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聆玥吧 关注:6贴子:124

回复:【原创】各种小段子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雪兔组 露普
不明所以的一句话。
「你永远不会明白,基尔伯特。」伊万·布拉金斯基对他说,脸上是一成不变的微笑,只是嘴角扬起的弧度有些牵强。


回复
23楼2016-08-04 14:05
    脑洞储存。
    有雪兔组 其他CP待定
    主角是原创角色,以她的视角看这群人w。
    这是一个大海拥抱着的小岛。
    岛上有个小镇。
    除了每年的圣诞节是白天,其余时候都是无尽的黑夜。
    小镇上住着的人不多,貌似只有十来个,而且他们中有很多性格奇怪的人——
    例如喜欢玩cosplay,性格古怪,有着喜欢穿女装的恶趣味的法国大叔;
    例如狂妄的德国白化病帅哥邻居,
    例如经常与空气对话的来自英国的金发疯癫的绅士,
    例如据他人所说的喜欢虐待白化病帅哥邻居的高大俄国青年……
    种种谜团,怎么解开……
    诡异的小镇……
    无法逃离……
    谁带我走?
    ——————
    初代游戏角色:墨言
    设定外貌:金色长直发,蓝绿色瞳眸。
    ——————
    【游戏开始】
    头好痛……好像要裂开一样。
    好像坠落到了海里,海水封住了呼吸,失去了氧气,快要窒息了……
    我不想死啊。我这是怎么了。
    什么啊……我要醒来……
    强烈的光芒猛地迸发出来,打碎那黑色的玻璃,推倒那道黑色的墙壁,冲破无尽的黑暗,照亮了到每一个角落。
    “唔,头好痛。”我艰难缓慢地从床上坐起身来,揉着太阳穴抱怨道。
    等到头部的疼痛缓解了一些,我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哪?”被震惊得丧失语言能力的我吐出了一个字。
    “叩叩。”门被敲响了,沉闷的气氛变得恐怖起来。我吞咽了一口唾沫,故意慢悠悠地走下床。走到门口时我简直想咒骂一顿装修这扇门的人,竟然连个猫眼都没安装。
    我颤抖着手握上冰冷的门把手,旋转后一把拉开了门,同时伴随着我变调的尖叫。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我不断尖叫着,自动屏蔽了来者骂骂咧咧的声音。突然口被一只冰冷粗糙的手捂住,我的瞳孔骤然收缩,被吓了一跳时不小心咬到了舌头,酸涩的液体涌上了眼眶。
    “死女人你大惊小怪的搞什么,我要杀了你你还会站在这里么。”我这被这沙哑的声音弄得才回过神来,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我总算看清了“袭击者”的样貌——银白色的头发引人注目,英气的面庞,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清澈纯粹,不被任何色素污染。白皙得几近病态的皮肤,要是在阳光下我估计他都要透明了。
    明明是一张好脸,他的主人偏偏要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欠揍样。
    “你有白化病么?银白色的头发啊。”我无意识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我立马后悔了。
    “一点礼貌都没有的小鬼!虽然这是事实。”他又皱起了眉,我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一个问题。
    “这是哪?”我问。
    “……”他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这个小镇是斯托尼卡小镇。这里是个无人岛,定居人口十来个吧。”
    “既然有人住干嘛叫无人岛啊。”我抽搐着嘴角问,对起这个名字的人表示深深的鄙视。
    “你不懂。这个答案满意吗。”
    “不满意。”


    回复
    24楼2016-08-04 14:09
      雪兔组 露普
      基尔伯特是一个骗子。
      伊利亚最近觉得基尔伯特有些奇怪。
      基尔伯特常常会在开会议的时候,在桌底下悄悄地伸出手勾住他的尾指摩挲着,好像在留恋什么。
      基尔伯特会在他处理文件的时候,走进来靠在落地窗边静静地看着他,有一次他因疑惑而转过头去,却被那双红瞳中的复杂感情给震撼。
      基尔伯特也会在晚上和他做/爱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流下泪水。 基尔伯特今天晚上跟他做/爱时,竟对自己说了一句我爱你,这是伊利亚从未听过,却一直渴望着的一句话。
      令伊利亚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便消失了,完全地。
      基尔伯特是一个骗子。


