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9贴子:45,002

【原创】『上弦月』 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04 16:23
    1,真,艾欧尼亚风。
    2,虐不虐我不知道,他们都说虐。
    3,个人认为还是挺甜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2-04 16:24
      上弦月
      [零]
      楚俗物候晚,孟冬才有霜。
      早农半华实,夕水含风凉。
      遐想云外寺,峰峦渺相望。
      松门接官路,泉脉连僧房。
      微露上弦月,暗焚初夜香。
      谷深烟壒净,山虚钟磬长。
      念此清境远,复忧尘事妨。
      行行即前路,勿滞分寸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2-04 16:25
        摔碎的苹果乱七八糟的散在树下,树上的孩子盘腿坐在树枝上,悠闲的吃着自己精挑细选出的一小堆苹果。
        当阿楠领着老者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老者暂时还不想触中二少年的霉头,便问:“阿楠,他为什么打你?”
        “我只从树上摘了几个苹果,他却说这棵树上的苹果都是他的,还抢走了我的苹果,我不服气就说要比剑…结果他说………”
        “和我比?就你?”
        少年的声音如同乐声,在林子里的回声十分好听…如果忽略他的语气的话。
        他们听到亚索这样说。
        “打不过我就去告状啊,真弱。”少年说着把苹果核扔了下来。
        老者叹了口气,道:“亚索,破坏果树是不对的,欺负同学也是不对的,旷课逃学更是不对的,现在认错老师还可以考虑……”
        “咚!”
        亚索一脚踢在了树干上,又一个苹果掉下来,刚好砸在了老者的头上。
        “知道我为什么不去上课吗?就是因为你太磨叽了。”
        “亚索,这样对老师是不对的……”
        “你管我。”
        老者表示他应该是被砸下来的苹果噎到了。
        少年还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从你们那里已经什么也学不到了,还和我讨论这些无聊的事有什么用,回去洗洗睡吧。”
        老者表示他或许需要速效救心丸,可是他并不知道速效救心丸是什么。
        说罢,少年一个后翻,将身体挂在了树枝上,双手抓住树干从树上翻了下去。
        好吧看起来真的很厉害的样子。
        “再见。”
        少年带着一兜苹果,潇洒离开。
        “明天该怎么找老头的麻烦呢?”
        他这样想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2-04 16:28
          虽然是天才,但亚索还是明白伤仲永的道理的,大叔的话也提醒他该认真练习了。
          去买点吃的好好练习一下午好了。
          少年这么想的。
          就在他抱着剑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清凉的声音传来
          “老板,凉糕怎么卖?”
          声音真好听。
          少年突然觉得想吃凉糕了。便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嗯,还要点绿豆糕吧。”
          绿色的。
          眼前的人并不算高,身子甚至有些瘦削,棕色的头发服服帖帖的,不像自己的…亚索有些小羡慕。
          这人着一身月白的长衫,外面披着淡绿长袍,穿法有些复杂,看的亚索有些出神。
          这种穿法他只在书里见过…应该是几百年前的穿法了。
          亚索不禁有些神往。
          可这神往仅仅持续了一秒钟。
          那人转过身来了。
          ………
          “怪物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2-04 16:29
            “我们去哪?”亚索抱着剑,跟在他后面,那人的背影给人很单薄的感觉,甚至从宽大的外袍下能看出他的腰很细,亚索想起了小时候见过的戏子。
            怎么看都不像是练剑的啊。
            那人似乎心情很好:“南山,我家在那里。”
            南山,一直被长者们尊为圣地。无极剑圣的故事,亚索也是从小听到大的,传说无极剑圣就隐居在南山。
            “…你是不是想说你叫易?”
            “是啊,你怎么知道?”
            亚索仿佛找到了中二知音。
            “哦,因为我是索拉卡啊。”
            “………我真的是易。”
            “我真的是索拉卡。”
            “…可索拉卡是36D。”
            “……”
            “……”
            亚索表示自己好像对老师们有了那么点同情。
            “说真的,你真的是易?”
            “真的啊。”那人很无辜的样子。
            “…怎么证明呢?”
