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陵志吧 关注:194贴子:1,200
  • 14回复贴,共1

剑陵志.【宣传】宇内乾坤两分,天下英雄尽扫,唯我剑陵志【二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视频来自:优酷


【剑陵志二宣视频壹】
选曲:之子于归
时长:04:30
内容:一期主支线各门派人物剧情集锦
考核群号:225305128


回复
1楼2016-03-19 23:32


    历经近一年的时间,剑陵志一期【血莲教】主支线剧情终于一一落幕。二宣如期而至,还望未让上期名额之外的各位失望。
    P:感谢视编将剑陵志一期剧情总结,及与一期人物、门派关系相连,做成解说版视频,以供新人及看客观赏了解。
    如今,剑陵志依旧秉持初心,正如一宣时所道
    ——【我们的初衷,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戏友,怀着对演绎,对江湖最炽烈的情感,相聚在这里】
    无论过去多久,剑陵初心不变。在这里只有演绎。所以剑陵不欢迎任何不以演绎为主业的朋友,反之对演绎有热烈爱好的,则志同道合,共襄盛举。
    作为一个多元化,包容力强,体系制度完整,自成一系的群【例:群员规模,自由发展】。根据一期情况,我们经过再三商讨,鉴于本群自身特点,大胆地将普遍江湖群的格局彻改,大幅度强化正邪对战,增加各流势力,合纵连横,弱化门派之分。抛弃陈旧设定,革新宏伟版图,简化门派,聚拢合一,令每一个角色都可得到充分饱满的剧情。所以在剑陵中,也许没有百号人之众,区区不过二三十人,却能塑造出一个比任何江湖群都庞然大气的江湖氛围。
    剑陵无每月一戏、水群活跃的要求。但,那些过眼看花,身经众群,只贪图一时新鲜的人,不是剑陵的选择。剑陵唯一的要求,在戏。二期的基础提升,考核要求也将随之再度拔高。
    或许剑陵很难给人以一个亲和的形象,但是只有你有足够实力走入剑陵,你会发现,虽然这群人在讨论群务公事上是太严肃了点,但平时,也还是很高冷。
    补:题外,感谢长期关注剑陵每月两晒的吧友,群友,及其它广大小伙伴。二期的剑陵,将不负你们等待,以更活色生香的人物,送上更精彩的戏。

    ——剑陵志全体风华绝代的文编
    视频来自:优酷


    【剑陵志二宣视频贰】
    选曲:之子于归
    时长:04:30
    内容:一期主支线各门派人物剧情集锦【附剧情解说字幕】


    回复
    2楼2016-03-19 23:33


      回复
      3楼2016-03-19 23:33


        视频来自:优酷


        【剑陵志二宣视频陸】
        选曲:遥远的旅途,三月
        时长:07:10
        内容:剑陵志明教史之帝后——夜帝朝后cp剧情向


        回复
        12楼2016-03-19 23:58




          火凤辰妃•卫秋水
          秋水面上浮着似有似无的几分笑意,如云雾映在湖中一般,不可及,似虚还真,如真却虚。她修长手指将墨逍衣襟整好。而后,墨逍将她适才所见的明姬画像收下时,心中蓦然一空,适才挂在脸上的笑意像被蓦然被冰封立刻一般,形容还在,却生生地是僵冷与寒意。
          好在是,墨逍心神皆在那副画上,并未注意到她的变化。她长身立于墨逍身前,沉默着始终不发一言,看起来是与她往日无甚不同,然而她是早已出了神。迟疑着,她在想,她是不是该把一切尽早告诉墨逍,如今他性情如此,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秋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而墨逍却已将话题早早引开,一张罗列九州盟各方势力及内部人员描述分析的长卷展开,颜色各异。秋水一边连连应着,却没听进去一句。脑海里,满满地思考着,是说,还是不说。说了会如何,不说,日后会如何。
          想得深了,秋水空空望着那张满载名讳的长卷,并无对江湖之势的思考。
          “师哥。”秋水看了一眼墨逍,“如果我做不好,或者做错事了呢?”


