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加吧 关注:11,771贴子:581,176

【原创】真实的谎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应邀发文,不过话说慕大人是哪一位呢?我好像还没给他(她)授权来着……
不过要的话就转吧~~~


IP属地:上海1楼2008-07-29 22:45回复
    第一章 此处何地
    缓缓地睁开眼眸,海蓝色的眼睛里还带着未醒的茫然。
    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
    左手一用力,撑起上身,触感所及是柔软的床铺和轻暖的羽被,眉头微蹙,然后环顾四周……
    “教皇陛下?”
    “撒加?”
    另一张床上,赫然是教皇史昂,绯红色的眸子里同样闪过一丝疑惑和茫然。
    从床上起来,两人身上虽然穿的是简朴的白袍,却无法掩盖他们不凡的气质,无论是史昂还是撒加,都有着身为上位者特有的高雅与傲然,让旁人不自觉地崇敬与服从。
    “这里是教皇厅的卧室……”打量了房间的布置,史昂轻易地认出这个他住了两百多年的地方。
    “是的。”对于此处,撒加也不陌生。
    可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他们应该不是被关押在冰封地狱中就是因为叹息之墙的冲击而魂飞魄散了吗?而且圣战怎么样了?胜利了?那女神呢?还有其他人呢?
    太多的疑问让两人不禁面面相觑,不过这两位到底非常人,立刻压下了心绪。史昂大步向房门走去,撒加紧随其后。
    两个杂役遵照女神的命令守在教皇卧室的门口,里面躺着的是圣域近两百年来的两位教皇。死者复生之事在他们眼中足以称得上神迹,或许使他们的信仰更为坚定,而且能给教皇担任守卫,这在普通人眼里是何等的荣耀,所以两个杂役脸上满满写着骄傲。 
    忽然听见门里有动静,杂役们回头张望,然后一脸的呆滞。
    两个犹如天神般的男子从门内走出,看上去很年轻,但是眉宇间的沧桑和稳重模糊了他们的年龄。器宇轩昂,仪表不凡,仅仅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无言的威压。
    激动着,颤抖着,杂役们颤颤巍巍地下跪,怀着无上的敬仰与无比的谦卑跪在这两个男子脚下。