      回复
      26楼2016-08-04 14:11
        因为没有干涉到别人所以是无CP
        人鱼露
        原以为是什么猛兽,结果是一条人鱼,那美丽的蓝色鱼尾和紫色瞳眸让我永生难忘。


        回复
        27楼2016-08-12 17:27
          又是一个超短篇,露第一视角,也许和上一篇普的设定有点关系。
          浑浑噩噩的露。
          ——————————
          我是被冻醒的。

          掀开严严实实裹在身上的被褥,毫无意义地抚平凌乱的床单的一角。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熟悉而陌生,冰冷洁白的天花板和灯管射出的强光使我的眼前一阵阵花白。
          烦躁地关掉了灯管的开关,房间里顷刻间重归黑暗,寂静笼罩着这个房间,柔和的月光静悄悄地、无声地走进了这个房间,洒在了我对面的床位上。
          冰冷的赤足踩在地板上反而感受到一丝温暖,却不能改变这双腿的热度。

          我走到了门边。


          然后抬起颤抖着的双手抚上那些加固的钢管,渐渐地握紧,却无法逃出这个牢笼。

          我看着没有尽头的阴暗走廊。




          没有谁会在那里。


          没有人会等着我。


          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



          我在黑暗中摸索着,熟练地走到一个柜子前然后拉开了抽屉,在内侧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抚摸着勾勒出那件物品的模样。冰冷的触感与锋利的……


          是把剪刀。


          当我举起那把剪刀,冰冷冷地看着自己的手腕的时候,当我想象溅出的鲜血的热度的时候,一声声模糊的叫唤使我分散了注意力。


          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他叫的是伊万,也许他叫的并不是我,但我的内心有一种熟悉感,一种本能驱使着我走向门口。


          原来我叫伊万吗?


          我的视线与门外那双红色的眼睛对上。


          “我们逃出去吧。”






          骗人的吧。






          我盯着站在门的另一边的人,倏地抬起手冲那人的眼睛挥去我手中那锋利的剪刀。
          那人的反应很快,虽然眼睛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脸部被划出了一道不小的伤口,鲜红的伤口在白皙的脸颊上显得刺眼狰狞。


          我阴沉地笑了起来。


          那人用德语骂了一句粗口,然后用鹰隼般锐利的眼神刺向我。


          哦,我叫什么来着?

          哦,伊万。


          ……那,基尔伯特又是谁?
          ——————————————
          妈的我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玩意儿。


          回复
          28楼2016-08-14 13:38
            弃掉的。
            不会再写了。




            【雪兔】Young And Beautiful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t young and beautiful?


            ——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大概算是圣诞贺文。


            生日快乐,伊万。





















            暮色降临寂静的山林,漂浮的尘埃卷携着晚风飞舞旋转。基尔伯特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坐着,将易拉罐中的最后一滴液体倒入嘴里。将手里握着的易拉罐在面前举起,红色的眼睛注视着金属罐上泛着的冰冷光泽,而它们的主人却始终缄口不语。






            基尔伯特呼出一口气,把易拉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接着将早已冻僵的手掌伸入衣兜里取暖,耸着肩膀疾步离开了这个安静的地方。


            回复
            31楼2017-03-19 14:18
              【雪兔组】不眠雪

              曾经写过的一篇东西,突然想起它便继续写了。

              尼可拉斯和小孩子伊万的故事。

              想看前篇的可以去翻翻我发的东西,标题也叫这个。

              ================================================

              当伊万迷迷糊糊地醒来时,依稀可以听见虚掩的窗户外簌簌的风雪声。他迷茫地从温暖的被窝中钻出脑袋来,睁开迷离的紫色眼睛注视着前方。




































              目前进度,是的只有这么多。


              回复
              32楼2017-03-19 14:19
                【雪兔】Young And Beautiful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t young and beautiful?






