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吧 关注:91,044贴子:1,927,096

【原创】浮生魅 (微灵异/已完结/HE,旧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013/04/26开始写的,三年前的旧文,类似于处女作吧。三年前的文风还挺小清新的,一直觉得内容单调,文笔幼稚,情节单一,所以写到29章时弃疗了。

弃疗的三年,总有人时不时地会跟我提起,我自己都快遗忘了的这篇渣作,但幸运的是它还有人记得,一记就是三年,我非常感动。犹豫后还是决定写完结局。

由于三年跨度太大,我的心态不如当年,思路也全部耗光。其实最后两章写的非常艰难,对比<日记>和它根本不是一个画风,经常无数次提笔无数次放弃。最后,不过是狗尾续貂罢了。

虽然我觉得当年停留的地方其实也可以算结局了。但说好了结局HE的,这个不能失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0-22 22:20
    二楼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0-22 22:22
      “……嗯。”


      直到听到她的回答,利用最后一丝力量按下急救铃后,他终于安心地进入昏睡。


      【十二】
      总有一种感觉,她与他就像是被放逐的犹太人,共同走在一条不知是死亡还是希望的羊肠小道。那么压抑的阴冷,那么骇人的崎岖,那么残酷的黑暗,身边的她就是支撑他走下去的全部动力。为她创造一室微光,仿佛变成他唯一的信仰。


      黑暗中的两人相依,总好过光明里的一人孤寂。如今的自己,在周围的暖阳一片中,是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纵使耳畔软言细语、欢声不断,依旧是心生无力。


      这一次,你又想消失多久?

      是你勾起了我空白一片的记忆,是你让我知道脑海深处还停留着一个你,是你的陪伴让我在这个融合不进的世界里不再觉得孤寂。

      明明先放不下的是你,死后不愿分离的是你,说句再见又转身离去的还是你。

      而我,就像个白痴一样在这里依旧傻傻地等待着你。明知守望的不过是一季空城,却依然不变的执意,倔强地不肯先说放弃。

      你是不是也一样?明知已成浮生魅影,却无法就此远离让灵魂得到安息。

      【十三】
      门外,青梅竹马的女孩控制不住地呜咽出声,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地落下,承载不住对他的关心。不知该怎样安慰那个少年,她只能无助地一遍又一遍呢喃着他的名字。


      门内,少年摔倒在一片狼藉中,虚弱的身体挂满青紫的痕迹,却依然妄想着重新爬起。对传来的饱含关切的哭泣,他充耳不闻。对源源不断地从纱布中渗透出来的血红,他置之不理。


      信念只有一个,就是重新站起。站起,才能不再被动等待,才能有望靠自己去寻找遗失的记忆。站起,才能有资格重新成为工藤新一。


      从他醒来,周围包裹的就都是接二连三的欺骗。所以,那个被自己不小心套出来的‘伤到神经粉碎性骨折导致无法站立’的谎言,他不愿相信。


      担忧、宽慰、同情,他不需要。所谓的耐性,在旷日持久的等待中已经耗尽。


      再也不想被动地接受一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也不想被灌输一切由他人沾染的虚假记忆,再也不想强迫自己在别人刻意营造出来的虚假繁荣中假装平静。


      所以,必须站起。


      费力地寻找支点,少年痛苦地支撑起身躯,双手因用力过度而禁不住地颤抖。


      “何必呢。”空中飘来的一阵叹息。


      期待已久的声音忽然响起,如温泉洗礼,能轻易地冲刷与沮丧有关的一切东西。他放开手,任自己筋疲力尽地瘫倒于地。“至少你出现了,不是么?”


      其实彼此都知道,他一身的伤,除了想迫切站起,最大的原因不过是逼她现行。


      “为何非要我出现?”少女垂下眼,不去看他青肿不堪的触目惊心。


      “是你答应过会陪着我的。”少年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


      “你的天使一样可以陪你。”她微扬下颌,示意他注意门外的那个女孩。


      他视若无睹,故作无知:“天使?我的天使不就是你么。”


      少女轻笑着摇了摇头,说不清自嘲还是什么。晶亮的双眸目光却是低沉,分不清暗藏的思绪。


      暗自估摸着她与他的距离,他试图走近。然而腿上的无力、身体传来的刺痛,与回归而来的理智,在清晰地提醒着自己,他也许会真的无法站起,沦落为一个残废。


      似是看透他所想,她嗤笑道:“那帮庸医的话,你也信?”