    IP属地:上海2楼2008-07-29 22:46
    回复
      “教皇陛下,撒加大人,女神请两位醒来后去女神殿,有要事相商。”
      听到杂役的传令,两人立刻前往女神殿,步伐不觉加快,带起了长袍的下摆,显然是急于知晓整件事的始末。
      来到女神殿前,微微定了定神,整了整衣服,随后推开了殿门。
      紫发女孩纤弱的身影被淹没在文件堆中,一脸哀怨地咬着笔杆,批示着这些本该由教皇处理的文件。为什么她有两个教皇还会落到这种境地?她这个女神是不是当得太悲惨了点……而且就圣域这一亩三分地为什么教皇会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一想到这儿,纱织不禁有些同情历代的教皇来,当然还有深深的钦佩,他们是怎么处理这些恼人的东西的……
      在一份申请假期的文件上签上大名,纱织不禁有些咬牙切齿起来。整修圣域也就算了,这个自然要教皇拍板,当然她没有同意,这个她会自己处理,可为什么请假这种事也要教皇签字?难道圣域这一块没有专人管理吗?体制太混乱了!
      想及此处,纱织再次钦佩起历代的教皇来——既要抚养年幼的女神,又要教育黄金圣斗士,还要在圣战中辅助女神率领圣斗士们战斗,另外和平时期还有这些杂七杂八的一堆一堆的事……整一个全能大管家嘛。
      继续批着文件,纱织不禁又想到上次转世时她交给前代教皇的那件东西,只是她翻遍了整个教皇厅都没有找到,虽然可以重做,可是这样一来意义就不大了……这是她为这次圣战专门准备的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到底被藏到哪里去了呢?
      史昂应该会知道吧……说起来,不知道他们两个醒了没有,都睡了一整天了,真有些担心。
      纱织懊恼地皱着眉,属于雅典娜的记忆在很久之前就被作为代价取走了,而每一次转世新拥有的记忆也会在她离开时作为后续代价而遗忘。其实这么说也不全对,从神话时代到现在的每一次转世、每一场战争、每一次战斗、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她都记得,但是这些记忆都属于触发式的——平时深深地隐藏在她的意识海中,唯有在条件全部符合时才能被激发,而如果达不到条件那么终其一生都将与这些重要的、宝贵的回忆失之交臂。
      就像先前在沙加的提醒下,纱织才想起有关于“阿赖耶识”的事;星矢把沾染上了她的鲜血后变小的女神像交给她后,她才想起这是她的圣衣;之后亲眼见到冥王哈迪斯,她才终于明白经历这般艰难困苦来到冥界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这个目的,她已经不知努力了多少年月,战场上不知有多少战士为此付出了生命,有多少幸福因此而破碎,又有多少人生因此而破灭……从极乐净土回到圣域的第一个夜晚起,每晚都会有一个悲伤而壮烈的梦,每个梦境都在向她揭示往昔惨烈的战争,每一场战争的终局都是她独自伫立在残垣断壁之中,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鲜活的生命逐渐消散……
      无数次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无数次紧咬着唇泪水却浸湿了衣衫。不想让悲剧一次次重演,然而她没有选择的余地,从踏上这条路开始,她就不能回头,也永远不会回头!
      不过现在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这次她终于能够给与她并肩作战到现在的战士们一个交待。
      所有的一切,他们有权知道。
      所以……神啊,快点让她的教皇们醒来帮她处理这些文件吧!
      想着,纱织拍了下自己的小脑袋。我就是神啊,还求什么神!笨!
      史昂和撒加一进门,就看见他们的女神正在奋笔疾书,娇小的身影几乎淹没在文件中,有一个词很贴切她现在的状态——抓狂。 
      “咳。”史昂轻咳了一声。
      紫发的女孩闻声抬头,翠绿的眸子里还带着批改大量文件后头昏脑胀导致的迷糊,等看清了眼前的两人,眼睛倏地一亮,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跑到两人面前,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脸上是如释重负的笑容。
      “你们总算是醒了!”
      “参见女神。”两个战士单膝点地,跪拜在他们所效忠的神面前。
      “快起来吧。”纱织急忙扶起两人。虽然在圣战前就住在圣域,也明白这些礼节的必要性,可是她终究不同于以前的那些在圣域长大的女神转世……
      “女神……”史昂刚一开口,就被纱织制止。
      