                ——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大概算是圣诞贺文。






                生日快乐,伊万。

































                基尔伯特是个作家。









                暮色降临寂静的山林,漂浮的尘埃卷携着晚风飞舞旋转。基尔伯特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坐着,将易拉罐中的最后一滴液体倒入嘴里。将手里握着的易拉罐在面前举起,红色的眼睛注视着金属罐上泛着的冰冷光泽,而它们的主人却始终缄口不语。





                基尔伯特呼出一口气,把易拉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接着将早已冻僵的手掌伸入衣兜里取暖,耸着肩膀疾步离开了这个安静的地方。





                “基尔伯特,其实我由始至终都觉得,这一切不是你的错。并不是你的骄傲使然,而是我的自卑在犯错。”








                这篇文的大概构想。


                回复
                33楼2017-03-19 14:20
                  街道被道路两旁柔和的暖黄色灯光照亮,像是零碎的金色粉末随着风飘飞撒落到地面上。现在已是深夜,街道上偶尔才会出现一两个人影。伊万有些不安地在阴暗的巷口徘徊着,耸着肩膀试图抵挡吹来的幽森悚骨的夜风,但还是于事无补。


                  黯淡的金色头发如枯草般散乱着,大概是出门时忘了打理。那双如紫葡萄般的眼睛凝望着道路似乎遥不可及的尽头,他朝那里投去深邃的目光,似乎在寻觅着他所遗失了的什么。


                  在街末,一个脚步匆匆的身影朝伊万走了过来。伊万在看见他的时候便停住了脚步,他将双手插入大衣的口袋里,静静地站在原地注视着来者朝自己走来。过了一会儿,他又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上。伊万的手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他突然很想点根烟,但里面空无一物。他微蹙眉峰叹息般吐出一口气,视线转向地面片刻又重新转移回来者的脸上。


                  那人疑惑地看了一眼伊万,随即抬起手臂瞟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他扯动了一下唇角,没能笑出来。伊万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尴尬的气氛中似乎还弥漫着一种莫名的、无可言述的压抑。


                  “希望我没有来迟,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早到。”他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子,开口说道。


                  “没有,基尔伯特。我才刚到一会儿。”伊万抿着嘴唇笑了,说道,“你没有来迟。”


                  基尔伯特缄默不言地点点头,红色的眼睛紧张地望着伊万。于是两人就这么维持着这个姿势站在原地,气氛再度陷入尴尬的境地,他们之间安静得几乎可以清楚地听到彼此颤抖的呼吸声。而基尔伯特暴露在空气中的,几乎快要被冻僵的手指已颤动了无数次,但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动作。


                  “……啊,伊万。”最后是基尔伯特先打开了话匣子,他在开口的时候才猛地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已经很晚了,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我原以为你已经猜到了的,基尔伯特。”伊万幽深的眼睛望向基尔伯特,几乎是在基尔伯特说完话的一瞬间,伊万就开口这么对他说道。


                  他在冰冷中透着些许温度的目光在基尔伯特脸上不断游移着,让基尔伯特伯特觉得像飘忽不定的云雾:“不,我相信你已经猜到了。”


                  “……我想我们已经够了,到此为止吧。”


                  伊万阖上了他的双眼,开口说道。


                  “好。”基尔伯特愣了很久,最后低声回应道。他甚至不相信那是他自己发出的声音。


                  伊万依旧紧闭双眼,颤抖着呼出一口气。


                  基尔伯特凝视着伊万的神情,想要从他脸上捕捉到哪怕是一点的悲伤,但没有。在他的眼里,伊万就像一尊没有情感的雕塑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基尔伯特难过地看着伊万,动了动嘴唇,可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哪怕他其实很想对伊万说一句谢谢你。但他始终说不出谢谢你那句话,他甚至不敢妄想说出这句话会有什么样的结局,而这句话本身又是什么含义,它意味着什么,它又体现出自己怎样的一种态度。


                  他害怕自己如果再说什么,就会伤害到伊万。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法去判断自己的行为对于伊万究竟有什么意义或影响,哪些话是对的,哪些话是错的。