            “因为你是亚索。”
            那人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因为我是亚索?所以他是易?是…这样理解吗?亚索盯着他那绿色的护目镜,希望从里面能读出什么。
            可是什么也没有。
            亚索不想明白当他听到那个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的悲伤是什么,仿佛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我相信你,你是易大师。”
            亚索突然有一种自己认识他的错觉,但他十一年里不多的记忆又清晰的告诉他,他们并不相识。
            易没有再说话,自顾自在前面引路。
            气氛一下子有点尴尬。
            “要上山了小心点。”
            易先张口说道。
            亚索这才发现已经到山下了。南山有两条路可以上去,一条是从北坡,路很好走,也是大家都知道的路。还有一条是从东坡,路很不好走,几乎已经荒废了,所以也很少有人知道。
            “我们走东边?”亚索问。
            “嗯,走东边近。”
            山路虽然不好走,但亚索从小练剑,身体素质没话说的,走的并不累,可亚索看到易走的也一样轻松的时候,是有一点小惊讶的。
            树林里偶尔可以听到虫鸣的声音,南山上很少有人来,镇上定下的规矩,南山上的药材不准采,动物也不准猎杀——这些行为是视为对剑圣不敬的。
            一只麻雀飞到了亚索前面的石阶上,盯着亚索瞧,一点也不怕人的样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
            亚索刚想赶走它,易却开口了:“小禾,太不礼貌了,这是客人。”
            卧槽,他是在和这只鸟说话吗!
            更让亚索吃惊的是,麻雀扭扭头看了看易,好像是在质疑什么似的,就飞走了。
            “…你认识它们?”亚索看向了麻雀飞走的方向,可是只看到了无尽的树木。
            “差不多吧,住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就熟悉了。”
            “你住在这里多久了?”亚索问道。
            “…不记得了,大概也有两千多年了?”
            “……”
            传说易大师已经活了三千多年,今天看来是真的。

            “我们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2-04 16:30
              上弦月[三]
              ——

              『人生交契无老少,
              论交何必先同调。』
              ——
              屋子不大,但考虑到只住一个人的话已经是很豪华的配置了。门前是易自己种的一些竹子,有些上面有明显的刀剑砍过的痕迹。
              这家伙真的是啊。
              “先进来歇一会吧。”易领着亚索进了屋子。
              进门的一瞬间让亚索有一种穿越的感觉:这家伙就这么住了两千多年吗?
              屋子里铺的是榻榻米,一尘不染,看得出来主人非常爱干净。墙上挂着一些竹剑,甚至还有一些字画。桌子上摆着一套茶具,玉制的,看起来有年头了,荧荧的绿色和它们的主人一样。
              易把外袍脱下来,给亚索铺好了垫子,转身去泡茶。
              一切熟练的不自然。
              亚索盘坐在垫子上,思绪乱成一团。
              这里应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来了,可这里的一切待客的准备却全的不能再全…双份的垫子,双份的茶具,恐怕一会儿的餐具也是双份的…如果不是因为易是一个精神分裂的话,那恐怕就是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在这里。
              又或者说,
              易一直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亚索想起了老头给他讲的古老的传说——无极剑圣来这里是为了等人。
              看样子真的是啊。
              什么人值得无极剑圣等上千年呢?
              亚索好奇是好奇,可他是绝不敢问的。
              妈的随时掉脑袋啊。
              “久等了。”
              清茶。
              亚索不会品茶,可跟着哥哥也认识了不少,亚索一直不喜欢茶的味道,他觉得枯燥无味还有些苦。
              但易泡的茶又有些不同。
              这就是他身上的味道。
              甚至有些甜味。
              亚索端着茶杯一点点呡着茶,对面的易端端正正的跪坐着——这样他想起了同样古板老师,可同样古板的东西放在了易的身上就不再古板。
              而是风韵。
              真正的印刻了几千年的时间,时光未能在他的躯体上留下痕迹,却留下了他独特的气场。
              这一刻,易的味道混着茶香,飘入了亚索的心里。
              跟这个人交朋友一定很棒。
              “要吃点甜点吗?”
              “啊…我不太爱吃甜的…”
              他好像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从众多甜点里挑出了一个盒子。
              “嗯…那吃章鱼烧么?”
              他居然买了这个。
              小时候和哥哥经常排队去买的,后来吃够了也就不总吃了,现在看到还真是怀念。
              “…谢谢。”亚索小声的说。
              他突然笑了,像个孩子一样,好像我们两个在一起,他才是那个孩子。
              我想我一定是忘了什么,我很愧疚。
              亚索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茶,泛着一丝丝的涟漪。
              “不客气。”易拿着一块凉糕说着。
              突然,亚索抬起头,说:“易先生。”
              “嗯?”
              “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易听到这句话之后,表情有一些复杂,亚索以为也许要失败了。
              “好啊。”易笑着说。
              “那一会我们练剑吧?你要教我啊!”
