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凤凰吧 关注:22,176贴子:549,664
  • 49回复贴,共1

【原创】凤练短文《饕餮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应桃子的邀请写的文文。虽然元宵节已过,希望这篇文文下次能留下甜甜的元宵味道,嘎嘎嘎


回复
1楼2016-02-23 09:01
    送上汤圆!!题材和文风还是这么赞,码字辛苦啦么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6-02-23 10:07
      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02-24 22:33
        期待继续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2-25 09:32
          求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6-02-25 09:56
            标记,我更。


            回复
            10楼2016-03-10 00: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3-10 13:02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6-03-25 12:04
                  凤练好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3-25 21:37
                    等结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3-30 10:13
                      图好,文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4-02 15: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4-12 14:31
                          楼主加油,不过可以稍微多点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4-12 23:38
                            我写文也是憋那个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4-13 00:02
                              楼楼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4-13 15:5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4-16 15:35
                                  诶……同头握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4-16 21:16
                                    没啦没啦没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6-04-18 23:20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09 09:5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20 15:23
                                          诈尸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9-01 21:39
                                            《饕餮鼎》
                                            文/雪盈裳
                                            密室内重物落地很久,赤练依然保持着那个动作,形容神态宛如凝固。
                                            “你不累?”白凤指尖擦过那面青铜壁,放鼻端一闻,不禁嫌弃地蹙起眉,“脏死了!”
                                            “抱歉……”赤练垂眸,慢慢从墙上直起身,轻轻说,“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一时心软,放走那只小饕餮。”
                                            “这没什么。”白凤习惯性抱起了双臂,“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白凤都忘了,这是第几次因为她而犯险。方才看到饕餮兽牙关落下,他知道再不走就要大祸临头,可临了还是没能忍住回头看了那个赤红身影一眼。等到她追上,要再动身已经太迟。
                                            “我们出不去了。”赤练坐回一只神兽背上,手下意识去摩挲练剑的剑柄。
                                            “你忘了,饕餮鼎并不是杀器。”所以白凤认为,它一定有出口。
                                            卫公主姬对和她的夫君卫诺,是一对世人皆知的神仙眷侣。一个月前,卫公主生了一场大病,在军中任职的卫诺闻讯赶来时,姬对已撒手人寰。
                                            那之后不久,传说中能吞噬人心的饕餮鼎重现人世。
                                            至于卫庄得到饕餮鼎的消息,则更早。赤练与白凤得到授意,接受了刺杀卫诺夺鼎的任务,为的是早先一步弄清楚其中的奥秘。可惜赤练一时不查,被饕餮巨鼎化成的小饕餮迷惑,两人双双落入饕餮肚中。
                                            鼎内青火离离,脚底下有星星点点的火光漫上来,在空中妖娆流动,仿佛夏夜的萤火。白凤屈膝蹲下,低头去看脚底画满符号的镂空地面,浮动的光晕将他的脸照得变幻难测。
                                            “听说,始皇帝独留卫国不灭,也是因为饕餮鼎。”
                                            “所以呢?”
                                            白凤没有说话,紫履轻轻擦上火苗的尖端。只听一阵风响,他脚下石质地面忽然裂开。
                                            “小心!”下坠的势头一缓,却是赤练飞扑过来。她舍出一只手,吃力地提拉着练剑一段,剑的另一端缠上了白凤的腰肢。
                                            白凤悬在半空,正下方三尺处是一片涌动的“火”海。流动的急火舔上他的衣袂,白凤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瘙痒,钻进心里到处流窜。
                                            “你怎么样?”赤练急呼,但见白凤衣服并没有被烧焦,不由得蹙眉,“这火太奇怪。”
                                            白凤心中百味陈杂。那火虽然不是真的火,是火蚁大量孳生产生的假象,但火蚁之毒胜于真火百倍。更何况,火蚁的可怕并不止于此。
                                            “放开。”白凤说着,已经运了下坠的力。练剑达到了力量的最高峰,一个变形就全部所有回去,他双足踏到了“火山”的火源,实实在在踩着了一个摇摇欲坠的大地。
                                            “你回来!”赤练来不及顾忌后挫的力量,将受损的练剑再度挥出,却被白凤稳稳拽住,再也收不回来。赤练急得大叫:“你快回来,这个地方是专门用来试炼人心的,凶险无比。”
                                            白凤猛一抬首,陡然间四目交接,流光溢彩。赤练一时看呆,发僵的脸牵动了一下,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任白凤松手掷剑,自己跌坐在地。
                                            她轻轻说了一句什么,白凤左耳微微前倾,似乎没有听懂。
                                            “直面自己的心,才是走出饕餮鼎唯一的办法,不是吗?”赤练直直看着他。鼎里面涌出一阵热风,听来好像有什么在鼓荡,不像是风。
                                            “难得。”白凤静静道。
                                            她看着那个浅蓝的身影飞纵而起,近到身前,静默着没有出声。白凤轻轻一带,赤练也跟着跳了下来。
                                            鼎中火热色调慢慢变冷,红转黄,又转绿,最后变成一层薄薄的冰蓝。赤练也从最初的惊异中回过神来,明白那是白凤内心的颜色。