                  “最后一次了。”基尔伯特突然开口说道,“我想吻你,伊万。”


                  说完基尔伯特就后悔了,但他的确已经开口问了,虽然用的是陈述的语气。


                  伊万睁开了眼眸,看着他默不作声。


                  伊万沉默了很久,仿佛度过了漫长的几个世纪。


                  而基尔伯特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回应。


                  “不用了,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最后,伊万说道。那细微如丝同时又分量沉重的声音即刻便在空气中消散殆尽。


                  随即他转身离开,一个眼神都没有留下。


                  在街道旁,某个弯着脊背的路灯发出的微弱灯光忽闪了几下,最后熄灭。


                  基尔伯特站在原地,久久凝望着伊万离去的背影。


                  ============================





                  有一天坐公车,两个人的家都挺远的,然后普有点累了就靠露肩上睡着了,露就是埋头看书,后来基本上车里都没什么人了,然后露瞟了一眼熟睡的普莫名就有点慌张,然后偷偷地观察一下车里的人,抿了抿下唇,低垂眼眸吞了一口唾沫,接着就将嘴凑到普的耳朵,用轻得快要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我喜欢你。”


                  ============================


                  一天普就骑着自行车到校门口等露,露一出来普就说你上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然后露一脸懵逼地点点头恍恍惚惚就上后座坐好,接着普就骑着自行车带着露走。中途露问普要去哪,普就说你到了就知道了。普就是不紧不慢地踏着自行车,好像只是为了消遣时光才叫露出来陪他一样。露也不介意,然后就自顾自地拿出书读了起来。【露总是不爱护眼睛x】太阳就这么渐渐落山,夜幕便降临了,伊万觉得这么久都还没到就疑惑地抬起头,结果发现他们到了一座小山附近。
                  然后普拉着露走到不远处草地上躺下,让他看着满天的繁星,还抛下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数星星任务。露只是笑笑就开始数起了星星,数着数着发现普不见了,猛地坐起身普的手就伸过来了。
                  “生日快乐,伊万。”基尔伯特张开手掌,一只闪烁着暗淡光芒的萤火虫在他手心飞舞,接着跌跌撞撞地飘走了。
                  “噗呲,你这样不怕它会死掉吗。”伊万看着它狼狈的模样没忍住笑了出来,那双噙满泪水的紫色眼眸闪着比流萤更为耀眼的光芒。伊万笑着攥紧拳头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基尔伯特的肩头,接着揽过基尔伯特大笑起来。一阵清风卷携着空气中的灰尘划过,伊万的肩膀颤抖着,似是笑也似是哭。
                  “我可是好久没有好好地度过一次生日了。”
                  “嗯?”
                  “……”伊万挑挑眉,看着基尔伯特金红色的眼眸不语。基尔伯特也静静地回望他。


                  风忽然停了。


                  是伊万先吻上基尔伯特的,亲吻时基尔伯特忽然落下泪来,他们用力地亲吻着彼此的嘴唇,他们都感觉到胸腔内有什么东西震颤轰鸣起来,在这静谧的夜中格外明显。


                  伊万在吻基尔伯特的时候忽然想起基尔伯特曾经说的那一句,被自己取笑了好久的话。


                  花开了一树又一树,我还不是没等到她。






                  ============================


                  个人理解,大概是令人发笑的东西。


                  有很多东西我都不懂,我都想不明白。


                  我试图去探索,去寻找其中的答案。


                  校园恋爱嘛…我是觉得两人都还是青涩的年纪,并没有哪一方是真的很成熟的表现,而且我本来就是个比较幼稚的人,要我去写深刻的爱我还真的没办法写出来。相反,我更喜欢类似于憧憬的朦胧感情,似爱非爱,既甜蜜而又困惑的两人。


                  以上可以当作是我的瞎扯,谢谢。(.


