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李某吧 关注:0贴子:13
  • 1回复贴,共1

普遍认识,普遍的诉求,个人行为与集体意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当一个互相认同的很大的群体在某方面有了同样的认识之后,他们会产生同样的行为导向。比如白完的泛徽行为。他的导向就是徽字。在面对其他地方时对故乡的经济、人口素质等等的失望和羞耻感,和似乎扯得上一点关系的“徽”字给自己带来的抚慰下,他们热切地把徽字戴到了自己的头上。于是从上至下,都有了这股“沃门回轴”的倾向,在外部人的压力下,在内部的互相安慰和鼓励下形成了集体无意识,或者说,集体有意识。


然而,根据这些人所处的地区,职位,社会等级的不同,他们在这场消解徽字的本来含义为己用的集体运动中所处的作用是不同的。白完的官员能做的就是对复徽的呼声不予理睬,甚至加以阻挠,组织泛徽的活动,掠夺徽州的文化遗产等等,媒体能做的首先就是将自己冠以各种徽,新安等等字眼,同时与官员群体配合进行宣传。


而商人也是热切的进行泛徽的,当他们仿佛真的成为“徽商”之后,或许会给他们一种不仅仅在谋生,而且他们本身是在进行一种很有意义的传承的错觉,虽然并不曾从我们的先祖这里传承到任何东西。他们并不懂得新安理学,也不投资或参与绘画、戏剧或者文学和出版业,或者建造园林。


普通的白完,也就是我们在网上、生活中能遇到的,并多次与其争辩的,所能做的就是向周围人说"沃门回轴“。但是和他们争辩有什么用场呢?他们不在乎”why”,况且在一些地方的社会风气里,按照自己的好处编造和事实相违背的语言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并不被看作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只有卑鄙的人才能做。再加上,真正起作用的那些人,我们又怎么能接触到呢?只有当翻天覆地的变化发生,命运竟把这些人也犁到底层,就像几十年前它对我们做的那样,那时才有可能吧?或者只能等白完自己对徽字丧失兴趣。然而这又怎么可能呢?乞丐总是会有的,瘫倒的尊严和意志是会遗传给下一代的,经济也不会高出沿海。


回复
1楼2015-05-31 17:58
    于是就只能是这样,白完像一个由无数小单元组合成的超级怪兽,一点点的吞吃我们的身份,抢夺和污损我们祖先的遗产。


    回复
    3楼2015-05-31 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