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吧 关注:481,031贴子:13,261,170

【青SAKA长篇】东方業務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言:
当现实揉进幻想,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出现了人类的身影。游戏变得不像是孩童的任性,建立在发达的经济之上,是妖怪和人类共同创造的新舞台。而业务员站在人群之外,走在面见下一个客户前的雪道上,孤身一人却并不寂寞,置身严寒却并不消沉——在帽檐和镜片之下,他的眼中所呈现的,是一条足以让他见识到人间百态的不归路。
你从未见过的幻想乡,一场并不华丽的交响曲,在这里上演。


回复
1楼2016-01-25 19:58
    ———妖怪之山·守矢神社·后殿——————————河童时:13:50——

    这场雪下得很是时候,毕竟雪中的神社是难得的一景。倒不是说所有神社在雪中都好看,东边最远山上的另一家神社现在一定是整个幻想乡最惨不忍睹的地方,我这样想,同时微微担心着那家巫女过冬的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本就威严大气的【守矢神社】,在白雪覆盖下自然别有味道。就像是卧在座上的大名一般,银装下的神社参拜殿在不失本身堂皇的前提下,更有了一番从容和沉稳的意味。有的时候,将本就精致华丽的东西包裹起来使其不外现,反而更能体现其神秘,为事物本身增添一份城府。我看着黑色飞檐上厚厚的积雪,不禁感叹着。
    然后一头撞在走廊的柱子上。
    “唔!嘶——————哈…….”
    “您,您没事吧……”
    “没事……别,别理我……”
    同行的风祝用看什么一样的眼神对我表示关心,我深表感谢。
    身旁的女孩,既是这家神社的风祝,同时,也是这家神社所供奉的三大神明之一的“现人神”,东风谷早苗。比起【神明】这个形象更像是学生,而在本人自我介绍后,我发现自己的直感果然是正确的——在跟随神社进入这个幻想乡前,东风谷似乎在外界就是女高中生的样子。
    不过姑且不论外界,东风谷早苗在这里作为现人神的形象基本是偶像级别的。充满活力的姣好面容,积极向上的做事态度为她赢得了人间之里的私人俱乐部,以及占信徒总量70%的个人信徒——在我看来这家神社的经营模式比起“传教”,更像是在搞偶像包装和传销。
    只是可惜的是,从第一次来守矢神社谈生意起,这位现人神大人对我似乎就没什么好感。
    私下里我问过这家神社的其她神明,可能是因为她很讨厌带有外界气息的我的感觉——而这种“外界气息”,我估摸着大概就是所谓的“商业气息”。也许少女正是厌恶了这种一板一眼,利益优先的感觉,所以才跟随神社来到了更为淳朴且原始的幻想乡吧。那么面对反而将幻想乡“恶化”的我这种人,东风谷早苗会没有好感也是正常的。
    不过好在最后做决策的都不是这位小姐的样子,那我也没必要刻意和她搞好关系——点到为止,实际上是大部分人际关系的存在形式。
    进入后殿的玄关,换上室内的拖鞋,我终于感受到了暖气的热浪,于是先前的琐事便随着冷意一股脑抛去了脑后。何某神社不同,守矢神社可是有地暖的。推开道道纸门,走过几条并不陌生的走廊,最后,我跟着东风谷来到一扇与先前没什么两样的推拉门前。
    将手指搭在门上的拉槽里,东风谷顿了顿,然后小声正色道:“请不要像第一次那样吐一地哦?”
    我也正色:“您每次不提这件事就不会放我进去对吧?”
    不能确定那一闪而过的笑容里有多少恶作剧的意味,总之当我只身进入神明们的房间,就无暇去考虑那种事了。
    真正的神明,是无比神圣的,是只立在你面前,就会让你不自觉下跪的。守矢神社的神明,亦是这座山的山神们,其名为泄矢诹访子和八坂神奈子,两位合在一起代表着【天】与【地】,是名符其实,在幻想乡拥有绝大部分信仰的神明,其威严度可想而知。
    现在在我面前,威严的神明八坂神奈子面如罗汉,双手持一盒装大小不明物,正同威严的神明泄矢诹访子一同席地而坐,似乎是入了定。两位神明神色严峻,共同面向房间一侧一诡异扁平长方体,此物端正地贡在桌台之上,发出阵阵奇异之音,且不时传出凄厉惨叫,定是不详之物。而两位大人此时似乎正在与此物搏斗,定力非常,场面甚是紧张,不禁让我脊背发凉。
