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740,672贴子:36,975,628

【原创】《千面》丨短篇古言丨 文/杞子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亲们好,这里杞子,来自安澜书文学社。
  这篇文既是”十年一刻”的参赛文,也算是我的拜吧小作吧,以后打算长期混这里惹,求各类指教
  我知道这比赛的时候就已经二十七号了,本来文笔就渣,这样一来就更那啥了,大家多包涵>3<<
  献给你们一篇故事,关于时光里的爱情,不被发现的梦境,希望大家能够喜欢QAQ


回复
1楼2015-01-30 16:33
    千面

      此情不予朝和暮,十年真假,一刻方知。
                   ——致不完满的爱情。


    【1】时光痕


      黑夜仿若浓墨般倾洒在这人间大地上,月色清冷,竹林幽寂,树影诡谲婆娑。就在此时,竹林里莫名地传来繁乱的竹叶摩擦声,继而是凌乱的脚步声,粗重的喘息声……这些声音错杂交织,在空旷的林间愈发清晰。在那赤灰色岩石和浓密细竹的掩盖处,站着一位身着藏蓝劲装的少年,戴着牙白色的面具,悄然将箭装进手里的弩中,而他的视线却从未离开过前方不远处那个狼狈的黑影。


      也许是跑不动了,那黑影弯着腰身,呼吸急促,眼中满是惊恐。


      蓦地,一声牵动弩箭的机关音从他身后响起,还未来得及转身,弩箭穿心而过,解决得干净利落。
    那黑影轰的瘫倒在地,没了呼吸。岩石后的面具少年缓缓走到尸体身旁,俯身探了下鼻息,舒了口气。风中带着尸体的血腥味道,受惊的寒鸦从一侧的枝桠上飞起,似乎还有着……微弱的呼吸声。


      莫非,还有人在?
      面具少年紧了紧手里的弩,凭借训练有素的听觉,循声音处追去。
      竹林里,一出猫追老鼠的好戏无声开锣。

      以他的身手,自然是追得到的。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便找到了那只“老鼠”。那是个柔弱模样的书生,清秀的眉眼紧皱,额角的汗将他的紧张显露无疑。少年只一动,他便瘫坐在地上,浑身打颤。


      按常理来说,此人是留不得的。临渊阁有规定,杀手在执行任务时若有他人在场,当杀。可是面具少年却杵在原地,弩箭的机关至今尚未拨动。
      竹林深处突然跑出一人拦在书生的身前,那是个颇为清丽的姑娘,苗族衣裙,眸似秋水皎月。她的装束本已让少年留了意,而左眉骨旁的浅色疤痕,映衬着她姣好的颜,更是让他无法下狠手。他很清楚,那是因受伤而留下的疤痕……


      “我知道你是临渊阁的人……别杀他,他只是个读书人……你放心,他肯定不会乱说的……若是真要有人牺牲,你来杀我!”那姑娘踉跄两步,拦在书生身前,虽有惧怕,眸光却依旧坚定。


      “……”少年不动声色,面具下的脸看不清楚神情。

      时隔两年,她怎么还是那么傻,为救别人置自己性命不顾……
      他居然还记得她。他怎么还记得她?


    回复
    5楼2015-01-30 16:38
      貌似很不错


      前排


      应用达人
      应用吧活动,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月老
      每对新人结婚成功的那一刻,送礼最多的吧友可以获得本次求婚的“月老”称号和成就,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7楼2015-01-30 16:43
        【3】两年债

          “若要伤他,你先杀了我。”
          如今的她拦在千留眼前,如秋水的眸子里有些许坚毅。
          “他是你什么人?如此袒护竟连姓名也不要?”千留的语气并没有太多的色彩,只冷然道,“你方才完全可以逃跑。”
          “我与落尘哥,早在幼时就已被族中大长老指婚。待他功成名就之时,便是我嫁与他之日,此誓此生不相负……我又怎会抛下他独自逃走?”她一字一句说得清晰,逃得过是运气,逃不过那就一死,此时的她倒也不惧怕什么。
          身后的书生落尘不知何时握紧她的手,神色之中多了些坦然。

          千留轻挑了挑眉,最终放下手里的弩,摘下面具,淡淡道:“你救过我,我不能杀你。”
          “……”她一生为医,救过太多的人,一时竟有些想不起来。她看着他的脸,良久,才有了顿悟之色。怎么会忘了这个人呢,那凌厉狠辣的杀人手法,现在她猛然想起,还是一阵惊寒。
          “带他走吧,下次见面,我千留再不欠任何人。”千留没再看她,也无意和她叙旧,转身轻功离开。
          …………

          看那个人书生模样,柔弱怕事,千留料想他定不会多说什么不该说的,也算还她一人情。这样就不欠她了吧,自己也无须介怀。若是下次再遇到那书生,便是天公授意,莫要怪他无情。如此,大概就不会偶尔的,想到她?