          灵修南王。墨逍
          “那你就需要下厨作顿珍馐全席,慰劳慰劳我的肚子了。”他正悉心专注,欲至尾及上,一一为秋水道来。忽得她这一问,便严肃中扬出淡笑,与她打趣促狭道。“我会指点你的。凡事从头起,以你悟性,辰妃之任,绰绰有余了。”
          九州盟如今初建基石,驻地洛阳独孤府,以天狼卫戍,各门皆有人员接引。他本以为,这是击破之法,因正道素有人心不和,各怀鬼胎之想。如此一盘散沙,各作分布,必有间隙可寻。怎料的,独孤庄确实胜过以往那些庸碌之辈。
          “独孤庄任用华阴谢睿与天狼杨慕,谢睿立在三大律令,以此为举推行,九洲内从简严法,凡有决策商略,上下言行一致,竟是毫无破绽。杨慕排兵布策,以阵法破我明教奇刃,少昊昔年一决曾败,在此人手下吃亏,不可小觑。此二人于九洲,是我圣门心腹大患,荆棘之刺。”他圈出谢睿与杨慕之名,时而端望秋水,补充道“你职责虽在暗杀,却不得在他们身上施行,然则适得其反。”
          “召南谷系中原近年第一大派,现任谷主荀行之,谷内第一高手李长卿,虽近年无踪,却需戒备留意。另杏林公子白宁远,武功,也在我之上,行侠于外,使春水剑法。然召南谷内滋生内反,人心仍有不稳,其实不足为惧。交由风华双阁麾下对应,即可。”他说道召南,神色有些沉。他无比高兴景少桓死了。死的好,死的该。却不知,因为景少桓的武功,还是,其它。


          火凤辰妃•卫秋水
          墨逍只以为是秋水对辰妃职务加身有所担忧,却不知秋水所想,另有其他,所以他的一句玩笑,并不能让秋水释然开怀,想得太过复杂了,秋水又不想再想了。她和那次一样,抱着侥幸之想,也许墨逍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呢。
          如此,秋水很快又将心思放回到墨逍的述说上,听她将九州盟里几个高手一一道来。华阴谢睿,天狼杨慕,她怎能不知,两个人好大的名头,皆属中原武林绝顶高手,卓人英才。她想,日后,对这两个名字眼下的几分敬意,应该很快就会转为厌恶。她都可以想象,在九州和圣门的对峙中,这两个人能怎么不厌其烦地来坏他们的事。
          “你放心,我还没那么狂妄,对付一个地榜高手,一个君榜高手。”秋水笑着摇了摇头,细想那九州盟,还真是高手云集,人才辈出,好在是,如今纯阳已不足为患,不然,又是一大难题。
          “好在,我们明教,还有你啊。”
          秋水说着,一手拍上墨逍肩膀,轻笑了说道。


          灵修南王。墨逍
          秋水的揶揄之词入耳,他挑眉一笑,凑身贴近她,唇瓣几乎贴至耳廓道“好丫头,都学会打趣师哥了。”
          谈笑晏晏,他心底却也有顾虑重重。正道高手如云,逍遥子,墨白,李长卿,位列天榜;小逍遥,白宁远,谢睿,位列地榜;独孤庄,杨慕,荀行之,位列君榜;若单打独斗的出来比拼,绝顶高手,圣门难以匹敌。好在,对决不似比武,明教军队分布,尽然有序,势如破竹,与正道的联盟军斗,高下立判。
          “两盟之间高手还在其次。天狼握有兵马,抗衡明教。也是训练有素的朝廷兵马,不过这交由五行宫应对就是。姑苏未名的大小逍遥,未名一洲的机关奇门,运用在兵法阵势里,也够吃呛的。至于世家之第,虚张声势,蝼蚁之辈罢了。不过挑出陆温然,独孤九几个主内事的,以应情况。”
          他呷茶,说道。一手卷起那张纸,转身递给秋水,抬眸道“该说的都说了。剩下你拿回去慢慢看。师哥还有公务要处理,就不便留你用膳了。”圣门的事宜与日增加,应接不暇,回雪又不爱看文书,繁重的都留给他。墨启嫌他小题大做,就让他全部处理了再呈交。待他看时,几乎就没有微词的,原封不动的还回来照办,自然也就明白了。好在,还有秋水,能让他省点心。


