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吧 关注:17,925贴子:105,754

回复:梵高生平介绍——壮游无止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38楼2016-08-06 10:32
    马上临近终点,不知道该怎么写才能把
    梵高最精彩的剩下五年生活给描述出来
    今天所写的内容的对话部分有很多都是
    从原著中摘抄下来的~并做了简单修改
    我所摘抄的都是十分经典的对话段落
    可以深刻的反映出梵高的心理状态!
    有点长,一定要坚持看完!
    今天的内容很精彩!


    回复
    44楼2016-08-08 19:36
      1885年,梵高画完《吃土豆的人》,弟弟提奥极力邀请梵高来到巴黎。这时梵高离死去的日子越来越近,生命只剩下5年时间。(1890年7月29自杀)
      19世纪七八十年代,印象派油画在整个欧洲社会中并没有完全流行起来。市场上热卖的依旧是一些古典主义画作。但是印象派油画在当时一批批青年画家的影响下,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提奥,在1885年已经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画商,并且在古皮尔公司成功晋级,负责管理当时的一座陈列馆。提奥在巴黎的几年生活中,认识了大批印象派年轻画家。这些画家在当时穷困潦倒、没有名气,但是以现在人的视角来看,他们在历史上都是十分有名的画家。例如:保罗·塞尚,乔治·修拉,高更,亨利·德·图卢兹劳特累克,等等。
      当时的古皮尔公司所出售和展览的作品多数还是古典画。提奥通过在公司的地位,极力的推崇以莫奈为代表的年轻一代印象派画家的作品。虽然古皮尔公司只给了提奥一间二楼小房间用于展示印象画派作品。


      回复
      45楼2016-08-08 19:37
        “我在疯人院里吗?”
        梵高稀里糊涂地向隔层楼上孤零零的一把椅子踉跄地走去,坐下,揉揉双眼。从十二岁以来,他一直习惯于看色彩不鲜明的图画,在那些图画中,笔触是看不见的,每一个细部,正确而完全,平涂的颜色相互慢慢地融和。
        从墙上愉快地向他微笑的图画,与他从前所看到的或梦想的通然不同:没有平、薄的表面,没有感情的节制,没有见世纪来欧洲将它的画浸在其中的那种棕色肉汁。这儿图画上的阳光使人眼花缘乱,满溢出光、空气和蓬勃的生机。在描绘色省舞女演员后台的画中,原红、原绿和原蓝,反常地被扔在一起。签名是德加。
        有一组户外的河岸景色,抓住了盛夏成熟、葱宠的色彩和当空的烈日,名字是莫奈。
        在梵高看到过的成百上千幅油画中所具有的光辉、生命力和劳泽,统统加起来,还不及这种鲜明图画中的一张来得多。莫奈用的最暗的颜色,要比荷兰全部的博物馆中所能看到的最亮的颜色,还要亮上十几倍。笔触突出来,毫不羞怯,每一笔均显而易见,每一笔均符合大自然的节奏,画面厚,浓,成熟、丰富的颜色粗粒在颤动。
        梵高站在一幅男子像前,那人穿着羊毛贴身衣,掌着小船的舵,显出法国人欢度星期日下午的那种专心致志的特点。妻于默默地坐在一旁。梵高寻找艺术家的名字。
        “又是莫奈?”他大声说,“真奇怪。这与他的户外风景一点不象。”
        他再看看,发觉看错了。那名字是马奈,而不是莫奈。他记起了马奈的画——草地上的野餐。
        他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马奈的画总是使他联想起埃米尔·左拉的书。他们似乎有着追求真理的那段相同的猛劲、相同的毫不畏惧的洞察力和相同的感觉:个性就是美,不论它可能会显得多么污秽。他仔细地研究技巧,看到马奈把原色无层次地处理在一起,许多细节假是暗示,色彩、线条和光影都顾得很不肯定,而是互相融合。
        “就象眼睛看到它们本来在摇晃一样。”梵高自言自语。
        他的耳中响起了莫夫的声音:“你无法对一根线条作出明确的表现吗,梵高?”
        他重又坐了下来,让这些画深入心坎。过了一会儿,他领悟到其中的一个手法,这个手法使绘画彻彻底底地闹了一个革命。这些画家把空气在他们的画中塞得足足的!那活生生的、流动着的、充分的空气对处于其中的物体,是多么重要呀!梵高知道,对学院派来说,空气是不存在的,他们仅仅在空间中放进僵硬不动的物体。
        可是这些新人!他们发现了空气!他们发现了光和气流、大气和太阳,他们透过颤动的气流中的无限的力来观察事物。梵高认识到绘画决不可能有相同的重复。照相机和学院派,只是死板地复制;画家则透过物体固有的品质和物体活动在其中的阳光四照的空气,观察一切物体。这些人几乎好象是创造了一种新艺术。
        他跌跌冲冲地走下楼梯。提奥在大厅里。他转过身来,嘴上挂着一丝微笑,热切地察着兄长脸上的表情。