      IP属地:上海3楼2008-07-29 22:47
      回复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不过请先听我说完。”女孩轻柔的声音中是不容置疑的威严,“我们坐下谈吧。”
        “是。”两人恭敬道。
        微微皱眉,似乎不习惯他们这种严肃的态度,不过纱织很快将这点小小的不满抛开,现在有更为重要的事要做,这些等以后再说。
        “因为有些事需要两位帮忙,所以就先把你们唤醒了,至于其他人,还要等到下一个满月……不过你们放心,既然你们已经醒过来了,那么唤醒他们的仪式就不会失败。这次所有死去的战士们都会醒来,有很多事事先需要做好准备,事后也有很多问题要处理,思来想去也只有你们可以担此重任。”说着,纱织露出了歉意的笑容,“史昂,请你继续担任教皇之职。撒加,请你以教皇助理的身份协助史昂……能者多劳,只好劳烦你们了。”不等两人开口,纱织又有些急切地问道,“史昂,你知不知道上次圣战前我交给前任教皇的盒子被他放到哪里去了?我找遍了整个教皇厅都没找到。”
        明白纱织的意图——不让撒加有拒绝的机会,而且撒加确实很适合——史昂配合地接口道:“我知道,因为您说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那个盒子一直被放置在星楼里,您不记得了吗?”
        “呃……”纱织呆了呆,她完全没有印象。
        注视女孩的绯红色眸子里闪过深思与了然,然后体贴地问道:“那您现在就需要吗?”
        “如果不麻烦的话。”良好的教养让纱织很自然作出地回答。
        “当然不。”也不见史昂有什么动作,一只精巧的紫檀木盒子便出现在他手中。
        “就是它!”看到这只盒子,纱织一脸的欣喜,接过后轻轻放在桌上。
        史昂和撒加极为难得的被这个神秘的盒子勾起了好奇心。这个精美不亚于放置黄金匕首的小盒子里到底放了什么史昂完全不知道,连这个盒子的存在也是在前代教皇留下的记录中得知的,不过里面的东西应该很重要,因为女神是郑重其事地交给教皇代为保管的。
        打开小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三份文书,经历了两百多年的岁月依然完好如初。
        不过……三份?纱织愣了愣,随即把疑问抛开,反正她的记忆从来都不完整,有差错全属正常。
        根据记忆拿出一份被蜡封住封口的卷轴,正是她找了许久的重要文书。打开卷轴,认真地看完后,十三岁的女孩再次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颜。
        “史昂,这个你先收好,等以后找一个适当的时间颁布。”
        疑惑地接过卷轴,史昂仔细读了起来。是什么东西让他们的女神这么重视?
        看到文书的标题,拿着卷轴的手微微一颤,视线快速下移,史昂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怔忡中,史昂下意识地抬头看着他的女神,紫发的女孩则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笑容,于是他神色复杂地将卷轴交给了撒加。
        撒加接过卷轴,有些困惑地看了看温柔微笑着的女神,又看了看不知是什么表情的史昂,然后在两人的注视下低头阅读起来。
        讶异、震惊、激动、难以置信……种种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齐齐涌入心头,心绪激荡,让这个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男子几乎无法自持。
        这是一份赦令,从笔迹上看这出自数位雅典娜女神转世之手。
        赦令只有一句话,上面简单地写到:特此赦免圣战期间黄金圣斗士在任何情况下使用A.E的行为。
        只是就这短短的一句话,却让雅典娜迟迟无法决断。在赦令下面有数人的笔迹或是赞同或是反对地阐述着自己的意见,差不多每次转世雅典娜都会在这上面留下当世的想法。
        有的写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也有的写到“我不能让战士们在经历痛苦之后再经历绝望”……直到上一次圣战前,雅典娜才终于下定决心,在卷轴的底部娟秀的字迹写着女神的最终决定——
        “此令即日生效”。
        “女神!”撒加猛得抬头,颤抖着唇,仿佛有千言万语,却终究不知说些什么。
        雅典娜……我们的女神……
        纱织柔柔地笑了开来。其实少女打从心底祈祷这份赦令没有用武之地,因为她明白即便有她的赦免,她的战士们也不会轻易原谅自己,这个伤痕会深深烙在他们心里,长久的存在。她所能做的实在太少了……
        暗暗吸了口气,分别给两人倒了茶:“好了,先把它收起来吧。我们继续,还有很多事要说呢!”
        两人依言喝了些水,很快平复了情绪,只听她继续说道:
        “第二件是关于圣战的。”纱织顿了顿,注视着她的两位战士,“圣战到此为止,以后不会再有战争了。”
        “女神您杀死了哈迪斯?”史昂说出了最可能的原因。
        不想,纱织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
        沉默了一下,纱织终于叹息似的地开口:“想必你们都不太清楚圣战的起因吧,这一切开始的缘由……”