                  回复
                  34楼2017-03-19 14:20
                    背景是苏.联.解.体前,非异体设定。

                    “啪。”

                    低头心不在焉地搅拌着冒着氤氲的热气的红菜汤,陷进沉思时却被蓦地发出的刺耳声响惊得全身震颤一下,调羹从手中滑落摔到碗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悚惧地望向被肆虐的风雪吹开的虚掩着的窗户,在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时怔愣片刻,随即咧开嘴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晚上好,冬将军。我还以为是谁呢。”

                    呼啸的寒风如锋利的刀刃从窗外卷席而来,刮得脸颊阵阵发疼。默不作声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可那些狡猾的冷风还是尽数侵蚀着皮肤,于是不禁打了个寒颤。重新拿起变得有些烫手的调羹,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不断重复着搅拌的动作。冬日的风是冬将军的低语,尽管这一点儿都不友好。但还是仔细地侧着头聆听着他的话语,脸上没有了表情。

                    “——”

                    “还好。就是最近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痛,好像被人用一把钝刀变换着角度狠狠捅着的感觉,好吧其实糟糕透了。”所到之处都带着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啃噬般难耐的疼痛,想要痛呼出声却好像被什么异物堵塞住喉咙那般,只能龇牙咧嘴地忍受着痛苦。这么想着蹙起了眉头,重重地低声咳嗽了起来,喉咙似是被针扎着一样阵阵刺痛。抿着嘴唇吞下一口唾沫,不再开口。

                    “——”

                    “……”耳边的低喃让自己沉默着放下调羹,站起身慢慢地踱步到窗边。抬头盯着窗外的那张脸,与那双无神的眼睛对视良久后再度露出一个笑容,只是这次带上了令人恐惧的色彩,毫不留情地用力拍上窗户,接着开口说道。

                    “别用那个称呼叫我,我叫伊万。”


                    回复
                    36楼2017-03-19 14:22
                      存个脑洞


                      普是一位旅人,但是也是一名勇者,闯荡世界


                      普在抵达一座城堡的时候


                      露高声歌唱欢迎普的到来


                      普大老远就听见了歌声


                      如冰雪般干净透彻


                      但也荒凉悲伤


                      “我听见你的歌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很美。”


                      “那是我在迎接你,亲爱的勇士。”


                      回复
                      37楼2017-03-19 14:22
                        我呼吸着,大地也呼吸着。
                        我感受着我的吐息,也感受着大地的吐息。


                        回复
                        38楼2017-03-19 14:23
                          【雪兔组】C


                          人物OOC致歉。


                          校园设定雪兔。标题瞎起。


                          原本打算写长篇的,现在倒是怀疑自己有没有那个毅力了。所以就这样吧(.)


                          剧情不太连贯,算是几个片段。


                          就当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少女心,以及去摸索那令我困惑的情感。


                          ============================





                          街道被道路两旁柔和的暖黄色灯光照亮,像是零碎的金色粉末随着风飘飞撒落到地面上。现在已是深夜,街道上偶尔才会出现一两个人影。伊万有些不安地在阴暗的巷口徘徊着,耸着肩膀试图抵挡吹来的幽森悚骨的夜风,但还是于事无补。


                          他黯淡的金色头发如枯草般散乱着,也许是出门时忘了打理。那双如紫葡萄般的眼睛凝望着道路似乎遥不可及的尽头,他朝那里投去深邃的目光,似乎在寻觅着他所遗失了的什么。


                          在街末,一个脚步匆忙的身影朝伊万走了过来。伊万在看见他的时候便停住了脚步,他将双手插入大衣的口袋里,静静地站在原地注视着来者朝自己走来。过了一会儿,他又倚靠在旁边的墙壁上。伊万突然很想点燃一根烟了,他微蹙眉峰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视线转向地面片刻又重新转移回来者的脸上。


                          那人疑惑地看了一眼伊万,随即抬起手臂瞟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他勉强地扯动了一下唇角,没能笑出来。伊万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尴尬的气氛中似乎还充斥弥漫着莫名古怪的哀伤气息。


                          “希望我没有来迟,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早到。”他不好意思地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开口说道。


                          “没有,基尔伯特。我才刚到一会儿。”伊万抿着嘴唇笑了,说道,“你没有来迟。”