        回复
        48楼2016-08-08 19:40
          “哦,梵高?”他说。
          “噢,提奥!”梵高低声说。
          他想讲,但讲不出。他抬头往上面的隔层楼瞟了一眼。转身奔出陈列馆。
          文森特在巴黎瞎走了几个小时,不在乎往哪儿走。先是有富丽堂皇店铺的、宽阔干净的林荫道,接着是鄙陋肮脏的小巷,再后是资产阶级的街,街上一排排的酒店没完没了。他又走到了一座小山的顶上,这儿耸立着一座凯旋门。
          他回到提奥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心中的疼痛被极度的疲劳麻木了。他径直走到安放他的一捆捆图画和习作的地方。把图画全散在地板上。
          他凝视他的画。天哪!灰暗,枯燥。天哪!沉闷,毫无生气,死气沉沉。他一直在一个早已过去了的世纪中作画,却毫不觉察。
          提奥在天黑后才抵家,发现梵高木然地坐在地板上。跪在兄长的旁边。最后一丝阳光被吸出了房间,提奥静默了一会儿。
          “梵高,”他说,“我知道你的感觉。大吃一惊吧。很惊人,是吗?我们正在把绘画中历来被认为是神圣的东西,全抛到九霄云外呢。”
          梵高的忧郁的小眼睛,碰上了提奥的双眼,盯住不放。
          “提奥,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以前为什么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早点把我带到这儿来?你让找浪费了长长的六年时光啊!”
          “浪费时光?真是胡扯。你练出了你自己的本领。你画得像文森特·梵高,而不是别人!如果你在尚未形成自己的独特表现形式之前来到这儿,那么巴黎会把你捏成它的模样儿。”
          “但我怎么办呢?看这堆破烂!”他一脚踢穿一张灰暗的大幅油画,“毫无生命,提奥,毫无价值。”
          “你问我该怎么办?我来告诉你。你要学习印象主义的光和色彩。你必须大量地借鉴他们。但到此为止。你决不能模仿。你决不能被他们淹没。别让巴黎淹没了你。”
          “可是,提奥,我得从头学起。我做过的一切都是错的。”
          “你做过的一切都是对的……除了你的光和色彩之外。从你在博里纳日黑金山拿起铅笔的一天起,你就是一个印象主义者。看看你的素描!看看你的画风!在马奈之前,没有人象这样画过。看看你的线条!你差不多从来不作肯定的表达。看看你的脸部,你的树,你的野外人物!它们是你的印象。它们粗糙,不完美,被你自己的个性滤净,那就是所谓印象主义派了!不要象别人那样地画,不要做清规戒律的奴隶。你属于你的时代,梵高,而且不论你是否愿意,你是一个印象主义者。”
          “噢,提奥,但愿如此!”
          “你的作品在巴黎算得上的年轻画家中,是为人所知的。嗅,我不是指那些卖画的,而是那些在做重要实验的,他们想认识你。你可以从他们那儿学到许多精彩的东西。”
          “他们知道我的画?年轻的印象主义者知道我的画?”