              “哈哈不许喊疼哦。”
              亚索很开心,他终于想清楚易给他的感觉是什么了。
              是风。
              此时的亚索还没有意识到,
              风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2-04 16:31
                上弦月[四]
                ——
                『诸佛出现,犹示涅磐。
                有来必去,理亦常然。
                吾此形骸,归必有所。
                叶落归根,来时无口。』
                ——
                茶香还在飘荡,新结交朋友的感觉让亚索有些不自在。
                这孩子一直因为中二病并没有朋友。
                结果这次结交新朋友的速度比他蹲个厕所还要快。
                亚索不清楚如何和朋友相处…
                现在突然抱上去一定会被当成变态的吧,可是现在不说话又是不是太疏远了…我们都是朋友了。
                这时候,易开口了。
                “亚索,你是不是觉得你无法从你老师那里学到什么了。”
                “是啊。”亚索并不惊讶易能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毕竟无极剑圣可不是成就称号。
                “那以后你就来我这里学习吧。”
                “!”
                亚索很惊讶自己可以得到易的邀请,并且他还想当自己的老师。
                哇…祖坟冒青烟啦…
                “好的…那剑道场那边…”
                “我会解决的,你来就可以了。”
                我希望你能多陪陪我。
                这句话,易没有说出来。
                茶点食用完毕,易理了理袍子站起来收拾,亚索想去帮忙又有些不好意思,不帮忙好像更不好意思。只能坐在那里干挠头。
                亚索的视线不经意落在对方的身上。较好的腰身足以让一些女孩子都嫉妒,在他弯腰的时候绷出一条漂亮的弧线,让人觉得他不是在弯腰而是在做着一个个优雅的舞蹈动作。
                这就是无极剑圣吗…
                易从墙上取下两把竹剑,递给亚索:“走,让我试试你底子。”
                亚索保证他绝对没有从那个笑容里读到任何腹黑的内容。
                院子十分干净,也很宽敞,一个人练剑的话就显得太空旷了。
                这是给两个人准备的院子。
                亚索对此越来越好奇了。
                “开始吧。”亚索握了握剑柄,做了个起手的动作。
                “你攻击我,攻击到的话就合格了。”
                易举起了竹剑。
                他是双手持剑。
                亚索听完便也不谦让,找好机会便冲了上去。
                和剑圣谦让?亚索是中二病不是神经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2-04 16:31
                  起剑。
                  左手离开了剑柄,可仿佛并没有,右腕轻转,竹剑便横在胸前。
                  挥剑。
                  竹剑留下绿色的影子,似乎只是那人的衣袖。脚步微移,好似戏步,如同歌台上风流万千的伶人,只是那一转身,便留下千年的韵味。
                  嗒。
                  竹剑碰撞的声音,亚索反应也是极快的,顺势错开身子,击向对方腰间。
                  易后让一步,转手而用竹剑正面格挡。
                  对于格挡最有效的方法
                  是刺。
                  亚索剑尖一抬,刺向易的胸口。
                  当然没敢用全力。
                  易微笑了一下,后撤,转身,衣袂在身体的带动下如同白色的莲花。
                  衣带从亚索鼻尖上划过,若是无物,又若在挑逗。
                  啪。
                  竹剑打在了亚索的背上,亚索停了下来。
                  “那个时候选择前刺是最正确的,真聪明。”亚索听到剑圣这么说。
                  亚索回想了一下易的动作,发现所有的动作都是课堂里教的最基本的动作,易做起来干净利落,却又那么优雅。
                  果然不是一般的老头子。
                  “再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2-04 16:32
                    上弦月[六]
                    ——
                    『莫问春曦几更还,
                    腊月犹是不觉寒。
                    一别西风十余月,
                    暖冬气象最宜眠。』
                    ——

                    亚索顺利的在易的家里住下了。
                    易对于亚索的到来表示很欢迎,下山采购了一大堆食材和生活用品,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
                    让亚索困惑的是,易的家里明明什么都是双人份的,卧室却只有一个。
                    亚索本想礼貌的说我在外面睡却被易一句卧室有地炉否决了。毕竟要在这里过冬不是吗。亚索也就没再客气。
                    一个毛小子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客气的。
                    易给亚索铺的是青色的被子,自己的则是翠色。
                    床铺是双份的。
                    亚索摸着柔软的面料陷入了沉思。
                    这里一切的一切都表明这里原来应该住着两个人,也许是什么原因那个人离开了,只剩下易一个。
                    可是好像又不是。
                    这些东西太新了,不像是用过的。
                    这些东西一直都在被更换。
                    易一直在为那个人的归来做准备吧,东西都不停地换新的。
                    那个人真幸福。
                    亚索承认当他意识到的时候有些小沮丧,能被易大师念念不忘几千年的人啊……
                    “亚索?洗澡了。”易从浴室走了出来,用一条毛巾擦着头发,棕色的头发沾了水之后更加透亮。身上穿着带着薄绒的白袍,带子在腰间松松的系着。
                    便是慵懒,也独有风情。