          回复
          21楼2016-03-20 00:22




            圣门武戏之壹《问人间,英雄何处》

            -------------------剑陵-----------------
            时间:嘉平十四年
            地点:黄山
            人物:灵修南王。墨逍 朝后。姬回雪
            剧情:“但这并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只有武功逊色的,才会在比斗中互寻对方破绽。真正的高手,都不可能有破绽。这真正无敌的功夫,可能连一招一式都不会有,即便是有,你不但没见过,你看一百遍,也学不来,是不是?
            ----------------------------------------
            朝后。姬回雪
            殿侧灯台环环而列,烛光时幽时明,照映回雪容光,血色愈艳,肤色愈白,少时皮下脉络隐而可见,久之,肌肤已如玄冰一般,渐而无色,气劲翻腾时萦她周身,仿佛寒水升华,冷气漫及四周。明烛光黯而灭,由此,三排明烛自灯台下冷气凝冰,如月华之清冷。
            少顷,回雪周身真气蓦然向四周一括,适才寒气尽消,明烛复燃,她周身暖意自回,肤色容光回复平常。她启眸,唇边笑意难掩,侧眸十二铜壶水漏。
            是月初一,子时。
            与她所定出关之日,不偏不倚,不多不少。她起身,取一袭玄袍常服于身,自后殿徐向前殿而去,尤可见周身真气环绕,双袂一展,两侧灯台自明,是予殿外之人的提醒,她要出关了。
            未几,两侍从已将殿门大开,回雪长发未挽,长裙翩跹,抬步踏出朝后殿,目光一扫众人。
            “本后闭关三月,教中可有大事发生?”

            灵修南王。墨逍
            红锦覆地,山风簌簌,大地沉寂在萧瑟中,杏叶枯黄,渐渐飞扬而卷,乱了环伺良久的缄默。
            霞光湮没如利剑般刺目的烈阳起,他们便屹立于此,恭候朝后出关。亥时三刻,他瞑思阖眸,不耐地情绪一点点按压,几欲转身相离。
            齐光说的遵循制规,恪守下责,令他不得不像座雕像般,痴傻地等在这,同他们一起,等着她神功大成,出关。说实话,他想回殿歇息,已经很久了。
            灯台一盏盏亮起,火芒落在他们面前的地上,他微微发笑,一刹掩去所有面容覆写的不满,立于众人之首,先行作揖,拜礼朝后。
            “一切平静。”他接过朝后的话,不温不火的答道。忽而抬眸,见其眉宇间神采奕奕,更胜往昔,周身真气摄人,气势大增,便道“看来朝后,神功已成。”

            朝后。姬回雪
            回雪嘴角渐漫起笑意,威仪尤盛,墨逍眼力不错,诚然,她已练成了明教最高心法,以朝后的身份。日月圣歌有别于世上一概内功,意在采天地之气,纳日月之神,无招无式。如今,她所能窥的武学世界,已从八荒六合四方天地无限扩张,如宇宙无限无边。
            她目光止于墨逍面上,笑意盈至眼眸,却无娇媚,只威严无垠。
            “人都说,天下武功,南王无有不窥,嗯?”
            说罢,她眼中笑意顿逝,腰身以下看似动也未动,话音未落却已掠出一丈,直至墨逍身前,她长身一止,残影未尽,长袖一展,一道如浪潮般既刚且柔的掌风直照其正身而去。日月圣歌,集明教两宗武学之精华,刚可移山断石,柔可无从着力。她这一掌,毫无招式奇变,却已暗藏其中最为玄妙之处。

            灵修南王。墨逍
            朝后含笑道来。他漠然,眸底泛起一丝傲意,顷刻隐于平淡。待未谦逊以作寒暄,朝后便直直立在眼前,长袖如电般挥展,气势如虹,霸绝刚猛的掌劲便迎风照面。他双眸微睁,只觉其势涛涛,刚猛无俦,雷霆万钧般朝自身压来。等他运劲于袖,一掌及后至前,正迎掌力,却迫得后退数丈,掌力空竭。
            他心道不妙。原来这一掌,前劲未衰,后劲继至,留有的几分余力,尽有如棉花筛水般倾泄之后,柔似江水,无尽无穷,不得以刚猛击退。待此时,他长袖一卷,如吸附内力般将劲道转移,方位挪动。忽的未至袖中,他又陡转般往一侧大石挥去。几百斤的顽石在三道内劲积压下,登时破裂炸开,飞灰激尘,一时落得满场尘土。
            他本想用借力打力一招,化此内劲为己所用,怎料愈发逼近己身,欲觉其内劲之高,非己所能压下,若强硬引用,恐伤自身经络,便只转力打向大石,化解此招。他看向朝后的眼光中,除了探究与惊叹外,竟多了分燃起的激情。如此奇特诡谲的武功,他生平仅见,着实振奋。
            忽的他双臂一抖,平地疾驰,掠身而滑。御风相对朝后,左掌拍出,右掌一带,一力分化为二,游走不定,攻向朝后左右两侧。跃前纵後,掌力源源不绝,或曲或直,如意拈来,意向不明。忽的他双指如电,着手探出,正是回雪“会宗”、“外关”二穴。似料此招未必能中,他半身又直,欲掠过回雪左侧,掌打“魂门”之穴。

