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华古风文学社吧 关注:68贴子:2,287
  • 60回复贴,共1

【君华原创】——无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无忧阁内,无人亦忧。
客官,汝是买物,聚赌,听评,会佳人。
抑或是卖身,还债,找职,看心?
无忧无忧,当真无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7-18 15:05

    “吱呀——”古旧的门被打开,扬起一蓬灰尘 ,一盏镂空红木长信宫灯被点上,红烛白芯,烛火摇曳,一个男人的影子照射在地上,随着烛火的跳跃而摇摆,拉的细长。
    云纹素白衣袍擦过地面,扬起一小团一小团的细尘,衣角粘上少许灰尘,像绣上的小朵灰花 。
    那男子细长手指划过一个个书架,指尖粘上一层灰,最后在墙角旳一摞书旁停下,素长手指拂去书上灰尘,然后,抽出最下一本书,轻轻掸去上面的薄尘。
    一本不薄不厚的书,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书上的字迹已被时间所侵蚀,模糊不清,依稀可看出斑斑字迹。作者写一手漂亮的柳体,隽秀,又含少许的飘逸。
    男子修长手指划过一页页书页,半晌,揣入怀 中,走至门处,又回首吹灭宫灯,关上木门,随着有一声的“吱呀——”房间又回到一片寂静。
    好吧,我们的故事,由此开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7-18 15:12
      好少/(ㄒoㄒ)/~~
      占楼<( ̄) ̄)>


      收起回复
      6楼2015-07-18 15:20
        占楼!晚上给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7-18 15: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7-18 15:54
            棒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7-18 22:08
              盗笔既视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7-18 22:49
                古代盗墓!
                好了~让我来评,
                1.细节刻画十分细致,描写简直美爆!画面感强强强!
                2.人物刻画非常棒。
                3.文笔老练流畅!
                4.入主题非常快!故事能引人入胜。
                赶快引入冲突吧,让冲突来的更猛烈些!期待你的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7-18 23:19
                  第二章
                  郁衍一边想着要些什么,一边像热闹市集走去,找到买工具那个店铺,向小二道:“坚固绳索,嗯,多来点,黑驴蹄子也来两只,额,紫水晶镜片,一片就够了,铲子么,两只,多来几节铲管……”
                  郁衍提着一包东西,又去要了几瓶药物,将东西一齐放回房间,直奔汤訾的评古。
                  评古主要是说书等等给一些少有文化的人去的,也是消息的来源地,汤訾和岑筠似是早就知道郁衍会来似的,笑眯眯的一齐在房中坐着。郁衍推门时两人正在喝茶。
                  “诶,稀客啊。”汤訾一手搁在椅背上,一手搁在桌边。
                  “废话不多说,你因该知道我来干什么的。”郁衍双手撑桌,身子前倾。
                  “求我啊。”汤訾眨了眨眼睛。
                  “岑筠,你管一管她。”郁衍叹了一口气,转向岑筠。
                  “谁管的住她哦。”岑筠翻了个白眼,“除了阁主。”
                  “好啦,给你吧。”汤訾扔过来一个牛皮信封,“里面有地理位置,路线等你们会用到的东西,位于云南临界地区,还有一段距离。”
                  “这是一个将军的墓,大概为春秋初时晋国的将军,那将军百战百胜,却在那儿染了重病,死于农村,当地人为了纪念他,找了个能手给他造了个墓穴,里面放了他的兵器,祭品,和当地达官贵人对他表以崇敬的宝藏。”岑筠接嘴道。
                  汤訾瞟了他一眼,又说:“最近有了几个小贼进去,碰了机关,估计也死在了里面,东西因该也没动,你们动作快点,因该还来得及。”
