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明空吧 关注:19,818贴子:360,021

【原创】执念 (女尊、非1V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存稿不多,不定期更新,勿催,因为催也没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3-14 16:52
    2020-06-01 22:35 广告
    雪,洋洋洒洒飘落,覆盖了天远国最繁盛的京都。

    雪后的夜,本该是最静谧的夜色,却被声声鞭落惊扰了此刻宁静。

    今儿个是新一任暗卫七组的出师之日,熬刑过后,所剩的暗卫寥寥无几。一抹坚定的目光望向窗外的明月,心中默念:小姐,我们终于要相见了。

    君家,百年世家。自天远国第一任国君打拼天下时就辅佐其侧,是天远国举足轻重的重臣,手握兵马实权。暗卫是君家家主行兵打仗收留的遗孤,训练成为暗卫,这个组织代代相传,且专属于‘君’姓世家,传女不传男,由君家家主在十八岁时接管。



    嘭——嘭嘭——

    除夕的烟花惊艳了京都的夜空。

    这一年,君家小姐君韵年满十八。

    这一天,上一任君家家主,也就是君韵的母亲带着她的主君侍君归隐山林,过上了逍遥不问世事的日子,朝堂的重任、府里的一切都交给了君韵。

    “唉,苦命的我……”君韵认命的仰望天空。

    “属下七素,参见主上。”今夜是新年伊始,也是新任暗卫认主之日。

    却见君韵并未抬头,只顾细细看着七素呈来的资料:暗卫七组七素,排行暗卫第一,以孤冷忠诚为名。负责整个暗卫组织的分配和调度,是暗卫的核心人物。

    七素单膝跪地候了多时,迟迟不见主上问话,便开口述职道:“回主上,君家暗卫遍布各地。而暗卫七组是暗卫里最高的头衔,总共七人,武功全是一等一的身手。他们是整个暗卫组织的重要枢纽,身份自然相当保密,所以都是各司其职,这也是它能生存几世的根本。维护君姓世家、保全小姐亦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君韵闻言望向七素,缓缓道:“只有你一人前来认主?其他人知道我长什么样吗?”

    “回主上,这枚是君家主上的令牌,暗卫皆认得此令牌。”

    “那我如何认得哪个是我的暗卫?”

    “暗卫的右臂上,均有君家暗卫的印记。”

    “哦?什么样的?”

    ……

    “给我看看。”

    ……

    底下的人一直不吭声,君韵略略皱眉,刚要起身上前,就见七素终是抬手撕开右臂处的衣服。

    嘶——

    “额——”君韵看呆了,古铜色的肌肤,坚实的臂膀,好吧,这就是她的暗卫?不会解衣服直接用撕的?嗯,还真是……够特别!

    得小姐一直盯着自己看,七素瞬间红了脸,这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生死不惧的人,竟会在自家主上面前如此失礼,真是不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3-14 16:53
      大年初八,皇宫设宴。皇亲国戚、朝中重臣自然都在受邀之列。

      却独缺了君韵,这个刚刚上位的大将军,哦,不,还缺了秦轩,秦副将。

      “小轩,我们去梦凝阁逛逛如何?”君韵一脸的坏笑。

      “天呐!要去你自己去,那种地方我可没兴趣。”秦轩回瞪她一眼,目光鄙夷。

      秦轩,秦老将军的孤女,一次惨烈的边城之战,身为副将的秦将军为救君主帅身陷埋伏,秦将军的主君也随之殉情,只留下一女秦轩被君将军收养,与君韵情同手足。

      “你不去?”君韵诱惑道:“听说那里的公子很会伺候呢。”

      “小韵,马上你就要去边疆了,你不好好准备准备,还要玩?”秦轩对她玩世不恭的态度很无奈。

      “咱们打小就在军中长大,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君韵自信道:“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好好玩玩,等过几日去了边疆,就没这么闲啦!”

      秦轩撇撇嘴,幸灾乐祸道:“好像某人就快要被指婚了,也不知道是哪位公子这么有福气,能进了咱们君大小姐的门!”