      兰的几个字,带来的是绝望。她的几个字,又将绝望碾碎,重新燃成希望的火光。


      “与其在伤口还未完全愈合之际伤筋动骨,倒不如将它养好再配合治疗,恢复的几率可达八成。”她双手环胸,漫不经心地说道,余光却有注意少年听过之后瞬间的欣喜。


      “那么这次你会陪着我喽?”少年笑着接过她的话,在看到她若有所思的目光后,忽然改口:“我是说,既然庸医不管用,那么可以拜托你帮我治疗吗?”


      你到底是为什么而欣喜?是为你有望治愈的双腿,还是有光明正大的借口来说服我的不离?

      我原本以为,我死后的纠缠会让你苦恼,我的离开可以让你开心。

      可暗自注意着你的我,却发现,即使失忆,你眸中的笑依是不曾见底。


      “好。”


      “这次,是真的不会离开?”他挑眉,试探性地问道。黑色刘海下,暖蓝色的双眸泛着波光熠熠。


      “嗯。”她瞥过眼,应声。


      “我该怎样相信?”所谓得寸进尺,他演绎得淋漓尽致。


      她的目光终于对上他,依旧不忍拂逆他的期待。迈出阴影的角落,她走近他,在他面前缓缓蹲下,伸出了白皙的手掌。


      他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无声地凝望着她,直到她受不了他直白的目光而微赧地侧过头,又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神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10-22 22:28
        【十五】
        什么是幸福?感受着风中有你的气息,呼吸着有你存在的空气,闭上眼的前一秒能看见你,睁开眼的第一秒依然能见到你,无论我在做什么,只要抬头入眼的一定会有你。


        只要有你在,我就能心安。一如初时,你的一句无心之话会如夏日微风抚过我燥热难安的心田,会在我乱麻一片的思绪里开出一片清明,指引着我寻找最后的真相。


        只要她在身边,那些丢失的回忆会一点点地重现他的脑海,断线的空白会一点点地有所相连,没有虚假的言语,也不再有迷惘的浮躁与不安。


        有人来探望时,她多会隐匿在角落,以他看的见的方式。偶尔也会躺在他的身边,安静得像是睡着了。在外人眼里,他发呆神游的次数更多了,为他难过可惜的人也变多了起来,他只是懒得解释而已。


        无人时,她依旧会陪着他。



        她会坐在他身边与他一起看最新的推理小说,她无法翻动书页,就由他代劳。往往看到一半两人都已知晓真相,他们会比赛谁先找到凶手,每次结果都是他略胜一筹。


        她会交代他所有治疗中的注意事项,会静静地听着他所有的吐槽,会与他抬杠斗嘴,会认真地听他唱破音走调的歌曲。



        她会与他斗嘴耍趣、谈天说地,机敏的言辞、渊博的知识强大到让他膜拜。偶尔也会提起他们的过去,那些细碎的快乐如今再想起,依旧会让人开心。


        “怎么了?”少女顺着视线看了看自己泛着淡光的身影,有些疑惑道。


        少年的目光有些呆滞,噙着的笑容多了几分傻气。“呐,志保。这样的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我?”


        集美丽、智慧、冷静、气质于一体的你,为何会选我?


        少女被意料之外的问题噎得脸泛微红,像是想起了什么,她不自在地答道:“是你倒贴的。”


        “诶?真的吗?”他不会真的有死皮赖脸地赖着她吧?怎么办,他完全没映像啊,脸不是丢大了。


        “嗯,因为怕打击你而不忍心拒绝,所以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看到少年一脸惊讶的纠结样,她继续不疾不徐地开口,一副确有其事的样子。


        少年挂起半月眼,心里默默地念叨。


        勉为其难……你是有多勉为其难啊。你这个家伙,还真是不可爱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10-22 22:30
          青梅竹马这个词从他失忆后醒来就被不断提及,所赋予的守护的责任也不断被强加在他身上。不是对兰没有愧疚的,当那份埋于大脑深处的爱意被唤醒,或许他也曾有过挣扎,但再见到那抹魅影后所有的挣扎都化为了泡影。