        IP属地:上海4楼2008-07-29 22:47
        回复
          第二章 战争缘由
           冥后帕瑟芬妮,哈迪斯至爱的春之女神,雅典娜的至交好友,也是这持续了几千年的圣战的导火索。
           都说帕瑟芬妮是哈迪斯强抢的新娘而不得不留在冥界,但事实上婚后两人的爱情平静而温馨。温柔的帕瑟芬妮给冰冷的冥界带来了春一般的温暖,融化了严酷的冥界王者坚冰般的心灵,而情感内敛的哈迪斯为了他的妻子,在黑暗的冥界用神力开辟出了美丽的极乐净土。阿波罗有感于伯伯的爱情,将阳光送达了这片安详的土地。于是极乐净土便成为了两人爱情的见证,甜蜜的幸福在这里生根发芽。
           每年帕瑟芬妮都会有三个月回母亲那里,另外作为冥后有些宴会也必须出席。有时哈迪斯会陪伴在一旁,但更多的时候由于公务缠身哈迪斯不得不与妻子分开一段时间。不过在奥林匹斯山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冥后的头衔足以保护帕瑟芬妮不受任何伤害。
           只是哈迪斯或许没有想到,有些伤害来自于帕瑟芬妮自己,而且是最危险的。
           帕瑟芬妮钟爱人类,时常到地上帮助人类生产生活,她的博爱让人们尊敬,也让哈迪斯有些嫉妒。而那个时候,人类的守护者雅典娜对于人类的认识仅仅是普罗米修斯的托付,她或许爱人类,但远不及现在,也远不及当时的帕瑟芬妮。
           “有一年,不知什么原因,庄稼颗粒无收,饥荒非常严重。于是我去找了当时正巧在奥林匹斯山的帕瑟芬妮,请她帮忙。我的原意只是想让她用一些力量使人类不至于因饥饿而灭亡,却不想帕瑟芬妮在看到地面上的情形后毅然决定用她全部的神力为大地重新注入活力,从而挽救人类。当我赶到时,帕瑟芬妮因为神力尽散而极度虚弱,几乎就要消亡,我竭尽全力才勉强保住她的灵魂。而哈迪斯……”说到这里,明眸女神的眸子黯淡下来。
           “失去了生命中唯一的光芒,哈迪斯从此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他将自己的身体留在充满了回忆的极乐净土,以此陪伴他的冥后;他在冥界和极乐净土中竖起了高墙不让人打扰,即使是神也鲜有能通过;他将所有的情感、记忆留在了身体中,从那以后冥界只有冷酷无情、只为消灭人类而存在的冥王,再无欢笑……”
           “那个时候我太自以为是,低估了帕瑟芬妮的决心,也低估了她在哈迪斯心里的地位,所以当哈迪斯对斯蒂克斯河发誓要消灭人类时,我真的愣了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后来特洛伊战争的爆发让我无暇顾及哈迪斯的誓言,可也正是特洛伊战争让我明白:对于诸神来说,人类不过是一个用来打发时间可有可无的玩具罢了。”
           “特洛伊战争结束没多久,哈迪斯开始实践他的誓言。而我,无论是基于普罗米修斯的托付,还是由于因为我的错误导致这样的结果,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既然避无可避,那么唯有一战!”即便事隔多年,史昂和撒加依然能从纱织的语气中窥探到当时战争与智慧女神的毅然决然,漫长而痛苦的战争由此拉开序幕。
           “等到第二次将哈迪斯封印,我开始明白如果帕瑟芬妮不复活那么哈迪斯永远不会放弃消灭人类;而不去极乐净土见到真正的哈迪斯,那么即使帕瑟芬妮复活战争也不会结束。后来我找到了让帕瑟芬妮复活的方法,但是那需要很长时间。”纱织停了下来,似乎在感叹时间之长。
           “所以圣战才打了这么久吗?”史昂不禁问到。
           “这只是其一,至于其二……”女孩秀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奇异的笑容,“算是帕瑟芬妮的死和特洛伊战争给我的触动吧。人类不能永远依靠诸神,帕瑟芬妮之所以会耗尽神力正是因为人类太过弱小,但是想要脱离诸神的掌控又谈何容易,十年的特洛伊战争不过是诸神的一场闹剧……”
           “因此,我与哈迪斯之间的战争在诸神眼中也只是一场游戏,最多是一场比较耐玩的游戏而已。那么,我所要做的就是让这场游戏变得更为有趣,所以一开始我满足了诸神投注在这场游戏中的所有加料。”
           自己耗尽鲜血和生命、最终用信念拼搏的战争被自己所忠于的神轻描淡写地评价为一场游戏,如此冷酷的话语本该愤怒的!高傲的他们本不会接受的!可是无论是史昂还是撒加都只是默默地听着,听着他们的女神缓缓诉说,女神殿中女孩柔柔的嗓音静静流淌。
          


