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三四校...吧 关注:13,291贴子:900,131

【03.06】天边的爱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我是第一次发文,每天更一章,有时隔一天,谁叫我们是学生党呢,总之请大家多多关照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06 21:17
    人物介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3-06 21:17
      冰沧月
      冰氏大小姐,20岁。冰山上的雪莲花。第七感御冰之术,未婚夫是冷玄月。在国外留学。

      冰九月
      冰氏二小姐,19岁。活泼开放的女孩。第七感御光之术,未婚夫是冷十月。

      冰四月
      冰氏三小姐,18岁。待人冷酷淡漠。第七感御木之术,未婚夫是冷三月。

      冷玄月
      冷氏大少爷,21岁。对沧月温柔。第七感是精神控制。

      冷十月
      冷氏二少爷,20岁。脸上挂着微笑的哥哥,第七感是御火之术。

      冷三月
      冷氏三少爷,19岁。帅气的冰山,第七感是御金之术。

      冷一月
      冷氏四小姐,8岁。可爱的小萝莉,第七感是通过脑电波使接触过的物体爆炸。

      七月
      20岁。和四月青梅竹马长大,时刻保护四月,喜欢四月。

      八月
      19岁。七月家的女佣,和四月好像有一段往事。

      凯琳
      19岁。千金大小姐,喜欢三月,想方设法让四月离开三月。

      琉璃
      沧月九月四月的母亲,第七感是封印。

      齐潇洒
      沧月九月四月的父亲,很少出场,第七感是复制第七感。

      廉贞
      玄月十月三月一月的母亲,总是表情严肃,什么都听Q的。

      Q
      玄月十月三月一月的父亲,是个和蔼的长辈。

      蓝月
      四月的女佣,和四月为好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3-06 21:17
        下一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06 21:19
          没有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3-06 21:23
            楼楼好桑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3-06 21:23
              明天楼楼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3-06 21:30
                更新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3-07 07:28
                  上面有一段没发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3-07 07:36
                    老师∶“那么我们开始上课了。”

                    课上到一半,四月看看手表,趴在桌上睡着了。

                    三月看了一眼四月『这女生是猪吗?这么能睡。』

                    于是乎,四月从第一节课睡到放学为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3-07 07: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3-07 12:14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03-07 13:00
                          楼楼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3-07 17:17
                            马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3-07 17:17
                              【四月房间】

                              四月大字形躺在床上『真倒霉,我居然还有未婚夫。等等!妈妈说我的未婚夫是一头红发,

                              两撮白毛……』

                              四月一下从床上坐起∶“是三月!”

                              【圣柠学院】

                              四月走进教室,发现三月已经坐在位置上了。

                              凯琳走到四月身边,轻声说∶“今天中午玫瑰园见。”

                              四月∶“我凭什么听你的?”

                              凯琳∶“下雨天的车祸……”

                              四月有些颤抖,但还是尽量压下去∶“我会去的。”

                              七月∶“四月你怎么了?”

                              四月∶“没事。”

                              四月坐好后,拿出藤鞭开始擦拭,心里却十分不安,想着怎么开口向三月说。

                              三月放下扑克牌∶“你的全名是冰四月?”

                              四月白三月一眼∶“那又如何?冷三月。”

                              三月∶“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啊。”

                              四月把藤鞭挂在腰间∶“反正我不会答应的。”

                              三月玩味地看着四月∶“我难道会看上你这种女人吗?”

                              四月∶“你,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啊!”

                              三月∶“比你好。”

                              八月走过来∶“四月同学,马上上课了,不要生气了。”

                              四月瞥了一下八月∶“你是谁?”

                              八月∶“我叫八月,是七月的女佣。”

                              四月突然怔住了,眼睛对上八月的眼眸『在她的眼睛里,我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八月见四月盯住自己,往后退退∶“那个,四月同学……”

                              四月回过神,回到座位上。

                              【中午玫瑰园】

                              四月坐在石凳上∶“你有话要说吗?”

                              凯琳∶“暴雨天的那场车祸,还记得吗?”

                              这时,天空下起了阵雨。

                              四月淋在雨中∶“你到底想说什么?”

                              凯琳拿出雨伞撑开∶“那个替你挡下危险的女孩,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四月有些哽咽∶“是谁?”

                              凯琳∶“告诉你也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四月一抹脸上的雨水∶“什么条件?”

                              凯琳∶“离开三月!”

                              四月∶“我和他,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凯琳∶“可是你们不是有婚约吗?”

                              四月∶“那是长辈的意思,不是我们自愿的。”

                              凯琳∶“那好,你把婚约推掉,我就把那个人告诉你。现在我只能提醒你,那个女孩也在这所学院。”

                              四月∶“一言为定。我一定尽量把婚事辞了。”

                              凯琳∶“静候佳音。”
                              【别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3-07 17:20
                                有一段等一会儿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3-07 17:22
                                  楼楼要去写作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3-07 17:22
                                    今天心情好再发一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3-07 18:07
                                      四月家】
                                      三月把车停好∶“四月,醒醒!到了。”

                                      四月依旧闭着眼。

                                      三月摇摇她∶“你家到了!”