      君韵闻言顿时像一团被浇灭的火焰,抱着膝蹲在那不愿意走了。君家每一任家主的主君都是被赐婚,不仅代表君家至高的荣耀,更是为了维系君臣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安抚亦是一种另类的监视。

      “怎么啦?”秦轩上前探着。

      “不开心!”君韵叹了口气,“为什么我的正君不能我自己选。”

      秦轩敛去调笑的表情,也随之蹲了下去:“别难过,你是堂堂天远国的将军,仰慕你的男子多了去了,还怕找不到喜欢的人?”

      “别安慰我了。”君韵摇头,不可置否,她的主君她没资格选择。

      “得得得!”秦轩最见不得她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应允道:“大不了咱们去梦凝阁好好乐乐!”

      “这是你说的!”君韵立刻喜上眉梢,拉着秦轩就走。

      “喂!我怎么有种上当的感觉!”秦轩被拉着连走带跑,这兴奋劲儿怎么看也不像那个刚刚心情不好的小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6-03-14 16:56
        “你是什么东西!”那女人被激怒,说着就要抬手打下去。

        “慢着!”君韵暗暗道声不好,这女子身形健壮,一掌下去怕是公子要吃亏,急急的出声制止。

        那女人闻声先是一怔,见是个管闲事之人,也不理睬,停在半空中的手接着要朝着颜公子掌掴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君韵一手挡住迎下来的手掌,狠狠的推了出去,只见那女人身形不稳的踉跄后退。

        那女人怒极,大声的向身后吼道:“来人!来人!”

        “公子无恙?”君韵转身轻轻问。

        “在下无碍。”颜公子微微欠身,以示谢意。

        好一个不卑不亢,君韵看着他那冷傲的神态,不禁好奇这样的烟花之地,竟会有如此轻尘脱俗的公子。

        “给我抓住她!”

        待君韵回过神来,已被那女人的护卫围困其中,真是不巧,暗卫又不在身边,这下可真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了。罢了,输人不输阵,气势还是要有的!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公子!胆子不小!速速退去,本小姐不再追究!”

        “哈哈哈哈......”那女人很不给面子的大笑,指着君韵骂道:“我呸!哪来的光天化日!梦凝阁的公子不就是给人调戏的吗?!装什么清高!”

        “你!”君韵气急之下,伸手给了那女人一巴掌。

        啪---

        所有人的呼吸瞬间静止一般,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局面。

        君韵低声道:“公子见机速速离去。”

        “小姐放心,慕颜不会独自落跑的。”

        慕颜,原来他叫慕颜。

        “给我打!”那女人狠狠的怒吼。

        “快走!”君韵用力推开慕颜,孤身一人应战,拼力对抗,怎奈寡不敌众,只得边退边守。

        “放开!”眼见着慕颜被那女人控制,君韵奋不顾身的冲过去解救,忽略了从左侧呼啸而来的一棍猛击,不偏不倚的打在自己左臂。

        唔----

        君韵吃痛溢出声来,转目之间,另一侧即将顺势而下的棍子被七素一手擎住,反手一击,那护卫轰然倒地。

        不愧是暗卫,不一会儿就将十几个护卫放倒在地。只留那女子一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滚!”君韵捂住受伤的左臂,冲着这罪魁祸首吼道。

        “你......你等着!”那女人落荒而逃还不忘放句狠话。

        “属下来迟,请主上责罚。”七素单膝跪地,心里狠狠自责,竟然如此大意让小姐受了伤,这暗卫当的太失职。

        “回去再说,先退下吧。”

        “是。”七素遵命而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03-14 16:58
          “公子受惊了。”君韵冲着他颔首微微一笑。

          慕颜被那抹明媚的笑容触动,她就像是寒冬里的阳光,照亮了黑暗中的自己。

          “多谢小姐刚才的维护之情,不知在下可否请小姐喝杯酒。”慕颜说的坦诚。

          “恭命不如从命。”挺拔的身姿,清俊的容颜,还有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怎能令人拒绝。

          随之进屋,看着周遭的陈设,竟是“人在浮华中,帆浮翠屏间”的雅致。

          “公子喜欢抚琴?”君韵环视整个屋里最贵重的便是这个古琴。

          “闲暇时用来打发时间。”慕颜边说边倒了两杯酒,递与她一杯,继续道:“谈不上喜不喜欢。”

          君韵接过来一饮而尽:“嗯,口感不错。”

          .....

