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83贴子:168,590

【授权转载】「债」「老九门同人/甜虐/张启山×二月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8-01 10:00
    授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8-01 10:02
      三楼艾特@鹿亦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8-01 10:02
        C1
          丫头头七那日。
          二月红喝得酩酊大醉,他将自己反锁在屋里,手执小扇,带着醉意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子,笙歌婉转,媚眼如丝。
        “一生台一阕歌
          
        两处闲愁余幕遮
          
        一双人两相隔
          
        一把胡琴一声咳
          
        困不住留不得
          
        碎月落尽汇长河
          
        还留一曲未写
          
        等谁一唱一和……”
          
          曲尽,二月红瘫倒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一生一代一双人,今却阴阳相隔。香魂一缕随风逝,从此天涯陌路。”
          两行清泪落下,红肿的眼睛,憔悴的面庞,再找寻不到一代名伶风华绝代的影子。
          古语有云:戏子无情,唱尽悲欢离合。
        梦回断桥,入戏来。人生如戏,戏人生。
          
          二月红折断了手中的扇子,罢了,她不在,戏又唱给谁听?
          世人只道戏子无情,却不知,一旦动情,便是执念。
          朦胧间,有人走了进来,却看不分明。
          “丫头,是你吗?”
          没有人回应。
          酒劲上头,二月红晃晃脑袋,终是敌不过困倦,意识渐渐溃退。
          完全陷入黑暗后,他做了梦,他梦见自己在一个男人身下承欢,就像个浪荡的女人。
          二月红蓦然惊醒,却发现身体酸软无力,白皙的肌肤遍布或青或紫的痕迹。
          从下人口中得知,昨夜张启山进了他的房间。
          他茫然无措,像极了一只迷途的羔羊。
          “张启山……张启山……”
          “哈哈哈……”
          他笑得绝望,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8-01 10:04
          文文很棒哦!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6-08-01 11:04
            求原贴链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8-01 11:05
                大雨瓢泼,树影婆娑。
                一道闪电劈过,明亮如昼,映得那抹嫣红触目惊心。
                二月红伫立在张府外,身形瘦弱如同纸人,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
                上一次下这样大的雨时,他跪在这里三天三夜。
                出奇相似的场景,却早已物是人非。
                那时的他为爱妻的病四处奔走,虽苦虽累,却总是有希望,有奔头的。
                如今的他一无所有,孑然一身。
                这一切,全是拜那人所赐。
                雨水顺着他白玉般的面庞淌下,流进嘴里,咸咸的,不知是否掺杂了泪。
                仆役为他撑起的伞被打翻在地,二月红自虐般一动不动地站着,浑身都湿透了。
                “张启山!”
                他在雨中大喊,像极了受伤小兽的哀鸣。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做错了什么?她又做错了什么?”
                “张启山,我恨你……”
                心如死灰。
                冰凉的身子,如尸体一般。
                张府大门终于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脸焦急的张启山,由于太过匆忙,他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好。
                “雨这么大为什么不打伞?”
                张启山脱下衣服裹在瑟瑟发抖的二月红身上,将他搂在怀里,用身体为他遮风挡雨。
                二月红的眼睛早已被雨水淋得睁不开。
                他脱力地倒在张启山怀里,没有质问,没有挣扎,乖得反常。
                发现他不对劲,张启山把手探进他的内衫,只觉身体滚烫,又试了试额头,温度更是高得吓人。
                张启山将二月红打横抱起,向屋里冲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8-01 11:14
                坐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8-01 11:21
                  C2
                    “大夫,人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蓄着白胡须的大夫摸着他的一小撮胡子,“寒气侵体,身体的底子坏了,导致体质变差,所以稍微淋些雨便会发热。”
                    “寒气侵体……”张启山喃喃道。
                    在雨中跪了三天,难怪会变成这样。
                    张启山低着头,看不清此时的神情,忽然,他一拳打在柱子上,手顿时血流如注。
                    很痛,深入骨髓,却比不上心痛的万分之一。
                    “大佛爷,你明明能救的,你为什么不救?”
                    二月红背着已经咽气的丫头,血红着眼睛质问他。
                    其实有些事情,不用问,他也是知道的。
                    只是,还抱着一丝卑微的奢望。
                    虽然早已预料到结局。
                    “并非我不愿搭救,而是生死错肩,她身边早已没有了你的位置。”
                    “这个女人不死,必有千千万万的百姓遭难,以一人之命得保我们的民族,这孽即使万死,我也得扛!”
                    张启山淡淡道。
                    有时,他真的羡慕二月红的洒脱,可以“宁负天下只为一人”,而他不行。
                    有一些东西,是与生俱来,是注定要背负的,这就是他的命。
                    他只能眼看着二月红明眸中的流光一点一点消逝,化为一潭再无波澜的死水。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当时二月红一定恨毒了他。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变得疏离,渐行渐远。
                    彼此伪装成刺猬,刺伤了对方,也疼了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8-01 11:23
                    lz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8-01 11:54
                        待二月红醒来已是晌午,他敲打着昏昏沉沉的头,环视四周,陈设陌生,这里显然不是他自己的房间。
                        “有人吗?”一张口便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到,二月红清了清嗓,这才找回一些从前的莺啼婉转。
                        “醒了?”
                        耳畔传来那个此时最不愿听到的声音。
                        张启山端着药碗进来,坐到床边。“你受了风寒,捂一宿,再喝点药就没事了。”
                        二月红眼神复杂地望着他,“是你带我回来的?”
                        张启山颔首。
                        “怎么?佛爷怕我死在您府前,传出去不好听罢。”二月红语出刻薄。
                        他怎能这样想?
                        张启山罕有地动怒,“你要怨我便怨,莫要咒自己的身子!”
                        二月红愣怔了片刻,讥讽道:“佛爷何必这样惺惺作态,从前是我眼拙,交错了人。”
                        张启山声音苦涩。
                        “红儿,不论你信不信,我待你是真的。”
                        