                                      四月勉强睁开一点眼睛,打开门,脚刚碰到地面,四月就觉得眼前一黑,向一旁栽倒。三月

                                      眼疾手快揽住她的腰,四月看了一眼三月,晕倒在三月怀中。

                                      三月无奈∶“真拿你没办法。”

                                      三月横抱起四月(公主抱哦),向屋里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3-07 18:08
                                        吻戏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3-07 18:11
                                          没人楼楼好桑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3-08 16:45
                                            再发一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3-08 17: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3-10 17:46
                                                周末】

                                                四月懒散躺在床上,抱着一个蓝色的抱枕,享受周末的懒觉。

                                                “四月请注意!四月请注意!听到后速速来大厅!”

                                                四月一脸茫然睁开眼睛,看见墙上有一个广播,九月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她迷迷糊糊坐起身,然后走下床,狠狠瞪了一眼广播∶“什么时候装上去的?我下午一定来拆掉!”

                                                大厅里,九月对着一个机器不亦乐乎地叫着∶“四月请…”

                                                “我来了。”幽幽的声音响起。

                                                九月开心地说∶“小四啊,今天周末,所以要和十月他们去旅游,地点是巴黎,时间两天,你去吗?”

                                                “不去。”四月不假思索拒绝。

                                                九月拿起行李∶“真的咩?”

                                                四月睡眼朦胧∶“骗你干嘛?”

                                                九月朝大门走去∶“那好,现在十月和一月已经在机场等我了。

                                                对了,三月说他也不去,所以我叫他过来陪你。”

                                                四月一下子睡意消失∶“等等,我跟你去。”

                                                九月莞尔一笑∶“不好意思,晚了。拜拜!”

                                                大门关上,九月走了。 四月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把大型浴缸放满水
                                                。然后脱下睡衣,睡进浴缸里『真是的,我在害怕什么啊?不就是一个三月吗?来就来呗,我照样过我的周末。』

                                                二十分钟后,四月走出浴缸,拿起一条浴巾擦干身体。

                                                然后换上一件水蓝色长裙,长裙后面是露背的,胸口别上一支白玫瑰。

                                                头发也散下来,披在后背,遮住露出的皮肤。

                                                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跟平时简直是两个人,现在透露出一种清纯干净的气质。

                                                四月走出浴室,来到大厅,坐在沙发上,拿起飞镖练习远程投掷。

                                                她的藤鞭属于近身攻击,万一黑玛在远处,藤鞭就够不到了,所以要练习飞镖。

                                                可是天不遂愿,每次四月掷出的飞镖都只离中心只差一点。

                                                “啪!”一张扑克从四月背后飞来,准确无误刺入红色的中心。 四月立刻转头,果然扑克是三月飞出的。

                                                四月∶“你什么时候来的?”

                                                三月笑笑∶“在某人洗澡的时候。”

                                                四月看着三月的笑容,不禁有些着迷。

                                                她很快反应过来∶“哦。” 三月∶“你打算怎么安排呢?”

                                                四月想想∶“一会儿要去逛街,买一些东西。”

                                                三月∶“那我们走吧。”

                                                四月面无表情∶“我一个人就够了。”

                                                三月无奈地说∶“你姐走前嘱咐我一定照顾好你,不然她回来就杀了我。”

                                                四月∶“那好吧,你开车来的吗?”

                                                三月∶“嗯。”

                                                四月站起身∶“我坐你的车。”

                                                三月∶“那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3-11 07:24
                                                  adcdefg13578我的Wx.溜溜的感觉


                                                  回复
                                                  41楼2016-03-11 13:15
                                                    三月发动引擎∶“去哪里?”

                                                    四月不语,看着反光镜上的一条项链∶黑色的水晶呈十字架状,光滑透彻,是极品中的极品。

                                                    三月顺四月眼光看过去∶“你盯着那条项链干什么?”

                                                    四月转头盯着三月∶“这是你的?”

                                                    三月∶“有时候会戴。”

                                                    四月从口袋中摸出一条项链,和三月的一模一样,只是颜色是红的。

                                                    三月∶“另外一条是你买的?”

                                                    四月∶“对啊,当时店主说只能买一条,而另一条被谁买走全靠缘分。”

                                                    三月∶“这两条合在一起的名字是‘黑红相恋’”

                                                    四月∶“真不明白怎么会和你有缘分?去华世街。”

                                                    跑车呼啸着远去。 三月看看眼前的建筑物,怎么也没想到四月会来这里,门牌上写着∶药房。

                                                    四月推门而入,一个黑影扑过来,一拳打向四月,四月一闪,脚勾倒那个人。

                                                    六月摸摸摔痛的鼻梁∶“喂,下手轻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6-03-13 15: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6-03-15 15:52
                                                        楼楼抱歉没有更新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6-03-20 17:17
                                                          因为最近楼楼在打草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03-20 17:18
                                                            然后我把打好的草稿现在书记上输好发文的时候就不用打字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6-03-20 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