                    最让亚索移不开眼的是长袍的下面。
                    小腿上还挂着水珠,在脚踝处留恋不去。
                    晶莹剔透,玲珑可爱。
                    用这词形容男人的脚踝也许有些不合适,但亚索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
                    那是一双怎样的脚啊,完美的如同白玉雕琢,出于最伟大的工匠之手。
                    亚索看呆了。
                    “看什么呢,快洗澡去,水凉了。”易走到被褥边,坐了下来。
                    香莲看不见了。
                    亚索脸一红,拿了袍子就跑到了浴室里。说是浴室,其实非常古朴。一个木桶,旁边是可以烧水的炭炉,还有一桶清水,墙上挂着一些毛巾——新的。
                    水已经烧好了,亚索钻进水里,留一个脑袋在外面。
                    易…好漂亮啊。
                    拍了拍水,有些心烦。
                    这样的易要是我的就好了。
                    他突然发现,原来他一直很嫉妒那个易在等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却是别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2-04 16:35
                      “亚索…?”
                      “对不起我刚刚有点激动。”
                      绿色的湖水荡起了涟漪。
                      “不…是我一直瞒着你的,我不好。”
                      “没关系,那些不重要,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
                      易低下头,眯起了眼睛。睫毛颤动,遮住了那翠色的宝石。
                      “亚索,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无关其他任何人。”
                      ——家。
                      一瞬间的悲伤如同洪水淹没了自己的心脏,但亚索清楚,那不是自己的悲伤。
                      这种感觉很奇异。
                      仿佛这个字是他一生的支柱。
                      可亚索无法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悲伤。
                      也许是从见到易的那一天起,有什么东西就想要从记忆里破土而出。
                      亚索只想紧紧的抱住眼前的人。
                      生怕他湮灭在历史的洪流中。
                      头紧紧的抵在对方的肩膀上,对方枯瘦的肩头硌得额头生疼。
                      他却越抱越紧。
                      这是他的家。
                      我的家。
                      无论时光如何变迁,我在何处流浪,他就是我的家。
                      内心深处有什么在哭泣。那不是我,亚索清楚的明白过来,这一切一切如同洪流的感情,
                      是那个人的。
                      但这感情却完完全全的淹没了他。
                      仿佛理所当然。
                      是谁。
                      亚索就这样紧紧的抱着易,感受着记忆的振动。
                      “对不起,我一定是把你忘了。”
                      少年痛苦的缩在易的怀里,听着对方的心跳声。
                      翠绿色的潭水,仿佛被抽干,在他说那话的一瞬间。
                      “没有,我们不认识的。”
                      他这样说。
                      易拍了拍少年的后背,道
                      “睡吧。”
                      冬天的夜很长。
                      足够人们做一个好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2-04 16:36
                        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2-04 18:29
                          暖!不能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2-04 21:57
                            上弦月[八]
                            ——
                            『 犹忆当年一相逢,
                            万世此心与君同。 』
                            ——
                            新的一年新的一切,镇子里也吸取了许多外来的科技,人们说外面有很多科技发达的地方,像皮尔特沃夫,班德尔城…皮城的科技十分亲民,镇子里的人家家都会有一两件,用起来也很方便。
                            不过易一直无法接受。
                            机器工作的声音让他有些心烦,这样不利于无极剑道的修炼。
                            恰好亚索也不太喜欢高科技,除了电灯之类必要的物件,他也没有碰过什么其他的东西。
                            镇子里安了一个大的显示屏,晚饭后大家就会去那里看看电影,聊聊新闻。新年热闹非凡。
                            那天易突然说要下山去,亚索直接一卷被子就要跟着,被易按了回去。
                            “我就离开一会儿,在家等我”
                            易坐在门口提鞋。
                            “去干嘛?为什么不带我。”
                            亚索撅了撅嘴。
                            少年正是粘人的年纪,易突然想逗逗他。
                            “去见相好的。”
                            ——————

                            亚索现在心情很不好。
                            字面意思的不好。
                            易什么时候有的相好的?!