          IP属地:上海5楼2008-07-29 22:49
          回复
             “一旦有了这场大家都喜欢的游戏,一旦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场游戏中,那么他们就不会关注其他,不会另开新局。如此一来,诸神就会逐渐减少对人类的掌控,人类也就有时间可以自由发展,直到真正掌握自己的未来……只是这个时间很漫长,曾经我甚至以为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耐心等到这一天。”
             “后来,诸神渐渐无力插手人类事务,偶尔介入不过是小打小闹。再后来,连这场游戏参与的诸神越来越少,到最后他们就只能在一旁看着……圣战重新成为我与哈迪斯之间的战争。”
             “而想要逼出哈迪斯在极乐净土的真身,就要让他在地面失去依附人类的能力,对于这点,我只能赌人心。后来我又发现,如果我能用我的神力将哈迪斯选择的人在未觉醒前做一点干涉的话,那么哈迪斯与这个人的契合度就会产生偏差,人类的记忆也会对哈迪斯产生些许影响……但比较无奈的是,那次我虽发现了这点,可一旦转世这些记忆就会被遗忘,而且当时我并不能确定这点是否真的有效,所以也就没有告诉其他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做了个小小的实验——那次转世,哈迪斯与我以兄妹的身份出现在地面。”
             “啊!”史昂突然惊呼。
             纱织见状微微点头一笑。
             “对,就是上一次圣战发生的事,我还记得当时大家对于我跑到这么远去转世颇为不满呢。”翠绿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些许怀念的色彩,但是很快就收敛了,“不过这样做的意义直到这次圣战结束后我才想起来,而这次哈迪斯选择的人会成为圣斗士却是我没有想到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比较容易的把他赶出瞬的身体……”
             “现在帕瑟芬妮已经回到了冥界,如此一来哈迪斯就没有理由再消灭人类,而作为违背誓约的代价,他将失去一半神力,余下的力量支撑冥界也就耗得差不多了。再者,如果不是因为冥后,哈迪斯向来不会干涉人类的事。这点我可以保证,你们放心。”
             “至于我的另一位伯伯波塞冬,我已经解开了他的封印。不过我也耍了些小手段,”说着,十三岁的女孩露出了狡黠的微笑,“他现在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他的朱利安.索罗,说不定正郁闷着呢……”
             对此,对面的两人一脸的无语。
             “因此,”女孩的目光定定地望着她的战士,郑重地再次宣布,“圣战到此为止。”
             女神殿突然安静下来,史昂和撒加还沉浸在圣战的真相中。这场历经千年,浸透了鲜血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吗?有种不真实感呢……他们从本质上来说依旧是战士,或许因为站得比较高,对于圣战他们确实有自己的想法,但是真正蕴含其中的波澜曲折却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冥后的死亡,诸神的游戏,人类的自由……以帕拉斯.雅典娜为祭坛,圣斗士们为祭品,用他们的全部为人类的未来献祭。现在这样的结果应该是值得欣慰的……
            纱织捧起茶杯,一边喝着水一边等待两人从她的话中反应过来。只是不能给他们太多时间,时间一长,以他们的睿智必定会看出些端倪来——她对她的战士从来不会低估。
             有些事能瞒多久是多久,有些秘密祈祷永远不会被揭开……
             “接下来说说你们的事吧。”


            IP属地:上海6楼2008-07-29 22:49
            回复
              第三章 安排的未来
               “说我任性也好残忍也罢,让你们回来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在这片为之流血牺牲的土地上像普通人一样活一次。以前那些在圣战中牺牲又被困在冰封地狱的圣斗士们我已经让哈迪斯将他们重新投入轮回,至于你们……我希望你们能代替死去的人们,连同自己的那份,好好看看这个并不完美但依然有很多人热爱的世界。这是我这样做的初衷。”十三岁女孩的脸上露出了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悲伤笑容。
               史昂和撒加并不清楚女孩为何会悲伤,也许是想起了那些已故的战士们。他们抛洒鲜血无怨无悔地聚集在雅典娜身边,仿佛永无止境的战斗无法浇灭他们的热血,刺骨森寒的冰封地狱也不能让他们退却……只是他们没有机会见到战争的终结,也无缘看见和平降临他们拼死守护的世界……


