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之门吧 关注:532,552贴子:2,867,580
  • 1回复贴,共1
又来给脱胎诀修炼送猿猴血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11 09:45
    《飞天》首发起点,书号:二二二七四五七
    跃千愁写书不容易,你的每一次点击与投票,都是对作者及飞天的支持
    ..........................................................
    【飞天书友群】四一六八三五一二五、二零九五九一七三五
    ..........................................................
    【飞天】总连载贴:http://tieba.baidu.com/p/2890040995
    ..........................................................
    【飞天】吧规:http://tieba.baidu.com/p/2827240609
    ..........................................................
      查?金漫蹙眉,满眼疑惑地看着他,鬼市那边,难道是和苗毅有关?
      
      没有言语,杨庆颔首点头,等着,看着,那意思是现在、立刻!
      
      金漫立马意识到了,应该是苗毅那边有什么事了,否则这位说话的语气不会这么硬。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金漫也感受到了这位的非凡之处,不是乱来的人,当即摸出了星铃联系。
      
      一阵之后,金漫收了星铃告知:“当初圣王为了顺利脱身,动用了无量道在鬼市‘青山楼’的人手配合……”将大致的情况讲了下。
      
      杨庆:“再问一下,让那边仔细想一想,事后青山楼那边有什么异常没有?”
      
      金漫:“刚问过了,没什么异常,就是那名接应圣王的人,名叫秦贯,事后应该遇难了。”
      
      “遇难了?”杨庆急问:“是事发之后遇难了,还是回了青山楼之后遇难?”
      
      金漫:“事发后秦贯没有再回青山楼。”
      
      杨庆再问:“那个秦贯什么修为?”
      
      金漫:“金莲七品。”
      
      杨庆闻言无力低头,轻叹一声:“信义阁应该已经发现了圣王和六道之间有关系。”
      
      金漫诧异道:“何以见得?当时安排的很小心。”
      
      杨庆反问道:“你敢说青山楼在信义阁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信义阁能不知道青山楼的底细?”
      
      金漫默了默,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沉吟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瞒大执事,其实信义阁和六道一直暗中有联系,知道青山楼的底细免不了。这事还望大执事不要对外扩散消息,否则让下面人知道了,你懂的。六道被困于此毕竟和夏侯家脱不了关系。”
      
      杨庆摇头:“信义阁和六道暗中有交往,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金漫惊讶:“你知道?谁告诉你的?”
      
      杨庆苦笑:“还需要谁告诉吗?六道在鬼市、在信义阁的眼皮子底下获取资源。没有信义阁的默许怎么可能一直立足下来?这么多年下来,如此近距离之下,彼此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这夏侯家还真是不简单,谁都认为他和六道是死敌,不会容六道在鬼市立足,谁能想到他能纵容死敌在眼皮子底下,这胸怀和城府实在是…我若不是知道了六道在鬼市有据点,也委实难以相信!我现在有点明白了夏侯家为什么能扶起几代霸主。又能毁了几代霸主,外人谁也搞不清夏侯家的水有多深呐!”
      
      金漫盯着他一阵无语,如此复杂隐晦的事情在此人眼中的理由居然这么简单明了,一眼就能看穿,这人委实可怕!
      
      她现在似乎也有点明白了苗毅为什么会把杨庆给扔到这边来做六道大执事!
      
      “就算信义阁知道青山楼的底细,也不能说明信义阁就知道了六道和圣王的关系,那个秦贯不是六道的人,连青山楼的底细都不知道,让他去动手的时候也只是冇告诉了他说圣王在青山楼风流快活时得罪了人,让他去给圣王一点教训而已。他根本不知道圣王是谁,就算失手被擒也说不出什么。”金漫沉吟道。
      
      杨庆叹道:“信义阁知道青山楼的底细,那时又盯上了圣王。圣王能在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杀个三进三出,金莲境界中几乎没敌手,你们居然派个金莲七品的人去收拾圣王?”
      
      金漫两手一摊:“这才更合理啊!因为青山楼不知道圣王是谁啊!”
      
      “有些事情不能咱们一厢情愿去想,想的再合理也没用,要知道当时信义阁已经盯上了圣王!”杨庆摇了摇头,又低眉垂眼地补了一句:“至少在他们看来,圣王身边当时可不止圣王一个人,你们居然派一个金莲七品的人去?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引起他们的怀疑…”
      
      金漫辩解道:“因为不清楚圣王的底细自然不知道他身边有多少人,所以…”
      
      杨庆抬手打断:“那好。事情再反过来想一下,当时的情况是信义阁盯住了圣王。刺客行刺圣王失败逃跑,能逃的过信义阁的眼睛吗?信义阁自然要弄清是怎么回事。凭信义阁在鬼市的势力,要活捉一个金莲七品的修士很难吗?秦贯不是六道的人,会为了帮青山楼保密而自尽吗?答案是不会!秦贯当时十有*已经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中,如你所说,若秦贯以那理由行刺能糊弄过去的话,那就没什么大不了,凭信义阁和青山楼暗地里的关系,应该会放了秦贯,可秦贯为什么没有活着回青山楼?说明青山楼和圣王之间的关系已经引起了信义阁的怀疑,信义阁不想让青山楼知道秦贯已经落在了他们的手上,自然要让秦贯消失,理由是麻痹六道这边,事实上他们已经成功达到了目的,令你们一直不察到现在!”
      
