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若无吧 关注:4贴子:26
  • 3回复贴,共1

【原创】花酱楼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落花哀似一壶酒,徒添惆怅入春泥。
春泥浅,惆怅深。落花哀,举杯对谁人?
楼里楼外一场戏,人前人后半世空。
偶有清风枝桠过,卷走芳心,何日归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16 08:59
    第一章 故人相望不相识(一)
    昔日的洛家小女长大了,阿酒看着镜中的脸,眉眼舒展开来,轻启朱唇,“楼下的人也该等急了,你们随我去见见吧。”
    侍女恭敬的退到了阿酒身后,跟随着一起下楼。
    “等一下,”行至楼梯间,阿酒忽然停下,望着人群中的一男子若有所思,“春风,霁月,你们可知那男子是谁么?”
    两丫头顺着主子的目光望去,立刻答道,“姑娘可说的是那身着蓝衣,此刻与晴衣相谈甚欢的人?”
    阿酒微不可见的点了头,那叫霁月的丫头便又继续说了起来,“他是京城四大家族,不,是三大家族梦家的嫡长子,梦月,曾经与现已灭族的洛家的嫡女洛花订婚,在洛家灭族时不仅置身事外,还送去了一纸休书,导致被送往军营途中的洛家小姐在得知消息后,心灰意冷下咬舌自尽了。此人空有一副好皮囊,但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良人。”
    “就是就是,姑娘不要被他迷惑了。”春风也跟着附和。
    听到两丫头对梦月的评价,阿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放心,我只是问问,他可入不了我的眼。”因为阿酒以前就没看上过他。不过,他最后的那一纸休书,倒是君子所为。于是,阿酒看他的眼神就温和了一些。
    许是觉得有人在谈论自己,梦月忽然回过头来,与阿酒的眼神相对,确定不认识后,又收回了目光,继续与晴衣聊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5-16 09:01
      第四章 陌上春寒笑落花(一)
      “春风,霁月,你们两的速度又快了些,这次还给我带了些什么?”瞅着那鼓鼓的袋子,阿酒好奇的问。
      “我在路上看到有卖酸梅酒的给你带了一壶,春风在路上看到卖水果的,给你买了些樱桃,香蕉和橙子。”
      “呵呵,你们真好。下次记得买份鱼汤,我觉得最近身体有些虚,需要大补。”
      “是。”
      “再过几日,似乎有个盛会,我们也去凑凑热闹,看能不能搅起这京城的风雨。”
      “是。”
      “你们这几天去京城最好的如意楼订做六套衣裙和流云阁订做六套头饰。”
      “姑娘这次是否订得有些多了?”
      “不多不多,不是还有你们吗?还有衣服要订得薄一些,要他们用最好的水云纱,这样才能不辜负我们的好身材,头饰嘛要有特色,最好是能让人眼前一亮,瞬间记住的。对了,阿酱会去吗?”
      “酱姑娘不会去,她说人多太吵,影响心境。”春风如实答。
      “阿酱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啊。楼里有她坐镇,我去的也放心。”
      “可是,楼里的事,不是一直都是酱姑娘在管吗?”霁月忍不住吐槽。
      “虽然是事实,可是如此直白地说出来还是很伤我心的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5-16 09:02
        第五章 陌上春寒笑落花(二)
        晚上的客人是个书生,不是京城的人,此番只是游历。因为求见善诗文的阿酱不成,转而为了善歌舞的阿酒一掷千金,想来是觉得既是花魁,诗文多少比其他妓子强,于是拉着阿酒作诗,口里满是仁义道德,君子之礼,对阿酒也就摸了很久的小手,连拥抱都不敢。阿酒默默的忍着,于是一夜就这么过去了。书生走后,阿酒兀自抱怨,“既然都来我们花酱楼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可怜我的小手,都快被摸的没皮了。”
        “哟,我的姑娘,这不是好事么?”听见阿酒抱怨的鸨母笑吟吟的说。
        “算了,可能是我魅力不足。”
        “姑娘说的哪里话?你可是这楼里的头牌,你这还魅力不足,叫楼里的其他姑娘可怎么活啊?”
        “可是,曾经有人和我说过,这种恪守君子之礼的人,很是虚伪。”告诉阿酒这句话的那个人是曾经的洛花。其实这些道理,别人也说过,可是若不亲身经历,是怎么也不会感同身受的。
        “那姑娘就好好休息吧,这几日的客人我会替你推掉。”
        “谢谢妈妈了。过几日那个盛会我会去参加,阿酱会留下,所以妈妈不用担心客人会减少。听说盛会上有卖月殇国的胭脂的,听说那胭脂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到时给妈妈带上几盒。还请妈妈不要嫌礼轻了。”
        “怎么会呢?姑娘,有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5-16 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