          慕颜又为她斟满杯中酒,举杯敬之:“慕颜再次感谢小姐相救。”

          韵儿摆摆手:“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说罢,一仰头又饮尽。

          “这么样喝是喝不出味道的。”慕颜看着她一口吞下,不觉的心里笑了笑:“而且比较容易醉。”

          “不怕,难得醉一回。”君韵敛了笑意,一抹愁容涌上。

          “小姐心中有苦?”

          “我啊,比苦菜花还苦。”

          噗嗤----

          慕颜闻言猛地将口中的酒喷出,溅了君韵一脸一身。

          “抱歉.....”慕颜一怔,赶忙拿来手帕帮她擦拭。

          醉意不觉,渐渐迷离。

          朦胧间,看着眼前人忙来忙去,面带红晕,睫毛长而浓密,眼形似若桃花,眼尾稍向上翘,叫人心荡意牵。

          韵儿轻挑起他的下巴,看着他媚人的神态,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诱人到无以复加。天,梦凝阁的公子真不是盖的。

          “小姐!”慕颜一声惊呼,顺势就被君韵抱住。

          月夜静谧,十指相扣。从面颊到耳根,一点点燃起的激情。

          屋内,点点烛光娇媚摇曳。

          屋外,一个人影悄然退下。

          寂寞如影随形,七素眼中的苍凉落寞,就如注定隐忍的情感一般,无波亦无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3-14 16:58
            “小韵!”刚刚要进府便听到一个高音穿破耳膜。

            君韵心虚的笑着:“嘿嘿,昨天你去哪儿了,我找你半天。”

            “是吗!”秦轩叉着腰堵在府门口,一肚子闷气的看着君韵:“你还好意思提!昨天我等你到大半夜,结果你自己偷人去了......”

            话音还未落,看到君韵身后跟着一位公子。

            “天哪!”秦轩立马服了这位大小姐,真是什么人都敢招惹:“你玩玩也就罢了,还带回来了?”

            “没办法。”君韵一脸无奈的耸耸肩,委屈道:“非要跟着,赶也赶不走。”

            “这是秦将军。”君韵互相介绍道:“这是慕颜。”

            “秦将军好。”慕颜微微欠身行了礼。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颜公子?”秦轩立马一脸的花痴样。

            “咳咳......”君韵尴尬的转移话题,道:“敢问秦将军,在下可否进府了?”

            “进进进!”秦轩赶忙上前,要帮慕颜拿包袱,却被慕颜婉拒。她也不恼,一路引着进了府里正堂,毫不收敛的一脸谄媚样儿,嘘寒问暖。

            君韵实在看不下去,冷哼一声。惊得刚刚落座的慕颜起了身,垂目站在那里。

            秦轩一怔,接着冲君韵数落起来:“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人家公子刚进门,回头被你那臭脾气吓走了。”

            “走了倒干净。”君韵端起茶押了一口。

            慕颜闻言微微皱眉,双膝屈着便跪了下去,低声道:“慕颜知错,请主子教训。”

            “快起来。”秦轩赶忙的去拉。

            “谢秦将军。”慕颜侧身回绝道:“是慕颜做错了事,本该受罚。”

            “喂,小韵!”秦轩不明所以的看向她求情道:“多大的事啊,今天颜公子第一天进门,看我面儿上别罚了。”

            “不罚他就不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君韵盯着慕颜,一副恨恨的目光。

            “是,慕颜认罚。”

            不似在梦凝阁中伶牙俐齿的他,乖巧温顺的认错,倒让君韵的怒气像是发在一团柔柔的棉花上,好没意思。

            “就在这跪着,好好想想自己错哪了!”君韵扔下一句话,便拉着秦轩往偏厅走:“走走,我都饿死了,陪我吃点东西去。”

            “喂......我.......”秦轩就这样被她连拉带拽的骗走了。

            “是。”慕颜也不多言,规规矩矩的跪在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3-14 17:00
              “哎呀,真饱!”君韵酒足饭饱的打了一个嗝。

              “这样白玉一般的人儿,你怎么舍得罚?”秦轩忿忿的问。

              “不就是跪跪嘛,你若知道他昨晚对我做了什么,就会觉得这都罚轻了。”

              “什么?”秦轩还不了解君韵,自小一块长大的情谊:“总不会是他强迫了你吧?”