            朝后•姬回雪
            她一掌虽向墨逍而去,气劲如浪而涌,齐光苍梧二人内功深厚,护得身后教众悉已退开,留空一处予朝后南王比试,众人苦等多时,此刻皆突然来了精神。他们都对所谓的明教最高心法,有着诸多揣测。
            墨逍自丈之外,飞身疾来,身不着力,破风无阻,这一手轻功,已然匪夷所思,绝不像是一个年轻男子所能达到的境界。然而,回雪面对得十分从容,她步伐徐徐向前,不急攻,也不见防守,愈是这般,将战中气氛渲染得愈发紧张。因为谁也不知道她甚么时候会突然出手,出手会有多快。
            墨逍双掌并上,齐攻回雪左右,而后两指迅疾如电,直向朝后手臂两处穴道而去。他的速度很快,所有招式都仿佛是在一瞬间发出。修为不够的,只能看到残影连连,内功深厚的,却也连思索的时间都不曾多出半分,这几招已毕。
            按照常理,回雪应当向格开墨逍攻向左右的两掌,再避开两指。她裙袂曳地,看不出她足下步法,可她立在那处,始终动也未动,墨逍的两掌两指,生生未沾到她半片衣角。
            墨逍轻功尤长,转而至她身后,一掌奇攻魂门。他已然在回雪的身后,可回雪看起来动作尤为拖沓,仿佛老太太面对一个身手迅疾的小伙子。众人实在无法想到,回雪要怎么避开这一指。
            但她却霍然回身,身上蓦然生出一道极为强大的力量,充沛精进,勇猛张狂,那力量钳制住墨逍的一掌。她周身罡气护体,迫得墨逍如风攻上的一掌近身是不得不缓下,但即便如此,那一掌还是实打实地打到了回雪身上。她应该算是败了,可她面上自信之色犹然。继而,她终于抬手,一掌同样正向墨逍胸口打去。
            用的,却是墨逍适才打在她身上的掌力。也就是,她将墨逍打于她身的内力化为己用,反攻他自己。

            灵修南王。墨逍
            所谓借力打力,化劲为己用,是巧招之上,以深厚内功为基石,方可大开大阖,随心引来。回雪这招,与他前段使用的,系出同理。但,这非巧劲,而是霸绝刚勇,气吞山河的强悍之气。就如虎口突张,吞噬万物般,瞬的化他内劲如无,是也那一掌,就像轻轻拍在回雪肩胛般,没有用处。
            甚至说,是回雪牵引着他,硬生生吃了那掌。而回雪转向,气定神闲,一掌拍来,两股力道齐并,却非刚柔相济,一向外铄,一往内收,游移横掠,方位忽变,正是他惯用虚实的掌法。他陡的翻身一退,沉肩斜身,双掌推出,向外聚拢那横冲直撞的内力,掌随身起,形成一股漩涡,掉头斜飞,逼向回雪面门。
            此非拘一格的寻常招式,乃是他贯融内力,以百家之长,新创的一招奇招。进攻退守间,可增强气劲,如排浪相叠,一重一重堆上,若敌人内力稍有不继,便如摧枯拉朽般,顷刻骨折经断,七窍流血,倒逆周身大穴,当即毙命。而,他用这招对抗回雪,只是对抗。
            叹为观止的诸个高手,不敢拍掌叫好。当下境况,谁人出声,分了二人心神,便是头等罪。他屏气凝神,两步始行,脚踏八卦方位,窜闪左右,一手成剑,一掌如刀,忽柔忽刚,变幻无方。反手横劈直下,右足又抬绕后,速如闪电。五指成爪,成掌,成拳,连攻八式,疾速劈、打、缠、拍,变换数招,又是互作纠绕,声东击西,令回雪不察他哪招哪式,下一步又欲攻何。
            他右掌挟着强劲之风,疾攻而至,如暴风骤雨,却又稳凝如山,一招接连一招,百家武学,皆在招式变幻间使出。短短数个回合,在场武功高绝的,可分辨细数他已用了三十六套招式,每套无有重合,足下御风如走,蜻蜓点水,或起或弯,穿梭跃纵,避左转右,全数以招式来挡出攻,并不与回雪直拼内力。
            蓦地,他手掌拢起,即转成圈,如抢珠般下,虚拿回雪太阳穴。这,也是他千般招式里,肯綮之要,只在一击。