                  郁衍伸手够过那枚信封,掂了掂,满意地笑了笑,将信封塞进怀里,出了门。顺手从评古的铺子里拿了几块糕点,塞进嘴里,回到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7-19 21:22
                    冉宁安还在古籍里晃悠,郁衍收拾好衣物,又将器物分了分,就携了武器去磨刀——毕竟冉宁安用的是鞭和弓,他用的不是。
                    郁衍带着东西来到无忧阁后面的一个小院 ,院外设了结界,只有十八暗卫与阁主可入。
                    郁衍在湖水旁找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充当磨刀石,拿出需磨的一把刀与一把匕首。
                    刀是一把大刀,雪白的长刀刀刃上有两个血槽,用乌金绘出一只麒麟,刀柄以乌钢制成,末处有一凹陷,似是嵌进去什么东西,又掉了出来。
                    匕首不知是以何种材料制成,全身乌黑。中部镂空,外部却坚硬无比,把上盘了一条龙,用细金描绘,张牙舞爪,双目以红宝石制成,突出于柄上。
                    后院极静,唯余郁衍磨刀的刷刷声,约摸一个时辰后,刀刃与匕锋光芒毕露,郁衍小心翼翼的收起,活动活动弯的时间太久的脖子,抬头望向远方。
                    夕阳西下,天边半轮红日,放出点点金光,一点一点晕开,将视线末处几缕浮云染的朱红,像一只被生生挖出却未停止跳动的心脏,连着的血管将一丝丝瘆人的血迹晕开,抹在金色的卷轴上,接着泛开……泛开……
                    郁衍收回自己跑的太远的目光,又收回自己想象力太丰富的思绪,用自己已麻木的腿支撑自己站起来,在一串牙酸的摩擦声中,郁衍终于可以自如的走回去。
                    回到房间中,冉宁安已准备妥当,郁衍草草用过晚饭,准备妥当。
                    天色渐晚,黑暗一点一点晕开,万籁俱寂,郁衍与冉宁安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一路向南,一路无话。
                    马蹄翻飞,扬起一蓬蓬灰尘,四周静的出奇,一辆四轮马车穿过静谧,哒哒奔向远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7-19 21:23
                      描写非常美,虽然是盗墓的题材但是弱水你写出了女生独有的细腻和文风,好期待下文!
                      还是稍微提一点,到元朝才有云南这个说法,弱水写得是哪个朝代,这个还是得注意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7-19 21:41
                        冉宁安将碗中的半碗水浇上长鞭,磨拭着,同时郁衍单脚一蹬长凳,借助惯力出去,在半空中一侧身,横握住腰间大刀,抽出,又用手指使刀旋转九十度直向那女子劈去。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女子因该是首领。
                        在六人刀剑相向时,店内人已走空,留下一片残疾,不错,冉宁安心想,可以动手杀人了。
                        那女子反应还算灵敏,向左手边一闪,避开刀锋,用一把短刀刺向郁衍,郁衍用脚底一蹬桌子边缘,急转弯,手腕转动,横砍向右边的壮汉,那女子使短刀又刺向郁衍。
                        冉宁安看着女子冲向郁衍手腕一抖,长鞭甩出,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拦在女子身前,又一抖,鞭尖环成一个圈,套上女子脖颈,冉宁安手腕用力,长鞭收回,带着那女子向冉宁安这边移了几寸,冉宁安手腕再次用力,长鞭所环出的圈蓦然收紧,那女子脸色一变,却在没做反应之前被紧紧勒住,随着一串骨头的咯啦声,那女子的头被冉宁安硬生生拉断,身首分离,撒下大片血迹。
                        那壮汉看女子被杀,一时未反应过来,郁衍手起刀落,壮汉首极也被拿下。
                        几乎同时,冉宁安与郁衍同时出手。郁衍摸出匕首,向身后甩出,刺穿着藏青的男子的心脏,将人直接钉在墙上。冉宁安长鞭一甩,甩上那精瘦男子胸膛,将那男子拍在墙上,陷进去一大块。
                        郁衍走过去将匕首取下,将两把沾血兵器在那着藏青衣服的男子的衣服上擦净,收好,转头看见冉宁安在研究那几句尸体。
                        “宁安,你在干什么?”