                                            回复
                                            35楼2017-09-02 00:30
                                              空中有细细的白雪落下,白凤凝神想了片刻,突然仰头望着空中,表情有些错愕。
                                              那是一片漆黑的湖,湖面藤蔓累累,都冻在湖水的表层,就仿佛错综复杂的筋脉。远处飘来的芦乐,节奏轻快喜悦,明显是出自最纯净的孩子之口。
                                              果然,远处冰湖上有两个吹芦的孩子,一个灰黑,一个鲜白。
                                              “哎呀笨,你怎么总是学不会?”穿得灰扑扑的大孩子颇为嫌弃道。他脚边蹲着一个白衣小男孩,也在吹芦管,可是声音时有时无,根本成不了曲调。他脸憋得红彤彤的,双手皲裂,看那势头,不会学是不会放弃的。
                                              大孩子看不过眼,劝道:“唉,不要那么想不开嘛!你已经学的挺好了,可惜我个人很难被超越的,你这次做不到也没有人会嘲笑你……嘿,我说真的!”
                                              白衣男孩没有丝毫反应。
                                              大孩子实在忍无可忍,便劈手将他的芦草捞走,食指一弯。啪的一声脆响,茎管从中折断。他盯着小男孩慢慢变得怒意沸腾的小脸,故作轻松道:“这下不学了吧?”
                                              小孩子愤怒起来是没有智商可言的,一定要以牙还牙。
                                              “诶,白凤,有话好好说嘛!不要抢我的——”声音戛然而止,唤作白凤的男孩将抢到手的芦管折了好几节,狠狠摔到地上,用脚碾烂。
                                              “忘了告诉你,”大男孩摸着下巴,慢慢露出狡诈的笑,“这些可是我收藏的最后一批芦管。你这下全弄坏了,想学吹芦要等明年秋天了。”
                                              “墨、鸦!”
                                              “笨蛋叫我干嘛?”
                                              “……”
                                              “喂!笨蛋不要往这里打,你爹没有教过你吗?”
                                              “我没有爹……”
                                              “哎呀呀,真可怜!”墨鸦蛮含戏虐地哀叹。夜幕收留的孩子几乎都是乱世孤儿,这并不是多么碰不得的伤口。
                                              但尚且年幼的白凤显然不具备这样强大的心脏,小脸立刻就白了,仿佛下一刻就要炸毛。墨鸦被他暴跳如雷的模样逗笑了,倏然冷笑道:“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公子哥吗?”
                                              白凤的冷情,始自他初入夜幕的那个冬天。
                                              那个笑嘻嘻将他挑选出来,让着哄着他半个月的半大孩子,突然将他胖揍了一顿,将他丢在冷水里狠狠道:“既然你选择我做你的管带师傅,就应该有把我当作敌人的觉悟!别动不动就哭鼻子,没有人会把你当小孩!”
                                              声音之严厉,不仅让年幼的白凤从自伤自怜的情绪中挣脱出来,也让他从此失去了说爱和温暖的力量。
                                              他才八岁,就已经学会了伪装坚强,再冷再伤再痛也不吭一声,连恶声恶气教训人的墨鸦看着也心疼。
                                              墨鸦望着黑白相衬的远山,不自觉放软了语气,“很快就是夜幕二选一决斗赛了。我会选轻功最好的燕隼,你呢?”
                                              白凤一脸茫然。
                                              “不会吧?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墨鸦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眼里已经有了一丝担忧。
                                              “没有人跟我说起过。我那天,那天……”白凤努力回忆,好像想起了什么,将接下来的话又吞了下去,摇摇头,“不会的,不可能……”
                                              墨鸦斜睥着他,笑道:“不可能就好,别命在旦夕了还不知道为什么。”白凤仿佛做错事的孩子,缩着脖子,轻轻点头。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白凤只有隐隐约约的猜测。
                                              那年墨鸦没有打败他的宿敌燕隼,重伤之下,被高楼里的一位观战的大人救了。而入门最晚实力最弱的白凤,不仅没有被对手杀死,反而率先闯入潜行者行列,不再参与接下来的排名赛,跟墨鸦一起被那位观战的大人选中,进了人人艳羡的将军府。
                                              “你做了什么?”白凤怒气冲冲的。
                                              “哟!来兴师问罪?”墨鸦强忍着伤势,嬉笑打趣。
                                              白凤一身血污,站着没动。
                                              “好大的怨气啊!我没赢却还活着,给你丢脸了?”
                                              “为什么我的对手是英姐,你安排的?”
                                              “哦?有问题吗?”
                                              “你真卑鄙!”白凤已经想通为什么自己会赢,墨鸦为什么输了,“硬逼我杀了英姐,好让她的师傅燕隼乱了刀势,趁机取胜是吗?”
                                              短暂的目光对峙后,墨鸦手肘狠狠顶在了白凤的脖子上,怒骂:“**!难道你还看不出来,那个一直喊你弟弟的女人,其实一早就把你当作目标了吗?杀掉她,是你唯一的活路!”