        【4】四年谋


          苗疆的五毒潭很美,碧水映日月,斗转流春夏,此时正是晴夏的夜晚,繁星碧水,萤虫萦绕,更是饭后乘凉的佳地。
          一袭紫衫银饰,黑发披散至腰际,那个望着远处的姑娘眸光如水却透着无言的凄凉。
          千留在她一旁的树上休息,时不时垂眼看她一眼。不曾想,距那日离开已有两年,此次是为任务而来,却又遇见了她。适才她喊住他,不知为什么,他破天荒地把名字告诉了她并询问她的名字。
          她说,她叫襄阳。
          “襄阳?真是有趣的名字。”千留琢磨着,轻声道。
          “听大长老说,襄阳很美很好,有机会的话,我很想去呢。”她说这话时,正望着空中的朗月,眼眸里泛着秋水般的微光。
          “那怎么不去?襄阳路远,你可以让那个书生陪你一道。”千留直接脱口问道。
          她怔了怔,笑道:“你说的书生,是落尘哥吧……一年前他想考取功名,便去了长安,也不知现在如何。我曾给他写过好多信,他一次都没回,也许是太忙……”
          那笑着的眉眼到最后却失了神色。
          “……”千留一边修理着手里的弩箭,一边静静地听着她的话。
          “千留,若是今后你去了长安,能帮我去找找他么?”襄阳蓦地抬头看向树上的他,问道。
          “好。”

          …………

          可能是上天的刻意安排,千留此次的苗疆任务格外棘手,以至于他在这里呆了足足半年之久。襄阳经常会来找他,吃饭,聊天,做什么都好,总归都是打发时间罢了。
          襄阳说,一个人多无聊,她多好,经常来陪着他这个异乡人。
          可千留深知,他从来都是不需要别人陪着的。相思最是愁煞人,落尘无音无讯走了一年多,襄阳一个人必是不好受的。


        回复
        9楼2015-01-30 16:50
          【5】六年局


            后来,千留说他的任务完成,走了。而襄阳只能呆在这里,她一个弱女子是不被允许走出苗疆的,两年前和落尘的那次,还是她偷跑出去的。
            再后来,苗疆出了件大事:大长老被杀了。凶手手法干净利落,一箭而穿喉,至今尚未找到。有人说,这是次预谋已久的刺杀,据大长老身边的苗兵透露,多年前曾找到过凶手,可惜被他逃了。襄阳听着大家不同版本的讨论,脑海里竟想到了千留,但立即就被她否决,这些年苗疆本就不太平,往来的中原人也不在少数,怎么可能是千留呢。


            不可能的。她一直这样认为。


            很快苗疆有了新任的大长老,凶手还没找到,渐渐的大家讨论的内容又回归到家长里短上,她孤身一人也没什么好搀和的,平时也只和小花说说话。千留走后,最初几个月,还和她保持着联系,可现在却也没了音信。他的最后一封回信是,他到了长安,答应帮她找到落尘。
            可是,却没了后来。
            为什么都不理她了呢,为什么又只剩下她一人了呢,为什么……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的季节,落尘回来了。
            五毒潭的碧水春草今年格外漂亮,在那片碧草晴空下,站着一男子,湘衣黑发,冲她笑得暖如春风。

            “襄阳。”他看着那个正采药草的姑娘,站在她的身后,淡淡喊道。
            襄阳猛地转身抬头,手里的草药落地,她怔怔地看向来人:“落、落尘?”
            “……”落尘俯身,笑了笑道,“是我。”
            她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好久,蓦地,扑入他的怀中。
            落尘的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只听得他在她的耳边叹了口气,轻声说着:“傻姑娘……”


            落尘说,他没有考上。
            襄阳说,没关系,在苗疆也挺好的。
            他一手提过她的药篓,跟在她身后默默走着。襄阳走在前面,边采着草药边不停地跟他说着这些年来苗疆的种种事情,偶尔还会问起他长安的趣事。

            这么说着说着,她似是才想起的一般,回身问了句:“尘,你在长安见到千留了吗?他在帮我找你呢。”
            落尘缓缓顿住脚步,扫过她悠然的眼睛,淡淡回道:“他找到我之后便走了……”

