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神峰吧 关注:393,671贴子:12,439,779
  • 20回复贴,共1

吧里有没有看小说雪中悍刀行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RT,求四个吧友开黑改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2-23 10:58回复
    我们是来自福禄山上的天线宝宝
    热爱正义与和平
    渴望梦想与财富
    呕我实在编不下去了
    妖精,快放了我爷爷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12-23 11:00
    回复
      没过多久,一辆马车出南城门,在一处小渡口停马。
      陈望走下马车,不知为何,他站在前往南方的渡口,视线所望的方向,却是西边。
      陈望掏出那常年携带的一小片物件,轻轻嗅了嗅。
      年轻时读书,曾见古语有云:三世修得善因缘,今生得闻奇楠香。
      他手中正是一片万金的奇楠木。
      他那时候不过是个寒窗苦读十年书依然前途未卜的穷酸青年,他经常坐在那个芦苇丛生的荫凉渡口读书,而她往往会一边捣衣一边听他读书。
      他说以后科举成名,一定会衣锦还乡,一定会给她捎带些这奇楠香木。
      还有。
      一定会娶她。
      然后,他千里迢迢来到了这座天下首善的太安城,在千军万马独木桥的科举中成功跳过了龙门。
      只是到最后,他成亲了,掀起了红盖头,可烛火中的那张娇艳脸孔。
      不是她。
      他只给那家乡女子送去了“勿念勿等”四个字。
      这么多年,他最怕的不是那位天心难测的皇帝陛下,也不是那位锋芒内敛的太子殿下,更不是那个无孔不入的赵勾。
      他最怕自己说梦话,怕自己喊出她的名字,更怕自己当时满腔热血选择的道路,会连累那位远在北凉的婉约女子。
      她曾经羞红着脸却一本正经跟他说,以后若是成亲了,田间劳务就不许他碰了,为何?因为他是读书人啊。
      陈望捏紧那片奇楠,嘴唇颤抖,闭上眼睛。
      隆冬大雪,拂了还满肩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落雪。
      陈望。
      望,月满之名,日在东,月在西,遥相望。
      这位当之无愧的年轻储相缓缓睁开眼睛,轻声道:“你找到好人家了吗?”
      就算没有,也千万不要再等了。
      如果嫁人了,应该也会是找一个比自己更懂得珍惜你的读书人吧。你肯定在怨恨我这个负心人吧?
      陈望满脸泪水。
      他不知道的是,渡口良人还在等着他,只不过曾经是站在渡口,如今是躺在了芦苇丛中,会永远等下去。
      人已死却不怨,未归之人却不知。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2-23 11:01
      回复
        改名卡怎么说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12-23 11:06
        收起回复
          改名卡怎么说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12-23 11:06
          回复
            李白狮接过一只锦囊。
            手脚冰凉。
            一个时辰后黄龙士缓缓走下马车,马车渐渐远去,消失于风雪中。
            黄龙士没有急于入院,而是在巷弄来回走了两趟,这才推开门扉。
            短短一炷香后,一名年轻男子断一臂,瘸一腿,自断全身筋脉,只存一条性命,只拎上那柄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木剑,离开了院子。
            巷中雪上长长一条血。
            “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还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
            他在院中,就对那个黄老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这个雪中血人在拐角处颓然蹲下,手边只剩下一柄带血木剑。
            年轻游侠儿泪眼模糊,凄然一笑,站起身,拿木剑对准墙壁,狠狠折断。
            此后江湖再无温华的消息,这名才出江湖便已名动天下的木剑游侠儿,一夜之间,以最决然的苍凉姿态,离开了江湖。
            刺骨大雪中,他最后对自己说了一句。
            “不练剑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12-23 11:20
            回复
              身边那位一直被瞎子老许当作衙门小官的,轻声道:“徐骁也无非是一个驼背老卒,有什么好看的。”
              一刹那。
              瞎子老许头脑一片空白。
              他既然能活着走下累累白骨破百万的沙场,能是一个蠢蛋?
              在北凉,谁敢说这一句徐骁不过是驼背老卒?
              除了大柱国,还有谁?!
              瞎子老许那一架需要拐杖才能行走的干枯身体剧烈颤颤巍巍起来。
              最后这位北凉赖活着的老卒竟是泪流满面,转过头,嘴唇颤抖,哽咽道:“大柱国?”
              那人并未承认也未否认,只是喊了一声瞎子老许:“许老弟。”
              只见瞎子老许如同癫狂,挣扎着起身,不顾大柱国的阻止,丢掉拐杖,跪于地上,用尽全身所有力气,用光了三十年转战六国的豪气,用光了十年苟延残喘的精神,死死压抑着一位老卒的激情哭腔,磕头道:“锦州十八-老字营之一,鱼鼓营末等骑卒,许涌关,参见徐将军!”
              锦州十八营,今日已悉数无存,如那威名日渐逝去的六百铁甲一样,年轻一些的北凉骑兵,最多只是听说一些热血翻涌的事迹。
              鱼鼓营。
              号称徐字旗下死战第一。
              最后一战便是那西垒壁,王妃缟素白衣如雪,双手敲鱼鼓营等人高的鱼龙鼓,一鼓作气拿下了离阳王朝的问鼎之战。近千人鱼鼓营死战不退,最终只活下来十六人,骑卒许涌关,便是在那场战役中失去一目,连箭带目一同拔去,拔而再战,直至昏死在死人堆中。
              其实,在老卒心中,大柱国也好,北凉王也罢,那都是外人才称呼的,心底还是愿意喊一声徐将军!
              被徐骁搀扶着重新坐在木墩上的瞎子老许,满脸泪水,却是笑着说道:“这辈子,活够了。徐将军,小卒斗胆问一句,那徐小子莫不是?”
              徐骁轻声道:“是我儿徐凤年。”
              老卒脸贴着被大柱国亲手拿回的拐杖,重复呢喃道:“活够了,活够了……”
              鱼鼓营最后一人,老卒许涌关缓缓闭目。
              徐将军,王妃,有一个好儿子啊。
              我老许得下去找老兄弟们喝酒去了,与他们说一声,三十万北凉铁骑的马蹄声只会越来越让敌人胆寒,小不去,弱不了。
              徐字王旗下,鱼龙鼓响。
              老卒许涌关,死于安详。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12-23 11:24
              回复
                看了 看了


                15楼2015-12-23 11:58
                收起回复
                  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





                                                 小白兔白又白叔叔没糖就乱来。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12-23 12:58
                  回复
                    早。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12-24 07:07
                    回复
                      可以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5-12-24 10:06
                      收起回复
                        北凉换新王 谁信人间尚少年 帝王相逢风雪中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2-24 10:30
                        收起回复
                          空格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5-12-24 11:23
                          收起回复


                            IP属地:四川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5-12-24 16: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