      一番抽丝剥茧的分析令金漫毛骨悚然之余,有点吃惊地问道:“大执事为何会突然关注这个?”
      
      “这个回头再解释!”杨庆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们难道不知道鬼市在信义阁的绵密管控下,怎敢轻易让鬼市的人手和圣王接触,难道不怕暴露?”
      
      金漫:“圣王那时急于脱身,要求紧迫,一时间也没办法派其他人赶去鬼市支援,远水救不了近火,只好动用了青山楼的人。”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纠缠已经没有了意义,而苗毅那边还在等他的消息,杨庆暂不理会她,又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苗毅,将从金漫这总结出来的结果告知了
      
      苗毅获悉亦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和六道的关系早就被信义阁给盯上了,忙问:难道他们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我是无量道的新任圣主?
      
      杨庆:这个可能性很小,炼狱这边除了高层,知道你在外界的人不多,炼狱这边的人只知道你叫苗毅,不会有人把你和外界的牛有德联系上,而这边的星铃受到了管控,下面人根本无法和外面联系,知道你情况的高层也不会干有损自己利益的事,否则也不会被封闭到如今,所以以前不会,现在有了通外渠道就更不可能。
      
      苗毅稍微松了口气,问:你怎么会突然查到这事上面来?
      
      还能怎么查到?自然是曹满那暗示提醒引起了杨庆的警觉,而杨庆这个时候本就对鬼市的一举一动处在高度警觉状态中,稍有任何可疑之处都立马会引起他的怀疑、分析、认判、排除,结果在这一点上卡住了,想不通!
      
      杨庆实在想不通曹满有何必要发出这个暗示,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苗毅对信义阁来说有利用价值,可又有什么样的利用价值呢?苗毅如今的处境,受到天庭的压制,连寇家都要当做弃子,夏侯家没必要接这个盘,除非苗毅对夏侯家来说价值真的很大!
      
      如此一来,确定了方向,杨庆的思绪就围绕在了‘苗毅’的价值上做研判,苗毅身后隐藏的六道的秘密无可避免地首先突出了出来,令他不得不求证信义阁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想加以利用?结果一路捋下来果然不出所料,信义阁的确已经察觉到了苗毅和六道有牵连。
      
      将这大概情况一讲,苗毅没有吃惊,反而是无语了,这他冇妈什么人呐,曹满就一句看似善意提醒的话而已,就被这家伙精准而快速地一冇路查出这么多东西来,直接锁定了成因,还让不让人活了?
      
      苗毅:曹满提醒我的目的何在?
      
      杨庆:自然是想帮大人。
      
      苗毅:为何要帮我?
      
      杨庆:目前能想到的原因有二。其一,如果切实抓住了大人和六道的把柄,而大人却是寇天王的女婿,这因果关系下,就等于死死掐住了寇家的脖子,这价值之大,足够夏侯家花代价帮大人。其二,大人在天庭的崛起方式太惹眼了,甚至有些匪夷所思,屡屡惹出那么大的事都能活下来,不知道大人有六道的背景尚罢,在知道了的情况下,只怕想不惹起惊疑都难!夏侯家本就是靠窥探秘密和掌握秘密而立足的,有这两点诱因存在,夏侯家非帮大人不可!
      
      一听如此,苗毅乐了,笑骂一句:如此说来,就算寇家和夏侯家的交易结束了,信义阁也不会轻易放弃在鬼市对我的庇护?
      
      杨庆:如果预判不差的话,应该是如此,只是不会明着帮大人而已。实在是夏侯家窥探隐秘的*恐怕已经渗透到了这个家族的骨子里,这是他们立足的根本,已经无法改变,也是夏侯家最令人感到恐怖的地方!到了夏侯家这个地步,已经成了庞然大物般的怪物,靠武力根本无法剪除,夏侯家若有一天垮掉了,肯定是家族内部出了什么乱子。
      
      苗毅:照你这么说,只要夏侯家自己不乱,岂非要永世不倒?
      
      杨庆:这也不一定,办法也不是没有,有时候最突出的部位也是最容易被绊住的部位,夏侯家喜欢窥探和掌握别人的私密,若是有人有办法、有能力针对这一点设套利用的话,搞不好能让夏侯家这个庞然大物自己绊得自己走不稳而轰然倒下,只是想让夏侯家上套,恐怕那诱饵也不是谁都能设置的出来的,很难,几乎不太可能。(未完待续)【本文字由 启航更新组 魔道OR骑士 提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3-11 0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