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殿堂吧 关注:3,868贴子:137,599
  • 16回复贴,共1

<原创>花酱楼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落花哀似一壶酒,徒添惆怅入春泥。
春泥浅,惆怅深。落花哀,举杯对谁人?
楼里楼外一场戏,人前人后半世空。
偶有清风枝桠过,卷走芳心,何日归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16 08:18
    第一章 故人相望不相识(一)
    昔日的洛家小女长大了,阿酒看着镜中的脸,眉眼舒展开来,轻启朱唇,“楼下的人也该等急了,你们随我去见见吧。”
    侍女恭敬的退到了阿酒身后,跟随着一起下楼。
    “等一下,”行至楼梯间,阿酒忽然停下,望着人群中的一男子若有所思,“春风,霁月,你们可知那男子是谁么?”
    两丫头顺着主子的目光望去,立刻答道,“姑娘可说的是那身着蓝衣,此刻与晴衣相谈甚欢的人?”
    阿酒微不可见的点了头,那叫霁月的丫头便又继续说了起来,“他是京城四大家族,不,是三大家族梦家的嫡长子,梦月,曾经与现已灭族的洛家的嫡女洛花订婚,在洛家灭族时不仅置身事外,还送去了一纸休书,导致被送往军营途中的洛家小姐在得知消息后,心灰意冷下咬舌自尽了。此人空有一副好皮囊,但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良人。”
    “就是就是,姑娘不要被他迷惑了。”春风也跟着附和。
    听到两丫头对梦月的评价,阿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放心,我只是问问,他可入不了我的眼。”因为阿酒以前就没看上过他。不过,他最后的那一纸休书,倒是君子所为。于是,阿酒看他的眼神就温和了一些。
    许是觉得有人在谈论自己,梦月忽然回过头来,与阿酒的眼神相对,确定不认识后,又收回了目光,继续与晴衣聊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5-16 08:20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是真饿了,况且我也已经有几个月没吃烤鸭了,最近接踵而至的考试,老夫都憔悴了。为了节约时间,都没去吃美食了,只能先在小说里过过瘾啦,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5-16 08:22
        第四章 陌上春寒笑落花(一)
        “春风,霁月,你们两的速度又快了些,这次还给我带了些什么?”瞅着那鼓鼓的袋子,阿酒好奇的问。
        “我在路上看到有卖酸梅酒的给你带了一壶,春风在路上看到卖水果的,给你买了些樱桃,香蕉和橙子。”
        “呵呵,你们真好。下次记得买份鱼汤,我觉得最近身体有些虚,需要大补。”
        “是。”
        “再过几日,似乎有个盛会,我们也去凑凑热闹,看能不能搅起这京城的风雨。”
        “是。”
        “你们这几天去京城最好的如意楼订做六套衣裙和流云阁订做六套头饰。”
        “姑娘这次是否订得有些多了?”
        “不多不多,不是还有你们吗?还有衣服要订得薄一些,要他们用最好的水云纱,这样才能不辜负我们的好身材,头饰嘛要有特色,最好是能让人眼前一亮,瞬间记住的。对了,阿酱会去吗?”
        “酱姑娘不会去,她说人多太吵,影响心境。”春风如实答。
        “阿酱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啊。楼里有她坐镇,我去的也放心。”
        “可是,楼里的事,不是一直都是酱姑娘在管吗?”霁月忍不住吐槽。
        “虽然是事实,可是如此直白地说出来还是很伤我心的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5-16 08:23
          第五章 陌上春寒笑落花(二)
          晚上的客人是个书生,不是京城的人,此番只是游历。因为求见善诗文的阿酱不成,转而为了善歌舞的阿酒一掷千金,想来是觉得既是花魁,诗文多少比其他妓子强,于是拉着阿酒作诗,口里满是仁义道德,君子之礼,对阿酒也就摸了很久的小手,连拥抱都不敢。阿酒默默的忍着,于是一夜就这么过去了。书生走后,阿酒兀自抱怨,“既然都来我们花酱楼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可怜我的小手,都快被摸的没皮了。”
          “哟,我的姑娘,这不是好事么?”听见阿酒抱怨的鸨母笑吟吟的说。
          “算了,可能是我魅力不足。”
          “姑娘说的哪里话?你可是这楼里的头牌,你这还魅力不足,叫楼里的其他姑娘可怎么活啊?”
