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71贴子:168,585

【启红原创】罪魁情首【变态强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孝敬二位爷。脑洞清奇诡异,人物设定一定会有偏差,但是不会完全崩坏。接受不了请绕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21 23:29
    拜托了——
    拜托什么?
    请求你——
    把你想说的说出来。
    我——
    什么?听不清。
    我请求你!!!
    大声一点说出来
    我请求你——
    强暴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5-21 23:33
      先发这些,这儿常年没存在感,文笔也渣,哪儿不妥还希望大家包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5-21 23:59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二月红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漫无目的地再四处看上一遍,但是今天一直有一种令他有些不安的感觉围绕着他。
        那是一种危险的气息,让人为之战栗,却又不知从何而来。
        <也许是我想多了>二月红安慰自己。
        他拿着东西走出了剧院的门,看看腕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最后一场的观众也基本上走光了,展现在他面前的只有空荡的街道和无尽的夜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5-22 11:39
          在几次招手打车无果后,二月红决定走回去。
          <距离出事还有半小时>
          二月红沿着安静的街道走着,他的手揣在口袋里,紧攥着衣料,那种不安的情绪蔓延的越来越强烈。
          我在害怕什么——
          他心想。
          长沙市公安局近在眼前,大门口明晃晃的灯光讓二月红稍微心安了一些。
          最近太累了吧——
          他这么想。
          走过了公安局,拐了一条街,他站在了那条长长的胡同入口前。
          这条胡同的尽头是他住的小区后门,二月红决定穿过去抄近路。
          胡同里黑灯瞎火,没有一丝灯光,夜风吹过,卷起一片落叶。有一只黑猫窜过,发出<喵呜>一声哀叫。黑色的胡同里,仿佛能看到扭曲着流动的夜色,像一个黑洞,吞噬着每一个过路者。
          二月红走进了那片黑暗。
          <距离出事还有十五分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5-22 12: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5-22 13:11
              设定很带感啊√加油 说到变态 不知道楼看过没言之罪 特棒的一部耽美悬疑漫画 咎井淳画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22 13:50
                啊啊啊啊啊,快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5-22 20: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5-23 00:23
                    先放一段试试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5-23 00:24
                      一上来就怎么羞耻但是我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5-23 13:41
                        这本来就是一个很扭曲的故事,主人公的性格越到后来就越扭曲,但是基本的人设还是不会改变,望周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5-23 18:52
                          窝也喜欢~


                          回复
                          26楼2016-05-23 22: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5-25 19:20
                              然而他必须得一个人面对,也许这只是生命中的一瞬,时间会冲淡这些不美好的记忆。
                              尤其是不能让丫头知道。
                              北京时间 12:00 a.m
                              长沙市人民大剧院
                              <哈啊……啊……>二月红坐在张启山怀里,自己摆动着腰迎合着那粗暴的动作
                              <啊……不够……还要……啊……>
                              二月红一梦惊起。
                              那是什么——
                              为什么会梦到这个——
                              怎么回事——
                              二月红坐在自己的桌子边,盯着面前摊开的戏本,脑中一片空白。
                              那段记忆在他看来,不但没有消去,反而更加的深刻,每一个细节都仿佛已经都刻入了脑海中。
                              而且,在他回想起这些的时候,竟然——
                              竟然没有那么强烈的厌恶。
                              二月红呆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树影摇晃着投射在桌子上,落下一片阴暗的色彩。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午间新闻……>
                              办公室门没关,不知是哪个屋子的电视里播放新闻的声音从门外清晰地传进来,飘进二月红的耳中。
                              <截至目前为止,已经连续有十一名受害者被发现惨死在本市的各个偏僻角落。凶手的手法都是相同,先对被害人实施性♂侵♂,再将其残忍的肢解毁容,这种暴行令人发指,专业人士指出,凶手应该拥有极端强大的心理素质……>
                              二月红听着女播报员机械的腔调,那种近似于崩溃的情绪又一次从神经末梢钻了出来,无情地折磨着他。
                              十一个?我会是第十二个么——
                              他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是他么——
                              二月红捂住了耳朵,他不想再去听那个新闻的声音,他害怕听到那个声音。
                              张启山,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他的名字——
                              他到底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5-25 20:42
                                他的疑问很快得到了解答。
                                吃过午饭,下午的场次将近,二月红走进化妆间,坐在妆镜前,开始上妆。
                                镜中的人眉清目秀,五官不似一般男子那样棱角分明。尤其是一双分明的桃花眼,眼角略微上挑。右眼角下一颗不甚分明的朱砂痣又给这张脸平添了一丝俊俏。
                                二月红伸出手,和镜里的人手掌贴合在一起。
                                那人对他温温地笑着,唇线弯出柔和的弧度。
                                生的这样的人,也许被那样的对待不奇怪——