          回复
          49楼2016-08-08 19:41
            梵高在巴黎的两年生活中,认识了许多印象派画家,在印象派的影响下, 梵高的画也变得色彩越来越明亮。梵高整日里和巴黎的这些画家打成一团,似乎忘记了绘画。他的那些印象派画家朋友们,个个都是个性十足,放荡不羁。而且当时的巴黎是整个欧洲的艺术中心。在巴黎聚集着很多的印象派青年画家,他们的作品不成熟或是不被认可。很多画商拒绝出售印象派画作。
            梵高、提奥和他们的画家朋友们,突然有一个想法,他们要租一个房子,办自己的陈列室。把全欧洲的印象派画家聚集在一起,来一个共产主义大联盟!大家把自己的油画免费捐出用于展览,资金全部募捐。有钱的多出钱,没钱的少出钱。
            人人兴奋若狂。
            A坚持人人可以花用自己的钱,只要有的话。
            B想知道能否带女人。
            C坚持每人每月至少得交两张画。
            D想知道每个人的绘画材料怎么分配。
            E想知道售画卖出的钱怎么安排。
            F问火车票费怎么算?是不是从赢利中抽取呢?
            G问我们能旅游多少地方呢?由谁来决定?
            H想明白如果在最好的季节里,房子里的画家挤得太多,怎么办?谁让出来呢?
            I想搞清楚会员人数有限制吗?我们是不是一定要按照某一种体系画画呢?房子里有模特儿吗?
            ......


            回复
            51楼2016-08-08 19:41
              他忙得把画画忘的很干净。


              回复
              53楼2016-08-08 19:42
                一天清晨,梵高在四点钟刚躺下睡觉,精疲力尽。提奥没有惊动他。他一直睡到中午,醒来精神振作。他踱入自己的工作室。画架上的画还是几星期前的。调色板上的颜料已经干裂,灰尘满布。一管管颜料被增进屋角里。他的画笔散乱一地,未洗去的颜料粘得笔毛绷硬。
                他心中的一个声音在柔和地问道:“等一等,梵高。你是画家吗?还是共产主义组织家?”
                梵高把五花八门的画统统搬进提奥的房间,在自己的卧室凝望着自己的画作。
                不错,他有进步。慢慢地,慢慢地,他的颜色明朗起来了,逐渐趋向晶光透亮。它们不再是模仿性的了。他甚至自己也不清楚这是怎么来的。
                他已经把印象主义在自己的特性中滤了一滤,已经达到了创造出一种非常奇妙的表现方法的边缘。然后,突然,他停了下来。
                他把最近的画放在画架上。他几乎要喊了起来。他已经差不多,差不多攫住了什么。
                许多星期以来的停笔,使他对自己的画有了一个清晰的看法。
                梵高整理了一下自己着装,出门理个发,就朝古皮尔公司找自己的弟弟提奥了。
                “提奥,”他说,“你能出来一下吗?”
                “什么事?”
                “拿好帽子。有不会被别人碰上的咖啡馆吗?”