    但是我没有退缩,跑业务的,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不能说都见过,但也不会自乱阵脚,仅仅是这样的场面还不足以让我畏惧——于是我心一横,一咬牙,上前一步,谏言道:
    “二位大人午安,电视游戏还请适时适度……”
    闻言,个子较高,能够在各种意义上令你联想起乡下姑妈的神明八坂神奈子依然紧盯屏幕,操作控制器的双手也没有停的意思。而另一边,外表只有十多岁的黄发女孩则笑着朝我挥了挥手,一直顶在头上带有眼睛的草帽被撂在一边,此刻帽子顶部的两只眼睛似乎正代替泄矢诹访子盯着游戏画面。
    “呀,来了啊,随意坐——”不动声色,甚至没有分神,看来神明大人是铁下心要奋战到底了,“嘶——又是这货,怎么就打不死呢……”
    神明的招待很随意,于是我也轻车熟路地抽过一张蒲团,正坐在上面,同时打开手里的公文包,开始往外掏各式各样的文件。
    “呐,我和诹访子打了一上午了——这里就是过不去,这货一直复活,恶心死了……”
    我瞅了一眼电视屏幕:敌人扭动着外露的内脏,歪歪曲曲的身形被霰弹枪打散后一点点重组,但的确很恶心:“嗯…….没记错的话这里不需要跟它打,一直跟他绕,然后把开门用的道具捡齐就行了吧——这家伙就是不死的,之后好像是剧情击杀。”
    于是掌管【乾】【坤】的神明们互相对视了一下。
    “你看我跟你说什么来着神奈子…….”
    “人家只是看这货不顺眼嘛……你刚才不也死了嘛。”
    听着神明之间的埋怨,我默默笑着,同时从包外侧的夹层里拿出印章用的红色印台。再抬头,神明们已经自觉地按了暂停。
    果然,就算再脱线,办正事的时候还是能拿出一方势力之首的态度。只是没有关机,而是按了暂停——这让我有一种没被一口气打死的感觉。
    “啊,说起来上次多谢了啊青坂先生,诹访子正想再弄一场LIVE呢,你就把主唱带来了啊。”
    开始了聊正事的序章:“对之前的事项表示感谢”,于是我也从怀里掏出手绢,擦拭着眼镜上的水滴。
    “不不,幽谷小姐只是来送信,与我相遇只是偶然,绝不是我刻意找她来的。”
    “但是要是你不在,山彦也不会答应的那么痛快嘛。”泄矢诹访子在一旁附和道。
    这话到不能完全否定——山彦,幽谷响子为领唱的摇滚乐队【鸟兽喜乐】,其在人间之里的一切演唱活动所涉及到的用地、器材、宣传以及人手的调集,这些事项在通过名为【稗田家】的村子最高管理层的审批后,最终会通过村子的【町内会】(相当于居委会)来进行组织——虽然这过程看似和我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到头来一些具体的物件:像是聚光灯,搭制高台的脚手架,音响设备等等,却要通过我来向河童租借。倒不是说这些事【町内会】的人自己不能搞定,但很多时候人们往往愿意相信最稳定,最便捷的人际关系——换句话说,我,就是那个稳定的“渠道”;也不是说我就多有能耐能从河童那里搞到这些东西——只是人们往往相信第一个成功做到的人一定有能力再成功做到,而且会如同理所应当一般去利用这种关系。
    不过,事实证明关系就是在跑动中建立的,而我又不是在给村子打义工——所以想了那么多,拿钱的时候笑得还是很开心的。也因此能和当下红遍大江南北的乐队结下交情,也算是工作之余的福利吧。
    “那么言归正传——这次前来拜访,实属突然,还请两位大人见谅。”
    低下头,此时的礼数是必须的。
    “没什么没什么,”八坂神奈子大气地摆摆手,拍在自己的大腿上,“事情我都听说了,下边的家伙突然改了数量也不是你的错,只是走个程序嘛。”
    “八坂大人如此大度,在下深表感激——那么手工的石狮子,最快要多久才可以再做一个出来呢?”
    手工石狮子,并不是什么暗语,就是字面的意思,是山里一些妖怪的手艺活。很多渴望参与“河童近代化”的妖怪,都在尽可能地发觉自己本身或周围潜在的商机——其中,出自妖怪的工艺可以说是很普遍的一个类别。比起人类,过着更加安稳且无趣日子的妖怪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用来打发时间的爱好,就像之前在缆车那里遇到的犬走椛——谁又能知道,那样看似处世未深的女孩子是有着上百年棋龄的将棋高手呢?
    刚刚成型的市场并不能承担这样特殊群体所创造的财富,真的说起来,第一是没有形成“供求”的利益关系,而第二,是没有可靠的交易渠道。对于这些手工艺者们来说,最开始做生意的时候最最棘手的问题就是“我能卖给谁”,“谁需要这东西”。有些类似投师无门,那阵子妖怪们的处境惨得就像在街上卖火柴的小女孩——说真的,我还真见过有妖精拎着一篮子自制火柴到处兜售,结果那兜子火柴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该怎么划拉着它。这种情况一直到河童有轨电车通车,人类能够自如往来更多地方之后才有了好转——直到现在,出现“地底的妖怪打算买山上妖怪所做的手工石狮子”这样的局面。