                          基尔伯特点点头,红色的眼睛紧张地望着伊万。于是两人就这么维持着这个姿势站在原地,气氛再度陷入尴尬的境地,他们之间安静得几乎可以清楚地听到彼此颤抖的呼吸声。而基尔伯特暴露在空气中的,几乎快要被冻僵的手指已颤动了无数次,但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动作。


                          “……伊万。”最后是基尔伯特先打开了话匣子,他在开口的时候才猛地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在发抖,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内心那一份恐惧,“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我原以为你已经猜到了的,基尔伯特。”伊万幽深的眼睛望向基尔伯特,几乎是在基尔伯特说完话的一瞬间,伊万就开口这么对他说道。


                          他在冰冷中透着些许温度的目光在基尔伯特脸上不断游移着,让基尔伯特伯特觉得像飘忽不定的云雾:“不,我想你已经猜到了。”


                          道路旁的灯光忽闪了一下。


                          “到此为止吧。”


                          伊万皱着眉阖上了他的双眼,开口说道。


                          “……好。”基尔伯特愣了很久,最后低声回应道。天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劲才把这个字从牙缝中挤出来,他甚至不相信那是他自己发出的声音。


                          伊万依旧紧闭双眼,颤抖着呼出一口气。


                          基尔伯特凝视着伊万的神情,想要从他脸上捕捉到哪怕是一点的悲伤,但没有。在他的眼里,伊万就像一尊没有情感的雕塑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基尔伯特难过地看着伊万,动了动嘴唇,可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哪怕他其实很想对伊万说一句谢谢你。但他始终说不出谢谢你那句话,他甚至不敢妄想说出这句话会有什么样的结局,而这句话本身又是什么含义,它意味着什么,它又表明自己是怎样的态度。


                          他惧怕自己如果再多说什么,就会伤害到伊万。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法去判断自己的行为对于伊万究竟有什么意义或影响,哪些话是对的,哪些话是错的。


                          “最后一次了。”基尔伯特突然对伊万开口说道,“我想吻你,伊万。”


                          “……”


                          伊万睁开了眼眸,看着他默不作声。


                          伊万沉默了很久,仿佛度过了漫长的几个世纪。


                          而基尔伯特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回应。


                          “不用了,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最后,伊万说道。那细微如丝同时又分量沉重的声音即刻便在空气中消散殆尽。


                          基尔伯特看着伊万紫色的瞳眸,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透过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基尔伯特此刻只能想到腐烂的紫葡萄,亦或是残破不堪的紫水晶。


                          随即伊万转身离开,毫不犹豫。


                          在街道旁,某个弯着脊背的路灯发出的微弱灯光忽闪了几下,最后熄灭。


                          基尔伯特站在原地,久久凝望着伊万离去的背影。


                          ============================





                          伊万和基尔伯特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为了自己的学业拼搏。两人从素不相识到亲密无间,谁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的一次次相遇似乎让他们之间的关系产生了奇妙甜蜜的化学反应,促使彼此逐渐接近对方。


                          有一天坐公车,两个人的家都挺远的,然后普有点累了就靠露肩上睡着了,露就是埋头看书,后来基本上车里都没什么人了,然后露瞟了一眼熟睡的普莫名就有点慌张,然后偷偷地观察一下车里的人,抿了抿下唇,低垂眼眸吞了一口唾沫,接着就将嘴凑到普的耳朵,用轻得快要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我喜欢你。”