                回复
                54楼2016-08-08 19:42
                  在一家咖啡馆的尽头的一个偏僻角落里坐定以后,提奥说:“梵高,这是一个月来第一次和你单讲几句话,你知道吗?”
                  “我知道。提奥。我怕我成了一个傻瓜了。”
                  “怎么会呢?”
                  “提奥,坦率地对我讲,我是一个画家吗?还是一个共产主义组织家?”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忙着组织这个聚居地,没有时间再来画画。一旦那房子开始活动,我将从此捞不到一分钟了。”
                  “我懂。”
                  “提奥,我要画画。我花了这七年时间,不是为了想当一个为其他画家服务的经理人。我对你说,我渴望我的画笔,提奥,那么地渴望,简直希望可以马上搭乘下一班火车逃离巴黎!你懂吗?”
                  “懂。”
                  “此外,我不是一个城市画家。我不属于这儿的。我是一个农民画家。我要回到我的田野里去。我要寻找一个太阳,它热得把我体内的一切,除画画的欲望之外,统统烧光。”
                  “所以……你要……离开……巴黎?”
                  “对。我一定要。”
                  “那么聚居地怎么办?”
                  ......
                  “那时候我就走。到南方去,大概。我不知道在哪儿。这样我就能独自一人。画,画,画。我一个人画。”
                  他粗鲁而亲爱地拥抱提奥的肩膀。
                  “提奥,告诉我你没有瞧不起我。我把你拖了进来,自己却这样溜掉。”
                  “瞧不起你?”提奥苦笑。他站起来,拍拍抱住他肩膀的手。
                  “……不……不,当然不会。我理解。我认为你是对的,嗯……老兄……你最好把酒干了。我得回古皮尔公司去。”


                  回复
                  55楼2016-08-08 19:43
                    梵高用了2个月的时间把巴黎的事情处理完。
                    梵高在巴黎的最后一个晚上,提奥和梵高去听瓦格纳的音乐会。他们早早回家,度过了安静的一小时,回忆着幼年时代。第二天早晨,梵高为提奥煮好咖啡,等弟弟上古皮尔公司去后,便给这小小的公寓来一次自从搬进来以后的最彻底的大扫除。在墙上,他挂了一幅粉红的小虾、一幅戴着圆草帽的老爹像、一幅嘉乐特磨坊游乐场、一幅背部的裸女和一幅香谢里舍大街。
                    那天傍晚,提奥回到家里,在起居室的桌上看到一张纸条:
                    亲爱的提奥:
                    我上阿尔去了,一到那儿就给你写信。
                    我在墙上挂了我的几张画,这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了。
                    在思想中紧握你的手。


                    回复
                    56楼2016-08-08 19:43
                      今天名言:


                      为了它,我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由于它,我的理智有一半都崩溃了,不过这都没关系。


                      回复
                      57楼2016-08-08 19:43
                        大家,抱歉,前一段时间放暑假,我骑车去了拉萨一趟,所以一直没有把最后一篇文章更出来,抱歉了。今天已经更完了。后面结尾梵高自杀那端是欧文斯通的原文。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梵高最后的那段文字。所以直接用了原文。但是前面大部分都是我自己写的。


                        收起回复
                        67楼2016-08-30 23:15
                          向南向南,向着太阳


                          1888年梵高离开繁华的巴黎,远离朋友远离家人远离喧扰的大都市。选择到法国南部的小城阿尔画画,梵高一直向往着阿尔的太阳,这时的梵高在画画上越来越喜欢用色彩光亮的画调,而且阿尔是一个多么美的名字啊,代表着光和炽热!巴黎又长又冷的冬季,让梵高感到寒冷,梵高现在需要阿尔的太阳把自己体内的寒冷烧光,并在自己的调色板上燃烧起来,让自己的画里穿透着太阳的光辉与眩晕感!
                          阿尔的安静,阿尔的田野,阿尔狂躁的西北风,阿尔炽热的太阳,阿尔的女人,最终促使梵高选择了阿尔。


                          回复
                          68楼2016-08-30 23:15
                            最后的轻语


                            几个小时以后,梵高又醒过来,返回人间做最后的告别。
                            两天后,即1890年7月29日凌晨,他在伤心欲绝的提奥怀中安详地离去。一个孤独而躁动的灵魂从此获得永恒的安息。
                            六个月后的同一天,被悲伤碾碎了心的提奥,抛下娇妻和爱子,追随哥哥去了天国。
                            两兄弟一起葬在奥佛郁郁青青地草地上,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永不分离……


                            回复
                            75楼2016-08-30 23:17
                              今日名言,梵高说:


                              我意志清醒,我是圣灵


                              回复
                              76楼2016-08-30 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