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71贴子:168,585

【原创】浮刹 H段子 CP启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深夜开车 强迫PLAY有 性格微偏差 不适者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4-24 00:16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04-24 06:58
      楼主还更不(๑•ั็ω•็ั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4-24 16:13
        更啦更啦,哦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4-24 16:31
          快更,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4-24 16:49
            噫 为啥有一种be的感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4-24 20:55
              求快开车╰(*°▽°*)╯


              回复
              14楼2016-04-25 00:50
                加油


                回复
                17楼2016-04-26 17:47
                  !鸡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4-26 20:24

                    9
                    身居高位的人做事往往都有自己的一套准则,不难理解这样的人会养成一种质疑别人的思维习惯。
                    不必说二月红就属于这样的一类人。
                    但是长沙城里,他却有一个让他经常会产生怀疑自己想法的特例存在。
                    这个特殊的人便是张启山。
                    能身为乱世中的九门之首,不但决策时得果断决绝,局势看的精准,更重要的是必须有着一言九鼎让人不由打心底里信服的影响力。
                    他对此虽说没有像旁人般那样深信不疑,但却经常性的在两人意见分歧时第一反应去确认自己的判断。
                    而现在,他可以肯定张启山也有出错的时候。
                    二月红咬着牙忍了很久,但是身下却随着张启山的动作而愈发疼痛,丝毫没有见好的趋势。
                    那种撕扯感很快变成一片火辣,然后麻木起来,但是他可以确定这并不是变好的感觉,因为虽说触感便的麻木了,可那更像是用钝刀生捅似的,时不时还会带起几下忽来的激灵般的剧痛。
                    “这样真…不行…哈,张、启山!”
                    牙缝里挤出这样的字眼,左腿试图去踢那仍旧不安分的家伙,二月红做出了最后的警告。
                    二月红现在认为张启山根本就不懂房事。他已经快撑不住了,得用十足的力气才能忍住不喊叫出来,以这种痛度来看身下估计会落重伤。而张启山那个杀千刀的还在里面不停的动,刚往外抽一点又挤进来。
                    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疼痛间骂了脏话,但事后也不晓得究竟具体骂了什么,反正这段过程最后他只记得疼,太特么疼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变钝的痛感才渐渐的平缓下去。这时候他力气也都几乎耗光,只剩干躺着喘息,连胳膊都动不了。
                    张启山的动作变得流畅起来,单手撑在二月红上方,下身平稳的律动。
                    被笼罩在阴影里,他看着上面人的下颚不由有些失神。
                    张启山确实很有军阀的样子。
                    穿上衣服是,脱了衣服依然是。那股军.人的硬气渗透到骨子里去了似的。
                    这回倒也不痛了,偶尔的竟然还会有那么一两下不可言喻的快感。
                    但是这也掩盖不了他依旧很累,而且全身疼的事实。
                    “张启山,你个乡里瘪。”
                    恍神间,他道。二月红说完咽了口唾沫咳两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蹦出长沙话,以及这么说有什么意义。他缓了两口气,又补充了一句“你算么子咯,嬲别”
                    张启山低头看了看他,眼神意味深长,随口嗯了一声也没去计较。


                    收起回复
                    19楼2016-04-28 00:17
                      人好少....搞得都不好意思发了!!真是越发越慌有木有...手动惊恐表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4-28 15:14
                        没有没有,一直默默窥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4-28 15:19
                          行,不管人多人少有人就行 我要发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4-28 18:19
                            被戳中了萌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4-28 20:35
                              www更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6-04-28 23:17
                                有点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4-29 00:50
                                  走剧情啦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4-29 01:11
                                    13
                                    这样也是必然的。
                                    现下的场面二月红见得多,除了有些难免的不适外倒也司空见惯。
                                    话说,这年头虽不好,但越是百姓家家的,就越是把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些。正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他可以理解那些人的心情,再加他们都是些局外人,年纪也不大,他便只随着他们去了。
                                    二月红进了账房,坐到他一向挺排斥坐的位置上。
                                    那位置自是好的,梨花漆的椅子也是好的,不爱的原因无非是人坐上去了,就得做点相对应的事情。
                                    他叹了口气,抽出书下压的几卷见不得光的账本。
                                    算账的事他想来就有些头疼。
                                    但是没办法,事情到了最后,该算出来的,他终归是得自己算。
                                    手敲上算盘,他觉得有点渴。这时候要是来杯茶水润润嗓就好了。
                                    他蹦出这个念头,刚想叫人,却幡然醒悟。心底嘲笑自己都这番时候了哪还有个人还能安心的替他煮壶茶。
                                    目过无两行,他愈发的难受起来。
                                    书面的蝇头小字看的他心烦,门外正厅的喧嚣声好似也大了起来,本儿上写啥没看进去,什么谁说的分银子多了少了的他倒听得一清二楚。
                                    最终,他还是放下了账本,起身打算去厨房给自己烧壶开水。
                                    可是门还未拉开,倒是先从外面儿被扣响了两声。
                                    二月红心下疑问,便打开门。
                                    他的老管家站在门口,一手食指曲着还停在半空,另一手托了托盘,上面放着茶具。
                                    见二月红好像是正准备出来,老人并没感到意外,而是缓缓说了句“二爷,老朽还在呢。”
                                    里面的人愣了下,然后缓缓笑了起来,这种时候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竟也没有半分苦涩的样子。他转身道“进吧。”

