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罗吧 关注:1,845贴子:19,931
  • 13回复贴,共1

【少年上卿】搜集关于甘罗城的各种记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天搜索韩信故里,结果无意看到有一个甘罗城,本来以为是同名,结果一看不得了,竟然真的是咱家甘罗,搜索了下关于甘罗城百科内容不多,但其他网站均有涉及些内容。我就都转过来了。




以下内容均来自百度,原作者不知道是谁了。


回复
1楼2015-10-07 23:18
    甘罗城百度百科




    甘罗城位于淮阴区码头镇东北,距市区仅十八公里,交通极为方便。清河县志载“甘罗城周 427丈,在淮阴故城北秦甘罗筑”。

    元泰定年间黄河夺淮而毁,遗址占地13万平方米,地势高耸,文化层厚约2米,时有秦代陶器出土。甘罗官司至上卿,是一个少年得志的经典传奇人物,在民间有着广泛的知名度。码头是具有2200余年历史的古镇,旧时镇内有三十六处景观,八十一座庙宇,现将逐步恢复的景观有近30处,旅游价值很高。


    回复
    3楼2015-10-07 23:20
      据《战国策》和《史记》的记载,甘罗,下蔡(今安徽省颍上县)人,其祖父为战国时秦武王朝左丞相甘茂。甘罗初为秦文信侯吕不韦的近侍之臣,因别出奇计蚕食燕、赵,年仅十二岁,便被秦王封为上卿,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神童政治家。
        关于甘罗城的文献记载,全国有三处,一处属讹传。其中知名度最高、相传最早的就是江苏省淮安市运河边上的甘罗城。在文献中较早提及此城的,是北宋文人徐积(公元1028年——1103年)。他在《登淮阴古城并序》中云:“盖以传考之所谓甘罗城者,非也。谓之淮阴故城,可也。余登斯城,为之叹息久之,盖韩侯天下之奇丈夫也。方其寄食妇人,受辱于市,其志固巳大矣。及乎出自亡命,杖钺而起,决策东向,项籍之辈已在掌中,而天下胜负定矣。其兵一出,遂虏魏王,禽夏说,斩成安,威震海内,战胜而不骄。方且问谋于败军之将,西面而师事之,一何奇也。平齐之后,请为假王,行县陈兵,藏匿亡命,此皆智者之所不为,一何谬也。然而云梦之游,盖亦遽矣。
        此实髙祖豁达大度,其弊入于不审,而果于用诈,遂令无罪无辜,身被囚絷,怏怏不能平,郁郁不可活,而至于此之极也。方此之时,以义处命,能平其心者,是何人也,是其所养者。已充所充者,已固利害,不能摇死生,不能变奸人,不得施其计,辩士不得措其辞,确乎不可拔者也。至如韩信者,其才虽奇,而所养实不与此,故可以处无憾。故能却武涉,拒蒯通,知义利之所在也。即不可以处有衅,而况身被废辱如此之甚。故其侥幸万一,终之以败死,支体分裂,肉骨糜烂,亡宗赤族,为万世之笑,岂不哀哉。余既为诗,因序其事,其亦庶乎。登高而赋,为功臣之警戒也。


      回复
      5楼2015-10-07 23:21
        此城不可名甘罗,淮阴侯国冤忿多。其气郁郁而勃勃,遂令平地生嵯峨。”(《节孝集》卷十三,四库本)由此可知,早在北宋以前,人们就一直相传古淮水旁的这个古城遗址是甘罗当年所筑,因名为甘罗城。而徐积则是第一位对此城的称谓提出了异议,并欲为之正名的人。徐积本楚州山阳人,治平二年(1065年)进士,与苏轼及其门人多有交往、酬唱,元祐元年(1086年)因荐而为楚州教授,晚年自号“淮上老人”。按理说他对淮上的历史变迁和人文掌故应是比较了解的,但从他的这番异议来看,也只是缘于“奇丈夫”韩信生于此,进而触发了自己的一番联想和感慨而已。徐积并未列举出此城非甘罗城的文献依据,他也没有详察这个甘罗城的西边就有淮阴故城,东边还有韩信城。


        所以,他的这番异议之后,人们并不以为然如南宋嘉定年间,江苏常熟人赵伸夫(1162年—1222年)知楚州时,曾“献议于朝,谓淮阴之门户,县北遗址俗呼为甘罗城,六朝驻兵之地,盍亟修之。有旨令公相视,诸故老皆曰:‘金由青、徐而来,其冲要有二:大、小清河是也。相距余十里,小清河直县之西,冬有浅处,不可以舟。大清河直县之北,与八里庄对。绍兴间,金三至淮,重兵皆由此出。’公即条上,以为此地要害,若迁县治,板筑于此,形势增壮,过于淮阴故城,从之。今之新城,乃公所创也。”(袁燮《秘阁修撰赵君墓志铭》,《絜斋集》卷十七,四库本)可见,赵伸夫对甘罗城遗址的军事冲要地位是非常看重的,他也是较早在这个遗址上复建新城的人。事实证明,将淮阴县治迁于甘罗城,大大增强了楚州的军事应变能力,赵伸夫也因此受到了人们的称道。


        此前,南宋主战派将领张浚属下刘宝守淮东时,也曾建议修筑甘罗城,认为“其城直临淮岸,在两清河之间,居海、泗两州中。……盖此处以舟为便,若河口有备,则楚州正在腹内,而捍御之计,尽仰甘罗城,其楚州即合作第二重家计。”((明)杨士奇等撰《历代名臣奏议》卷三百三十五《御边》,四库本)但此议最终未能付诸实施。至宋孝宗隆兴(1163年)元年,显谟阁直学士虞允文“到镇江见戚方,说亦必欲守清河口,画到图子欲于河口之南,因甘罗城旧基筑小堡,藏车战船以待用。韩彦直欲沉船打撞,必争于敌人叛盟出船之初,与戚方之说亦合。”(同上)但皆为纸上谈兵,真所谓“议论未定,兵已渡河。”(《盛京通志》卷六十六,四库本)自赵伸夫修筑甘罗新城后的几百年间,此城因黄河夺淮之变,又曾几经兴衰。新城沧桑,历历可见。


        回复
        6楼2015-10-07 23:22


          回复
          10楼2015-10-07 23:24
            改天一定去那旅行,不为别的,就为甘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5-10-08 00:5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5-10-18 01: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5-10-23 18:4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5-10-25 13:28
                    吧主,我可不可以转载此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5-10-26 16:4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5-10-27 12:0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5-16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