关在一个上了锁的柜子里,踯躅不前,举步难行,冲不破这沉重的柜门。我手心里黏黏糊糊已全是汗,然而下一个动作我还是失败了。
      不知道我们就这样对峙了多久,也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我和他都沉默着,彼此都在揣测对方心里所想。在带着回音的沉闷的运球声中的一瞬,我和他的眼神交汇的一瞬,我忽然就越过了他。他没有能阻拦我,在篮下那种上锁的柜子一般的桎梏试图重新向我袭来,可是那没能再次把我锁住。我还是让球脱了手,然而当它绵软无力地投出去之后我便明白了我的确是输了——果真那球堪堪擦着篮筐外,重重地落到了地上。即使投篮得分一向不是我的强项,但我还是找回了那种对于失败的不甘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1-02 00:14
        我呆呆地站在篮球架下,那一刻我很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再打篮球了。我的确被学业和恋爱两样东西占用了大把时间可是这些东西都没能给我像篮球这样的感觉。而我却亲手放弃了它。
        学长慢慢走到我旁边,低声说:“不打了。”他拍了拍我的背,走到球架边坐下,微微喘着气,捡起那只缓缓滚到他身边的篮球。他垂着眼看着那球,待我坐到他身边,他便头也不抬地说:“你果然退步了。”
        他的语气有一点不明显的失望:“只有你越过我的时候你才看了我的眼睛。”我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于是只得苦笑,果然是太久不打球了,竟然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眼神本来就是假动作的一部分,我连这个也忘记了吗?
        又是一时的沉默。学长扔下球,躺倒在了地上。我做了同样的动作。篮球馆的穹顶上挂着吊灯,银白色的金属看起来冷酷无情。有月光从窗户里打进来,微弱地照亮了一小块没有灯光照射的木质地面。我不想沉默下去,只得没话找话:“你们平时都在这里训练的吗?”
        余光瞥见他将头转过来,我感觉到那目光似乎对准了我的侧脸。我没等到回话,正想也转过头去的时候他说:“你不知道吧?我一直喜欢你的。”
        我们肩并肩地躺着,于是他的脸便靠得近了,说话时那带着温度的轻微的鼻息让我的颈侧感到一点儿痒意。我们的目光又一次交汇,我发现他不是抱着希望来对我说这话的——他只是说出来罢了,甚至不用我表达一下我的想法似的。
        我无法描述这样的心情,这是一个失恋的夜晚——而一个和我打过架也打过球的学长躺在我的身边,我的面前,深深地看着我。我不由得别开视线,他开口说话时,我才发现我盯着他唇畔的那一道伤疤。他轻轻地笑了一下,才说:“我可没有在开玩笑。”
        我仍然无法言语,听到他轻吁一口气而后低声说:“我知道我们很容易被你这样的直男回绝和讨厌,首要的拒绝原因就是性别,可是我还是说了。对你的感情牵扰了我太多年,让我死心吧。或许是时候放弃了。”
        他声音渐渐地放得更加低了:“……不然的话,还有机会放弃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1-02 00:15
          我用余光看到他垂下了眼睛,不再看我。可怕的沉默在我们之间弥散开来。当我将嘴唇贴近他的嘴唇时,他熄灭的眼睛仿佛在重燃——那里的火焰惶惶不安地、不知如何是好地跳动着。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我才做出如此举动。或许是因为自己失去了重要的,所以不忍心看着他也有了和我一样的心情。我想也许我是在寻觅着宣泄出情感的出口,又或许是因为在这陌生的地方这奇怪的气氛感染了我,我终于被这些天所有疯狂的事情弄得疯狂了。我或许知道这个吻不是一种怜悯,我认为这大约是一种感谢。我明白爱情是艰难的痛苦的——无论是单向还是双向。而他的痛苦如何我不了解,但那一定很折磨他。
          对于这短暂的接吻他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的睫毛正几不可见地不停抖动着。吗嘴唇与彩子的大不一样。是薄的,是冷的,没有女生有的那种香气,和润泽也没有接吻技巧传递的深情和缠绵。这提醒我这双我正在亲吻的嘴唇是属于一个男人的。但它确实地触到了我——而且还是我自己主动地凑近的——,无论是不是因为在这脆弱的夜里我一不小心让心扉敞开的口子变大了。
          我听到自己说“谢谢”,然后他受惊了一般猛然睁开眼睛,几乎是从地上弹了起来。他看了我一眼后又移开了眼睛,我看不清那眼睛里复杂的东西。他平静地说:“我并没有做什么,‘这份礼物’太重了。”
          我想起他说“让我死心吧”的语气与那垂下的眼帘,他真的不抱希望,而我方才做了什么?会是对他的一种伤害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1-02 00:15
            可是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对此感到后悔。在篮球馆的大门关闭以后,尴尬的气氛更加浓郁,他不再看我,也不再跟我讲话。他仍旧把双手插进大衣的口袋里,走在我前方,留下一个高而笔直的身影。我想了想,还是走上前,与他并排而行。而他也当我空气一样连余光也不给我留下。
            我感觉到他心情不好,遂说:“对不起。”他仍旧没有反应地紧闭着唇。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直男。在初高中时我时常注意着女孩子们。我真正喜欢的女孩子虽然只有寥寥几个,但都是相似的性格,身上都带有一种领导人的气质,比同龄人更加早熟和知性。——就像是彩子,所以我认为我是属于性格协会的,至于外貌,则不是那么重要。
            这个疯狂的夜晚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可以接受一个男人,一个与我认识了这么久的朋友。这个想法不停地在脑中反复出现。我不知所措,只得盯着街灯下我和他的影子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1-02 00:16
              很久以后我想起那一日时,仍然觉得仿佛那一刻的悸动再一次回到了我的心里。实际上很久以来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这样做了。不过这也许不算是一个甜蜜的吻。只是轻轻地快速地嘴唇相触而已。不过仅仅是如此短的过程,还是有人把惊诧的视线投到了我和他的身上。
              我说:“我们会再见的,学长。”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就已经迅速跑走了。
              远远地回头看一眼,学长仍然站在原地,朝我招手。奇怪,我的视力竟然会这么好的,隔着这么远,我也能看到他在微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1-02 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