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停杯一问之吧 关注:10贴子:72
  • 15回复贴,共1

存戏: 婠,我所欲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8-17 19:22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8-17 19:24
    收起回复
      前排出售小板凳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8-17 19:29
      收起回复
        -
        绾乌云为高髻,凤凰攀簪,远山如雾。长甲,丹蔻,绛唇。婢子躬身而入,跪地伏大礼,方才恭敬道事已成。指尖顿,抚上蝉鬓,启唇呵笑,容色冷淡。算计快感,原是如此,臻首漫不经意道来。

        :事成便好,她文毓日后是少不了荣华的,你劝劝她,也便是了。

        搭奉安至桌前,提狼嚎,纸上勾勒,赫然为容阳二字。


        4楼2016-08-18 16:19
        回复
          是夜,雷鸣电闪。目扫身侧,极为香艳,待观清面容,眸色怒意更盛,嫌恶推开。女子惊慌神色惹得心生烦乱,压下心头怒气,命人将其拖走。再三叮嘱下人,便直赶钩弋。
          烛光熠熠,帘影微动,她如从前那般。多少夜里,我也是这般远远看着,贪换十载前的我与她。从鲜衣怒马,到半百霜华,她本当诸凡顺遂,潇洒天涯,如今皆因我。恨也好,好过缄默不语,世间之情,岂能说透。窗下驻足良久,如哽在喉,仅一门之隔,咫尺天涯,敛平日锋芒,嗓音低哑。
          :容阳,你开开门,见我一面。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08-18 18:27
          回复
            -
            笔尖未顿,是一气呵成的字。
            搁笔落印,收拾好才叫奉安往门去。捻起案上纸,透了灯,细细瞧上一番,又搁置一旁。又铺开一纸,笔蘸墨,笔锋凌厉,书辞兵篇。
            有关谢道安,当年下降,未及挚爱,仍算得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而如今一腔怨,不堪尝。
            微敛眸,再书他篇。


            6楼2016-08-18 18:58
            回复
              【 夤夜之雨,竟生凛然。踱得几步,门扉方启。抬步入内,风侵满襟。画烛光摇,映眉如戟,半身之距而止,望定,眸底盈满万般柔情。】

              :在写什么?

              【 知这话,毫无意义。涩然一笑,于怀着取出匕首。指尖摩挲柄上纹路,往事顷刻涌上,偏头温言。】

              :容阳,到如今,你连一眼都不愿看我?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8-19 17:32
              回复
                -
                与谢道安如此境况,已然十载。敛眸搁笔,将案上什物归置,捧起已成文篇,缓步离案,往楠木架去,置他于无物。中取一盒,宣纸尽入。【未完晚上回来续】


                8楼2016-08-19 19:21
                回复
                  -
                  与谢道安如此境况,已然十载。敛眸搁笔,将案上什物归置,捧起已成文篇,缓步离案,往楠木架去,置他于无物。中取一盒,宣纸尽入。

                  :今晚谢太傅应当是娇香软玉在侧,怎么来了钩弋?

                  话间提步欲往内室,忽顿。

                  :怎么?本宫亲手调教的姑娘——不合您意?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8-19 21:27
                  回复
                    【 满意?兀地发笑,近乎发狂。双目微红,举刃示之,狠声。】

                    :生是同衾,死亦同椁。容阳,这一生,你我是断不清的

                    【 扶疏台初见,她红裳灼目,风雅入骨,只一眼,见之难忘。毕生所愿,不过尚容阳为妻,则生而无憾。少时学书,博览经史,知周万物,惟情,不知所起,不知何解,一往而深。】
                    【 收敛匕首,裂开嘴角,眸如深潭。似是着魔一般,倾身上前,将她皓腕扣住,轻嗅玉颈幽香,伸舌舔舐。长指抬起下颚,直视目光,悲极而笑。】

                    :那些低贱皮肉,哪里抵得上你千金之躯?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6-08-21 00:46
                    回复
                      -
                      退一步,然无法抽手,扬首,定眸,嗤笑。

                      :我自问非锱铢必较之人,但有些事,便拦在这儿,一道坎,此生此世,我司马婠也过不去。

                      半生纠缠,已然力竭。这谢家府,这皇家事,一丁一点,不愿再触。满室静谧,徒起一腔悲怆,烛火摇曳,惊雷裂天。
                      恨极成倦,仿佛过客,木然启唇。
                      :我恨你。
                      :我情愿不曾嫁你。


                      11楼2016-08-22 20:12
                      回复