                            烦躁的少年在屋子前吹雪,吹出来什么他也没有看。
                            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只是被调戏了。
                            天上流云转动,好似疾风。
                            亚索突然发现,在自己心里,易是神圣的,甚至圣洁的自己都不敢碰。
                            也许是从那天见他长袖舞衣开始
                            也许是从那晚看他翠色凝眸开始
                            也许是从那日与他竹林问剑开始
                            也许
                            是千年之前。
                            亚索对自己的记忆抱有深深的疑问,仿佛不是自己却又自然的融入了自己。那种沧桑悲凉的感觉,绝对不是自己这个年纪能够理解的。从见到易那天开始,这些感觉一点点生根,发芽。
                            就像身体里沉睡着另一个人。
                            亚索在门前躺下,翻了个身。
                            你是谁啊。
                            易的相好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2-04 23:25
                              他还记得那天,硝烟模糊了他的模样,鲜红成了他眼中唯一的颜色。
                              ——
                              “亚索你醒醒,你看看我好不好。”
                              青年身上的青衣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满是血迹和伤痕。
                              那人就这么静静的躺在他的腿上,手里紧紧的攥着疾风剑。
                              青年的眼泪落在他的脸上,冲开了他脸上凝固的血迹。
                              翠色的江水决堤一般,仿佛在那一天流干了他一生的泪水。
                              他将自己樱花色的唇贴上了那个人的,那人的嘴唇已经干裂,冰凉,甚至已经开始发紫。
                              青年毫不在乎,只一寸一寸的舔舐着,好像这样就能用自己的温度唤醒那个人。
                              ——“亚索!快起来!要不老爷又要训我了!”
                              ——“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你骗我。”
                              那天绝望的哭声穿透了阴霾,回响在艾欧尼亚的天空。
                              僧人说自己的眼睛是生生哭瞎的。
                              太扯了。
                              艾欧尼亚人都是骗子。
                              ——
                              易是被突如其来的温暖唤醒的。
                              少年温暖的身子紧紧的贴着自己,双手在自己身前摸了摸,抓住了自己早就冰凉的手。
                              “我以为你走了呢…”
                              少年仿佛找回了自己的物事,紧紧的抓住,不再放开。
                              “没有,我来看日出。”
                              易抖了抖肩膀,想让亚索松开一点,亚索不为所动。
                              易叹了口气:“我不会走的,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亚索这才松了一点:“我也要看日出。”
                              “好。”
                              亚索揉了揉手中那人的指尖,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坐多久了,也不穿外衣。
                              脸蹭了蹭对方的脖颈,怀里的人连忙缩了起来。
                              “干嘛?”
                              耳朵红了呢…。
                              亚索看着易的耳朵,突然觉得原来易大师也会害羞。
                              “冷啊。”
                              “…”
                              “快看,太阳出来了。”
                              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
                              易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和亚索一起看过日出。每次两人在一起,都是看月亮,从盈到缺。
                              易喜欢满月,可亚索却喜欢弯月。
                              他曾经问过亚索为什么。
                              ——“因为你的腰就这么细啊。”
                              ——他记得他是这么说的。
                              于是他更不喜欢弯的月亮了,结果亚索却说
                              ——“你喜欢圆的怎么不去看太阳啊。”
                              ——“……”
                              ——妈的看太阳眼睛痛好吗。
                              易才知道,原来朝阳也可以这么温暖。
                              谢谢神明让我有了长生的机会,
                              在轮回辗转中,
                              还能再次拥有他。
                              太阳升起了。
                              夜尽天明。
                              “亚索,我不会走的。”
                              易回握住少年的手,回靠在了少年身上。
                              “嗯。”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抱着,
                              易看着太阳,
                              亚索看着易。
                              你眸凝万水,眉黛千山。
                              ——“等我回来我们去看日出吧。”
                              ——“怎么想看日出了。”
                              ——“你不是喜欢吗?日出的太阳不刺眼的。”
                              ——“好啊,你快点回来呀。”
                              或怨天命旁观冷眼,
                              或问天命总妒良缘,
                              多少有情人的期望,
                              都敌不过一隔阴阳。
                              幸好,
                              我还有机会。
                              不知过了多久,亚索有些迷迷糊糊的,头搭在易的肩膀上就要睡去。
                              半梦半醒间,
                              他好像听见易在唱着什么。
                              什么山啊地啊的…
                              易看着身旁熟睡的少年,
                              安心的笑了。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2-04 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