          兰是他心里因内疚而形成的伤没错,但他实在厌烦了不相干的外人随意以‘青梅竹马’四个字去一遍又一遍挑开和窥探,自以为是救世主强硬地逼迫他承担一切,他没有亏欠他们,更没有听从他们的必要。所感到抱歉的,所辜负的,不过是兰一个,除了她,没有任何人能指责自己。他,也没义务接受除她外的任何人的指责。


          “你!”被他死不悔改的模样气炸的园子,已经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因为惦记着那个心碎离去的女孩,她不想再理这个负心的家伙,直接选择跑开。但争强好胜的个性,不会让她就此善罢甘休。


          【二十一】
          园子的离开,并没有让占上风的他产生多大的快意。最难面对的,其实不是兰的失望,也不是园子的愤怒,而是少女的沉默。


          她不会责怪他的所作所为,只会自虐式地将所有的错归结于自己身上,一个人选择无声的痛苦。他不知道要怎样开口,在她面前的他有时候会像个怯弱的孩子,举措无言。


          兰等待他三年。等待,只是她过着一个普通高中女孩拥有的平凡生活、身处于父母疼爱、朋友关爱的幸福中,一种染上思念与痛苦的调料。就算哪一天这种等待消失了,她的生活也不会有本质的改变,她依然是那个置身于光明中不染尘世的天使。


          而她的等待,却是用生命来作成全。她在世时,与他共赴生死对战组织,为他以身试药没日没夜地赶制解药,甚至能淡笑着看着他离开去软言安慰另一个女孩。爱被深埋口难开,她把他看作是黑暗中的唯一救赎,只是初时他对她的一句安慰关怀,她便为他付出了一切,颠覆了生死。她不在世,亦是化作浮生魅影,遵守承诺,与他相伴。


          如果不曾心动,再多的感动也无济于事。偏偏情由心入,在忘却与怀念中,重新成魔。


          好不容易,才能再一次相守。不管她是不是浮生魅,不管最终结局如何,只愿这一次……不要再轻易放手。


          “工藤。”感觉到他的接近,她吃力地睁开眼,轻声低唤。


          “怎么到现在还叫我工藤?”故作不满,是为转移话题,那些苍白而违心的劝慰,他不想听。


          “是呢,为什么呢,大侦探?”似是看透他所想,她顺着话题淡笑着回问。此刻的温顺是如此难得。


          “可能……是你比较喜欢‘工藤’吧。”他故意用言语设了个小小陷进逗她,内心却并没有表面的轻松。


          ‘工藤’,‘灰原’,是一种源自刻骨默契的共鸣。亦是一种,跨不却的疏远。他已叫她‘志保’,她仍叫他‘工藤’。小心翼翼维持的平静,依旧存在着明显的破绽。


          “你想占我便宜?”她挑眉,岂能那么轻易地掉下去。


          “呵呵。”他不介意被她看出他的小小心思,话锋一转,又带出了些许认真。“可是,我却很喜欢‘志保’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0-22 22:32
            闭上眼,狠心投下最后一剂猛药,收紧的双手却止不住地颤抖。“兰还在……等着我。我已经辜负你了,不能再……伤害她了。只有你离开……我才能和她好好过。”


            是么……

            只有我离开,你才能继续你想要的生活……


            “好,我答应你。”她回头,强撑起一抹虚弱的笑容,成全他想要的洒脱。


            “你可有什么想说的?”微收下颌,垂起眼睑,他不愿意探视那笑容中饱含的是怎样的沉重。


            我能说什么?其实我临终前的愿望不过是能再看你一眼,现在愿望已了,你也已经不需要我,那我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如果我的离开,能让你重过你想要的生活;如果我的离开,能让你内心有所好过,我又怎会忍心拒绝你的这个要求?能陪你的,始终是你身边的那个天使。她还活着。


            “大侦探,要珍重啊。”故作的轻松,忽然收缩成急剧战栗的音符,被压制的不舍与伤痛突如其然地淹没。“大侦探……你会陪我到……最后一秒的……吧?”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10-22 22:34
              【二十五】
              知道吗?一般死后仍能在人世徘徊的,多是惨死的冤魂或充满怨念的恶灵,余下的极少数被称作浮生魅。魅者,洁灵也,亦惑也。浮生魅,魅浮生,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因劫而生,化爱长存,千年难遇,情为永恒。