            回复
            24楼2016-03-20 00:30







              回复
              26楼2016-03-20 00:34





                逐浪老八。孙毅
                夕阳坠下,惊起火海滔滔。灼热的火焰热浪仿若滚烫的火蛇,撕咬的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模糊了视线,却掩不住那震动寰宇般的号声。
                血莲教!!
                孙毅手擎一杆长枪,点刺劈砸间自那血莲教众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入目所见尽是一片鲜红,如此血流漂橹堪比地狱之景,生生在他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土地上演,孙毅满心悲凉。那一道道大炮轰隆声,犹如死神的脚步,一点一点不曾间断的吞噬着这岛上人性命。
                “你们这些屠夫,胆敢称佛,胆敢称佛!”
                孙毅长枪一挑,锋利枪头捅进冲来一人肚腹,臂膀崩起擎枪一撇,将枪尖上串住的人甩向身后猎猎刀锋,那人兀自挣扎,却依然在甩出时以身喂了数把钢刀,砸落几人冲势。枪上红樱成缕,鲜血淋漓。
                他长枪倒提,微微顺气,虎狼般的愤怒双眼死死盯着这些血莲教众,身形依然如手中长枪般挺拔,仿佛后背上一道长长的刀口血肉翻卷,淌着鲜红之血的伤不在,眼中只有这些丧尽天良之人的狼心狗头!
                “我逐浪儿郎,从不是孬种!”
                “杀!”
                孙毅双眼血丝密布,赤如鲜血。长枪一扫一荡,带飞当面冲来的十数人手中兵器,他双手一紧,横握长枪直直充上前去,以手中长枪顶住那些人胸膛,力道之大让那些人站不住脚连连后退。然他们身形不稳之时,孙毅猛然踏前一步蹬住地面,曲起双臂猛然崩直,身上冲力顺内力一道横推而出,将那枪杆顶住的一排人胸前肋骨震断,倒飞而出,刹那毙命!
                清出一片敌人,孙毅才方有片刻喘息。他抬眼看去,在这刀兵混乱的人堆里,寻找着兄弟与敌首。视线刚走过半圈,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人问话下吐出,孙毅猛然定在那处,大哥!
                那龟甲船三字听在孙毅耳中,他顿时就明白了他大哥用意,当下砍杀的更加卖力,只为给那些要上船离开的人多争取一些时间。

                逐浪少年。拓凡
                大当家的命令,下得毫无犹豫转圜,拓凡手执大刀,擦地而跑的势陡然一止,刀刃于足下火花一闪。那一瞬间,他仿佛已经知晓了自己的使命,少年之人别无他想,只不由得立刻热血沸腾起来。
                “好!”
                拓凡面上带着畅快的笑意,足下一转回身又疾奔跑回去。十几把刀不断地阻拦着他的前路,添着他身上的伤痕。但拓凡心中有一个执着且必须做到的信念,因此,所有肉体的疼痛,都可抛诸脑后。
                逐浪妇孺孩提正焦急且恐惧万分地候在岸边,望着燃起熊熊大火的海,眸中闪烁着意味难明。拓凡人还未至前,早已抬声高喊:“大当家有令,换龟甲船,快!让他们先走!”
                三两未懂其意的逐浪少年面面相觑,似对这道命令,有所不解。拓凡几步奔到前,一掌拍在一人后脑勺,怒道:“平日里拖泥带水,现在也磨磨叽叽的,动作还不快点!难道我们能丢下女人和孩子吗!”
                拓凡说着,已然将刀往身后一背,与众人将龟甲船拖至岸边,准备着让妇孺逃离逐浪屿。忽他眼风一尖,瞥见有血莲之人偷悄而近,欲伤逐浪百姓。拓凡骂着将手上粗绳一扔,一跃而抽刀劈下,愤怒聚集于一道,少说千斤之力。