              IP属地:上海7楼2008-07-29 22:51
              回复
                第五章 两代人
                不得不承认上天有时真的是不公平的,那堆积如山让纱织视作烫手的山芋乃至认为足以让圣人发狂的文件在教皇和他的助理手中正以令人咋舌的速度递减。从早上这两人进入教皇厅的办公室开始,仅有的几个杂役就不断忙进忙出,连走路都带着小跑,一份份公文从教皇厅发往圣域各处。
                仅仅一个早上外加一个中午,数十份比较紧急的文件就在两人超高效率的工作下完成了。由此可见,不是圣域体制太混乱,而是教皇能力之强悍以至于根本不需要很复杂的体制来分担他的工作——仅仅要个助理就够了。
                话说每次都能找到这样的人鞠躬尽瘁尽心尽力地为她打理圣域还不要求工资,等她回来后理所当然毫不留恋地再把最高权利交还给她,雅典娜也不是一般的强悍了。
                要知道每位教皇都是圣战的幸存者而这差不多是随机数,而每一个随机数都能完美的完成教皇的职责是不是说明其实黄金圣斗士或多或少都拥有成为教皇的潜质?每一次都能找到这么多优秀人才却只让他们成为战士的雅典娜根本就是在浪费人才!
                ……咳,话扯远了,我们把镜头拉回来。
                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广阔的教皇厅,大片大片的,洒在这里的每个角落。明亮的,温暖的,平常的……不用再担心阳光会被夺走,因为战争已经结束。
                办公室里,两个俊美的年轻男子正伏案认真工作,奋笔疾书连午饭也只是匆匆解决。虽然批完了那些紧急公文,可是常规文件还是有一大堆,在各自的桌上整整齐齐堆得老高。
                其中一个有着翡翠绿长发的男子坐在上座,身着一件用最上等的丝绸制作的白色教皇法袍,几条简约的金线勾勒出教皇的庄严与神圣,本应戴在头上的三重冠和面具被纱织以累赘为由免冠,于是在绿发红眸的映衬下可以清晰地看见唇边那抹风华绝代的微笑。白皙修长的手指搭着钢笔,在文件上龙飞凤舞地签上大名,绯红色的眼睛里始终是高雅恬淡的从容。
                另一个海蓝色长发的男子坐在右侧的下首,教皇助理没有特制的制服,黄金圣斗士的正装就是黄金圣衣,所以现在只是随意地穿着衬衫长裤,即便如此也让人难以忽略他那强烈的存在感,同样执笔熟练地批阅着文件,笔端悄悄泄露了主人隐隐的霸道,与发色同色的眸子里透出沉静忧郁的淡定。
                整个房间里唯有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除了公事办公室里的两人没有任何交谈。
                犹豫中一个上午悄然而过,踌躇中午后时光在飞逝,暗暗咬了咬牙,海蓝色的眼眸里一闪而过了决然——那是决定接受审判的决然。
                “教皇陛下……”
                “撒加。”突然打断了撒加的话语,原本沉默的空气中响起了教皇威严的声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选择艾俄洛斯吗?” 
                惊愕,然后沉默,坐在下首的撒加始终保持着批改公文的姿势,而史昂只是抬头望着窗外,似乎在回忆往昔。
                “之所以选他不仅仅有那次告诉你的原因……确实就很多方面来说你都较艾俄洛斯优秀,但是,”说到这里,史昂微微叹了口气,“圣域需要的是教皇而不是君王,女神需要的是辅助者而不是决策者……在这点上,你必须承认,艾俄洛斯会做的比你好。”
                “……我明白。”
                撒加是一个天生属于帝王的男人,而帝王是不会允许有人立于他之上,但是圣域的主宰毫无疑问是雅典娜女神,所以当初史昂选择了比撒加更适合教皇之位的艾俄洛斯——那位智、仁、勇兼备的黄金圣斗士。
                其实史昂也是一个帝王般的存在,王者之风浑然天成。但他与撒加最大的不同在于,历经两百多年的史昂已经十分明确自己的目标和作用,作为教皇能够恪尽职守。而当时才十五岁的撒加资历太浅,无法平衡两者之间身份和职责上的差异,稍有不慎便会铸成大错。所以在即将面临圣战的关键时刻史昂不敢也不能将教皇之位传于他。然而撒加的黑暗人格远比史昂想象得要强大,或者说那时撒加的内心还不够坚强,最终一失足成千古恨。
                不过人总是会慢慢长大,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的现在,史昂相信,撒加已经拥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起教皇这份重责。
                