          “可是,曾经有人和我说过,这种恪守君子之礼的人,很是虚伪。”告诉阿酒这句话的那个人是曾经的洛花。其实这些道理,别人也说过,可是若不亲身经历,是怎么也不会感同身受的。
          “那姑娘就好好休息吧,这几日的客人我会替你推掉。”
          “谢谢妈妈了。过几日那个盛会我会去参加,阿酱会留下,所以妈妈不用担心客人会减少。听说盛会上有卖月殇国的胭脂的,听说那胭脂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到时给妈妈带上几盒。还请妈妈不要嫌礼轻了。”
          “怎么会呢?姑娘,有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16 08:24
            楼主想在这里弱弱的说一句,如果觉得章节名与内容不搭,请忽略,因为楼主不仅不会取章节名,还喜欢附庸风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5-17 10:37
              第七章 陌上春寒笑落花(四)
              “姑娘,路上有很多人在看我们。”
              “哦,是吗?”阿酒朝看她的人群飞去一个媚眼,又继续往前走。
              “姑娘,我有些怕。那些人的眼神太灼热了,我担心自己会融化。”
              “没关系的,只是看两眼。对了,我还不知道这个盛会是干什么的,霁月,你来说说吧。究竟是怎样的盛会才会让高贵的丞相夫人放下身份与我这妓子争夺东西?”高贵两个字被阿酒咬的特别重,犹记得家族被毁时,那女人是第一个站出来撇清关系的,又是如何羞辱她的,大概是以为,洛家散了,洛洛就算活下来,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了吧?也是,洛洛的确不行了,阿酒却还可以。
              “这是四宫盛会,由我们禾丰国的浣纱宫,离陌宫,不归宫,云雨宫四大门派举行,盛会分几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才艺表演,一部分是买卖东西,还有一部分是门派招收门人。其中才艺表演应该是京城贵妇最在意的,但各门派招收门徒却是宫里的那个人最在意的。”
              “嗯,才艺表演先不急,招收门徒也和我们没关系,不如我们先去看看东西吧,说不定能遇到喜欢的。”
              “可是,”春风迟疑了一下,上前一步,在阿酒耳边轻吐出一句话又快速的退了下去,霁月的表情也很古怪。
              “入云雨宫?太难了,那种宗门最重礼教,不会让我们这种人去的。如果说在才艺表演的时候脱颖而出拿下第一,还是有可能的。”
              “其实,主人的意思是,酒姑娘不仅云雨宫要去,才艺表演也是要拿第一的,因为酱姑娘没来,所以,这两件事就都归你了。”春风不徐不急的又浇了冷水。
              “阿酱太狡猾了。看来我以后也得装得高冷一些。”
              “其实姑娘不用担心,我们也会陪你去的,阿酱说,她的两个丫鬟也陪着姑娘一起去,就当是她给姑娘赔罪了。”
              “呜呜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5-17 12:44
                后面还有两段,百度不让发,我也是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5-17 12:49
                  换了个号发,就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5-17 14:11
                    第八章 翻云覆雨舞芳华(一)
                    “姑娘可是来表演才艺的?请先随在下去登记名姓,领取号码牌。”
                    “霁月,你和春风随他去登记,我想一个人先看看,待会儿你们不用来找我,直接去观花席左数第三道中间就好,我会来那里找你们。”
                    “是。”霁月和春风应下,匆匆的走了。
                    “这般热闹,我四年前,也见过。”阿酒心下感叹,一时之间忘了掩饰眼底流露的落寞。
                    “姑娘,我家公子有请。”一个模样清秀的小厮拿着一枝红杏送到了阿酒手上,那花娇艳欲滴,瓣上的露水犹未干,与阿酒今日穿的这套衣裙十分搭,可见送花之人的用心。
                    “替我谢谢你家公子,这花我收下了。只是,若是请人,还是亲自来的好。”阿酒把玩着那枝花,又对着镜子比了比,掐下恰到好处的长短,插入了发间,愈显妩媚。
                    “阿酒姑娘怎知在下没有来呢?既是相邀,还是舞动京城曲倾四国的阿酒姑娘,自然还是由本人来更显诚意。”
                    “梦公子谬赞了,阿酒可当不起。既是公子相邀,那阿酒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厮识趣的没有跟过来,阿酒和梦月并肩走着,倒是吸引了许多目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5-18 16:59
                      “公子随我走了这么久却一言不发,此时却突然停下,可是有什么要和我说的?”来到人少处,阿酒问。
                      “的确。因为姑娘像我的一个故人。”
                      “公子说的可是洛洛,前些天,我已经被人认错一次了,听说那人是芳华公主的驸马。我的丫鬟还说他痴情呢~”