              “你怎么知道!”君韵猛地点头,一副委屈摸样。

              “得了吧你!就你那色样,见这样俊俏的公子早就扑上去了,还骗我!”秦轩才不信她那鬼话。

              “不信就算了。”君韵撇了撇嘴,心下道:就算是没有那几杯酒自己也会就范,可是主动是一回事,被迫又是另一回事,虽然结果是一样。

              可怜的慕颜,此刻并不知道自家小姐是这样想的,早知道就不多此一举,白白受了这么多罪。

              一个时辰,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小姐还未现身,这下不知要跪到什么时辰了。以前跟着师傅学武没少挨罚,最怕的就是罚跪。想当初被调教这身下事之时,自己是抗拒的,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打才成了现在的慕颜,结果,怕主子看不上还要巴巴的把自个儿送出去。

              罢了,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正了正跪姿,老实受罚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6-03-14 17:00
                刑堂,自己在熟悉不过的地方。可今天不同,这是第一次被主上责罚。

                “暗卫七素,失职之罪,主上罚鞭八十,前来领责。”

                语毕,解了上衣,静静跪伏在刑架上。行刑的人自是公正不阿,一鞭鞭用力挥下,哪有半分容情。

                只见七素攥紧拳头,努力保持着受责时的跪姿,听着呼呼的鞭声,落在这副身躯上,无声的承接着那些疼痛。八十鞭毕,后背上已是一道道鲜血淋淋的伤痕。



                话说,七素受完刑回到自己屋里,正准备上药就听到主上的脚步声朝这边走来,迅速穿上上衣,在开门的一刹那,恭敬的单膝跪地。

                “参见主上。”

                “起来。”君韵瞧着这一身干净利落的七素,哪里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谢主上。”依旧的平静,恭敬。

                “你的伤,没事吧?”君韵拿了药过来。

                “回主上,属下无碍,这些小伤不会影响行动。”七素心中一紧,小姐是在关心他吗?

                “还是要休息两日,八十鞭并不轻松。”君韵忽见他后背衣服上透着斑斑血迹,怒斥道:“还说没事!快将上衣解开!上药!”

                ......

                虽说是主上命令不得违抗,可是......您在这里,怎么解衣?

                君韵拿起药看着他久久不动,瞬间明白,他在顾忌什么,哭笑不得道:“倒是忘了,我的暗卫不喜欢解衣,只喜欢用撕的!”

                “不,不是的。”七素大窘,脸色刷的一下红到耳根。

                “后背你不方便上药。”君韵也不再打趣,只是催促道:“赶紧退衣。”

                “是。”七素缓缓解了上衣,露出整个后背,布满了深深的血色鞭痕。

                君韵想过刑罚惨烈,却不曾想竟是这般的惨烈。

                “回头叫厨房做些清淡的。”君韵叮嘱道。

                “属下已用过了。”

                君韵一怔,不信道:“这才什么时辰,再者,你刚刚从刑堂出来怎么来得及。”

                “回主上,属下习惯过午不食。”七素见她不解的神情,连忙解释道:“因为晚上要守着主上。”

                君韵闻言微微皱眉,什么破规矩。就为了少去几趟茅房,也不吃饭!

                “那怎么休息?”

                “回主上,您身边共有十二名暗卫,一组六人执白,另一组六人执黑,分别六个时辰。属下从晚六时到早六时,然后休息到正午,下午时间处理一些其他事情。”小姐一定不知道,我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可以静静守着你,看着你安然入睡。

                “你身上有伤,今晚就不要执夜了,好好休息。”七素想张口说自己的伤没关系,就被君韵直接截住:“这是命令,不得违抗。”

                “是。”看到他眼里的光芒黯淡了许多,君韵心里不由乐了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03-14 17:03
                  有文可以看了…
                  求不坑就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6-03-14 19:03
                    好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3-14 22:47
                      2020-06-01 22:35 广告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3-14 23:45
                        喜欢,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3-15 00:27
                          好看!果断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3-15 06:49
                            边城频频异动,扰我民安。女皇有命,率五万大军驻扎边城。