                        “郁衍,这几个人是御前士卫,你看令牌,挂的是银的。”
                        “银阶而已,抵不上什么的。”
                        “这儿都是银阶,你猜无忧阁那儿是什么?”
                        复又感叹道:“怕是玉阶都出来了吧。”
                        郁衍放了银子在柜台上:“别想了,趁事还没闹开,赶紧走吧。”
                        “路上买几块炊饼,我们没时间停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7-20 21:21
                          对于盗墓题材的我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我实在是眼拙,看不出是什么朝代……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盗墓是在清朝后发达起来的……
                          文还是不错哒,帮我补充了点生僻字……
                          我只能写这点了,多多担待嘞(o゜▽゜)o☆
                          还有,大神抱大腿o(* ̄▽ ̄*)ブ


                          收起回复
                          23楼2015-07-20 21:49
                            武打场面描写的非常漂亮!
                            矛盾冲突非常集中,还有一个小小的萌点!
                            开始进古墓前的场景和盗笔神似!
                            这一段写得很好~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07-21 21:59
                              棒!楼主也稻米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5-07-21 23:31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7-26 11:45
                                  来更文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07-28 21:55
                                    第五章
                                    冉宁安从包袱里取出两盏可以折叠的灯笼,在里面分别放了一根蜡烛,点燃。自己手持一盏,将另一盏递给郁衍。
                                    “宁安,我们到了。”郁衍停下,接过那盏灯笼。
                                    眼前是一个大坑,陷下了近十里,近一丈半,坑内还横横竖竖的倒着不少树木杂草。郁衍确定坑不会再塌陷后,拿出铲子,用铲尖划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圆,示意冉宁安准备下铲。
                                    郁衍用嘴咬住灯笼的柄,将铲头插入土中,将铲头全部踩进土中,然后一压铲柄,翘起铲中的土。冉宁安清理挖出的土,约摸小半个时辰,郁衍的盗洞已经打下去近三丈,郁衍一铲下去,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郁衍将洞底扩宽,将土清理干净,坑底出现了一些青石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7-28 21:58
                                      冉宁安从洞口跳下来,用手指擦干净石砖上的土,郁衍摸出腰间的匕首,划开砖缝中压紧的泥土,然后慢慢插下去,忽然手一偏,一阵摩擦声,想必是刀锋割入砖石,郁衍将刀一转,将那砖石生生翘起,放在一边。
                                      沿着砖洞借着光线,看见砖石下面是一层薄木板,木板看上去有一些时间了,布满洞眼,借着光线,可以看见木板下面就是墓室,墓室里全是沙土,可以看出积了不少沙,大约有一丈多。
                                      “郁衍,痕迹是新的,应该是汤訾他们说的之前的小贼盗的。”
                                      “你确定?这么水,在流沙层就送命了?”
