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保吧 关注:11,594贴子:43,698
  • 1回复贴,共1

【原创】光晕——有保.短.完结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题O(∩_∩)O~~


回复
1楼2016-01-10 22:18
    *** *** ***

    保鲁夫一听,连忙坐起身。虽然他知道,所有的往事,就像走独木桥一般,有权力回首细细遥望,但绝对没有权力再去轰轰烈烈的经历一次。他和有利以往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永远无法回头。
    保鲁夫起身,原本以为这一周后的重逢,这久违的重信相见会是如何的激动与兴奋,可真实情况往往会与想象差别许多,所以才会导致保鲁夫现在的状况。心中的痛一点一点的蔓延,心破碎的碎片星星点点的散落后,便又是深陷血肉的痛。
    有利站在门口,一身整洁,满身酒臭,一手正拥着一名穿着暴露的女子,身上的香水味浓郁,不少女仆见此纷纷后退。
    “保鲁夫,是你啊。这么早?”有力一脸慵懒与不耐烦的说,正眼不着保鲁夫秋毫,“没事,你继续睡吧。我上楼了。”
    有利说着,揽过那名女子,两人正要迈步上楼有利的一手被保鲁夫拉住。
    保鲁夫此时心情没有任何波动,淡淡的,冷冷的,如丝绸滑过般不着痕迹,悄无声息,“有利,这一周你去哪了?”
    有利轻蔑的瞟了保鲁夫一眼,重重的甩开了他的手,惜字如金的说:“你没必要知道。”
    保鲁夫没有说话了,低着头。
    那名女子倒也悠闲的双手环胸看着这场闹戏,但当剧情发展到这里准备结束时,她离开了有利的怀抱,唯恐天下不乱的向保鲁夫走去。
    “哎呀,有利。这只就是你养的小猫阿,好歹你也要好好对待他嘛,不要整天来找我。可惜了他这么可爱!”女子边走边说到,庸俗的高跟鞋跟在反射着光着的大理石镶嵌的地板上叩出响亮的声音,幽幽的回荡在空荡的客厅里,击出一圈又一圈的回音。
    女子走到保鲁夫跟前,一手搭上保鲁夫纤廋的肩,一根手指点着保鲁夫的缨红薄唇,“别生气,让我告诉你有利那家伙这些天去哪了吧,”女子一勾唇,露出一个美艳魅惑的笑,“他和我出去旅行了哦!玩了七天,回来后去酒吧喝醉了,所以勉强在我家住了一晚。现在我就到他家来了。呵~有利,你是怕你的小猫误会了吗?所以才不把这些告诉你的小猫吗?”女子见保鲁夫对她的话没有反应,于是更加放肆的将头靠到保鲁夫具有骨感的肩上。
    有利听着女子说话, 依然是一脸麻木。悠扬的张开口,便如一根利剑直刺保鲁夫胸膛,眼前面对的是万复不劫的黑暗深渊。
    “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没必要事事都向他报告。”
    毫无感情,冰冷的语调,让保鲁夫窒息。他倒抽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强颜欢笑,“那你们应该玩得很开心吧。那我也上楼了,继续睡觉。”
    保鲁夫保持着风度,来不及再看有利与那女子一眼,逃也似的回到房间。
    心中的桅樯早已崩溃,眼中漫溢的泪水早已决堤,只是那咸咸的晶莹水滴还没滑落,便被灼热的阳光蒸发,,只留下一行行深浅不一的痕迹。
    有利,没想到最后我们的结局竟是这样。果然这份爱,我们都担当不起。
    保鲁夫站在水晶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绯红的朝霞。太阳刚刚露出一角,泛出一圈又一圈的白亮的光晕……

    *** *** ***

    “有利,小猫已经走了哦,我也可以走了吧?”女子笑得不再嚣张,只是浅浅的很温柔的微笑。
    “嗯,走吧。谢谢你。”有利微微的点点头,向女子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
    “有利,对不起。要不是我爸爸,你也不用这样……”那女子突然露出一脸忧伤,“其实你不用赶他走的,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但是现在已经无回头了,不是吗?”有利颦眉,苦笑一下,“你不是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我们俩打平吧。”
    “有利……”女子无奈的看了有利一眼,“有利,你真的打算放弃这段爱情吗?如果说你不爱她,是没有人会相信的。你这一周以来,根本就哪儿都没去,每天晚上不过是睡在公司罢了。为什么不对他说?为什么要骗他?”
    有利这下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转过身,将一个沉默的背影留给女子。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女子叹了一口气,“算了,也许这是我不该管。毕竟我也不希望嫁给你。再见了……”女子扭头,便扬长而去。
    有利一人仍静默的站着……


    回复
    3楼2016-01-10 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