            “襄阳,以后我来陪你可好?”他不知为何说起了这句话。
            襄阳愣了愣,笑着勾起他的脖颈,点头道:“好啊。”

            只是。

            她仰头对上他略显冷淡的眸子,问:“以前你不是一直喊我阿襄的么?怎么现在却是襄阳……”
            他有些错愕地望着她,脸上神色一阵复杂,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
            “几年未喊,我知道你是不习惯。”襄阳踮起脚尖,抱住他,“以后叫我阿襄吧,莫要忘记了。”
            “好。”


          回复
          10楼2015-01-30 16:54
            【6】九年顾


              这一日,襄阳到村中小鱼家出诊,小鱼是新任大长老手下的苗兵,昨日因训练意外扭伤了腿,于是才请了襄阳过来。她细心地给小鱼上药、包扎,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告诉他后,正起身欲走,侧眸看见一旁桌案上的木质腰牌,雕刻精细,熟悉得很。
              小鱼顺着她看去,笑着解答:“那腰牌是大长老给的,每个苗兵都有,不过根据兵种不同,上面的图案略有差别。”
              “也就是说有这腰牌的都要听命于大长老的安排?”襄阳好像想起了什么,问。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她笑了笑,摆手离去。


              多年前袭击千留的黑衣人,难道是大长老授意的?苗兵曾说过,前任大长老找到过凶手,可惜让他逃了。难道……
              有些事情好像愈发清晰,只是,自己不愿相信。



              她是他的阿襄,他是她的尘,岁月如梭,他们就这样在苗疆平静地生活了三年。直到有一日夜里,襄阳看到落尘满身血渍地站在她的门前,面色异常,身上多处血流不止。他的发上,脸上,都沾着鲜血,分辨不出是不是他的。她慌忙把他拉进来,给他清洗伤口,止血上药包扎,作为医者的她本该有条不紊地给他处理好一切,却还是过于害怕而颤抖。

              落尘看着她慌乱的样子,握了她的手,轻声道:“别怕,我没事的。”
              “尘……出什么事了?”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把伤口包扎好,问他。
              “我没事,别担心。”他牵起了一丝笑容,颇显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头,安慰着她却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她又不傻,怎会不担心。适才出去找小花,正巧在庭院后面碰上他和一名男子打斗。那男子的装束是临渊阁的,她再清楚不过,开始时还猜想是不是千留,可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落尘的身上。落尘本是不会武功的,而眼前的他身形矫健,躲闪迅速利落,全然不像同一个人。
              可她却什么也没问他,不知为何。或许,是不敢,抑或不愿。


              现世太美好,犹恐是梦境。

              此后的时光,纵然苗疆春色又起,满目草木繁花,却总是带着隐约的不安。


            回复
            11楼2015-01-30 16:57
              【7】十年愿

                “阿襄,你想去襄阳吗?”
                “当然想。”
                “那我陪你去,好么?”
                “好啊。”
                …………

                老人们说,襄阳是座繁华的城。果然,所言非虚。汉水以南,庐中以北,那是一座精致的古城,落尘他们到达时正是黄昏日落,城中华灯初上,还巢的鸟儿纷飞,玩累的孩子正四散往家里赶。
                襄阳跟在落尘身后,四处看看,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呵,有那么好看么?”落尘稍显憔悴,看着她傻不冷丁的神色,忍不住笑了笑,“现在尚是如此,待会儿夜市开始你岂不是要乐疯了……”
                “还有夜市啊?!”襄阳仰眸望着他,眼中一阵惊喜。
                “先去客栈歇脚,晚上再带你逛夜市。”落尘看了她良久,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拉过她的手,向客栈走去。


                夜色不经意间漫上了这座古城,精致的瓦檐街角被人们挂上的灯笼装点得分外明亮。各种杂货小玩意摆上了夜市,人群熙攘,歌舞竹乐,映衬着天上星河,恍若织出的梦境,美得不真实……如同此时的他,站在人群之中,吻上她的额头。只是蜻蜓逐水的一吻,她手中扬起的獠牙面具滑落,乱了她的心神。

                多年来,这一温柔的吻,是第一次……
                襄阳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微凉的触感有些陌生……
                却令她,脸颊泛红,心跳也莫名地漏了几拍。奇怪,她和落尘本是自小相识,亲密的举动不止如此,但这般的感觉,之前是从未有过的……