              在经历那么多黑暗坎坷,那样的惨死后,她的灵魂依然能不沾嗔痴怨恨的浊气而保持一片赤子的纯净,没有化为怨怒滔天的恶灵却成为洁白无瑕的浮生魅影……这样的执念,完全因为你。


              她的灵魂受到束缚,无法离开你身边,那是因为你是她存在的全部意义。执念因你而生,必当因你而散。


              我可以用魔力帮你暂时维持她在世的七魄,但这三十日的清心咒,必须由你来念。三十日过,散却执念,为亡魂引路,送她超度。


              而步入轮回的结果,必然是她会忘记前尘的一切。你们所有羁绊,都会因此斩断。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今生你们的情缘已是多劫多难,落下的这个休止符已是定数。


              劝你还是忘了她,找个喜欢你的人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吧,对了,友情建议,那个毛利兰好像是很不错的人选。反正在她还是灰原哀的时候对你的好你都能无视得那么彻底,在她抱憾而终时你又能把有关她的记忆丢个干净。再忘记一次,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吧,工藤君?



              【二十六】
              清心咒一旦开启,少年与少女便再也无法靠近五尺内的距离,她原本极淡的身影会化为他无法感知的空气,消失了熟悉的触感,终是会化为永恒的别离。除了在每日的黄昏时刻固定不变的念咒,他在其余时候的生活依旧是遵循原本的规律。


              还是一个人思考并破案,只是在真相大白的一刹那,面对众人夸赞,心中闪过的却是苦涩的苍白。


              还是会跟周围的朋友嬉闹,只是在欢腾的几秒后,会有一瞬如雾蒸腾的难过。


              多是会一个人在人群中穿梭,挂着虚假的面具从与一张张木然的表情擦身而过,然后抬头,看到的多是挂满阴霾的天空,像是悲葬中的哭泣。分不清落下的到底是细碎的雨滴,还是碎片拼成的玻璃,只是觉得,割痛了呼吸。


              半夜总会被梦中大片的血红泥浆惊醒,那些驻留在深处的回忆在蠢蠢欲动嚣张地蹿过每一个细胞,将大脑搅拌得一片混沌。床边的水晶球在月下散发着晶莹的光芒,高贵的紫凝成一片神秘的魅惑。当紫色随着清心咒褪尽变为透明,便预示着永别来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0-22 22:35
                知道她身世坎坷、经历曲折,她孤身一人的痛苦是生长在父母呵护的温室下的他无法体会的。他只是,不想看到,她眸中紧锁的忧伤,形影相吊般的无牵无挂。


                没有亲人,其实没有关系。等事情了结,他会许诺给她一个家,他来当她的家人,成为她唯一的牵挂,名正言顺地保护她。


                也许在不久的未来,还会有个宝宝,叫他爸爸,叫她妈妈。像她一样聪慧,或像他一样睿智;像她一样故作老成的不可爱,或像他一样孩子气地调皮闹腾;会成为像她一样的科学家,或是像他一样的名侦探。无论怎样,都会是他们,永恒的……幸福啊。


                在她面前他总是很笨拙,情商为负,反应迟钝,就连从别人那偷来的为数不多的浪漫也多会被他笨手笨脚地搞砸,她却从不计较,反倒是笑着打趣他,以自己的方式,用不着痕迹的体贴,去化解他欲哭无泪的懊恼。


                他很被动,却不代表他没有想法,只是有些话,他不擅长去开口罢了。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男生嘛,说多了肯定会显得小家子气的,说不定还会被笑,反正他是不会干的。


                房间门口,例行的晚安道别被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止住,他很是意外,却又控制不住的心跳如鼓。


                一直以来,交往前后的她都没什么太大变化,对他都是淡淡的,从不会主动粘他。有时他会说笑着以此对服部假装着抱怨两句,说这个不可爱的家伙果然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她这是在交往嘛是在交往嘛,是嘛是嘛是嘛?到底有没有一点身为女友的自觉啊,看人家多为男友着想,各种粘人各种小女人各种情话。然后被自己好友鄙视的眼神看到发毛。