                          ============================


                          一天普就骑着自行车到校门口等露,露一出来普就说你上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然后露一脸懵逼地点点头恍恍惚惚就上后座坐好,接着普就骑着自行车带着露走。中途露问普要去哪,普就说你到了就知道了。普就是不紧不慢地踏着自行车,好像只是为了消遣时光才叫露出来陪他一样。露也不介意,然后就自顾自地拿出书读了起来。【露总是不爱护眼睛x】太阳就这么渐渐落山,夜幕便降临了,伊万觉得这么久都还没到就疑惑地抬起头,结果发现他们到了一座小山附近。
                          然后普拉着露走到不远处草地上躺下,让他看着满天的繁星,还抛下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数星星任务。露只是笑笑就开始数起了星星,数着数着发现普不见了,猛地坐起身普的手就伸过来了。
                          “生日快乐,伊万。”基尔伯特张开手掌,一只闪烁着暗淡光芒的萤火虫在他手心飞舞,接着跌跌撞撞地飘走了。
                          “噗呲,你这样不怕它会死掉吗。”伊万看着它狼狈的模样没忍住笑了出来,那双噙满泪水的紫色眼眸闪着比流萤更为耀眼的光芒。伊万笑着攥紧拳头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基尔伯特的肩头,接着揽过基尔伯特大笑起来。一阵清风卷携着空气中的灰尘划过,伊万的肩膀颤抖着,似是笑也似是哭。
                          “我可是好久没有好好地度过一次生日了。”
                          “嗯?”
                          “……”伊万挑挑眉,看着基尔伯特金红色的眼眸不语。基尔伯特也静静地回望他。


                          风忽然停了。


                          是伊万先吻上基尔伯特的,亲吻时基尔伯特忽然落下泪来,他们用力地亲吻着彼此的嘴唇,他们都感觉到胸腔内有什么东西震颤轰鸣起来,在这静谧的夜中格外明显。


                          伊万在吻基尔伯特的时候忽然想起基尔伯特曾经说的那一句,被自己取笑了好久的话。


                          花开了一树又一树,我还不是没等到她。






                          ============================
                          就是普原本是喜欢伊莎的,然后知道伊莎已经有喜欢的人并且已经在一起了,难过得快要死了,所以那天晚上偷偷跑出去坐在门前阶梯上抽烟喝酒,露一直在关注普所以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也悄悄地跑出去找普了,结果就看见普在那里抽烟。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伊万的声音打破了宁静,骤然响起。
                          基尔伯特只是深深地垂着脑袋,缄口不语地抽着烟,重复着吐出烟雾的动作。
                          伊万静静地注视着他,良久走到他身旁坐下,拿起地上放着的就剩半瓶酒液的啤酒罐仰头喝完,然后轻轻地放回原地,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基尔伯特抬手抵住额头,继续抽着烟。
                          “用得着吗?”伊万说。
                          基尔伯特紧紧地咬着牙,抿着嘴唇闭口不谈。
                          沉默再度降临到他们两人之间。
                          “花开了一树又一树,”伊万冷冷地开口道,“而你永远都等不到她了。”
                          基尔伯特嗤了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伊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转开了视线。
                          “我不想和你打架。”基尔伯特的声音很闷,传了过来。
                          “……”伊万默不作声地夺走基尔伯特手里的烟,娴熟地吸了起来。
                          “我。”基尔伯特的声音变得哽咽。
                          伊万浑身都震悚起来,他像是预料到了什么,把烟蒂扔到地面上。然后转过身搂住了基尔伯特的肩,基尔伯特的手攀附上伊万的肩膀,紧紧地捏着,以仿佛要陷入骨肉里那般的力度紧紧捏着。基尔伯特全身颤抖起来,尽管他咬着牙努力地忍受着,原本不易察觉的哽咽嗓音却在夜晚被无限放大,伊万收紧了拥着基尔伯特的手臂。
                          基尔伯特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最后低咳几声终于无法忍受心中的悲伤失声痛哭,他像是缺氧一样张开嘴大口的呼吸着,破碎难听的哭声从他嘴里发出,泪水打湿了他的鬓发,顺着脸颊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他的手不断地从伊万背部滑下,又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重新缠绕上去,伊万甚至感受到了他的悲哀与痛苦,心脏也随之颤抖起来,他抬起手掌将基尔伯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说道:
                          “你这个混蛋,给我振作点啊…!你可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基尔伯特应该是听到了他的话,胡乱地摇着头泣不成声。
                          看来今晚注定是睡不着的了。伊万如此想着。
                          =========================
                          个人理解,大概是令人发笑的东西。