                        二月红一掌打翻张启山手中的碗,乌黑的药汁溅得满地都是。
                        “谁允许你叫我‘红儿’?”二月红啐了一口,“真教人恶心!”
                        他翻身下床,穿戴整齐。
                        “多谢佛爷收留,红某告辞。”
                        没有等张启山反应便飞快地离开房间。
                        一出门,二月红便有些后悔。
                        刚刚的话是不是太重了些。
                        他本不想与张启山闹到这步田地。
                        同时,又在心里嘲笑自己的优柔寡断,抛开丫头的事不谈,单看张启山对他做的龌龊事,就足够让他记恨一辈子的。
                        虽为伶人,台上千娇百媚,可卸了妆,他二月红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怎能如女人一般被人羞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8-01 11:56
                        好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8-01 13:05
                          很棒啊,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8-01 13:13
                            棒棒哒~~等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6-08-01 13:43
                              加油加油加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8-01 13: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8-01 16:38
                                  楼主打算什么时候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8-01 17:29
                                    抱歉啊,楼主有事要回乡下,所以今天不能继续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8-01 17:30
                                      等你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6-08-01 18:17
                                        已收藏,求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8-02 00:05
                                          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8-02 10:52
                                            二爷不会是怀孕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8-02 10:53
                                              +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8-02 10:56
                                                看到二月红手中那件戏服,张启山的面色一沉,末了,徒留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仿佛怎么也看不够地端详着眼前的人,见他脸颊消瘦,唯有腹部丰腴,张启山不禁心中生疑。
                                                  “你最近胖了。”
                                                  二月红一惊,忙用锦被掩了掩腹部,若无其事道:“佛爷许久不来,我心情愉悦,胃口自然好了。”
                                                  事实上哪里有胃口,近来食欲不振,几乎什么都吃不下,每日清晨还要吐上一阵,身上的肉都不翼而飞了,却只有肚子越来越大。
                                                  二月红心道该不是得了什么绝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丫头在天上便不会孤单了。
                                                  张启山见他陷入沉思,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又尴尬起来。
                                                  “佛爷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二月红不耐。
                                                  张启山脱下军装搭在胳膊上,“没什么事,就想来看看你。”
                                                  “佛爷有心了。”二月红讥诮道:“只是红某吃好喝好,也无殉情之意,实在没什么好看。”
                                                  张启山被他噎得没话,一脸的无奈。“你我讲话一定要这样夹枪带棍的吗?”
                                                  不知为何,看到张启山吃瘪的样子,二月红心里就舒服得不得了。
                                                  他笑而不语,眉眼弯弯,露出梨涡浅浅,说不出的好看。
                                                  张启山真是拿他一点辙都没有,长叹一声,“罢了,原是我对不住你,丫头的事也是,那晚……也是,你恨我是理所应当的。”
                                                  忆及那事,二月红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他攥紧拳头,指甲狠狠地嵌进肉里。
                                                  “你还有脸提那晚的事!”
                                                  “我……”张启山张了张口,还是选择沉默。
                                                  情难自禁罢了,他也无法向二月红解释。
                                                  事实上,那晚他的头脑清明得很,身体却失去了控制。
                                                  “罢了,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二月红疲惫地按着太阳穴。
                                                  望着张启山离开的背影,他揉着微痛的肚子,一脚踹翻了床边的檀木矮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8-02 11:55
                                                  已收藏,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8-02 12:04
                                                    果然怀孕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8-02 12:30
                                                      二爷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8-02 12:52
                                                        二爷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8-02 12:52
                                                          二爷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8-02 12: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8-02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