    只是不知为何“一对儿”的订单今天中午忽然改成了“三只”,这便是我提前来到守矢神社的原因——毕竟这石狮子的底部印有【守矢神社】的标签,而制造石狮子总应该是要花时间的。你要是到了该发货的时候才告诉人家订单改了,下次谁还跟你合作呢?
    “嗯……再造一只出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你要是想的话我晚上就可以让他们加点干——只是有个小问题啊,”八坂神奈子挠挠头发,疑惑地看着我,“为什么是三只?”
    神明与我抱有同样的疑问。
    “这…….在下也不清楚呢……”
    “真是神秘啊,地底那帮家伙。”
    “还真是呢……”
    神明和人类认真地考虑着这个问题。
    “嘛哈————呜呜,地底的妖怪嘛,就不要刨根问底了,多一只不就多一只的钱嘛!那有什么不好的~?”泄矢诹访子倒是完全不在意,缩在一旁的围炉里,下巴戳在桌面上打着盹,“卖个石狮子……屁大点事,大不了再送一只凑个整……”
    另一位神明所言完全正确,瞬间停止了我和八坂大人的钻研。
    “那,麻烦您在这边签个字吧…..本来是应该晚点找您签字的,但是考虑到要再做一个的时间,所以才……”
    “哦,哦…….”
    确定神明大人签好了相关的文件,我瞧着神明的在纸上留下的痕迹——看汉字时感受到一种西洋风情,这还是第一次,只希望【稗田家】能给我签过吧……
    我这样的“走商”,出村子之前都要获得【稗田家】的批准,并上缴类似“出境费”的费用。像这种情况,神明签过字的收据和合同就是所需的材料,接下来只需要去村子的【外出活动登记部】做出提交就行了。值得一提的是,单纯的游玩或者出行早些年还需要登记,但从上个月开始就已经不需要了——这也是村子对“走出去”的一种鼓励和认可吧。
    “那,晚点时候我找人给你送去,”见我开始收拾纸笔,八坂神奈挺起腰来,一副准备送客的模样,“呀——挺不好意思的,其实本来可以我们自己联络那边——不过最近实在是比较忙,也无暇顾及这种零散的订单。那,送到你家门前就行了吧?”
    “呃,可以的话还是拜托您送到我事务所门前吧——家门口放一个石狮子也太显眼了不是吗?”
    想起第一次拜托河童做东西的时候,一觉醒来,家门口竟然出现了近未来景象。当时邻居甚至报了警,以为我要穿越呢。
    “嗯?不显眼啊——啊,对啊,只有一个啊,这样确实比较违和……”
    真不是有几个的问题,我家又不是神社,我又没有强迫症。
    “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哦——不吃晚饭吗。”
    这样说着的八坂神奈子,已经整个神坐回之前的位置,手持手柄,专注地盯起屏幕。
    客套话一点都不掩饰还一点都不亏心,这就是神明的大气之处,我暗暗佩服。
    “嗯,下次吧,多谢大人好意——那么,再见,八坂大人,泄矢大人。”
    “哦,拜拜——”
    “呐,青坂啊——”
    并非是随意的呼喊,叫我名字的时候,泄矢诹访子的两双眼睛(帽子)同时看向了我,而这在记忆中还是第一次。
    “是的?”
    “在地底,小心点哦?”
    来自神明的忠告,并不是可以松懈对待的话语,我铭记于心——只是这样说着的神明,如同融化在桌面上一般,半梦半醒的样子实在让人怀疑她究竟有几分认真在里面。
    “多谢大人担心,还请注意不要感冒。”
    “神明哪会感冒——”
    比起回应,神明的声音更像是梦呓。
    在青灰色的鸟居下与现人神鞠躬作别,我紧了紧大衣,抬起帽檐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长出一口气。
    把意味不明的三座石狮子送往地底,意味着今后就要从名片上把“人间之里”这几个字划去,我作为业务员的生活就要从此面向世界了吗……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看看手表,发现时间还早。
    算了,偶尔在雪中徒步下山,也挺不错的吧——这样想着,我也没敢确认缆车那边犬走椛以及她的后辈是否还在执勤,便独自踩着积雪,向着山下的车站行去。