                当落尘拾起地上的面具递给她的时候,她才蓦地回过神来,垂眸接过面具,却还是没敢看他笑着的眉眼。
                “饿不饿?前面那家的凤梨酥味道不错。”他伸手指了指前方,便不由分说地拉了她去。
                恢复正常的襄阳盯着他有些苍白的脸看了好久,只见他轻车熟路地拉自己过去,买酥,最后将热腾腾的凤梨酥送到自己手里。
                她终于忍不住,问了句:“尘,你对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他身形怔了怔,淡淡道,“之前赶考路过这里,住了几日……”
                “难怪呢……”她思索着点点头。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她在客栈曾和店小二聊起过,小二说,这里离长安甚远,从未有赶考的人经过此地……

                尘,你究竟是谁……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回复
              12楼2015-01-30 17:00
                【8】一刻情

                  漫天红霞,残阳如血,襄阳有些气喘地跑过来,面色惨白地望着那站在血泊中的两个人,杀戮来得太过突然,让她毫无所措……
                  血泊中的两个人,一个黑衣黑发,以面具遮眉眼,以弩箭为利器,是临渊阁的人。襄阳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间,脑海里想到的,是那个少言但心地很好的临渊阁杀手,千留。
                  自从那日苗疆一别后,襄阳便再没见过他,也不知他过得可好……
                  而血泊中的另一个人,则是,落尘。

                  “阿襄,别过来,快走!!”落尘一边灵活地闪避着对方的弩箭,一边冲着正欲过来的她喊着。
                  “不、不,我不走……”襄阳猛的摇摇头,怔怔地看着他,声音极轻。
                  他躲过对手的又一次攻击,将目光移到呆在原地的她身上,不禁皱眉喊道:“你还傻站在那儿干什么?当靶子吗?!”
                  “不是,我……小心——”
                  她还未来得及说完,便看见黑衣人已然窜到了落尘的身后,扬手一刀暗器,不偏不移,从背后刺入血肉骨髓,正中心脏。


                  时间像是刹那间静止一般,襄阳有些不稳地踉跄了几步,慌忙跑过去扶住要倒下去的落尘。她轻轻地扶着他,不敢触碰他那鲜血直流的伤口,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惊慌失措:“尘,你怎么样?我、我……我这儿还有些药,我看看哪种可以……”


                  “……”落尘那细长的眉眼因疼痛而紧紧皱起,他捂着心口的伤,缓缓道,“阿襄,别白费力气了……没用的……”


                  “抱歉,我只能陪你到这儿了……以后的日子,你定要,安好无忧……”
                  “怎么会呢?!我都还没救呢怎么就……”话未说完,她便已经泣不成声,终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医术,她襄阳好歹是学过的,他身上的伤,片刻毙命无疑……
                  她是知道的,只是,不愿相信罢了。


                  一旁的黑衣人看着将死的落尘,不知为何,透过黑衣人那牙白色面具的眸子里,似乎隐约有着莫名的复杂神色。良久,他才缓缓收起弩箭,轻哼一声,道:“你为情所累,不惜背叛组织,却是为他人作嫁衣,值得吗?”
                  落尘轻声咳了咳,抬眼看着哭得不像样子的襄阳,洒然笑道:“值得。”


                  襄阳是个好姑娘,他怎么会忍心,怎么会不值得呢?虽说,她眼中的他,不是他……
                  想来他生性薄凉,一生无悲无喜,但遇见她后,就步入了无法回头的死局。大抵,她是他命中的劫,只能伤痕累累,至死方休。
                  从遇见她,到现在,整整十年。离合悲喜,十年一生,好过寻常人家的百岁年华。


                回复
                13楼2015-01-30 17:03
                  暖^V^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1-30 18:07
                    笔力雄健,场景大气,描写细腻又叫人信服身临其境般太美。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5-01-30 18:57
                      很棒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1-30 21:41
                        棒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1-30 22:4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1-30 23:24
                            作者好,这里疯子君,此次文评员
                            1.总体来说,作者文笔很好,故事可读性也很高,是篇不错的文章。期待你的成长,加油↖(^ω^)↗
                            2.首先文中的小标题是一个亮点,既把故事分割开来,又总领文段内容,并且都很有美感。
                            3.文中的故事情节设置和一些动作细节描写也都很好,不过还有几处语言有点别扭,读来不太舒服。希望作者写完以后对其中一些细节和语言能够再完善一下,会更棒。
                            以上仅个人观点,,如有疑问,欢迎私戳。文评员疯子为您服务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2-09 16:25
                              楼楼多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2-09 16:3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