                血莲教。右副将
                夕阳西下,夜幕坠临,从巨舰上往前方望去,一片火海,生生映的天若晚霞停空,一派艳艳之色。然那厮杀哀嚎声也不断响起,却每每被自己这方震天的喊号声盖过,仿若佛祖莅临地狱念的佛号,超度着这些罪恶的魂灵。
                随着大船的靠近,将军的攻杀号令也喊了出来,随着火炮的轰出,弓箭手也一一站位,将那些逃过火炮,避过砍杀的侥幸之人射杀。其余教众更是兵器在手,与人拼杀。
                火海滔天中,杀戮不止。
                一道魁梧身形冲在前方,手中大刀高高举起,猛的一刀竖劈而下,直直将一个钉上巨舰之身的小船上爬上来的人一劈两半,喷出的鲜血溅了满脸,也依旧眼都不眨一下。两半尸体坠入海中,只激起白浪翻红。
                刀口依然锋利,宽足有三寸的刃面淌着血,刀背上翻起的三道锯齿细勾幽幽的闪着寒光。大步再进,拦腰一斩再度砍翻一人,随即纵身跃起,如大鹏展翅般猛然从高处飞下,这个角度,正对着与将军相战之人,也就是那逐浪岛大当家的后背之处!那人周围也是拼杀场,自己突袭而去,定难有人抽身阻挠。
                脸上拧起笑容,手中大刀屈肘紧握,敛息轻身滑翔而下,刀尖直指那大当家后心之处。心中悄悄地泛起一丝喜,这一刀捅中,那就是自己的功劳,毕竟这杀得,可不是别的无名小卒。滑翔之势落地即止,顺势向前踏出一步稳住身形,此时离人之距,不过一臂有余。身停进势,曲起手臂却不停,反倒狠狠崩出,一瞬间这直去一刀速度达到极致,敛起刀风于此刻迸裂开来,汹涌间随刃而出,轰向对方,仿佛下个呼吸,便能取人性命!

                红袖刀。锦云乐
                远洋红波闪烁,苍穹深暗,黑云滚滚,血光冲天,断臂残肢横飞,海上卷来的腥气与热血腥气交织,充斥着鼻腔,刺激着头脑。
                她手持双刀,一刀格挡,一刀斩敌,朔风猎猎,红袖刀破空直削敌首,霎时鲜血喷射溅了她一脸,她狠狠的抹了把脸,“呸,脏血!”
                说罢立即抬腿旋踢踢飞一个血莲教众,锋利的刀毫不留情砍了下去,银刃饮血,森芒阴冷,在无休止的砍杀中寒彻骨。
                巨大的爆破声轰然而起,伴随着黑云升起,惨声嚎叫,翻出大片的血红,在半空中展现出狰狞脸孔。血肉横飞,刹那间人间地狱。
                锦云乐眼色早已泛红,血丝密密麻麻布满眼珠,她握紧了手中的刀,尸山血海,血肉翻浆,人命如草芥,而草芥,正是她,是他们逐浪的兄弟!一腔悲愤翻涌如沸,她仰头发出痛彻心扉的嚎叫。死,死有何惧!即便是死,也得让这些狗贼付出惨痛代价!
                “儿郎们!随我誓死守卫逐浪!”
                高喝一声,随即没入人群,更为迅速的挥臂斩杀,她身上的伤也越发密集,刮破的衣料间肌肤血肉红白交错,触目惊心。
                锦云乐横肘击去,正中一教众心口,又凝力于足尖,恶狠狠的踢开脚边装死欲偷袭的另一人,右刀横斩,刀未入肉,她余光却瞥到不远处银芒暴涨,刀影如魅,正直取逍遥后心!
                此时红袖已没入血莲教众腹中,她心中一紧,头脑瞬间空白,连拔刀都来不及,早已提气飞身扑向孟逍遥,还未落地,只听一声破空的“嗡——”她反应倒也快,左刀一转发力反手掷出,却是再躲不过这致命一击,只觉体内如山地皆裂,河涌四流,骨肉皆颤,真气乱窜,身上大伤小伤皆痛到钻心——琵琶骨竟被生生震裂了。
                她突然觉得疲惫如潮水一层层涌上来,眼皮似载了铅般再抬不起来,努力的张着口,
                深的发黑的血就势流下,吞没了未说完的话,“逍,遥……”


                回复
                28楼2016-03-20 00:42


                  回复
                  30楼2016-03-20 00:43
                    落幕


                    回复
                    31楼2016-03-20 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