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崇元吧 关注:6贴子:140

戏梗。各处搜来的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定时更,你们看到好梗也丢来这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7-31 11:27
    我被贬离开时,柳州的桃花依旧开得很盛,一如当日他折下予我的那支,含苞带蕊,春色撩人。
    不过是一月间的事。
    我喉咙底一梗,却终究还是哭起来。
    我去地牢看他,他说子阳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却要连累李兄了。
    依旧是言笑晏晏神采奕奕,道歉与道别都没有诚意。仿佛他面对的不过是一场少年远游,而不是有去无回的刑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7-31 11:36
      “随我进去吧。”良久之后站在她背后的和尚轻叹一声,转身离开。
      “韦陀,你与昙花三世相恋,为何最后要弃她成佛?”
      韦陀没想到她会如此问,不由的一愣,不语。
      “你心怀苍生,却容不下一株小小的昙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7-31 11:36
        阿爹掸了掸前襟,道:“平日叫你多看些书,你倒是看了些什么书?”
        “集市上十文一本的好书。”
        “简称话本子?”
        “但详细来说是‘诉尽百姓家常事,后宫君王行不休'的文学纪实录……”
        阿爹默了一默,神色古怪地斜了我一眼。
        “从前只觉得你是没骨气……”
        我点点头。
        “现在看来……”
        这是要夸奖我认真好学的节奏了?我揪了揪手指,心下一阵喜悦。
        “脸皮还颇厚,着实一朵奇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7-31 11:37
          “xxx,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刀,我早已经放下了。”
          “心里之刀根深蒂固,杀气太重。只要你放下,便渡你成佛,受众生香火供奉。”
          “渡我成佛?哈哈哈”xxx癫狂一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7-31 11:37
            但当顾伶仃伸出黝黑的小手死命揪住我的袖角,又往我身边紧靠了一靠时,从阿爹愈发阴沉的目光里,我不由萌生了“大限将至”的念头。
            “阿欢,我只猜想你出去遛了个弯,你却给为父捡回来个脏兮兮的男娃娃,莫不是怕我顾家无后,特意给爹介绍个儿子?”阿爹慢条斯理剥着手里的地瓜皮,我一粒冷汗霎时就顺着后颈流至了腰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7-31 11:39
              “才七年时间,你就忘了自己原来是姓宋的么。”
              我将手缩回被子里。
              “从刚醒那时候,就想着,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开口,声音却好似哽在嗓子眼里。
              我记起来了,那年,是宋家满门被灭的一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7-31 11:39
                “他死了。”
                “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我甩开他的手。手腕上徒留一圈冰冷。
                “我没有家,且他真的死了。他死了,我才能活下来。”
                他回桌旁,像想起什么般凉凉地笑了起来。
                “忘了说,你口中亲爱的阿爹,他也知道这事儿。他才是始作俑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7-31 11:40
                  昏黄的烛火摇曳,屋子里四处弥漫陈旧腐木与积灰的呛鼻气味。
                  我总觉得她是要同我说什么神仙鬼怪的离奇故事。
                  然而——
                  “你可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滋味?”
                  她撇眉,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俗套过了头的问题。
                  我想说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未及笄,阿爹也没有要将我嫁出去的打算。
                  最为重要的是,我只爱过阿爹的葱花蒸蛋,还是咸味的。
                  但话本子里关于情爱的释义却是太多太多,多到不说出个所以然,都对不起我看过的若干话本子。
                  “可能相爱的人在一起时是甜甜蜜蜜的,分离时满是心酸苦楚?”我想了一段夫妻分离的戏码。
                  “若是不相爱呢?”林夫人眸子里的光影暗了暗。
                  “那为何要在一起?”我纳闷。
                  若不相爱,自然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7-31 11:41
                    沈三爷想在探花郎面前点道柳柯的菜显摆也不是没道理的。
                    鲜活当季的鲫鱼清蒸,撒上葱花后,再往鱼嘴巴里灌一条活泥鳅。泥鳅遇热扭动不止,从外面看,鲫鱼腮盖启合,就像是活鱼。柳柯认为这菜太残忍,做过一次后就再未做,再加上心里对沈叔斐这本地大土豪很不屑,蒸完鱼后撒好葱花,便叫人上菜。
                    跑堂的看了眼菜,心下戚戚然,“柳公子,这是‘死鱼’啊……”
                    柳柯解下厨巾,端好托盘,“说得好!死鱼!他沈三爷等我这么久,自然是该给他点好彩头。”
                    跑堂的不知怎么却给沈三爷捏了把冷汗:等了两个时辰,等来这么个霉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7-31 11:45
                      “王爷。”男子的声音,恰似他的面容一般,清脆中带着男子的英气。
                      “你认得我?”他在朝廷上可是个名副其实的闲散王爷,认识他的除了自己的血亲,就是一等一的大官,这小小的县令如何认识他。
                      重覃抬起头,面色中竟带了几分颓败。“下官不才,也曾在朝廷上当过从三品的官职。”
                      从三品……想来确有那一个人,一身绯红的翩翩少年郎,身居高位,不顾朝中元老的脸色,每日都要上书弹劾几人。仔细一看,那些人也都是朝中乌烟瘴气的来源。
                      想来从三品也是个大官了,可谁能料到最后上书弹劾重覃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个人。就这样一贬再贬,成了一个小小的县官。他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重覃,你可知……本王今日来,所为何事?”凌扬轻咳一声以掩饰先前的尴尬,提起正事来。
                      然而站在他身前的男子看着他,很艰难地吐出一句:“王爷,我们……要在这里谈吗?”
                      墙角,站在墙角的淸王和本县县令,真是一幅再和谐不过的画面。凌扬抽了抽嘴角,还真是个直言不讳的县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7-31 11:46
                        一 【恨相逢】
                        ——两个人恶俗地相遇相识相爱了,结果有一天女的听说男的她娘在他没出生就给他订过一门亲事,她只能做妾,于是跑去问男的,结果正巧在男的他家门口看见了他和那女的】
                        阿昀
                        【我从小娇支支吾吾的话语中听了个明白,我的阿胤要娶亲了,新娘却不是我。当下顾不上梳妆,提裙向他的府邸跑去,我要亲自问个明白】
                        【一路奔至他府前,门口停着一顶轿子,玄衣长袍的他亲手撩起轿帘,走出一妃色倩影。我看见他笑了,我原以为那样的笑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却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她华衣华冠,犹如钗上的明珠,光艳照人,而我,衣衫散乱,发髻松垮,活像一个来府上乞讨的。我想问一问他,是不是真的要娶她,是不是真的想我做妾,是不是那些甜蜜的承诺都只是兴起时的戏言,张了张口却是无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7-31 11:53
                          句梗: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句梗:都说人生无悔,那是赌气的话,如果真无悔,该有多无趣啊。
                          句梗: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
                          句梗: 我什么也没忘,但有些事情只适合收藏
                          句梗: 爱着你像心跳能触摸,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句梗: 一说人间,再说江山
                          句梗: 等一心上人,等了前世,等了今生,值得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7-31 13:07
                            前朝公主:我的将军谢谢你踏破我的家园
                            将军:我只忠于我的君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7-31 13:10
                              “我走过这峥嵘岁月,却从未看清过这大好河山。”
                              一个皇帝的苦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7-31 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