                                    “当家的小时候就这样,一进账房就想着往外跑,到现在也仍是改不了。”阿福待二月红安生的坐下后,便站在一旁拿起玉壶来沏茶。按住壶盖的手现在已经满是皱纹,但看起来却依旧不减那份考究的气质。蒸汽随着水流声腾腾冒了出来,屋里霎时一片沁人的清香“后来好一些了,却也总得吃着点什么才坐得住。”
                                    二月红嗅着这香气神经放松下来,听着老人家的话也忍俊不禁,被说中便只好调笑着算旧账“回回还不是让福叔你给抓回来的?还告到我爹那里去,害的我每次都要跪上半天。”
                                    “哪里有当家的不会看账?见您现在还总是坐不住,老朽真不由得是觉得当初老班主罚的轻了。”
                                    “哈哈,这话可别叫我爹听了去,省得百年以后还得被他老人家抓去罚。福叔你可不能去告状了啊。”
                                    阿福也笑,脸上的皱纹舒展开,仿佛恢复了年轻时的光彩。不过时光已逝,人诚老矣。上了年纪的人气短,笑了一会便笑不动,将茶水沏好了递过去,他忽然轻声道“二爷,老班主一直以您为荣。”
                                    “嗯。”二月红接过,深嗅着茶味靠上椅背,闭了闭眼。
                                    回想起父亲的脸,明明在世的时候总是板着脸严格的教导他,但是现在再想去的时候,想到的却怎么也是那几抹为数不多的、带着宠溺的笑。
                                    他还记得老爷子临闭眼前的最后那句话。不是说的戏班,也不是说的下葬。
                                    他说,红儿,别委屈了自己。
                                    茶味让精神亢奋起来,二月红忽的从十几年前的回忆中回了神。那句话每每想起,都像是刚说的一样,仿佛是刚钻进耳朵,还停留在空气里。这次他不由回了一句——可是父亲,人生在世,又哪有那么多可以按照自己心愿过活的时候?
                                    他又想起了张启山的那番话,比起身不由己,那人怕是体会的最多罢。
                                    账本还是在日落前算完了。
                                    阿福说红家班的明账一直都是清楚的,他在进来前就按照吩咐给大伙结清了工钱,然后剩下的不少银子全部都分了出去作散伙费。
                                    二月红点头,忽然就问道“那福叔你的份可留了?”
                                    阿福说留了,当家不必挂心。老管家面色感激,但是二月红听着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明账的银子不够分吗?福叔为何不留。”
                                    阿福坚持说是当家多心,但是二月红非常肯定的态度,让老人也不知道自己哪点穿了帮,最后才不得不如实道“红家班名震长沙,就算是没了,也决不能给人留话柄。这回那些人本身就不满,多分予一些,也不算是落了面子。”
                                    二月红点头,想了想解下自己脖子上的玉坠“福叔打算的对。现下红家班已无余银,这坠子你拿了去,也算是个念想。”
                                    阿福看了就忙摆手,那是当家最中意的玩意儿,打淘上来就一直带着从未离身,如此贵重的东西又怎么能要得“老朽一直吃住在红府,那些年的银子也都一直没处花,盈余的很,剩下的几年吃穿不愁。”
                                    二月红还是要给,最终坚持不过,阿福拿了那坠子上的一颗福禄,其余的还过去道“念想的话,这个足以。二爷,老朽谢过了。”
                                    日落微凉,两人走出去,偌大的红家班已是空空荡荡,还有几个没走的小厮,在那里视若无人的说着要不再拿几套戏服去抵数。
                                    看到二月红出来,几人打了眼色,声音还是小了下去。
                                    这场景看着落寞,二月红便不去看,对身旁人道“阿福,这宅子替我盘出去吧,价格你来谈就行。”
                                    “二爷,有时限吗?”
                                    “暂时没有。不过越快越好。”
                                    “是。”
                                    门外忽然亮了灯光,现在天不黑,也不是很明显,随后响起了几道滴滴声。
                                    门是开着的,没出一会儿就看到了两个身穿军装的人从下面走上来。两人看了看里面的那几人和空空的宅院,面露一瞬诧异。
                                    虽然都已经照面了,但还是礼貌性的敲敲门,看二月红点了头,一人便进来“二爷,佛爷有请,说只耽误您一个时辰。”
                                    他想着莫不成是丫头那里的事,就嗯了一声,对阿福交代几句就随那人往外走。
                                    踏出门,身后带着不堪入耳用词的嘲讽便响起来。
                                    二月红失了耐心,眼神冰冷的往后一瞪,顿时鸦雀无声。


                                    收起回复
                                    30楼2016-04-29 19:22
                                      期待后续>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4-30 01:40
                                        赞赞!!!!加油


                                        回复
                                        34楼2016-04-30 09:52
                                          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4-30 10:58
                                            好喜欢这种文风\(//∇//)\好赞\(//∇//)\


                                            回复
                                            来自iPad36楼2016-04-30 11:51
                                              加油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4-30 17:02
                                                虐了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6-04-30 18:36
                                                  从楼主的另一个贴子摸过来的嘿嘿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5-01 21:53
                                                    实力占楼,期待接下来发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6-05-02 01:44
                                                      超期待!我又来求更文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6-05-02 06:53
                                                        暖帖。楼楼真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6-05-02 07:48
                                                          云儿超棒的!看的心痒痒的说,有点儿小鸡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6-05-02 13:40
                                                            激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16-05-02 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