                      梦月的手不自觉握紧,指甲嵌进了肉里,语气有些冷淡的说,“原来是他啊。”
                      “外人传言公子和那驸马亲如兄弟,可是听公子刚才语气,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传言本就是捕风捉影,没想到阿酒姑娘也会信这些。”
                      “这些传言很是有趣,信信也无妨,平日里听婢子们常说起,也就记住了些。有时,说出来能搏客人一笑,赏的金子也会多些。”
                      “姑娘似乎不是爱财之人,若是姑娘需要钱财,可以找我。”
                      “我们不过第一次见面,公子不必为我如此。而且我也不需要钱,只是明明可以多赚些,却放弃了,难免不爽罢了。”
                      “阿酒姑娘果然见地独特。而且,这可不是我们第一次见了,姑娘可还记得几日前与你对视的人么?”
                      “当然记得。只是在我看来不算。梦公子可比当日俊俏多了。”
                      “阿酒姑娘真会说话。时候不早了,我送姑娘去观花席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5-18 17:00
                        “多谢公子好意,不必了。我的婢子们还在等我,若是看到我和公子一起,指不定要误会了。在她们看来公子可不是个好人呢。”
                        “那阿酒姑娘觉得在下是不是好人呢?”梦月突然一扯阿酒的袖子,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入怀里,脸对着脸,不怀好意的笑问着。
                        “公子自然是极好的。”阿酒捋起几缕碎发,也不惧怕,就那么,堂而皇之的亲了上去。当嘴唇上传来清凉香甜的味道,梦月先是楞瞠了一下,而后攻城略地的侵蚀了进去。
                        两人缠绵了一会儿,没有丝毫尴尬的分开,梦月留下了一块玉佩给阿酒当做信物,阿酒也回赠了一条香帕。本来那信物岸楼里规矩,阿酒是不能收的,可是想着就要去云雨宫了,说不定也不会回来了,收下也没有多大的关系,至于那回赠的帕子,她有很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5-18 17:02
                          “在你们看来,梦月怎么样?”阿酒看着两丫头苦着张脸,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不是好人。”
                          “对姑娘用心不良。看他今日对姑娘赠物时的笑,当真猥琐。”
                          “咦?姑娘怎么又问起他了?难道姑娘真看上他了?怎么会这样?”
                          “你们想得有点多了。”阿酒无奈的扶着额头,看来两丫头对梦月的厌恶根深蒂固啊。
                          “接下来,第两百四十七号,欧阳木木。”
                          “终于到他了。”阿酒抬头看向了台上,那是一个穿白衣的人,长得还不错,而且,还朝她眨眼睛了。于是,阿酒心里思忖,这定是一个极其自恋还爱装逼的男的,还貌似认识自己,或者爱上了自己。
                          “不错不错,根骨奇佳,百年难得一遇。四宫中,不知公子可有中意的。”
                          “有。我想入云雨宫,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我想带我妻子去,”
                          “这个当然可以。”
                          “等等,我还没说完。”
                          “咳咳,那你继续。”
                          “但我又不想委屈我妻子,所以,总要带一些侍女过去照顾,大概四个左右,加起来也不过多带了五个人而已。”
                          “允。”云雨宫的负责人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此乃人之常情。但跟来的其他长老就有些意见了,絮絮叨叨的说着。
                          “你们确定这里有我什么事?”阿酒嘴角抽搐。
                          “姑娘,这不是重点好不好?他刚才说什么?他说姑娘是他的妻子,我的天呐,我们什么时候有姑爷了?”霁月急急的说。
                          “对哦。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什么时候成亲了?那厮竟然毁我名誉,占我便宜。”阿酒终于找对了重点,气急败坏的说。
                          “娘子怎的说为夫坏话,是对为夫瞒着你做这样的决定不满么?”欧阳木木不知何时来到阿酒身后,满脸委屈的说。
                          台上四宫的人却看得分明,其他三宫羡慕嫉妒的看着云雨宫的负责人笑得欢快,那人不仅百年难遇,而且有些底子了,很多东西教起来,会容易许多。
                          “拜托,我不是你娘子。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你休要毁我名誉。”阿酒话音刚落,人群中就嘘声一片,身在花酱楼,节操都掉光了,还有何名誉?