                好吧,他承认自己在无病呻吟。嘴上虽是这么说,心里却清楚得跟明镜一样,她的在乎无法像寻常女孩一样用热情和言语去单纯直白地表达,她的付出一旦开始便是全部,哪怕以生命为代价。


                她对外人有着始终如一的淡漠,所有的情绪却只为自己融化。其实,有时候,她还是挺可爱的嘛。


                比如此刻,她埋首在他怀中,他同样能感觉到她紧绷的身体。明明害羞的不止他一个,以为把表情偷偷藏起来他就不知道了么。


                那个拥抱最后还是变了质,在不知不觉中失控,演化成一夜初次的情动。

                ……

                再次回想,就像在连片被蛀虫腐蚀的牙齿上洒下大把大把的糖,片刻极致的甜腻,换来的便是生不如死的疼痛。


                这一场命中注定的劫难,谁都逃不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10-22 22:39
                  ……

                  真是没用啊,没用得好想就这么死掉呢。


                  对她说的保护竟然成了空话,未能见上一眼的孩子,刚成型的女儿竟然被人活活从肚子挖了出来,当着他的面碾压成肉末。看着她被鞭打,到断气,再到一点点的融化,最后尸骨无存。就算杀了那女人又有什么用的。


                  不如就这么死掉吧。还是死掉算了吧。去陪她们吧。


                  滚下车的他,多出擦伤,躺在冰冷的马路上,绝望地闭上双眼。

                  ……

                  “你……认识我吗?”醒来后,对着那抹茶色淡影,他迟疑地问出第一句话。空白的记忆封锁,隐隐约约地触摸到悲伤的轮廓。


                  咦?为什么呢?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10-22 22:41
                    @猫235 @lightsworn7
                    你们要的结局,狗尾续貂完了。从此可以不用满世界追杀我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10-22 22:43
                      @快乐的大狗熊 你要的HE,时隔三年的狗尾续貂,求别嫌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10-22 22:45
                        可能还会有篇番外,讲新志小孩的故事。可能。
                        时隔三年了,当初的人来来往往那么多,都不认识了。前文我一直没改,因为我已经续不上了前文的细节了。凑合着看吧。
                        不要问我为毛新志文能写出新哀结局,差了接近20岁“以什么方式,什么模样,都没有关系”工藤都不在意,你在意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10-22 22:50
                          哈哈哈哈哈哈……结局,结局╭(╯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10-23 01:26
                            没错。工藤都不在乎了。我们纠结啥╭(╯ε╰)╮好开心竟然等到了结局,嗯,这肯定是因为勾搭上了薇薇的关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10-23 01:55
                              哇!浮生魅,當初看的很有感覺的一篇,終於回歸治療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10-23 04:18
                                把志保虐死的那段太暴力了我的小心臟根本受不了……雖然是貝爾摩德…說好的只有工藤能S志保的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5-10-23 08:05
                                  新哀新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10-23 09: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5-10-23 11:2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10-23 19:54
                                        呃啊!前面虐的我心疼,但结局很感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5-10-23 23:04
                                          有一点像人鬼情未了阿,不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5-10-24 06:28
                                            夏薇又有新文啦,加油,来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10-24 08:00
                                              文笔很不错,有种45度的忧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5-10-24 16: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5-10-24 19:49
                                                  前面的确小清新,到后来恢复了薇薇应该有的风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5-10-31 21:55
                                                    大晚上哭死惹QAQ太感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5-11-01 00:33
                                                      楼主有没有番外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ad45楼2015-11-27 09:07
                                                        番外————爸爸,灰原在哭(上)
                                                        7岁的工藤影外貌与父亲工藤新一长得极像,性格爱好却完全背道而驰。喜欢懒洋洋地趴在沙发里或靠在志保身上打呵欠,整天一副睡眼迷蒙的样子,只有碰到感兴趣的东西才会振奋些许。听到并不感兴趣的推理故事会昏昏欲睡,比起踢足球玩滑板这类浑身臭汗的运动,他宁愿摆弄志保给他的化学分子玩具模型。拿手绝活也并不是推理,而是装哭。