                                      “应该是,但不确定底下是不是只有看到的这么多。你先下去看看。”
                                      “凭什么是我,你先去。”
                                      “郁衍你个大男人,当然是你先去啊。”
                                      “你离我已经不远了。”
                                      “你先。”
                                      “你先。”
                                      “抛铜钱。”
                                      “好。”
                                      冉宁安摸出一枚铜钱,道:“正面我去,反面你去。”
                                      “嗯。”
                                      冉宁安将铜钱放在拇指上,关节用力,狠狠地弹了上去,铜钱落在青砖上,发出一声脆响,有旋转两圈,停下。
                                      月光照在铜钱上,没有字,是背面。
                                      在翻过铜钱确定底下那面有字,只是自己运气不好而不是有人动过手脚之后,郁衍骂了声娘,然后一边腹谤着冉宁安一边开始卸墓砖。郁衍墓砖卸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扒出了一个可供人通过的洞,郁衍将薄木板扒开,轻轻一用力就掰下一大块,郁衍将木板扔下去,没有动静。
                                      “这么轻,有动静才怪。”冉宁安伸过头去望了一眼。
                                      郁衍翻了个白眼,拿过一块青砖,往边上站了点,用劲扔了下去。
                                      一声闷响,扬起了一小团沙土。
                                      “怕什么吗,根本没事。”郁衍纵身跳了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7-28 21:59
                                        第六章
                                        郁衍脚尖一掂,轻轻落地,地上沙土松软,郁衍小心翼翼地前进几步,发现根本没有问题,回头想说冉宁安大惊小怪,却发现冉宁安已经下来,跟上了他。
                                        “吓死老子了。”想象一下,在一个古墓里,一回头,忽然发现后面有一个人脸,会怎么想。
                                        “怪我咯。”冉宁安一耸肩。
                                        “下面怎么走。”郁衍直了直腰。
                                        冉宁安摸出一幅以锦帛绘成的地图,慢慢展开,从地图上标的小镇开始,找到进山的小路,最后目光停在了一个点上,喃喃道:“如果汤訾的地图没错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在这里,那么,按照他们标的,主墓室在……”
                                        冉宁安的手指指向一个方向。
                                        郁衍深吸一口气,轻轻走向前方。前方黑的骇人,两盏灯笼薄弱的光左右摇曳,让人不由得提起一口气,似是怕一喘,那一点光都会灭了,接下来,一片漆黑。
                                        约摸一里多一点,较前的的一点光停下,接着是冉宁安的骂声,
                                        “忽然停下也不说一声。”
                                        郁衍顿了一会儿,道:“*,这人脑子不好吧。”(别问我*是什么,净化屏幕,人人有责)
                                        冉宁安探头一看,面前是一座石门,不知有多高,看样子也不薄,凭二人看看都推不动,凿的话怕是几天都凿不完,但另一个角度看,这门造价不菲,按地位看,这又不是主墓道的门,如此看来,这人真是脑子不太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08-06 22:17
                                          “宁安,怎么办?”郁衍聚起大刀比划了两下。
                                          “要不,先来一脚试试?”冉宁安将长鞭递给郁衍。
                                          郁衍手腕一甩,长鞭绕上冉宁安的腰,然后小臂转一圈,冉宁安在空中甩了一圈后,转身蹬向石门。
                                          看似坚挺的石门却没能受住这一脚,门洞大开,冉宁安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向前栽去,郁衍手臂用力,生生将冉宁安扯了回来,扔在地上。
                                          “我的腰啊。”听到冉宁安一声哀嚎。
                                          “宁安,让你少吃点,比上次更重了。”郁衍将长鞭扔给冉宁安。
                                          冉宁安从地上爬起来,拾起长鞭,拍拍灰,一脚蹬向郁衍小腿,“啊——”一声哀嚎在墓室里飘了几圈才荡开来。
                                          “你先进去。”冉宁安看了看里面的一层灰。
                                          郁衍揉了揉可怜的小腿,从包包袱里摸出一节铲柄,掂量里了两下,扔向石门往内两寸的地方。
                                          没动静。
                                          郁衍松了一口气,准备进去把铲柄捡起来,却看见铲柄向前又滚了几寸,忽然一处的石砖毫无征兆地陷了下去。
                                          冉宁安一侧身,郁衍脚尖一推,两人躲至石门与墙砖衔接的死角处,然后就听见里面一串机关的声音,然后是利刃穿透空气的划破声,然后听见石砖碎裂的声音。
                                          在一系列事情结束之后,有等了一会儿,冉宁安和郁衍才把头伸出来。
                                          眼前一片狼藉一地的飞刀,银镖,利剑,参差不齐地插在地上,没入地半指,地上整齐的石砖碎的惨不忍睹,连半块整的都没有。
                                          冉宁安砸砸舌,感叹了一句惨无人道,就从地上拾起还能用的东西,收入腰包。
                                          当冉宁安转过身想叫郁衍继续向前时,发现郁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郁衍在黑暗中缓缓开口,道:“宁安,你有没有发现,事情,好像有点奇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08-06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