                          “娘子无非是恼为夫未曾三媒六聘的给你名分,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们再成一次亲可好?”
                          “天天没个正经。”阿酒脸上染了红晕,气势软了下来。
                          “娘子这是原谅为夫了?”欧阳木木面露惊喜,久久的抱住阿酒,说不出话来。
                          “嘿嘿,看表现。”
                          “我现在有点懂那人为何要带着妻子去了。要我我也带着啊,长那么美,长期不在身边,指不定就被人抢走了。”云雨宫的一位长老说。这位长老一开始是有些反对那个条件的。
                          “我觉得不对啊,这位夫人的装扮怎么也不像良家妇女。”另一位长老也出声,道出了疑惑。
                          “也许是我们四年未出,跟不上时代了。”负责人很牵强的扯了个理由,连他自己都不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6-21 12:26
                            “酒夫人,尝尝我家乡的茉莉花饼吧,绿茶,你去泡一壶你家乡的绿茶。”给她吃的。四个字。茉莉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幸好,临走时,担心久不归来,回家时特地带了些家乡的特产上路,勉强能够解决眼下的问题。
                            欧阳木木一直假寐,存在感为零。内心其实还是有些遗憾的。好不容易娶了心仪的美人,结果自己拜堂的时候昏了,硬生生错过了洞房花烛夜。此后,美人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为由,拒绝了他的各种无理要求。所以,到现在,他还是什么都没吃到。
                            “云雨宫,到了吗?真是个好地方,钟灵毓秀。”
                            “巫山作为禾丰国的圣山之一,岂能没有妙处?”
                            “原来云雨宫建在巫山之上,正应了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娘子的诗文引用得真妙!为夫自愧不如。”
                            “你知道就好。”
                            “你们是什么人?”一些穿着一样袖子上统一绣着一朵下雨的云的人朝他们走了过来,很不客气的问。这些人,应该就是云雨宫的人了。
                            “天呐,云雨宫不会是负责天气预报的吧?那朵下雨的云和我在酱姑娘那里看到的一样。”绿茶惊叹到。
                            “夫人见谅,绿茶平时被宠坏了,她说的天气预报是酱姑娘家乡的东西,具体我并不清楚。”茉莉尴尬的说。
                            “无妨无妨,在我这里,随意。”阿酒虽然没听懂绿茶说的天气预报是什么,但她此刻不想理那几个无礼的小子。
                            “茉莉,你太见外了,我们都相处好几天了,连绿茶都适应了。”霁月说。
                            “你们别在意,茉莉她只是特别懂事,特别会装而已,她其实很好的。”绿茶小心的解释着。
                            “春风也是。”霁月笑着指了指一言不发的春风,表示理解。
                            “霁月你在拆我的台,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春风知晓阿酒的心思,便和霁月她们聊了起来。
                            “你们好,在下欧阳木木,请问你们是云雨宫的人吗?”欧阳木木友好的问来者。
                            “是的。在下云少颜,门派大师兄,这几位是我师弟,云少南,云少白,云少药。”阿酒听到他们的名字差点笑出来,这是在打广告吗?谁不知道云雨宫盛产颜南白药?听说此药功能特别神奇,用过之后无论新伤旧伤已留疤的伤,都可以祛疤,完全无副作用,还能让皮肤更加水嫩白。只有后宫妃子品级高的,才能拥有一盒颜南白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6-06-30 00:26
                              后天考试,祝我好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6-06-30 00:27
                                明天考试,祝我好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6-06-30 18:34
                                  终于考完了,后天开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6-07-04 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