                IP属地:上海11楼2008-07-29 22:53
                回复
                  “现在女神的意思很明确,我也年纪大了,所以以后不管圣域是不是会封闭恐怕都要你来主持大局……你能胜任这个任务的,是吧,撒加。”两百多年的岁月在那张年轻的脸上依然看得出痕迹,这份由时间沉淀下的睿智与威严深刻在灵魂深处难以磨灭。
                  “请女神和教皇陛下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蓝发的年轻人做出了庄严的承诺。
                  不知是欣慰还是无奈地笑了笑,史昂转过身来,缓缓走到撒加身边,复活以来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端详着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确实长大了呀。
                  温暖的手掌轻按在肩头,传达着只有彼此明了的情感,“……谢谢……我知道你一直是个好孩子……这十三年来辛苦你了……”
                  撒加闻言全身一震,终于抬起头来。
                  站在身边的教皇沐浴在阳光中,眉宇间是慈爱的微笑,漂亮的眸子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他。撒加一阵恍惚,仿佛又回到二十多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温暖的午后,自己和弟弟便是在这双眼睛的凝望下握住了他伸出的大手,那是属于父亲、属于师长的温暖……
                  “……史昂……大人……”
                  泪,忍不住夺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熟悉的身影……这持续了十三年的悔恨,沉淀了十三年的绝望,终于得以宣泄。
                  “好了好了,都这么大的人了……”史昂摇头失笑,安慰地拍拍孩子的肩膀,眼睛却也有些泛潮。
                  这一路太过曲折,跌跌撞撞地走来,每个人都疲惫不堪,每个人都摔得伤痕累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再也没有力量站起来了……所以要快些振作起来啊,撒加,孩子们还需要你这个哥哥随时拉他们一把……
                  只是……很抱歉,我的孩子,依然要你担下这份沉重的责任,今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我会在这里祝福你……
                  到底不是小孩子了,撒加很快就平静下来,除了眼睛还有些微红,已经看不出异样,唯一的不同是神色中多了些如释重负。
                  见状,史昂总算有些放下心来。
                  “好了,继续开工吧,这些文件要快些处理完,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做……对了,女神处理的那些文件你看过了吗?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智慧女神……我该说是不愧呢,还是果然呢?”也许是宣泄了一番情感,撒加的表情明显比刚才自然很多。
                  “的确,我们的女神不容小窥啊。”史昂颇有些意味深长地笑着。
                  “您也觉得昨天女神没说实话?”
                  “至少她隐瞒了部分真相。”这句话史昂说得斩钉截铁。
                  “可是她连自己的错误、诸神的游戏这类事都告诉我们了,还有什么要隐瞒的呢?除非……”轻锁秀眉,撒加看向敬爱的教皇。
                  史昂也看着他,“除非真相更为不堪,或者是说出来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撒加默默点头。
                  “但是我相信她,相信圣战确实结束了,相信所有人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仅凭我们的复活,我相信她。”临窗而立,史昂微笑着,翡翠色的长发飞舞,张扬而优雅。
                  “我也是。”
                  说罢,办公室又安静下来。
                  “等一下这些文件叫人发了吧。”史昂边说边走回座位,“说起来,今天都没见到女神,她在女神殿里捣鼓什么呢?”
                  话音刚落,女神殿中突然爆发出三个强大的小宇宙,一个是属于女神的,另一个充满了血腥杀伐之气,还有一个小宇宙幽暗而深沉。
                  史昂和撒加脸色剧变,震惊地对视了一眼,立刻朝女神殿飞奔而去。


                  IP属地:上海12楼2008-07-29 22:53
                  回复
                    ……奇怪的排版,希望大家不会觉得看得太过吃力吧…


                    IP属地:上海13楼2008-07-29 22:54
                    回复
                      呵呵,大人~~~~~~~~~~~~~亲一口.......(眯着眼笑ing~~~)


                      14楼2008-07-29 22:57
                      回复
                        感动,真的发过来了耶:)


                        15楼2008-07-29 22:58
                        回复
                          是啊是啊~~~希望大家喜欢吧


                          IP属地:上海16楼2008-07-29 23:09
                          回复
                            已经转到黑曜了,需要把地址给你一份吗?


                            17楼2008-07-29 23:10
                            回复
                              18楼2008-07-29 23:1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