                                二月红忽然这么想,仿佛这个镜子里的人与自己无关。
                                他被自己吓了一跳。
                                不,不能这么想。
                                拿起眉笔画眉,迫使自己的心思投入到工作中,只可惜那微微发抖的手出卖了他。
                                二月红忽然想起了一句话。
                                女为悦己者容——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
                                二月红更不知道,从这时起,他的生命里便种下了一颗黑色的种子,悄无声息地慢慢生长着,等待着某一天破土而出,将他的精神彻底的破坏然后在空虚的躯壳里旺盛地生长。
                                直至万劫不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5-25 20:55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5-25 21:01
                                    沙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5-25 21: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5-27 22:02
                                        楼主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5-27 22:02
                                          待得妆成,二月红向镜中的人极其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他忽然愣住了,镜子里反射出来的投在化妆间外走廊墙壁上的阴影如同一团黑雾笼罩了他。
                                          身影晃了一下,突然不见了。
                                          二月红猛然冲到化妆间外,走廊里一片死寂。只有窗子透进来的不甚明媚的光。
                                          那种压迫感又一次席卷了他。
                                          有人在跟着我——
                                          二月红努力使自己平复下来,他深深地吸气。
                                          此时,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去前边布置舞台了,不但他这个大牌艺人有自己独立的化妆间,而且门口有警卫看守,按理来说是不可能有什么闲杂人等。
                                          二月红站在门口,瞧着长而空荡的走廊发愣。
                                          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
                                          忽然一双手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啊!>二月红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人一下压上了冰冷的墙面。
                                          他又看到了那张脸,那两道浓密的眉毛,那双深邃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眼睛,此时此刻,近在咫尺,却又不甚清晰。
                                          面前的人一手撑在他头旁边的墙壁上,一手狠狠地钳制住他。
                                          <你……>二月红盯着他,盯着他瞳孔中倒映的自己,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该喊人——?
                                          不,不能——
                                          张启山手伸到他头后,拆了他固定头发的头面,一瀑头发瞬间倾泻,张启山托起一缕置于掌间细细打量,仿佛在欣赏。
                                          二月红这才回过神来,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后他开始了挣扎,试图挣脱禁锢。
                                          事实证明他靠软功夫脱身的想法完全不切实际。张启山的力气大的惊人,俨然是受过什么专业的体能训练。
                                          一番撕扯过后,张启山把二月红两只手都按在墙上,十指相扣,如同两把结实的锁,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你到底…唔……>
                                          张启山偏头吻了上去。
                                          不给他任何余地的,霸道的,占有欲极强的吻了上去。
                                          混合着怪异香气的唇膏的味道在唇间化开,带着些许情♂色的味道,与忽明忽暗的光影一起交错成了一幅三♂级♂片里经典的镜头。
                                          窗外忽然阴云密布,有闷闷的雷声响起,仿佛谁在天边低语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最后一丝阳光,慢慢隐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05-27 22:46
                                            加油↖(^ω^)↗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5-28 05:14
                                              别这么说…潜水党冒泡
                                              感觉特带感楼楼继续qwq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6-05-28 14:01
                                                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6-05-28 14:09
                                                  (。・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6-05-28 14:14
                                                    喜欢。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6-05-28 15:54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6-05-28 16: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05-28 16:21
                                                          一下这么多回复好不适应,不过还是谢谢你们的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6-05-28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