                          有很多东西我都不懂,我都想不明白。


                          我试图去探索,去寻找其中的答案。


                          校园恋爱嘛…我是觉得两人都还是青涩的年纪,并没有哪一方是真的很成熟的表现,而且我本来就是个比较幼稚的人,要我去写深刻的爱我还真的没办法写出来。相反,我更喜欢类似于憧憬的朦胧感情,似爱非爱,既甜蜜而又困惑的两人。


                          以上可以当作是我的瞎扯,谢谢。(.<


                          回复
                          39楼2017-03-19 14:24
                            但凡是放上来的东西,基本上都不打算写完整了。






                            =====================================
                            普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有一天他遇到了子露,于是便结识了。结果第二天遇到了少年露,接着是二十多岁的露,再接着是中年露,最后是老年露。而最后他们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浑身雪白的候鸟迁徙,年迈的伊万伸出皱巴巴的手掌紧握住基尔伯特的手。
                            “我已经老去,而你依然年轻而美丽。”这么说着,伊万露出一个笑容,深邃的紫色眼眸里闪烁着光芒。
                            “但我想问你我这一生都在追寻的一个问题,”伊万的表情突然悲伤起来,“当我青春不在,容颜也老去的时候,你是否还会爱我?”瘦骨嶙峋的手掌颤抖着握紧基尔伯特的手,但那力度对于基尔伯特简直不值一提,伊万太老了,以至于他连一本书都已经拿不稳。
                            “回答我,基尔伯特。”那双紫眸里有什么快要破碎了,泪水湿润了那双眼睛。
                            “快点,求求你,不要再犹豫了。”哀求的声音。
                            “会。”基尔伯特悲伤地看着他,心里蓦然升腾起一种古怪的沉重的悲哀,他却不知道缘由。
                            “我会。”基尔伯特重复了一遍,似乎想确定什么。
                            “我知道你会。”伊万如释重负地露出微笑,在一片暖阳里静谧地与世长辞。
                            而基尔伯特在很多年后再度回想起那一个画面,都会泪流满面。每每想起,他都会后悔自己为何没有毫不犹豫地回答“会”。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t young and beautifu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回复
                            40楼2017-03-19 14:31
                              基尔伯特屹立在这座华丽辉煌的城堡前,身着泛着冰冷光泽的银盔甲,手持锋利的巨剑。
                              而这个国度的王此时居高临下地静坐在王座上,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卷着发梢,晶莹剔透的冰雪权杖在另一只手里握着,水晶挂坠在略微摇晃着。深邃的紫眸里蕴含着深切的嘲弄与不屑,国王轻蔑地勾起嘴角,嘴唇微启,轻声吟诵了一句咒语。在最后一个音节滑出喉腔的一瞬间,爆炸声陡然爆发出来。
                              “轰——”
                              孑然一身的国王阖上他紫色的眼眸。
                              在翻滚着的浓尘烟雾之中,一个身影渐渐显现出来。银发红眸的骑士高傲地站在他的王面前,眼神坚定,嘴角下垂。
                              “以吾剑之名,取汝首级。”嘶哑的声音不紧不慢而铿锵有力地说道,只是那隐藏在话语背后的隐晦情感似乎要复杂得多,“伊万,你的梦该醒来了。”
                              坐在王座上的金发男人——伊万·布拉金斯基,梅花国孤高的王,蓦然睁开了他紫色的眼睛,里面是凛冽的杀意。他从缀满宝石水晶的红天鹅绒座椅上站了起来,俯视着站在面前的高贵的第一骑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不……太天真了。”伊万开口说道,“该醒过来的,是你。”
                              话音刚落,一股强烈的魔力像是洪水般喷涌出来,锋锐的冰霜凝成各种武器的形状射向那位骑士,伴随着冰冷的看不清楚的冰雪魔法,汇聚成强大的暴风雪阵朝基尔伯特卷席而去。
                              基尔伯特双手持剑,迅猛地抬起了巨剑,但是强大的魔法波动还是把他震出了几米远,不过尽管如此,基尔伯特还是毫发无损。
                              “你退步了,”伊万的眼眸变得浑浊阴暗,“我的基尔伯特。”


                              回复
                              42楼2017-10-03 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