                                              之后墨鸦又找了许许多多的证据来证明,可初经死亡洗礼的孩子,哪里承受得住?他摇摇晃晃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将从英姐脖子上取下来的项链埋了,然后头埋在膝盖间,瑟瑟哭了一宿。
                                              类似的芥蒂还有许多,可墨鸦再也不会再解释,只等着他阅历足够,自己去悟。
                                              将军府对手虽少,但每一项都是你死我活的争斗。白凤起初日子过得很吃力,即使跟墨鸦闹别扭,功夫也一日都不曾落下。
                                              一直跟在墨鸦身后默默飞翔的白凤,已经能与他并驾齐驱,一起成为大将军姬无夜的左膀右臂。
                                              他从过想过逃离,只是深深的厌倦。
                                              对血腥、杀戮和命令的厌恶,是如此的深,深入骨髓,只等着那一曲琴音曼妙、空谷孤飞来懂。那一天,他终于等到了。
                                              琴台上空空落落,穿黄衫的温婉少女却日日对着虚空弹琴。他遥望,近望,时时想,刻刻想:她为什么这样,弹琴么?她要弹什么曲子?
                                              墨鸦很快发现他的异常,主动告诉他,雀阁上的美丽少女是韩国第一琴姬,叫弄玉。
                                              “弄玉——”白凤第一次对一个人的名字记忆如此深刻。不是因为弄玉这个名字的典故,而是……
                                              不被人理解,她一定很孤独,很忧伤。
                                              她的美,她的故事,深深吸引了白凤。他急切想知道她在想什么,弹什么,所以他自作主张为她送去一张琴,匿身在梁后,心里忐忑的想:弄玉会不会看不上,不弹它。
                                              然而只是他多虑了。弄玉甚至不感到惊愕,温温婉婉就谈了那首《空山鸟语》。鸟本群飞,因为失去了伙伴,独自沦落在林间,天大地大,只有不知道该栖息何处的茫然……
                                              可不就是他?
                                              那是世故练达的墨鸦从来就没有跟他探讨过的话题,有关于孤独,有关于自由。白凤想起《诗》里的句子: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士也罔常。他曾经跟墨鸦说起自己的迷茫,墨鸦大声嘲笑说:你想那么多,是也想做孔子吗?
                                              他不想做孔子,但也没有争辩。墨鸦虽然是他的师傅和朝夕相处的伙伴,但也是说他“士也罔常”的那个人。
                                              自尊,伤一次也就够了。
                                              弄玉一曲琴音引来百鸟,姬无夜震恐。墨鸦愤怒地告诉他,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是他的任性让七八个人丧生。
                                              白凤第一次觉得墨鸦可笑,也冷笑着回应:“该自责的,应该是下令杀死那些人的人。”
                                              墨鸦理屈词穷,似乎是受触动,白凤来不及欣喜,却反被墨鸦暗算。最后让墨鸦放弃杀他的理由,白凤想不出来,也不愿意去想。如果那个理由不是自己,他怕自己的世界再一次崩塌。
                                              “现在,我们得开始逃亡了。”墨鸦背向着夕阳宣布道。
                                              从没有想过逃离,从来不知道可以逃离。
                                              他逃了很远,到了城外,站在湖边,看到白羽落下,忽然想起“命运”。他们要逃离命运,他们要自己掌握命运。
                                              白凤心中悸动,知道自己的命运里不只是有自己,还有他们——弄玉和墨鸦。
                                              所以他去跟弄玉道别,甚至弄玉不拒绝的话,他将带她走。
                                              从弄玉惆怅的话语里,白凤捕捉到了弄玉的情感流露:他对她重要,她希望于他而言,她是特别的。
                                              少年的心幸福的要炸了,他毫不犹豫回应她:她是唯一,他要带她一起走。
                                              白凤没能带走她,他也没能救下她,甚至墨鸦都为此搭上了一条命。
                                              他不懂他们的使命、计谋,还有满嘴的谎话,虽然他也活在刀光剑影里。他还太年轻,不懂,不想懂。
                                              “天空就在头顶,用你最大的力气去飞翔吧。”
                                              沉重的坠地声听来如此惊人心魄,他用尽所有,才能从永远失去他的噩梦中醒来。
                                              “墨鸦……”白凤突然睁开眼睛。摸摸自己的脸,却是一脸的冷泪。
                                              弄玉已成过去,从放弃向红莲公主复仇时已经注定。注定了的,墨鸦的救赎太浅,只够成全,他还是感念最深。
                                              “所以,我从不要活成你的另一个可能,你个**!”心中的冰蓝融化,白凤看到离火寂灭,饕餮鼎的铜口大张。


                                              回复
                                              36楼2017-09-02 01:53
                                                卤煮我忘了怎么收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11-22 11:17
                                                  没想到饕餮鼎写完了。那要不要写后文呢?


                                                  回复
                                                  38楼2019-12-07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