                            三日后,大军集结京都城外,女皇亲自送君韵与秦轩出城。

                            “君将军,秦将军,天远国的百姓就靠你们了。”说罢,举杯敬之。

                            “末将不敢当。”二人单膝跪地,仰头饮下杯中酒。

                            驰骋沙场统领万军的她,是那般的威风凛凛,翻身上马,动作干脆利落,秦轩紧随其后,也潇洒越马而上。

                            驾!——

                            骏马奔南而下,不出百步,便见一个俊朗潇洒的背影在前方临风而立,发丝飞扬,衣袂飘飘,让人移不开眼睛。

                            “小姐。”慕颜等候多时,冲着她柔柔一笑。

                            “上来。”昨晚,君韵允了他的随行。

                            只见慕颜利落的飞身上马,二人共骑一骑,驰骋在雪地上留下一串印迹。



                            连续几日的赶路,渴了立马有温水,饿了干粮递到眼前,累了就倚在他身上小憩。君韵不得不承认,有慕颜的随行比以往哪次都惬意舒心。

                            “慕颜。”

                            “小姐请说。”

                            “如果有一天,我被你伤害了,我谁也不怨。我只会怪自己信了不该信的话,动了不该动的心。”

                            “永远不会。”慕颜回答得语气坚定,墨色的瞳仁深处,却是温柔到了眼底。

                            “世事无常,倘若真的有那一天.......”

                            慕颜不等君韵说完,便截住道:“倘若哪天小姐发现慕颜误伤了小姐的心,或者做错什么惹了小姐不痛快,只管吊起来责打便是,无论怎样,慕颜都不会离了您。”说罢,一手扣住马的缰绳,一手微微收紧护住眼前的人儿,生怕她受到半点颠簸。

                            君韵靠在慕颜怀中,静静的,淡淡的,满心都是安宁且缱绻的情愫,这,大约就是爱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6-03-15 09: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3-15 12:58
                                赞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3-15 19:58
                                  几日的马不停蹄奔波,终于到了边城营寨,君韵顾不得歇一歇,立刻与秦轩一起和其他将领碰面,商讨应敌之计。

                                  许是听闻君韵带来了五万精兵,敌军连夜撤退数百里,改攻为守,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趁着这个时候,让大军歇一歇,过几天怕是有场硬仗要打。”君韵不打算疲劳应战。

                                  “是。”其他将领惟命是从。




                                  不知不觉过了近一个月,君韵几次出兵都很漂亮,敌军节节溃败,但昨日的一次突击却中了敌军埋伏,损失惨重。

                                  她对身边的人宽和随性,律己却是极严。

                                  “此次是本将军大意失了算,中了敌军埋伏,按军规重责五十军棍,即刻行刑,以儆效尤。”

                                  “慢!”慕颜挑帘进帐,出声制止道:“将军不可带伤上阵,由慕颜代为领责。”

                                  “不可。”君韵紧紧锁着眉,忍着怒气:“军中事,岂是你一个男子能参与的。”

                                  “慕颜是将军府的人,您的事便是我的事。”慕颜说的义不容辞,当仁不让。

                                  “你!”君韵抑制不住的吼了出来:“滚出去,再多言一句不饶你。”

                                  秦轩赶忙上前制止:“你疯了,代之受过是要翻倍领罚的!”

                                  “各位将军,大敌当前,君将军不可受伤,军规如山,不可不罚,慕颜是将军府的人,代之受过有何不可?”慕颜巧嘴如簧,见有人点头表示认同,乘胜追击,冲着君韵撩袍而跪:“慕颜甘愿翻倍领责。”

                                  君韵猛地拍桌而起,怒斥道:“胡闹!”

                                  “慕颜认了。”坚定的语气,眼中没有一点点的退让。

                                  “好好好,你既然想挨军棍,本将军就成全你!”君韵被他的倔强逼的怒火攻心:“来人,拖出去重责一百军棍!”

                                  慕颜闻声终是安了心,不激怒您就是不松口,小伎俩得逞竟然微微一笑,看呆了一旁的秦轩,这是什么情况!一百军棍,还笑的出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6-03-16 21:59
                                    不知道楼楼有没有看过秋意如歌~也是这种调调的哦~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6-03-17 21:39
                                      楼楼 什么时候更新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3-25 10:52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3-25 20:02
                                          求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4-02 16: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4-02 16:55
                                              好看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4-08 10:42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4-13 16:46
                                                  更把庚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6-04-15 21:07
                                                    这是个坑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8-19 09:53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6-08-20 22:51
                                                        楼楼啊,回来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10-06 13:02
                                                          求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1-10 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