    回复
    4楼2016-01-25 20:07
      先占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6-01-25 20:07


        【“喂!干什么呢!”】
        【很快,小小的月台一侧就有当班的白狼天狗发现了这一情况,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啊,没事没事,她只是问我要不要守矢神社的宣传单——呐?”】


        回复
        6楼2016-01-25 20:09
          占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1-25 20:13
            开始了?
            1.青坂一个业务员拥有“社交恐惧症”真的没问题?
            2.人类地位提高带来的不适应,恐怕青坂还需要一次大事件转变?
            3.神明面前吐一地……可以想象神妈一脸受用的表情。
            4.守矢老夫妻日常】
            5.施氏嗜石狮……【划掉】
            6.第一次那么前,很激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1-25 20:20


              回复
              9楼2016-01-25 20:23
                新作开始了呢,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1-25 20:26
                  我一直都觉得lz的专业是经济是我的错觉?


                  收起回复
                  11楼2016-01-25 20:27
                    这里是青SAKA,熟悉我的读者可以跳过这段话,不熟悉的同学可以考虑阅读一下,或许会对理解我的文字有一些帮助。
                    首先,感谢各位阅读第一章,不管是新读者还是老读者,我希望我的文风不会尖锐到划伤各位的眼睛,如果部分内容对各位的情绪造成影响在此深表歉意——请能够接受的读者继续支持下去吧。
                    从大方面来说,作为留学生,SAKA会经常尝试在文中引用一些日本较为普遍的思潮和认识,来向各位读者更好地展现和文化的纤细以及特色之处。并非是要吹捧和文化,而是要在有加工的理解后,帮助各位更好地理解日常生活中的日本人所呈现出的姿态。不过从小的方面说,SAKA也会通过一些细节侧面描写出这个和中国截然不同,又息息相关的国家里所存在的让你耳目一新的事物。
                    通过“幻想乡”这个载体,SAKA所追求的,是对于人性以及人际关系的浅谈和个人的一己之见。作家土井隆義在著书《友だち地獄》(朋友的地狱)一书中提到一种当代日本年轻人的地狱般的“優しい関係”(亲切的关系),道出日本年轻人在相互提防与将尽量避免冲突为最优先事项的个人交往中的姿态,描绘了一个将“朋友”比作“地雷”的地狱般的社会关系——这在中国人看来,或许一时间难以理解,更可能嗤之以鼻,不过,我想要说的是: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在日本人的素养和克己到病态的教育之下,这又是多么合理的一种社会关系这一事实。通过我的文字,在分析所谓“交往”的同时,也会渐渐让读者们领会到这一点。
                    不过在或许会显得有些单调繁复的文字之外,SAKA通常会走偏向真实和日常的风格,相信不会让文章过于无味,这一点也算是对于小说可读性的一点妥协吧。
                    那么,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还希望《东方業務員》能够成为我笔下最值得阅读的一部长篇小说。


                    收起回复
                    12楼2016-01-25 20:30
                      【公告】
                      小说将会以两周一更的形式更新,一章一万两千字左右,分大章节与小回目。
                      每回必有一张或一张插图,皆为SAKA亲笔手绘。
                      大章节完结时,SAKA有可能会将其印刷成册,并将插图整理上色,配上人物立绘或分析进行销售——这一点,请拭目以待吧。


                      收起回复
                      13楼2016-01-25 20:37
                        您终于更新新东西了。很期待您的新作


                        收起回复
                        15楼2016-01-25 20:46
                          嗯....忘了说,我还是和以前一眼,不点名。


                          回复
                          16楼2016-01-25 20:47
                            先占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6-01-25 20:49
                              我还以为新华里那三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1-25 21:10
                                后排顶一下。。。果然不会打stg也不擅长ftg也不能写文的人混不下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1-25 21:42
                                  青saka( ̄∇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1-25 21:44
                                    interesting
                                    我喜欢这种文笔,倒不如说喜欢的就是这种略显繁复的写法。
                                    话说楼主是在霓虹留学吗


                                    收起回复
                                    21楼2016-01-25 21:56
                                      帮saka大大顶一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1-25 22:09
                                        一个业务员啊,来到幻想乡啊,每天都会患上一种新的社交恐惧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6-01-25 22:20
                                          新作支持,业务员的世界似乎和钞票恋是不同的?这么说钞票恋中的异变在业务员中没有发生,还是说将来会发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6-01-25 22:31
                                            话说楼主是学经济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1-25 22:36


                                              回复
                                              26楼2016-01-25 22:37
                                                久仰大名啊,支持~


                                                回复
                                                27楼2016-01-25 22:44
                                                  马新坑


                                                  回复
                                                  28楼2016-01-25 22:53
                                                    一个业务员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1-25 23:03
                                                      又开新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1-26 00:17
                                                        saka又开新坑了,而且竟有我的本命人鱼,真是太棒了!
                                                        ps深夜加班加上急性肠胃炎未愈,看到主角在神明面前吐一地,我感觉要是我会在神明大人面前拉一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1-26 01:07
                                                          从钞票恋过来的+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1-26 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