                                                        “工藤影,你上辈子是睡猫投胎吗?”“快点给我起来,我们一起去外面玩吧,今天教你踢足球,如何?”“呐呐,这期的推理故事很有意思,一起猜猜凶手是谁?这种题你老爸我7岁就能做出来了哦。”


                                                        工藤新一为了扭转儿子的性格,想尽了一切办法。引诱?他不为所动,直接用看弱智的眼神看你。威胁?他嘴巴一憋开始装哭,哭得你即使明知道是装的还忍不住缴枪投降。


                                                        种种尝试之后,工藤只能无奈认输。结论,自家儿子除了长相,其余的都是从志保那遗传了十足十。可是,身为平成福尔摩斯的儿子,不会那一手超炫的足球滑板技能也就算了,怎么能不懂推理呢?怎么想都有些不太甘心呢。


                                                        “要不,我跟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男孩,名叫江户川柯南……”


                                                        工藤一开始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将自己的当年添油加醋一番,想以“一千零一夜”的方式吸引自家儿子上钩。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往往精彩绝伦的案件还没讲完,睡猫投胎的工藤影已经沉沉地睡过去。每每让工藤挫败,第二个晚上又变成了新的振奋,自娱自乐地上演着一个人演说的独角戏。


                                                        直到,故事里出现了————灰原哀。半眯半阖的湛蓝色猫瞳里,第一次褪去了迷蒙的睡意。


                                                        “然后呢?灰原哀昏倒在大雨里,会被坏人发现吗?”昏黄的台灯下,工藤影紧抱住自己心爱的哆啦A梦抱枕,拖着软软糯糯的音调,第一次追问。澄澈的眸中,满满的担忧。


                                                        “暂时还没有。她很聪明,没有乱跑,而是直接去找了柯南……”


                                                        从此后,工藤影喜欢上了这个睡前故事,也不再是逢讲必睡了。准确的说,他喜欢的是故事里的灰原哀。


                                                        故事里的灰原哀,和他最爱的妈妈一样,有着漂亮的茶色卷发,半带异域风情的精致五官,比他周围所有的同龄女孩还漂亮。会摆弄他暂时还无法触碰的化学药剂,会做得一手料理,会跟他一样懒懒地打呵欠……重要的是,她寡言少语,机智善辩,不像班里的那些爱哭又聒噪的女生,只会整天围着他吵他睡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5-11-28 23:50
                                                          “小影,这只是一个故事。”工藤哑然失笑,儿子的关注点从来不在案件,只在灰原哀,这点他早就知道。对于儿子那番此生一定要找到灰原哀的言论,他也早有预料。“灰原哀只是故事里的人物,你不可能找到她的。”


                                                          因为真正的灰原哀,早已变成工藤志保。不可能被找到。


                                                          那段浮生魅的回忆并没有出现在故事里,甚至,随着每一年的时光轮转,也淡退出了工藤志保的记忆。


                                                          结婚后的7年里,他曾小心试探过,每多一次的询问,志保的神色都会多一份茫然。她不再记得惨死,不记得轮回,甚至对第一个孩子的存在也毫不知情。


                                                          彼岸托往生,浮生又一轮。


                                                          “灰原哀是我的,是我先听到她的名字她就是我的了。我一定会找到她。”然后把她带离江户川那个笨蛋。那个只知道案件的笨蛋。


                                                          就在那个听到故事结局的夜晚,他梦到一片漆黑的河,河上有一盏花灯缓缓流过,耳边隐隐地传来岸上的茶发女孩时断时续的哭泣声。他直觉地,认为是灰原。


                                                          “灰原在哭,爸爸,我梦到灰原在哭……怎么办……”从梦中惊醒的工藤影,赤脚跑进工藤的房间,哭着摇醒熟睡的工藤。


                                                          “怎么了?小影?”志保听到脚步声就醒了,第一次见到向来不吵不闹的宝贝儿子哭成这样,自己也是吓了一跳。


                                                          “额,没事,可能是我睡前给他讲了个故事,让他入梦了。”工藤一把将儿子抱床上,干笑道。


                                                          “爸爸,我真的看到灰原在哭。她就站在岸上,对着河面上的花灯在哭。我们快去找她……”安抚中的工藤影,很快有了倦意,仍不忘呢喃着要去找灰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5-11-28 23:51
                                                            沙发沙发←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5-11-29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